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学生集体抗议:买完教科书后只能啃罐头维持生活!书实在太贵了!!

<- 分享“In澳洲在线”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1 In澳洲在线



在澳求学

实属不易!

在澳洲的学生都知道,不光课业压力压得学生喘不过气来,高昂的教科书价格也成为他们沉重的负担。澳大利亚学生联合会近日发起新一轮请愿运动,呼吁降低教科书价格,取消对书籍的进口限制,引发广泛关注。

为省钱买书,学生用罐头充饥


上网随手搜一下澳大利亚教科书的价格,就能感受到,购买教科书正成为压在学生肩头的一座“大山”。据澳大利亚“The Conversation”网站报道,截至2013年的10年中,全球教科书价格上涨82%,约为通胀水平的3倍。澳大利亚学生为此叫苦连连。


不久前,澳大利亚学生联合会发起新一轮请愿运动,呼吁降低教科书价格。澳大利亚《时代报》援引该联合会福利官罗比·马扎尔(Robby Magyar) 的话称,由于教科书太贵,一些学生被迫放弃一些科目,甚至变更考取学位的计划。

维多利亚大学法律专业学生莎拉·里维利亚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她本学期正考虑放弃一门课程,原因是购买4门课规定及推荐书单上的书,要花费超过1000澳元(约合人民币4872元)。

“如果你学习科学、数学或经济学专业,每学期的教科书费用可达300至800澳元(约合人民币1500元至4000元),而某些护理专业的学生在新学期伊始需花费2000澳元(约合人民币9920元)来购买教科书。”


此外,法律专业教科书的单本售价可达165澳元(约合人民币800元)。


据悉,目前已有超过4200人在请愿书上签名,21岁的RMIT大学心理学专业学生阿蓓娜·德芙就是其中一位。为了省钱买教科书,德芙经常用金枪鱼罐头填饱肚子。“我得精打细算,买不易变质的食品,烹调超级便宜的食物。”

据澳大利亚大学联盟2013年发布的一项研究估计,全日制学生每年花在教科书上的费用达602澳元(约合人民币3000元),成为开销最大的学业相关支出之一。德芙教科书的花费更大,一年高达900澳元(约合人民币4500元)。

出版商强烈反对取消进口限制

此次请愿除要求教科书降价外,另一大诉求是取消对书籍的进口限制澳大利亚学生联合会表示,限制进口的规定意味着,本国出版商垄断了这一行业,书商无法进口海外版教科书。学生们希望,取消进口限制引发一场开放教科书运动,开放版权许可证会令教科书更便宜。


持自由市场观点的改革者声称,学生遭漫天要价,罪魁祸首是《平行进口限制规定》,该规定向很多澳大利亚出版的书籍提供地域保护,防止书商从海外进口更便宜的版本。去年11月,联邦政府采纳了这一建议,将《平行进口限制规定》废除,以减轻购书者的负担。

澳大利亚通讯部长米奇·费菲尔德(Mitch Fifield)的发言人表示:“取消平行进口限制,通过降低有孩子入学的家庭及大学生使用的教科书价格,澳大利亚的家庭和年轻人将直接获益。”

然而,出版商和作者强烈反对解除管制。他们警告称,澳大利亚印刷业的就业情况岌岌可危,本土作者及内容需获得大力支持。澳大利亚出版协会就和学生唱起了对台戏。该协会表示,取消《平行进口限制》将让本国出版业遭受沉重打击。

该协会发言人保罗·佩德鲁利斯(Paul Petrulis)说:“单就商业价值而言,我们必须有能力投资于本国书籍。在澳大利亚发行不出去,收入就会全部流向海外,这样一来,就无法打造与澳大利亚课程一致、符合本国文化的内容了。”

此外,佩德鲁利斯还表示,像亚马逊这样的在线书商已令澳大利亚教科书出版商承受巨大压力。

“很多书店都被兼并,很多书都不再出版,因为根本赚不到钱。对从出版到书店的整个价值链来说,此刻的环境非常艰难。”当被问及一本法律教科书价格高达180澳元是否合理时,佩德鲁利斯辩称,教育书籍印刷量少,需要学术作者高度专业的写作,他们在教学和论文写作上还要分配时间。

教科书电子阅读或是出路

面对价格高昂的教科书,学生纷纷想办法省钱,购买旧书,网上淘书都成为他们的选择。不过,这条路常常行不通,原因是教科书频繁改版。


维多利亚大学法律专业学生莎拉·里维利亚说:“几年前,我哥哥读法律专业,但他大部分的旧书我无法使用,因为改版了。我每周大约赚400澳元(约合人民币2000元),为购买教科书,我不得不想个办法——我猜可以考虑用信用卡。”里维利亚表示,网络资源不断完善,但很多学生还是青睐纸质书,因为便于记笔记,也便于开卷考试使用。无独有偶,另一位受访者也淘到过便宜的旧教科书,结果同样发现版本过期,无法使用。

从图书馆借也是一个办法。不过,澳大利亚大学图书馆协会主席温迪·艾博特(Wendy Abbott)表示,教科书提供借阅,但为每个人都提供一本是不太可能的。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不少专家出谋献策,部分人认为网上开放教科书电子阅读或是出路所在。以美国为例,该国采用的开放模式,撼动了利润可观的教科书行业。这一模式令任何学生及公众都可在线免费获取教科书。

2015年,美国国会宣布,将推行一项名为《平价大学教科书法案》的资助计划,支持生产、使用开放的大学教科书,受到学生的好评和欢迎。

目前,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已开始先行先试,启动了一项开放获取电子教科书的试验。截至目前,该校已出版3本电子教科书,未来计划出版更多。

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图书馆员罗克珊·米西汉姆(Roxanne Missingham)介绍,这3本教科书分别涉及法律、植物学、语言,学生利用这些材料获得了更好的教育成果。在米西汉姆看来,开放教科书将对学生学习产生巨大影响,澳大利亚应该借鉴美国推出的举措,向前迈出一大步。

“我一直与部长们交流美国资助开放教科书的观念,开放版权许可证,数字内容更易使用,价格还便宜。”马扎尔说。艾博特也表示,大学图书馆协会将继续与高校合作寻求数字学习的全新模式,令网络资源更容易获取。

而澳大利亚出版协会的佩德鲁利斯则对此持相反观点,认为制作纯数字版的教科书,成本不会必然下降,原因是出版商需要打造教育平台,制作软件,提供密码及技术支持。


推广





关注In澳洲在线

澳洲生活我们为您解忧!

微信:magazine588

媒体转载、投稿、合作

请联系 : info@austopmedia.com.au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