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度专访《大鱼海棠》导演:创作痛苦一度想切腹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1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耿飏、陈媛 编辑/任义)


“十二年等来一位绿茶。”


如果你不是一位关心中国电影动态的影迷,你很难想象到这一句话和目前正在热映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有何种关联。


自从7月8日正式公映以来,顶着“国漫”光环和肩负着市场观众巨大期望的《大鱼海棠》,在票房和社会关注度上齐头并进。首映当日票房打破国产动画电影首日最高纪录,7460万元,第二天轻松过亿。随着上映,对于影片也掀起了一股“全民讨论热潮”。



《大鱼海棠》两位导演梁旋、张春


从备受期待到口碑两极,这样的转变和影片上映同步出现。在文艺青年的阵地豆瓣上,影片评分从8分一路走低。支持者对于影片的画面精致、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弘扬、以及电影中纯真的感情不吝赞美。而反对者则对影片的故事、画面、美学展开了全方位的批判。



画面精美的《大鱼海棠》上映后争议不断


本文开头提到的那句话, 正是关于影片的批判的一种代表。这句来源不可考的的影评,迅速成为了一顶高帽,戴在了这部电影和主创头上,成为了批判者的口实。“十二年”意指影片导演兼编剧张春和梁旋,从2004年制作同名动画短片,到如今长片公映之间的时间间隔。而“绿茶”自然意指影片中的女主角——一位决定违背所有规定,拯救一位人类男孩的神界少女。


比如,有媒体指出:“《大鱼海棠》的世界观充满玄幻色彩,但椿、湫、鲲的‘三角恋’却颇为狗血。” 可是, 影片主创张春和梁旋对于这样的评价始料不及,在他们的设计中,少女椿和她付出一切希望拯救的人类少年之间,是非常纯粹的感情和动机,至于在此过程中,让神界少年湫为她心碎,一切都很纯洁。


梁旋直言:“他们之间是非常纯粹的感情,如果你要理解成三角恋,那只是因为你已经不再单纯了。”


在影片上映前后,张春和梁旋分别两次接受了腾讯娱乐的专访,回答影片的质疑和创作背后的故事。


梁旋坦陈,作为新人导演,他和张春经历了非常痛苦的创作过程:“你要做出达到自己极致的事情是非常痛苦。他都说他好几次想到要剖腹,我不知道是不是夸张的说法,但是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我能体会得到。”



两位导演和观众互动


故事逻辑不够严密?

——故事需要自己去发掘和理解,大家不习惯


梁旋:电影结尾部分,没有人类信物的椿是怎么进入海天之门的呢?其实她有一个信物湫送给她的信物。这是画面背后的故事,我们没有讲出来。这个就是中国很多创作故事跟西方故事特别之处,你需要自己去发掘和理解。我们有人间信物这个概念,但是我们不会像西方电影一样跟你说这个白色的石头就是人间的信物或者通过一些对话讲出来,你自己去理解,你通过画面的意向去理解。


张春:我觉得倒不只是西方电影。应该是西方好莱坞式爆米花电影。导演跟你说什么你就跟着走就行了,到最后看完、故事讲完,导演告诉你是好人是坏人。


梁旋:因为本身那块石头是湫在之前要去人间的时候就留下来的东西,关于那块石头是有背后的故事,我们没有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因为我们想让给观众一些留白。


如果看了很多遍电影,你会知道说其实那一阵风吹过,就像当年湫来的时候。


张春:因为湫跟她说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伴你。


梁旋:有的观众会GET到这个点,但可能有的观众没有。如果看到的观众会被震到的,当他看到这样一个女孩子,一个面对鲲伸出手的时候,他胸前一阵风吹过他的头发被吹拂,胸前的信物会发光,观众会知道是湫回来了。



梁旋


讲得是一个“三角恋”“备胎传奇”的故事?

——湫对椿很纯粹,这是观众不再单纯


梁旋:整个路演过程我们也听到了不同的观众反馈。有的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备胎传奇的故事,有的人觉得这是一个狗血三角恋的故事。但是我们听到更多反馈是纯真追求的故事,关于守护自己值得守护东西的故事,包括也有很多年长的观众会跟我们分享他从中学到很多哲理的故事。


张春:因为现代的人大多数觉得我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就是因为有企图,有所谓的爱情。其实湫对椿的好是一种很纯粹的。包括椿最后把鲲送回家,就是因为她之前救了他一命,他要把她救活。


梁旋:他们是非常纯粹的感情,那些感情你要理解成三角恋,那只是因为你已经不再单纯了。如果你是很单纯的时候,如果你是一个很单纯的人,就像我们路演的时候遇到很多十五六岁的孩子,他们看不到爱情,他们那些女孩子看到一个很纯粹的追求,是一个很善良的动机,就是你救了我,我要把命还给你,非常善良的动机。至于我们在相处过程中产生了感情,或者因为我的付出不断地对你好,产生了爱,那也是很单纯的。


张春:我希望我们的片子可以传达给他们,相信有纯粹的一种感情存在的。


梁旋:我不认为我们现在的,包括网络上,包括一些整个环境的价值观是正确的,所以大家看到通常是狗血的那些剧和一些故事,我们希望用更单纯、纯粹的故事让大家理解说,其实有这样一种可能性。



张春


变回人型的少年,为什么没有体征?

——画成什么样子很难确定


张春:一方面是从制作角度来说,日本很多动画里面,他们在这个部位一般也这么处理。就像你发现我们最后镜头里没有画“点”,其实也是同样的处理方式。如果观众会因此觉得那个人物少了某些功能。其实这个功能有没有,不是主要我们要表达的。本身镜头在那个地方做太多文章,观众吸引力反而会引到那个上面。


梁旋:画了,万一过不了审也没人负责。没关系,我们这个寓言故事观众会自己解读和理解。作为我们来说,鲲变成可能亚当夏娃一样我不知道,有没有体征我觉得没关系,观众可以自己解读,因为作品已经在那里。


而且他的器官画大了还是画小了,画成什么样子很难确定,我们很难满足观众,如果你画大了,观众说怎么那么大,你如果画小了,观众说怎么那么小,如果你不画,观众说为什么没有,观众永远有各种各样反馈,但是我们选择了一种,就是最纯美的方式,因为那是一个,就是希望表达的是一个生命重新复苏,重生的一个意境,所以我们选择一个更适合意境的方式。


当然我们也还是赋予了鲲的角一些寓意,你可以有很深的理解。



《大鱼海棠》被质疑风格接近宫崎骏


画风宫崎骏?

——这是民族自卑心理


张春:其实我们从小都看很多片子,日本的、美国的,中国的很多古老的一些动漫,不算古老了,像《哪吒闹海》,然后日本的宫崎峻的。如果有观众说像,可能某些地方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包括像最早椿的形象设定,其实从2004年短片一直沿用过来,我们正片基本上没有改动过。很多人会说像民国服装或者像什么,因为可能本身我妈妈是南方那边的人,她那个时候会穿旗袍,她的领子挺像旗袍,我觉得主角性格比较男孩子性格一点,比较女孩化,把短头发,我觉得可能跟生长环境有一些影响反而。


梁旋:我们会保证每一个设定来源都是来自于我们考究的东西。我觉得大家的民族自卑心理有点太严重了,因为那么多年看到优秀的动画作品都是从国外来的,大家有点不适应这个感觉。


为什么呢?你如果看《千与千寻》,你看小倩也有很多相似的东西从小倩里面来。但是没有一个日本人会说,宫崎峻的作品是抄袭或者是借鉴小倩这个作品,因为我相信宫崎峻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那就是因为很多日本文化是来源于中国文化的。你去日本去看和服也好,它其实和汉服很像,然后你去看京都奈良的建筑,就完全照搬中国唐朝的建筑。反而你在中国,你看不到那么完好的唐朝建筑。


从美术风格上来说,完全不是宫崎峻的风格。我们所有的场景有很大一部分都是用3D来做的,因为确保我们的镜头运动可以自由。宫崎峻是拒绝用这种手段的。那更别提这个精神内核了,精神内核和故事来说,那是日本人或者是国外的人,他们拍不出这样的感觉。这个必须是非常熟悉中国的这些诗歌、宋词这些古话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作品,他必须在这个文化里侵染很多年。



两位导演在发布会上


为什么选择3D?

——起初也反对,可时代在变化。


梁旋:一开始我也极力反对做3D,我跟李总和王总,从一开始到后来,我都说绝对不能做成3D,因为3D会让观众觉得我们骗他们钱。在《大鱼海棠》制作里面,几乎没有任何一个制作是为了市场做的妥协。但后来我们做了测试以后,我们会改观,会发现,那只是我的一个偏见。3D的转制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时代做出来的那样的一个效果。


我们的3D转制有将近200人的团队,用了3个月的时间完成。《捉妖记》也是2D拍的,后期再转制成3D,跟我们的流程是一模一样的。《大鱼海棠》很丰满很厚重的色调,景深很大,场面很大,很多很壮丽的场面。这种情况下去做3D,会给观众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我觉得时代在变化,你不能用一种固有的思维去说这个3D一定是不好的。现在大家如果进电影院去看,会给大家一个惊喜。



《大鱼海棠》中的红色海豚


舆论的期望和评论怎么看?

——李安都被评说,我也会。


梁旋:我没有压力。本身作为创作者的话,你得跟你的作品一致。我在创作过程中,是不断修炼的过程。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那个意思。自己淡泊一些,做一个能让你快乐的作品,在过程中你很快乐。事实也是这样,我们做完片子,拷贝完成之前,大家检验的时候,整个团队都是这样的一个气氛。我们很满足。满足以后,作为创作者,会失落,因为感觉作品离你而去。因为你每天跟他呆一起,你会觉得它属于你,你是守护它的人。后来你发现它属于别人了,别人可以评说它,有人可以说它好,有人可以说它不好,但是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我不会对此疑惑。我觉得中国有哪个导演不会是被大家评说的吗?甚至是李安这样的导演,他已经获得那么多的认可,我周围有很多人会觉得他是一个骗子,或者是会觉得他是一个商人。不同的声音,你都能听得到,所以你做得再好,都会有人评说的。所以每个人能做好自己的事情,把自己的作品做好,对于自己的初衷就可以了。你去在乎别人的评价,那你不要做事了。



导演认为《大鱼海棠》不是合家欢电影


《大鱼海棠》是合家欢电影么?

——合家不一定欢,也可以合家悲。


梁旋:其实这是一种偏见,因为大家都觉得说其实只有那种好莱坞的很开心的合家欢的电影才能够打中,所谓合家欢又快乐,又适合全家人看的,不一定只有欢,合家悲也是OK的。有很多可能性,但是我们现在市场上看到通常只有合家欢。


张春:我觉得很多优秀的合家欢应该是笑中有泪的,他可能最后也是一个比较开心的结局,但一定是会有感人点在里边的。


梁旋:你说《泰坦尼克号》是不是合家欢?你看它票房那么高,然后观众也是从老到小都有。我觉得它就是合家悲的故事。大家也很喜欢。


张春:因为它寄托了很美好的一种情感。


梁旋:只要故事是很美好的,并且说每个年龄层观众从里面有自己的解读,能觉得好看就OK了。


张春:他最后的结果非常温暖,就会觉得说你会死在温暖里面。



两位导演在定档发布会上


如何看待两极口碑?

——尊重大家评价,有人骂是支持。


张春:现在说得最多应该是剧情方面,是我们中间这种叙事方式还有很多留白处理会让观众看着有不太懂。不是说打出来1你就理解成1就行,你可能还要想一想,你才能理解到里面。另外我觉得可能篇幅问题的话,可能我们并没有把里面那么多众多人物,让观众有一个预期。观众会想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很多故事,但如果30个人都有30个故事,这个片子肯定要做3个小时了,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会跟观众有一些落差的,其它音乐可能也是好评比较多一点。


梁旋:我没有想反驳,因为真的每个人观影的经验决定了他会看到什么样的东西,还有每个人有审美的取向,其实应该尊重每个人发表对一个作品的评价。因为不管多好的作品或者多差的作品都有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我们做大众看的电影,一定会有各种各样层次的人看到。我不会在任何场合反驳任何一个人的意见,我反而很开心能让他们看到发表意见,因为我觉得那已经是对我很大的尊重和支持了,哪怕是一个就骂我们的意见,我觉得也是在支持我们,我是在理解这个事情。不管是骂我们也好,赞美我们也好,都是爱我们,我们应该感谢他们。


张春:因为其实真正好的电影我们自己心里也有标准,并不是模棱两可或者还是处于蒙的状态。这部如果没有做到观众喜欢的程度,也就没有做到我们自己能传达出来的标准。


梁旋:这个作品一定会有一个青涩的地方,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我觉得这个反而是最美好,就是觉得珍贵,我们下一部作品可能做不到那么单纯的作品,就是因为人是成长。


张春:下一部可能你们会更喜欢。


相关阅读:


两派讨论:《大鱼海棠》究竟算不算国产动画的良心之作


《大鱼海棠》做了12年加法,最终踩进了关于"绿茶"的雷区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大鱼海棠》制作特辑,深度解密电影背后的故事。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