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么发达,为什么不愿意为更好的公共交通系统花钱?

<- 分享“美国移民家园”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6 美国移民家园


点击“美国移民家园回复“热点”二字

给你看美国最新热点,把最好的给你!


要是从苏黎世或者大部分的欧洲首都机场飞往纽约的肯尼迪机场(JFK),那就是从现代穿越回古代。落后的基础设施意味着美国人把1200亿美元花费在更多的燃油和浪费的时间上。


图片来源:网络

华盛顿的官员最近表示,他们可能会关闭部分地铁系统数月时间,因为各种零零碎碎的方法都不足以维持地铁系统了。

消息公布以后,3月16日整个地铁系统关闭了24小时。约有75万人会在每个工作日使用地铁,地铁关闭造成的不便和损失将难以估量。

美国爱荷华州参议院议员格拉斯里(Chuck Grassley)从德克森参议院办公室到国会大厦,选择步行而没有坐地铁。图片来源:路透社/Kevin Lamarque

原因是什么?因为地铁系统的员工们在至少26个地方发现磨损的电车,这给乘客带来危险,关闭地铁可能是最保险的举措。

两天前一条隧道中发生了一起电力火灾,导致繁忙的地铁通勤服务被迫暂停。2015年9月,一列车困在了隧道里面,意外火灾的烟雾冲进了车厢,乘客被烟呛了足足一个小时,事故还造成了一名女性死亡。在过去的六年中,15人死于7起事故。

在1976年高调开通的美国地铁系统如今濒临崩溃,而且这类令人沮丧的事不仅仅在城市公共交通领域发生。美国的基础设施缺口是巨大的,且不断扩大。

一个国家基础设施的质量直接关系到它的竞争力,因为良好的基础设施能够提高各行各业的生产力,改善人民的生活。那为什么美国会让它的公共交通拖后腿呢?

从第一世界到第三世界

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The 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给美国的基础设施评了一个D 。该协会在2013年的报告就指出,美国延迟维护的情况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超过7万条桥梁需要维修,单单是地面交通的维护就需要约17000亿美元。

华盛顿关闭地铁的那周我在瑞士的苏黎世,两地的对比不能更大了。在瑞士,一张票就可以坐火车,巴士和电车。车厢整洁,服务便捷,很多人都有着相同的体验,也是瑞士人自豪感的来源。瑞士人大多选择公共交通工具出行,这是城市公共生活的重要部分。

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落后了一大截。从首尔或者上海飞到洛杉矶机场就像从第一世界去到第三世界国家的机场。要是从苏黎世或者大部分的欧洲首都机场飞往纽约的肯尼迪机场(JFK),那就是从现代穿越回古代。

乘客挤满了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的离境大厅。图片来源:网络

当你到达洛杉矶或者纽约的机场的时候,会发现乘客下飞机后,几乎没有便利的公共交通工具对接。飞到华盛顿主要的国际机场杜勒斯机场,你要徒劳地花很长时间等一列火车前往市区(尽管你也可以坐巴士)。尽管地铁系统已经开通了40年,但仍没有连接市区和机场的地铁。

如今,在综合基础设施方面排名全球第一的瑞士也许是美国追赶的目标。美国在全球的基础设施质量排名中位列第十六,被法国和西班牙轻松超越的时候。

我们落后的公共交通系统会带来严重的后果。关闭交通系统,发生意外事故或是交通不便,都会损害市民个人和公司的利益,也会降低国家经济效率。落后的基础设施意味着美国人把1200亿美元花费在更多的燃油费用,以及时间成本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事情也不用大惊小怪。

我们的竞争对手在关键的基础设施上比我们投入了更多,这些投入对于提高经济效率和国际竞争力是十分必要的。虽然我们在公共基础设施上投入的钱比其他国家多,但针对性却更弱,因为这些决定更多地是政治驱动,而不是基于经济的理性考量。

我们似乎不愿意为公共服务买单。比如说,日渐衰落的道路系统是公路信托基金(Highway Trust Fund)资助的,这个基金的收入来自于每加仑汽油18.4%的汽油税,从1993年起这个税就没有提高过,而且省油的汽车越多,收入就越少。提高汽油税在政治上是不太可能的,即使现在油价下滑。

哪里出错了?

城市公共交通质量下降至少有以下四个原因。

第一,私家车很早就成为城市交通工具的一种形式。在欧洲,昂贵的汽油和限制性的土地使用,让人们留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城市发展的同时,公共交通线路也在发展,而且这些线路的使用一直在加强。

在美国,由于联邦政府20世纪50年代在国家高速公路系统的投资,分布于全国的高速公路确实有所增长。低密度的郊区无计划地扩张,公共交通很难覆盖。建于20世纪后半期的新郊区和美国南部城市,也是围绕着私家车使用区建设的。

新的公路在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建起来了。图片来源:网络

斗转星移,共和党主导的郊区逐渐把公共交通视为民主党的一种特殊利益,相应地给民主党投票。例如,纳什维尔市(Nashville)市长去年的公共交通计划就受到政治家和右翼利益团体的阻挠。

第二,由于城市是为了满足汽车使用者的需求而设计的,私人企业所有的公共交通系统由于亏损严重,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和整个50年代被禁止或者废除。

结果是,许多公共交通系统被市政当局接手了。这导致公交系统变得高开支、低收入,依赖于变化无常的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市政府的资金援助。与此同时,开汽车的人搭了便车,不需要为他们造成的交通意外、污染和交通堵塞而被征收社会开支。

第三,所有的基础设施年事已高,需要高额的维护和改善,而资金却常常受限。

即使像华盛顿那样建起了新的交通系统,或者像纽约市和波士顿那样,将现有的系统升级,这些基础设施还是要维护的,这需要花费大量的公帑,还不能办个体面的剪彩仪式。

建一些新东西让政治家有机会上镜露面,换掉一台破烂的电车就不行了。人们对政府要求多多,养老金、学校、社会安全、庞大的军队,不一而足。我们国家的基础设施缺口是静静地、不引人注目的,发展也很缓慢,只有在轮胎破旧到产生危险的时候才会被关注。

纵观全国,由于拖延维护,交通系统成为积压已久的问题。比如说,芝加哥捷运(Chicago Transit Authority)在过去5年花了50亿在设施升级上,但其还需要130亿美元。美国城市积压下来的维修费用高达860亿美元。

个人富足与公共部门贫穷

第四,美国还存在着更深层次的冲突--最早由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思(Kenneth Galbraith)提出的“个人富足与公共部门贫穷”(private affluence and public squalor)。

我们大部分人似乎都对公共领域失去了信心。私家车是美国个人主义的表现,我们的城市基础设施逐渐衰落,也反映出我们对建立美丽而有效率的公共领域失去信心,这就是一位记者所说的“我们的愤怒和悲观”的表现。

这种想法使得我们城市的群体共同体验越来越少,个体不同的生活、分离的空间越来越多。

不过还是有乐观的一面。一系列的报告已经在强调,加大公共交通投入可以带来好处。更多人想要生活在适于步行的社区和城市之中,他们对公共交通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公共交通客流量会因为城市的不同,汽油价格不同,而有所差异,但总的来说,对公共交通的使用需求是加强的。全美国目前排名前十的交通系统每个工作日运载1260万人。

千禧一代没有了他们父母辈或祖父母辈驾车出行的恋爱经历。我们的出行方式大概正在发生从汽车向公共交通工具的代际转变。城市和汽车从来不是一对好搭档,人们越来越能够意识到这一点了。

城市公共交通会被认为是更有必要、更加可持续、更公平合理的城市出行方式,只要我们确保有足够多的钱用来更换旧电车,在它们造成严重危险之前。

翻译:刘卓岚

来源:Business Insider

原标题:This is why public transportation in the US is crumbling


向您推荐这个订阅号:







美国移民家园

ID:usajiayuan

❶ 点击历史信息,查看更多内容
❷ 复制网址在浏览器打开
www.yiminjiayuan.com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