8位好声音老学员的另一面:张磊不愿扛民谣大旗,吴莫愁独爱哈林摸头杀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3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毛予倩 责编/赵二宝)


一个月前,江苏小伙李琦刚刚在台湾的“白金录音室”灌录了自己第三张专辑,这张专辑的幕后创作班底集结了五国音乐人,也包括李琦自己。就在3年前,他还在杭州的酒吧驻唱,一晚唱20几首歌,工资是一天300块,李琦说,“发专辑这件事,以前想也没想过”。


几乎是与此同时,“炸鸡女孩”赵大格,也在台湾录制着自己的首张EP,期间赶上自己的生日,导师哈林还玩儿了个惊喜突袭,带着蛋糕亲自为赵大格送上生日祝福。


这只是《好声音》学员中的两位,从2012年开始,灿星制作的《好声音》让众人听见了包括四任冠军在内的无数“好声音”。如今,再追溯与节目的缘起,曾经嗨翻夏季的“好声音”们,各自有了自己的天地,出专辑的、拍戏的,参加真人秀的,在这略显纷乱的圈子里,他们都努力谋取着自己的一席之地。


时过境迁,参加《好声音》那些往事他们还记得多少?走出节目后,他们都有了自己的歌,有些还去影视圈溜达过,他们眼中的《好声音》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是机遇、公平、野心,还是……?



新一季节目的全新战车


站在距离全新一季《好声音》(现改名《中国新歌声》)首播前两天的光阴里,疯狂综艺采访了包括吴莫愁、李琦、张磊、周深李维、XL组合(夏恒和罗景文)、赵大格在内的8位《好声音》学员,和他们一起,聊聊关于《好声音》那些过往。


《好声音》是“你行你上”的公平

李琦&张磊:夺冠后的路更长


这一次,腾讯娱乐采访到了《好声音》的两位冠军——第二季的李琦和第四季的张磊。才发现巧合的有趣,这两位在参加《好声音》前都唱过酒吧,一个在杭州,一个在乌鲁木齐。


明明是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做的专访,李琦和张磊在聊起《好声音》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公平”。对于像他们这样的素人歌手来说,《好声音》是最快、最直接,也是最公平的音乐道路,能让更多人听到他们的“好声音”。


当然,冠军也有困扰,原来节目中的彻夜录制并不是最长的旅途,夺冠之后,要面临和解决的问题,更多!而他们正在努力着……


李琦《趁早》唱了上百次 专辑要发第三张


李琦刚刚在台湾的“白金录音室”录完了第三张专辑的一部分歌,“这张专辑有5国制作人一起打造,仍然有我自己写的歌”。3年前,李琦还在杭州的酒吧驻唱,一晚唱2小时20几首歌,每天都是演唱会,工资是一天300块,其中100块就要用来交房租,“发专辑这件事,想也没想过”。


“《好声音》对我们这票人来讲,是最直接最公平的。”李琦眼里,这就是个“你行你上”的机会,“你唱得好就继续,你不如他就回家,多么残酷……”


李琦仍然记得盲选录制时,在他之前出场的学员是姚贝娜——这个唱功、台风、形象皆一流的女歌手,让他倍感压力。播出时只有几分钟的画面,录制却需要30分钟以上,在后台候场的李琦从期待、惊艳、焦虑到豁出去,最后终是凭借《趁早》赢得了四转。



李琦已经在筹备第三张专辑


《好声音》结束后,这首《趁早》李琦唱过上百次,除了演出,偶尔去KTV还会“被点歌”,这是《好声音》为其贴上的标签,一同被标注的还有“擅唱情歌”这件事。事实上,和私交甚笃的魏然、余枫、黄一等人私下唱得最多的却是格莱美金曲,电子、嘻哈、R&B……都是未被看到的拿手好戏。


所以,李琦说,节目结束后经历了半年沉淀期,他清楚地意识到:夺冠并不是结局,反而是更长的旅途的开始。他开始找声乐老师学习最先进的流行唱法,尝试写更多的歌,与制作人研究编曲,“以后的路还很长,还好我真的喜欢音乐。”


张磊,民谣的大旗我不扛


关于张磊,大家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身上有一杆“民谣大旗”,然而,言谈间,张磊似乎并不想扛。这原本不过是导师那英随口的一句感叹,却成了张磊的欲加之罪,“我觉得没有谁配得上这句话吧?”张磊不知道是问记者还是问自己。


若说没有困扰,那是骗人的,但“所有的标签化的东西都不是自己给自己的,我也没有很在意,或者说别人总是拿这个说事,我也没办法,你们想说就说吧,反正就尽量把你自己做好呗。”


张磊对“扛起民谣大旗”的说法有点担心


以民谣歌手的姿态问鼎《好声音》,张磊背负了不少质疑,比如“民谣歌手不是唱出来的,是写出来的”。然而,节目录制期间,张磊自始至终也没说过自己不会写歌,这次采访时,另一个证据又浮出水面:张磊原本是要参加《好歌曲》,阴差阳错地被同一个导演组“骗”去了《好声音》,这一“骗”成就了一个冠军。


录音、演出、通告……《好声音》让酒吧歌手张磊学会背歌词的同时,也加速了他的生活进程,“基本上一直在奔波,今天一个城市,明天一个城市”。


如果重来一次,还会不会参加《好声音》?张磊不知道,但如果没参加《好声音》,“有时间就带着老婆出去转转,晚上到酒吧里唱唱歌,过着普通老百姓的日子,就是自给自足的生活”,反正“日子过,歌就能写”。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吴莫愁&赵大格,导师决定风格


《好声音》之于吴莫愁和赵大格,更多的是“幸运”。吴莫愁参加第一季时,刚念大学,“怪”是旁人的观感;赵大格被“四转”,是从美国回来的那个暑假……如今,她们代表着90后,甚至95后的“新声代”,被更多人听到。


聊起《好声音》的那段日子,吴莫愁和赵大格都记得,那是她们还没有形成自己独立风格的年纪,成了“音乐顽童”庾澄庆的女弟子,便渐渐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和未来的方向。


吴莫愁,我不是中国的LadyGaga


吴莫愁是《好声音》的第一波受益者,犹记得2012年庾澄庆组的组内对决,身为导师的哈林力排众议,将吴莫愁直接保到了最后一轮,他的评语是这样说的:“吴莫愁会把一首歌完全破坏,再重新建立。”录制当天,从媒体到观众都有些“看不懂”,但如今再回头看,哈林简直是预言家。


“这就是《好声音》和别的节目不同的地方,它是有音乐品质的,就是连导师都是很厉害的。所以吸引了我们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去很想要参与这个节目。”吴莫愁说起《好声音》的不同,用的是这种措辞,她曾经就是主流观点里“奇奇怪怪”的人。


“厉害”的庾澄庆,那一年在《好声音》的舞台上,邀请吴莫愁一起合唱一首歌,“我后来反复回看我当时的录像状态,其实老师跟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因为高兴得傻了。


而哈林也没有食言,第一季结束后,他很快与吴莫愁合唱了《我要给你》,还拍摄了一支MV。“我的第一支MV就是很正规的MV!”正因如此,吴莫愁对那天拍摄的情景记得格外清晰,哪怕过去了几年:“我还记得那天收工之后,哈林老师先下车,然后他就摸摸我的齐留海说:‘加油!’摸头杀!因为很少被摸头杀,老师真的很会鼓励自己的学生。”


4年前出道时,吴莫愁还年纪小,《好声音》给她带来一众粉丝的同时,也有非议,她一开始想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事?”如果反驳,还会被认为“活该”、“你就是应该承受这些”、“你有什么资格哭”,现在,她会选择不看。



吴莫愁坦言:不想被叫中国的LadyGaga


当然,有些事吴莫愁还是会反驳,比如“我接受不了被叫中国的LadyGaga”,“我觉得不太像啊,好像是在借着人家的名字。我不想和很多事情沾边,让别人觉得我好像沾别人的名气。”吴莫愁还调侃道,“中国的LadyGaga?LadyGaga听到之后大概会觉得很惊讶,这个人跟我也不是很像啊。”


赵大格《好声音》后休学一年,过生日哈林送惊喜


“我不是学音乐的,算是误打误撞进了这个舞台。”赵大格对记者说着这话,洋溢了96年生人的青春。《好声音》便是如此,不问出身、莫管来路。参加《好声音》是个意外,就是“陪别人面试”的老梗,却真实发生在了赵大格的身上。


2015年的某一天,赵大格去波士顿找朋友,对方说她正要见《好声音》的导演,“她的专业是学电影的,但是她要跑去唱歌了,我觉得‘这么酷’,我也去试试吧。”等赵大格回了国,就接到通知:“要面试,要盲选了”。


赵大格的正经专业是设计,就读于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有必要科普一下这所学校,它是Business Insider世界上最棒的25所设计学院的榜首。也就是说,赵大格还是个学霸。


《好声音》结束后,赵大格决定休学一年,她的时间也开始按分钟计算,“本来回家是按月算,后来回家变成按天算,现在变成按分钟算。现在我回家,爸妈问:“你能回来多久?我给你做点吃的。”我就回来20分钟,掐着表回家,拿完衣服就得走。”


在休学期间,她和同季的长宇参加过真人秀的录制,最近又刚刚录完了EP。这张EP有特殊的意义,这一年休学期结束后,她就要回美国念书了,到时候,就会中美两处跑,“这张EP会在我在读书的时候出来,所以就是同时进展。我能做到的就是给他们(歌迷)一直带来音乐作品,尽可能的。”



赵大格的首张EP发行在即


《好声音》给赵大格上的课并不比学校少,“一开始真的是从零开始——因为我不会唱歌,到现在知道音乐要这么唱,音乐要这么改。”她也感谢庾澄庆在音乐路上的教导,“比如说音乐的改编,或者是任何的想法你要敢说。”


与吴莫愁相似的是,庾澄庆果真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好声音》结束后,师徒的情分犹在。早前,赵大格在台湾录EP,恰逢生日,“早晨我去看了一眼老师,他给我准备了惊喜,吓了我跳,端生日蛋糕进来,帮我庆生,我觉得挺感动的。”


周深李维,《好声音》听且只听“好声音”


周深和李维之于《好声音》是有些特殊的存在,他们是第一对因为在场上Battle而一起出专辑的学员。这对临时组合的出歌速度也刷新了节目的历史,在第三季的巅峰之夜前,他们已经在嘉兴的节目现场,录完了第一首组合曲《偶然》的MV。


《好声音》之于周深和李维也是特殊的存在,因为它是个听声音、且只听声音的节目。周深曾在大学期间试图去酒吧打工,却因为“看我的样子哪像个歌手”,连试的机会都没有。而李维也参加过其它歌唱节目,例如《快乐男声》、《天下无双》、《我是新歌手》、《掀起你的盖头来》……但《好声音》不管台风、无论长相,只听他的声音。


周深错失两季《好声音》 会为没有自己的歌而焦虑


第三季《好声音》盲选时,周深一曲《欢颜》惊到了观众,吓到了导师,也成为那一季的神来之笔。第二年,当“双盲眼”的游戏规则首次在第四季节目中使用时,导演组就是拿周深举例:“像周深这样,音色和样貌落差这么大的,就可以使用双盲眼。”记者们秒懂。


然而,周深的这把妙嗓曾一度被埋没。“我一直不愿意参加,就是我觉得我出来肯定会大骂。”因为这层顾虑,周深错失了前两季的《好声音》。“结果我出来果然被大骂”,然而《贝加尔湖畔》一役后,他被更多人记住。



周深已经从内向小王子变成了“逗比”


是的,《好声音》的导演组第一季就盯上了在网上小有名气的周深,但当时的周深尚在国外读预科,准备学医。到了第三季,导演组依然锲而不舍,周深终于动容了:“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人家为我的梦想还那么努力,自己就愿意迈出去试一试。”忘了说,那时候,周深已经弃医从乐,改学美声了。


“看我的样子哪像个歌手”的周深,终于在《好声音》抛开了外界的既有印象后,被认真听见了。他还在“小二班”一群东北学员的影响下变成了……逗比:“每个东北人就是赵本山,你跟他们一起能够变开朗。”


自《好声音》结束后正式出道,周深有过几个漂亮的记忆点,最近一次,是演唱了大热动画电影《大鱼海棠》的印象曲《大鱼》……但周深还是会恐慌,慌什么?“我每次出席活动都是想我今天翻唱谁的歌曲,就会焦虑自己没有作品。”在这样自我鞭策的焦虑里,周深渐渐找到了在贵圈最佳姿势:“我经常就跟我朋友开玩笑,我说你有见过我这种吗,眼看着马上要死了,突然发了一首歌,马上又活了一下。”一年一首代表作,能死去活来也挺好。


李维想做个创作型的雅痞


在《好声音》之前,李维已经参加过不少音乐节目,2013年3月,新疆卫视《掀起你的盖头来》,冠军;5月,参加天津卫视《天下无双》,在齐秦专场中获得冠军以及“最像齐秦的模仿者”称号;同年,《我是新歌手》的比赛,冠军……


《好声音》与其他音乐节目最大的不同是什么?——这个问题,李维似乎很有发言权。他很快地回答:“《好声音》更纯粹的注重音乐和你的声音,其它节目会注重你的舞台形象,会注重你的年龄之类的东西。因为《好声音》导师是转过去的,他听到你的声音,完全是因为你的声音,老师们才会转身。”


李维也是《好声音》的异数,作为全国32强、那英组8强,他只比“小伙伴”周深走远了些许,却在节目结束后得到了许多关注。一如李维自己所说,《好声音》具有的特性:“拿第几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别人记住。”


在节目里,李维唱着《一江水》、《贝加尔湖畔》和《红豆》,给人的印象是情深脉脉,但和周深合出完那一张《回味》后,他要走的路却异常坚定——创作型雅痞。



李维雅痞范儿十足


“《好声音》的时候最重要是把歌唱好,而且你唱什么歌,更多的也不是自己做出选择,可能会根据导演组或者是老师的意见。”李维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待《好声音》的效应褪去,“现在才是自己的东西”,他自认是个喜欢写歌的人,唱作人才是他的方向。当然,电影也正要参与,在贵圈的万种可能性,李维都想试试。


XL组合《好声音》结束后赴韩受训2个月 两个“文化人”成了练习生


夏恒、罗景文所在的XL组合,代表着《好声音》的90后势力。他们的蓬勃气息从采访的字句间透出来,比如,自诩“唱歌里面长得最好看的长得好看里面唱得最好的”,又比如被叫“老师”后,夏恒的反应是“好,夏老师先来”,而罗景文的反应是“别叫我老师”。


如果没有《好声音》,夏恒也许会如愿成为一名大学教师,而罗景文也许会在上海当个作家。但《好声音》这个在他们看来足够“专业”的舞台,不仅让他们获得了各自导师的青睐,更是在出道后,获得了去韩国培训的机会。


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从鲁莽的学生到真正的艺人


当年以专业全国第二名的成绩考入武汉音乐学院的夏恒,曾经励志要当一名音乐老师,在两次考研期间,《好声音》找到了他,这让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急转弯:“从一个励志成为大学老师的学生,然后突然成了歌手。”一如《蜗牛》里唱的——小小的天有大大的梦想。


夏恒用“鲁莽”来形容《好声音》前的学生时代,那时候,什么都还不懂,幸而遇到了《好声音》,成为了真正的艺人。而罗景文接着解释:“之前我们是学生,突然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被大家认识到,然后做了自己的音乐,是很不一样的。”


在《好声音》,XL组合的确实现了大大的梦想。罗景文三次参加《好声音》,一直到第三季才站上了盲选的舞台,获得了转身。一直以来,他需要的也不过是这转身的认可。



XL组合二人默契十足


“以前在学校唱歌,其实很小众,我是唱爵士和布鲁斯。”罗景文记得那时候去打工,在一家公司的年会上表演,他想唱自己喜欢的歌,但却被要求唱一些“通俗易懂,活跃气氛”的歌,“其实当时会觉得有点受伤:为什么自己音乐不被接受?”但是通过《好声音》,更多人听到了他们的声音,“起码我们多了一股自己力量,想做自己的事,能够做得到,会比以前更轻松一些。”


韩国受训每天只睡5小时 重返《好声音》获得四冲


《好声音》结束后,为了日后的发展,当时还没有命名为XL组合的夏恒、罗景文,被公司送往韩国受训2个月。据说,每天的睡眠只有5个小时,而夏恒更是详细地介绍了在韩国的一日作息:


早上6点钟起床,一杯咖啡、一个饭团之后,便准备健身。健身完毕后,直接杀入舞蹈练习室。跳到几个小时以后,还需要一个小时车程去上声乐课。声乐课后,又是舞蹈课的周而复始。并且,“每个教室有监控然后看着你。你一直得到凌晨。累了一天回去,你要洗澡洗衣服才能入睡。”几个小时后,再重复以上动作。


2个月魔鬼训练让夏恒和罗景文的默契更足,至今,一搭一档地插科打诨简直信手拈来。XL告诉记者,他们去了今年《中国新歌声》的试录,“试录意思就是说,大家都来试一下,全新的舞台,全新的赛制,老师也在。”夏恒仔细地解释道。


不过现场,两人的互动绝不会是听上去的那么正经。据说,试录时,他们演唱的是《拒绝再玩》,还获得了“四冲”,却在选导师的时候发生了分歧,最后,罗景文因为到时齐秦不在现场,只得遂了夏恒的意,两人顺利“加入”那英队。——醒醒,这只是一场试录……


(采访支持:邵登、小方芳、陆晨、曾妮、商亚美 )


相关阅读:


《中国新歌声》更名背后:灿星如何延续收视神话?

《好声音》改名《中国新歌声》,观看冯小刚操刀宣传片一睹新概念

《好声音》正式改名《中国新歌声》,7月15日照常播出

从宫斗戏到法制进行时,好声音版权之争给中国商学院又添经典案例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看人气学员眼中不一样的《好声音》。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