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乐队《好歌曲3》夺冠 独立音乐人也有想红的野心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9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毛予倩 责编/赵二宝)


4月8日,第三季《中国好歌曲》落幕,山人乐队在最后的媒体投票环节,以52比49险胜王兀。冠军头衔之于山人,不是兴奋,而是“慰藉”,因为“我们是经历过很多事的”——这大概是为什么夺冠前后,腾讯娱乐两次专访山人,他们总是表现出异于其他创作队伍的风貌,热情却平静。


山人乐队夺冠视频▼




两度错失《好歌曲》 独立音乐人也想更有名


山人乐队第一次登上《好歌曲3》的舞台,就有网友惊奇:“这样出色的乐队,为什么前两季没有被发掘?”后来,山人乐队的主唱瞿子寒告诉腾讯娱乐记者,其实,他第一季的时候就来过,但因为当时节目只要求他一人前来,为了带上整个乐队,山人等到了第三季。


其实,在音乐圈,山人已是名人,为什么还要来参加《好歌曲》?他们哈哈一笑:“想更有名。“虽是一句戏言,但一直以来,他们悄悄地观察着《好歌曲》,看着一路挖掘出的许多独立音乐人,才道:这事儿,似乎可以!




腾讯娱乐:最后一刻和王兀对决,比分咬得很紧,有没有忐忑?


山人乐队:我们对夺冠没想太多,只想把这个歌表现好,也没有想过要和谁对决。就是在最后风云台上对决的时候,比分比较接近的时候,还是有一丝丝觉得是不是要错过这个冠军了?但我们自己还是觉得应该问题不大。


腾讯娱乐:最后决定唱《上山下》是你们自己的选择还是节目组的要求?


山人乐队:这是我们和节目组商量之后的结果。本来我们想唱新歌,但赛制规定只能唱前面唱过的3首歌之一,《三十年》大家比较熟了,《山人》上一轮刚刚唱过,《上山下》是我们在节目中创作的一首歌,觉得唱起来比较合适。


腾讯娱乐:来参加《好歌曲》之前你们已经很出名了,为什么还要来参加《好歌曲》呢?


山人乐队:想更有名!(笑)


腾讯娱乐:你们是有野心的是吗?


山人乐队:这个是开玩笑,当然也有这个方面的考虑。还有一个原因是所有的音乐节目里,好像只有《好歌曲》是唯一重视原创的,就是把原创放在第一位,秀的东西是放在第二位,所有的选秀节目我们都知道,都是秀放在第一。其实,中国音乐现在缺少的并不是好嗓子,而是好内容。好内容也就是需要更多的人去创作,鼓励大家去写歌。这个节目在鼓励所有人写歌,写好歌。如果有更多的人创作的话,我们会有大量的歌曲出现,音乐市场会真正的繁荣。


腾讯娱乐:来参加节目是节目组找的还是你们报名的?


山人乐队:他们找的,他们从第一年就找我们了。第一年是我一个人来的,他说乐队不能一起来,然后我就回去了。当时赛制规定,因为选的是创作人,主要是写歌的人。他就说,你们乐队谁写歌叫一个人来就完了。我就来了,来了以后,我看了一下情况,决定还是放弃。而且我们当时要做个纪录片是在南美,刚好时间也冲突。加上他们说只能上一个人,我就想算了吧。


第二年又叫我们了,那时候,我们已经去了美国了,在巡演的途中他们打电话,我说我们现在时间真的来不了了。这个节目,我们也在观察,它到底是在干嘛。观察以后,他们的确是推动了一些独立音乐人。有一些乐队通过这个,慢慢的更加的受关注了。我们在想,是不是也可以提高一下生活。


腾讯娱乐:你们之前的生活是什么样?


山人乐队:我跟你这么说吧,山人乐队的状态是碗抬起来了,但是没有抬稳,老晃,什么时候就会掉了。生活不成问题了,我们好多年前生活基本上就解决了,但是不稳定。你知道现在市场变化很快,并且演出太多了,这几年我们的关注点,注意力,重心都放在国外了,我们在国外花了很多的时间,巡演一去就是几个月。我们在美国呆3个月,演出100场,一天最多的时候有3场演出,很频繁。但是国内的市场就忽略了,也有一些人问我们:“你们还搞呢?”




做音乐的传播者就好 树叶也能当乐器


今年《好歌曲》的冠亚之争与去年何其相似,一支成熟的创作乐队与一位毫无经验的唱作新人对决。聊起杭盖似乎是绕不开的了,但山人乐队却很清楚,都是民族乐队,但他们是不一样的。


山人乐队最令人好奇的,除了他们的创作,还有层出不穷的乐器。最搞怪的小不点,表演一首歌,就要使用三种以上的乐器;鼓手小欧学夕阳打击乐出生,如今用的一套鼓,却是他自己各民族的鼓种研发出来的;贝斯手阿腊甚至能吹走树叶,边走边学是山人最大的乐趣,他们不指望能做音乐的传承者,能做传播者就很好。


腾讯娱乐:民族乐队这件事其实音乐圈还是古来有之的,早年的彝人制造,去年《好歌曲》的冠军杭盖也是,你们区别于其他民族乐队的地方在哪里?


山人乐队:他们是比较单一,做自己本民族,山人更广阔,只要是民间的,好的,我们都会采取。说不定我们也会去做蒙古,也会去做彝族,不光是国内的,国外的我们也会做。所以我们这个是更广的,不局限于某一个民族。


腾讯娱乐:那你们如何去学习,蒙古人肯定更了解他们的蒙古音乐?


山人乐队:这个就是我要说的一个重点,我以前说过,我们不能做一个严格意义上的传承者,我们只能做一个传播者。传播者的作用就是让这种东西,让更多的人看到和听到。


我最开始去了解这些民族音乐的时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和大家一样的,首先是有距离感,因为文化有差异,还有一个感觉是特别简单。但是你去学了以后,你就发现,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很复杂,它是在简单里面复杂,它是很深的音乐。我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发现了,我们其实真的是很渺小,在民族音乐这个里面,我们真的太渺小了。我们作为云南人,其实对云南音乐的了解太少了,我们只是一个传播者。传承者就像阿腊他们这样的,阿腊他们之前有一个乐队专门做撒尼音乐的,他们能做传承,首先他们是撒尼人,他们懂这个语言,他们有这个血液,他们对这个文化从小就了解,这才能做传承。传播者就是像我们这样的。


腾讯娱乐: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觉得,民族音乐比想象得更复杂?


山人乐队:采风的时候,你去学的时候,比如有一个乐器,对他来说,他不太在乎。对我来说,我首先要理解这个乐器,我才敢去弹。我学习过一个乐器在《上山下》用过。那乐器特别难,我认识了那么多人,现在没有一个人可以弹下来,包括乐队里面,他们都弹过,为什么?他那个看上去特别简单,他有一个分脑,一个脑子在想这个,一个脑子在做这个,看上去很简单,其实很难。节奏太复杂了,特别的丰富。


腾讯娱乐:听说阿腊会吹树叶?


阿腊:那个树叶是在很小的时候学的,基本上是在山上,那个时候在山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乐器,一片树叶,以前老一代的人都会吹,然后就自己在山上就吹,然后就学会了。




腾讯娱乐:对树叶有没有要求?


山人乐队:还是有的。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还要有一定的弹性就可以。


腾讯娱乐:它可以完整的吹奏所有的音阶吗?


山人乐队:都可以。


腾讯娱乐:完全靠你的嘴巴来控制吗?


山人乐队:其实是靠自己的听力,靠耳朵。然后就根据自己平时的耳朵,你听到的,然后那样发出来。


腾讯娱乐:创作的话,你们平时会四个人在一块儿写歌吗?


山人乐队:大部分的情况下是我写一个东西出来,词这一块,基本上我来完成。然后曲是大家一块儿参与,但是歌的曲我就即兴唱就出来了。


腾讯娱乐:《上山下》是给逼出来的?


山人乐队:从下午的时候排练——反正我们有一些歌就是排练排出来的,就想:不行,得弄了。我们这个乐队有一个特征,只要我(瞿子寒)不说排练,没有人说排练。没有人主动说咱们是不是排一下练,永远不会。必须是我说排一下练。


腾讯娱乐:排练的时候写的歌,那词呢?


山人乐队:词是先出来的。因为我觉得大概有一个方向,但是那会儿的词只有一段,就有第一段。这一段出来以后,我就说干吧,开干吧,就试着唱进去,我就唱了一个旋律出来。我就问大家还行吗?还可以,那就干了,就往下发展了。




曾靠驻唱演出维持生计 未来将计划性创作


山人乐队成立多年,成员也来来去去换了几拨,来的人都是因为热爱,走的人不外乎现实所迫。有一阵,生活过得太难了,瞿子寒为了维持乐队的生计,不得不鼓动大家去歌厅驻唱。


那一段苦日子,却是山人创作欲望最旺盛的时期,反而这几年,生活的碗渐渐端起来了,他们的创作却减少了。瞿子寒说,《好歌曲》结束了,他们以后要计划性的创作,一年当中自然还是要演出,但应该有一段时间什么都不管,专门用来写歌。


腾讯娱乐:山人成立至今,不同的人来了,又走了,他们走的原因是什么呢?


山人乐队:原因有各种,主要就是因为钱不多,说白了就是钱不多。在有一个阶段,乐队很困难,我跟小欧带着乐队去干活儿了,我说不能再那么扛了,我说服所有人去干活儿。当时所有人都抗拒去歌厅里面给人唱歌,我说不行,我们得去唱歌,不然我们靠什么来交排练室的费用。然后我们吃什么,我就说服大家一块儿就去了。


还好,我们唱的不是流行歌,因为大家很抗拒流行歌。当时我们对流行歌有一种抗拒,觉得干这个就是背叛了摇滚。那个年代,因为头发还在,头发还在的话,你不能唱流行音乐,皮靴皮衣服都在呢。当时去歌厅唱歌,我们做的是拉丁的,那样的东西我们也喜欢,市场也喜欢,挺好。我们就做那样的东西。做了一点点非洲的东西。


腾讯娱乐:在哪里唱呢?


山人乐队:在贵阳,河南也呆过,主要是在贵阳,贵阳拯救了我们,转折点在遵义。真的这不是开玩笑的,乐队的转折点在遵义,就是在遵义去到那儿,老板说:来吧,朋友们,兄弟们,我们给你一条路,你过渡一下。反正那个时间段的山人已经完全被市场化,也没有什么影响了。


腾讯娱乐:还挺意外的,不应该是“坚定地爱音乐”这个路子吗?


山人乐队:是坚定,是很喜欢音乐,但是已经忘了自己是搞原创的了,直接忘了。因为天天早上起来已经是中午了,弄一会儿然后天又黑了,然后又得去干活儿了。我们那会儿是一天干3个场的,跑场。这个场子唱完以后,然后就到下一个场子,还是有点累的,唱完以后啥都不想干,就睡觉。昏天黑地的就干了2年。


腾讯娱乐:那个时候一天这样跑场子能挣多少钱呢?


山人乐队:也不算多。跑场子能挣多少钱,一个场子给几百块钱。当时在那个年代还算能过得去。但是那个也是靠喝出来的,那个唱歌不光是唱歌,唱完歌,一块儿喝一口。我们以前那个贝司有一次一口大扎啤,就昏过去了。黑社会几个朋友就喝了,真的是一口干了。后来我们在贵阳,朋友太多了,甚至超过云南。他们都特别喜欢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腾讯娱乐:现在的成员,都分别在乐队呆了多久?


山人乐队:小欧是从组织到现在,小不点是从07年开始合作。阿腊只有一年多。阿腊是我们的恩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乐队有第一个民族乐器,就是他送给我的。


腾讯娱乐:赠送乐器是什么时候的事?


山人乐队:想不起来了,十多年前了吧。


腾讯娱乐:为什么是最近一年才合作的呢?


山人乐队:我们以前那个贝司手是一个佤族,他跟乐队在了10年了,也是挺不容易的。他的身体后面不太好,还有他也不想在北京呆了,他呆不了,北京的气候,他已经完全适应不了。然后身体又出问题了,然后就回去了。他也想做点自己的事,他现在自己做了一个乐队。


腾讯娱乐:《好歌曲》夺冠,之后有什么计划?


山人乐队:我觉得对我来说,核心还是内容。我觉得内容是王道,这是绝对没错的。我们要写歌,逼着自己写歌。其实现在我们产量低的最大的一个原因是什么?我们一直在演出。就是没有停下来有一个喘气的机会,一直在演出。这个也是一个无奈,为什么要演出?因为要生活。演出才能持续乐队的生存状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有很多的时间就浪费了。我们的产出率很低,现在的作品,虽然有一大批作品,我自己有一大批作品,但是不适合乐队。一拿到乐队,乐队就变风格了,可能真的变成F4了。


腾讯娱乐:做音乐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如果说演出多了,生活安稳了,创作反而少,生活要苦才有灵感……


山人乐队:你说到重点了。我觉得真的是,如果是生活太好过的话,的确是,感触就会越来越少。可能艺术家的命就是苦命,这个必须得认了,认这个命了。因为你要有这种经历才会有一种反馈,反应。你如果不会疼的话,掐你,你也没什么反应。就需要敏感。


腾讯娱乐:之后会增加创作数量吗?


山人乐队:我觉得应该是计划去做这个乐队,为什么是计划性的,以前是没有计划,一直演出,演出完以后,大家都很累了,还有心思创作。我们的状态是现在可能有条件的话,就直接把时间留出来了,这段时间我们就创作了,我们什么事都不干,演出不接,可能就做事了。我觉得我们最重要的还是多写一些歌吧。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国好歌曲3》决赛完整版。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