庾澄庆:我从来不去想冠军,那英的计谋也就能骗骗杰伦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7-22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亚美 责编/赵二宝)


6月底,《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在嘉兴录制,每天从下午三点录到晚上十一二点,中间留一小时休息。趁着这个空档,导师要做很多事,补妆、吃饭,还要接受媒体采访,三天下来,是个不小的体力考验。



庾澄庆接受腾讯娱乐独家专访


录到下半场,其他导师多少会显露一些疲色,话越来越少。不过庾澄庆自始至终精神抖擞、表情包在线,趁着别人喝水的功夫,他都要掏出手机,刷两下。坐在最靠右的椅子上,他也不老实,总不自觉地向左边倾出大半个身子,没错,他一直在跟另外三位导师搭话。


从战车上下来,别的导师恨不得一头扎进休息室,他呢,换一身衣服,赶下一个场子——见粉丝。粉丝早已排好队形等在门口。其实,他只要站到给他预留的那个空档,相机咔嚓一声了事。他却不嫌麻烦,左转身、右转身,问粉丝从哪儿来,要不要再单独地合影。


他看上去不知疲倦,镜头前永远打鸡血的状态,一副顽童模样。采访前腾讯娱乐邀请他录一句导师宣言,他说了四个字,“玩得开心!”没了?“玩得开心就够了!”


听杰伦歌长大的学员不一定选杰伦 

要的就是“不确定”


转椅变战车,庾澄庆特兴奋,即使当了数年导师,这一变化仍然让他找到了“第一次”的感觉。坐上战车,他一门心思想着“加速、加速”。 “以你的风格是不是快到飞起才算过瘾”,庾澄庆哈哈大笑两声,“那要有一个安全带比较好,要快,可是也要安全。”



庾澄庆开场演唱《不管有多苦》,音乐顽童本色不改


除了模式的改变,导师之间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也是庾澄庆感悟到的变化之一。“大家接话的时机选得更准,怎么样从别人的话里找出漏洞,让这个对话变成是有趣、有撞击的”。而另一方面,他们对彼此的套路也摸得越来越清。


7月15日,《中国新歌声》首播,第一个登场的新加坡男孩向洋,被导师四冲,那英先开口,“我可以抱你一下吗”,镜头马上切给庾澄庆,他指着那英,“抱啊”,语气中带有几丝看穿套路的“不屑”。真开始抢人时,那英信誓旦旦表态,要陪男孩练中文,还搬出之前的成功案例——朗格拉姆,庾澄庆看不下去了,“你在讲真的还是假的,你就欠拆穿”,那姐笑笑不语。



斗嘴是哈林和那英的“日常”


但当不在节目现场,不和那英面对面时,庾澄庆的对她的评价又认真起来:“那英就是比较温情主义,她的风格也是比较擅长抒情歌曲的,她常常关心人家的家里面怎么样,走这个感性路线。”


他眼里的汪峰“非常理性,有条有理”,而周杰伦则是当之无愧的偶像派,很多学员都说是听着他的歌长大的。“我们都会问学员,你大概听什么样的歌,杰伦一听,听他的歌,他马上自信爆棚。可是结局不一定跟自信划上等号。”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学员们深谙导师的风格,有些学员甚至在上台前就想好选哪位导师,但是到了场上又变卦,“这就是一个悬念,你也不知道他想什么。好像你觉得这根本就是我的菜,结果他跑掉了。有时候你觉得没希望了,结果他跑来了。”


这种不确定的东西,最能引起庾澄庆的兴趣。


那英可以骗杰伦小孩

她怎么骗得了我


选学员也一样,越是意料之外的,他越是兴奋。


让庾澄庆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来自海南的“小朋友”,他唱了一首Prince的歌。“Prince的歌超级难唱,有很多真音假音的部分”,庾澄庆心理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小孩是不是找死,结果,四位导师都冲了,这令他感到意外。冲到学员面前后,他又被惊了一下,“他的外形跟他的歌声真的完全是南辕北辙”。

庾澄庆形容,这样的学员能在一瞬间刺激到他,并给他很大的想象空间,他从冲下去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在在心里打算盘,怎么帮他呢?“我希望用改编去刺激学员,让他们成长。完全不用改的人,对于我来讲,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点太个人主义了,我们一起玩音乐的乐趣就没有了。



在选人方面,庾澄庆一向慎重


“我会冲的人一定跟我有几分音乐上的雷同。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的能力或者是我的特色。”他出手很慎重,首期节目,六位学员,他一个都没捞着,但仍旧乐呵呵的。


他也不在乎什么结盟不结盟,那英说,她和庾澄庆加起来就是个德云社,“一个抛梗,一个接话”,十足默契。因此被周杰伦小公举抛弃后,那姐开始拉拢庾澄庆结盟。没想到庾澄庆却拒绝了。


“她可以骗杰伦小孩,她怎么骗得了我。我们两个要是联盟,不知道我们这算是什么,以前跟杰伦是姐弟联盟,那我们两个算是‘老老联盟’吗?”


“但是那姐连续好几次拿冠军,您没向她取取经?”


“她们那种女人的直觉,不一定说得上来,她就是有那种市场性,有那种煽动性。有人做了,我也就不用去踩那一块。”


发布会上,主持人让导师们预测谁将是今年的冠军导师,庾澄庆不假思索,说自己根本没想过冠军的事儿,甚至可以说想都不想。真没想过?“夺冠当然是一件好事,万一有哪一天,真的得了第一,那我就说我运气好。我在歌坛这么多年,我也没有碰过运气好这件事情。从我开始做音乐,大家就觉得,你的音乐怎么都这么奇奇怪怪的,慢慢有人接受了,到现在,有机会让更多的人接受。我觉得这已经是我的幸运。所以对于冠军,我是看的比较淡。”


好事将近?

没什么事情比过日子重要


去年庾澄庆和电视台女主播张嘉欣的新恋情曝光,今年接连被拍到同框。最近的一次是在昨天,二人在日本东京的一家餐厅用餐,被网友“抓个正着”,虽然收获的都是粉丝的祝福、赞美,但庾澄庆几乎从未出面回应过。不同于对工作的滔滔不绝,他把自己的生活保护的很好,偶尔在微博上晒晒儿子和车友,感情话题,绝口不提。



庾澄庆与女友经常被拍到同框


《中国新歌声》盲选时有一位台湾来的学员,爆料庾澄庆好事将近。对此,记者小心求证,但他仍旧没有正面回应。


一直以来,导师庾澄庆身上的标签都是“音乐顽童”,用“玩”的心态做音乐。而且他在台上也一直很活跃,观众很难看到他的低落。但其实他也有疲倦,身为导师,他坦言自己听过太多好的声音,也了解太多好的音乐类型,“我们的耳朵也开始有一些苛刻,有一些挑剔,有时候也会有一些疲倦。”



顽皮又不失睿智,这是庾澄庆的最佳观感


但这种疲倦“一般人比较少看到。这几年比以前好很多了,以前情绪来的没有警讯,而且来得比较凶猛。现在到了一种状况,没有什么事情比过日子重要。就是好好的工作,然后工作完好好的休息。”


“现在市面上漂浮着各式各样的奇怪的声音,这个社会什么事都有可能,什么事都不奇怪。”


这是庾澄庆在采访过程中说的最有深意的一句话,适用于音乐,也适用于生活。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阅读:


☞  周杰伦:我做音乐很孤僻,唱了十几年才跟费玉清合唱《千里之外》


☞  汪峰:我本来也没那么严肃,有了子怡娘俩和周杰伦更有话聊了


☞  那英:不想再拿冠军,拿一次其他三位导师损我一次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国新歌声》,那英调侃周杰伦庾澄庆神补刀。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