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国外,怎么不孤独?我的哭声无人能懂

<- 分享“走进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4-12-18 走进加拿大




朋友问我一个人在国外,会不会孤独。怎么会不孤独呢?


一个月中总有那么三十来天,是处于孤独的状态中的。亚里士多德说:“从本质上来讲,完全孤独的人要么是神,要么是野兽。”卑微如我肯定不是神了,我现在的状态如果不是禽兽一个的话,就是半人半兽了。孤独就象是我身体某处的残疾,时间一长,便适应了。


去年的许多天,只说过两句话,确切说是两个短语。坐校车时对司机说的,“Good morning”和下校车时对司机说的“Thanks”。除了上课做作业就是打工,每周一次的游泳时间,也是经过激烈的思想挣扎,从作业和打工这两大块海绵中铆足了劲挤出来的。我每天的24小时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在时间的洪流中,噗通一声,甚至连水花都没有泛滥一下就什麽都没有了。


唯一让我高兴片刻的就是2周一发的工资单了。但是,这仅有的快乐涟漪也仅仅持续30秒而已,之后便慢慢平寂在那永无休止的现实的海洋中了。有人说所谓的和平仅仅是“战争与战争之间的空歇期”,生活的琐碎和荒芜让我不得不觉得,所谓的欢愉只不过是两次无聊的过度期而已。如果说我国内的大学生活热闹得像KTV的话,那么现在的生活稀薄得就是青藏高原,我那薄弱的肺片因为不能承受生活的单调和稀薄而总是产生高原反应。生活由单调到孤单,由孤单过度到孤独,因为孤独所以窒息,因为窒息所以绝望。绝望的临床表现之一就是感到生活的虚空和人生的荒谬。


苏格拉底说,“未曾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可是当我抛掉世俗强加给我的价值观,重新审视人生时,凭我现在的阅历来看,我得出的结论竟然是,人生没有意义!我真想穿越到古希腊,揪着苏格拉底的衣领质问他:你不是让我审视人生吗!如今,这个经过审视的人生竟然是不值得一过的,fuck you!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个吃到的是什么味道。”本公子觉得这句话最是扯淡。我是爱吃巧克力的,不管是奶油味、薄荷味还是杏仁味的,我总是照单全收。生活有巧克力这么有味么!有人说生活是一碗樱桃。(一碗樱桃里有甜的有苦的有酸的)可我怎么觉得生活虚空得简直就是一碗fucking樱桃核呢。


柏拉图曾说“艺术是对生活的模仿”,我真是无能,竟把充满艺术性的生活过得像嚼过后吐在地上的口香糖或者甘蔗渣儿一样没味道。如果说艺术是一件华丽的旗袍,那么,现实生活简直糟糕得象是裁剪这件旗袍留下的边角料。柏拉图的话颠倒过来说才是我现实版本的生活:生活是对艺术的模仿。


或许问题的症结就在,生命本是一件悲伤而严肃的事情,而我却努力把它弄得风生水起,这期间所做的所有努力都只不过是徒劳,换来的也仅仅是荒谬的人生啐我一脸的吐沫星子。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反抗孤独和由孤独所引发的一系列临床症状的方式有四:


一:用当下泛滥的成功励志学来激励我对财富的渴望,对人生的追求,对生命的热爱。老兄,不想做下一个马云或马化腾吗?做二马不成,做个史玉柱也行啊!可是,这些励志故事就像“伟哥”一样,虽然暂时能解决我对物质渴求的阳痿,但是,从心底里,那种无力感,存在的虚无感总象是疯狗一样揪着我不放。世俗的成功在人生的虚无面前,卑微得就象是一条饥饿的小狗在主人面前的摇尾乞怜。


二:听音乐。音乐是作曲家情感的产物,我觉得最伟大的音乐是那些充满悲剧性的音乐。而这些音乐往往是伟大艺术家们的孤独的分泌物,所以,经常性地,我总是大口大口地咀嚼他们的分泌物。好的音乐,就像精神的伟哥,在人精神阳痿的时候服上一粒,可以让人在低落和孤独中达到情绪的快感。


三:自我对话。必要的孤独是精神健康的必要条件,孤独有时候反倒为我的思考提供了一个天然的温床。很多时候我都是在自我对话中学会了适应孤独这种残疾,与孤独这个野兽和平相处。比如,上学的路上,一个版本的我认为台湾应该回归大陆,放学的路上,另一个版本的我却辩论说台湾不应该回归大陆;又比如,睡觉前觉得“大政府小社会”要优于“小政府大社会”,而次日清晨坐在马桶上,忽然又觉得“小政府大社会”的优点要多过“大政府小社会”。我表面平静,年轻俊美的面庞后面却是山洪泛滥的思想,这些思想像煮沸的水一样,在我的脑壳里咕咕嘟嘟地沸腾,这样,就可以Kill掉每天的24小时。


四:回忆。加缪说,“一个人只要学会了回忆就再不会孤独,哪怕只在世上生活一日,你也能毫无困难地凭回忆在囚牢中独处百年。”俺就是个怀旧的人,怀旧一旦遇上孤独,就噼里啪啦碰撞出很多往事的火花来。小时候,我外婆给我做的“水泥鳅”面,我偷爸妈的钱,我外公舍不得自己喝而给我留下的牛奶,我外婆家那棵我经常拉完屎就把屁股往上蹭的椿树.....往事就像冬日的温床,孤独的我总是懒床不起。


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一个黑洞,别人进不去,自己又出不来。有人用权力去填补这个黑洞,有人用游戏,有人用金钱,有人用所谓的爱情,有人用工作的忙碌。在孤独面前,我用“音乐”、“自我对话”和“回忆”对孤独报以轻蔑的置之不理。


如果我的做法能够赋予我的这种抗争以任何意义的话,那就是,任何东西,包括孤独在内,没有不能通过蔑视所战胜不了的。任凭孤独的野草在我年轻如花的岁月如何的肆意蔓延,我希望将来,有足够的境界用恬静的温柔去欣赏我青春的原液上大片大片的荒芜。


在生命的荒芜中发现一些绿意,更或者是繁华,是作为一个人生过客应尽的本分和义务。怀揣孤独,在生命的荒原中,步履蹒跚。


您或您身边的朋友想留学多伦多吗?

1、请点右上角:选择【发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2、请关注我们:点右上角-》通讯录-》查找订阅号-》搜“走进加拿大

3、咨询加拿大留学信息,请联系“加拿大博盛国际交流顾问公司

加拿大咨询电话:001-416-4568632

邮箱:canadabosheng@hotmail.com

中国咨询电话020-8365272913902207579

邮箱:1016573153@qq.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