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养活了数万澳洲人的产业,背后却充满了对生命的蔑视

<- 分享“澳洲新鲜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0 澳洲新鲜事




一个华灯初上的周五夜晚,「Wentworth park」体育场都会将场地清理干净,容光焕发地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25000名客人。


座无虚席的观众席上,人们正在等待着一场盛宴的上演——


「Greyhound racing - 赛狗比赛」:




参加比赛的运动员,我们称之为「Greyhound - 灰狗」。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赛狗场之一,每年都会举办104场比赛,注册在这里参加比赛的灰狗多达6800只。



发令枪的响起,6只灰狗从铁栅栏后一跃而出,欢呼、呐喊、尖叫,伴随着酒气与荷尔蒙体育场的气氛也达到了顶峰。


随着第一只灰狗撞向终点线,观众席便开始骚动不安。先前热烈的气氛里混入了叹息、咒骂,甚至还有不易察觉的啜泣声


一夜暴富与倾家荡产在赛狗场里都只是人间常态。




也正是因为有着如此戏剧化的结果,来观看赛狗的人们通常都抱有一种特殊的仪式感。


仿佛手中的「Bet - 投注号码」攥得越紧,他们所下注的灰狗就能跑得越快。


无数幻想着以此来改变命运的赌徒们所支撑起的,正是澳洲引以为豪的——


Greyhound racing industry - 赛狗业」




在整个澳大利亚,从事赛狗业的人数达到上万人,仅仅新州的赛马场一年依靠客人投注所获得的经济来源就达到9000万澳元。


赛狗业甚至成为维州和昆州的支柱产业之一,每年政府会将300万的税收用于发展赛狗业。


这项利用人心中贪欲产业背后的经济利益可想而知。




然而,在产业化的背后,这些供人消遣娱乐的灰狗们,面临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作为狗类品种中的博尔特,灰狗的奔跑速度可达72公里/小时,而且天生热爱奔跑。


正是这种特质,让灰狗成为那些酷爱打猎的欧洲中世纪贵族们最喜爱的宠物。灰狗的形象也经常出现在当时的艺术作品中。


那时的灰狗,是优雅的代名词。



灰狗的打猎的生涯一直持续到1920年代。当时一战刚刚结束,日不落帝国元气大伤,美国也因此取代了英国成为了世界第一经济强国。


高度发达的物质生活让人们逐渐不满足于赛马比赛,他们迫切需要新的方式挥霍手中的金钱。


于是之前象征着贵族宠物的灰狗们进入了美国人的视野——


历史上第一场灰狗赛跑就这么诞生了:




这种新颖的比赛方式吸引了大量的尝鲜的人们,大笔资金纷纷注入灰狗赛场,凭借着之前赛马业积攒的经验,赛狗行业很快初见规模。


为了吸引更多的资金,当时的赛狗场场主以「欧洲贵族犬」为噱头,将赛狗门票炒到非常高的价格,所以观看赛狗的人通常非富即贵:



但是随着赛狗比赛的增多,人们渐渐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灰狗的体质并不适合频繁参加比赛」。


和专业的赛马品种不同,灰狗的只擅长短距离奔跑。为了迎合当时火爆的赛狗市场,参加比赛的灰狗们往往会超负荷运动。


很快大量的灰狗出现了无法恢复的运动损伤,美国的兽医医院里一时间已经全被灰狗占据:



由于大量优质灰狗的受伤,灰狗比赛的观赏性渐渐下降,美国人开始变得不那么热衷于灰狗比赛,赛狗业的利润一落千丈。


美国人的离去不得不让赛狗场场主将眼光放到了海外。1930年代,灰狗比赛被引入到全球的其他多个国家,这其中就包括了——


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以及中国澳门。




正如赛马场场主所料,这项曾经风靡美国的赌博行业,一登录澳洲就引发了现象级的火爆——


大量人群涌进场内,把看台也挤得水泄不通,前往下注的人也寸步难移。



很快,新州、维州和昆州就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数一数二的赛狗场,赛狗的前景在澳洲一片大好。


赛狗场场主因此赚得盆满钵满,不过这也引发了他们的担心,灰狗不适合比赛的问题依然存在,如此高强度地比下去,一定会重蹈美国的覆辙。


于是,一套极端残忍的竞争体系开始在赛狗场场主心中渐渐成型。



为了向赛狗场提供那些身体能够适应高强度比赛的灰狗,灰狗饲养员会对他们进行严格的「训练」


为了最大限度激发这些灰狗的潜能,饲养员会用刚出生3个月大的小猫、兔子以及猪仔作为「活体诱饵,让灰狗进行捕猎:



训练员会把小动物固定在运动的机械轨道上:



即使已经被灰狗咬得遍体鳞伤,这些用作诱饵的小动物依然不会得到解放:




「活体诱饵」仅仅只是赛狗业残忍的冰山一角。


即使在经过训练后,仍然会有一些灰狗无法上场比赛。同时随着年龄的增长,出现伤病的灰狗也越来越多。


对于这两种无法上场比赛或者跑得不够快的灰狗,等待的他们的只有两种结局:


被屠杀,或者被安乐死。




在距离「Wentworth park」体育场160公里外的猎人谷,存在着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灰狗坟墓」。


坟墓里遍地都是灰狗残缺不全的头骨,这些骨头上的痕迹显示大部分灰狗都是因头部受重创而被杀死——


不是被枪杀就是被用钝器重击:




而那些逃过屠杀的灰狗们的命运呢?等待他们的则是生不如死的旅程。


大批「表现不佳」的灰狗会被装进笼子里,秘密送往全球的另一个赛狗圣地——中国澳门。




然而澳门的赛狗环境则更加恶劣,在那里灰狗往往会因为无法进食足够的食物和水源导致身体异常消瘦:




而杂乱的生存的环境也让他们患病率激增。


那些从澳洲送往澳门的灰狗往往会在参加一、两次比赛后就倒地不起,由于治疗成本远远大于进口成本,他们最终会被实行「安乐死」。



即使是那些最终玩命奔跑在澳洲各大赛狗场的灰狗们,也会因为常年的超负荷运动,在3-4年后出现严重的关节炎,抱病终身:



在澳大利亚,一年中会有10000灰狗在走下赛场后被杀害,每过一周就会有5只灰狗因为运动损伤而死亡,


而还有8000只灰狗幼崽,因为没有跑得快的潜力失去了长大的机会,更有无数的小猫、兔子和猪仔因为「活体诱饵」而死亡。




这一切,仅仅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私欲而已。




图片均转自网络

原创文字,欢迎转发朋友圈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澳洲新鲜事」,ID:ausliving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