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从没学过画的70岁中国农村老太,作品却震惊专家,被法国艺术画廊收藏...

<- 分享“美国房地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5 美国房地产


中国第一视觉杂志 最受欢迎图文公号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视觉志

她,农村出身,60年来从未学过绘画,每天忙于柴米油盐和照顾小孙子,是我们身边那种遇见了就会停下来,笑眯眯打招呼的平凡奶奶。



也是她,无意间的一次尝试就震惊科班出身的人。作品不断在知名画报和杂志上发表,被法国原生艺术画廊收藏近200幅,在北京著名的798太和艺术空间展出近一个月,期间各位名画家纷纷捧场。她的出现,甚至让人怀疑学院艺术教育存在的必要。


邵炳凤画作


她叫邵炳凤,40年代出生于山东省文登市一个农民家庭,做过绣工、会计和教师,但从未学过绘画。



邵炳凤笔下的迈克·杰克逊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绘画的世界,向邵炳凤打开了一扇窗。




十年前,邵炳凤带着外孙去一个叫江心洲的小岛上看望在南京艺术学院读书的女儿和女婿,他们两个人在小岛上租了个院子画画。


一天,女儿女婿外出,邵炳凤来到两个人的画室,看着满桌子的画具和画纸,突然心痒想试一下。画了几个小动物之后,她拿出和小外孙的合照临着画起来。画完也没当回事儿,随手放在了一边。



女儿女婿回来后,无意中看到那幅画,两个人大吃一惊。女儿评论那幅画有“稚拙又略带变形的意味”,“生动而安静”,女婿则惊呼:“画得太棒了,像极了英国绘画大师大卫·霍克尼”。


大卫·霍克尼作品


当两个人得知这幅画是母亲所作时,都感到难以置信,毕竟母亲邵炳凤出身农民,从未接触过绘画。老人看着他俩一脸吃惊,有点不好意思:“我随手瞎画的。”

在女儿和女婿的鼓励下,老人拿起画笔,开始了这个“业余爱好”。



邵炳凤作画时,很多时候都在临着以前的老照片。80年代那个艰苦的岁月,在她的画作里,没有苦难的意味。人们带着微微笑意,倒是有淡淡的温馨。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叔在卖肉摊前调皮地做了个奇怪的手势。


一张充满了时代气息的画作。两条大长辫用蝴蝶结扎起来,的确良的半袖衬衫,宝宝的衣服上开着一盆刺绣上去的花。


有时候邵炳凤不只是简单地临照片,也会加入自己的思考和创新,让原本属于上个时代的画面,多了一些现代的物件,平添了一些细致微小的幽默和荒诞。


海魂衫、红领巾和牛仔短裤、红色帆布鞋的组合,倒是很符合当下的复古风呢。


一只竹篮,种满花草的院子,红砖瓦房的背景,好像是十几二十年前的样子,但是你看那个女人手中拿着的,不是苹果手机吗?这种年代的错位感还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呢。


你以为这就是一个老人全部的想象力吗?当然不是了,奶奶也可以开很大的脑洞哦。


一头被医生团团围住,一脸挣扎无奈的困兽。



一只放在砧板上,被厨师拿着听诊器诊断健康的鲨鱼。周围的人们,或好奇,或麻木。



一个更愿意背对人群,或者对遍地嘈杂闭上眼睛,陷在自己世界中的孤独的人。


相比这些似乎意味深长的画作,邵炳凤最喜欢的,还是那些简单喜悦的人和事。她更愿意画那些喜气洋洋的婚礼和团圆美满的全家福。




大家早就习惯了婚车洋装,但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官越来越少见了。见面总是问好,也不知道该如何作揖了。这些早就被时代慢慢遗忘的规矩,在邵炳凤的画里又重新活了一遍。



简陋的婚礼跟拍,一辆踏板小摩托做婚车,幸福并不比坐加长林肯少。


还有这些全家福,你是否也有类似的一张呢?在爸妈怀抱中那个无知懵懂的孩童,会是你吗?



穿上最好的衣服,在一个天气晴好阳光普照的日子里,怀抱小儿,携着长子,方正地坐好,这份久违了的仪式感,是不是让你想起了电影《一代宗师》中叶问一家呢。



你看,那时的爸爸是如此年轻英俊,妈妈眼角还没有皱纹呢,你就依偎在他们身边,无忧无虑地,那时星多么明亮,未来遥远得没有形状。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经济能力游山玩水,于是站在一张画布前,就算真的到过了这些落英缤纷的地方。打个电话回家,问问妈妈,小脚丫穿过的这双虎头鞋,是不是还被她珍藏在柜子深处呢。



在鞭炮的噼啪声中,老屋门前,一只调皮的羊羔卷着尾巴凑上前来闻你的裤脚。


邵炳凤的这些画作,被女儿和女婿晒到朋友圈和微博上,点赞不少。很多艺术圈里人纷纷把照片发给她,让她帮忙作画,她也不拒绝,而且分文不取。画画对她来说,只是件很开心的事。




逐渐地,邵炳凤的画作有了名气,渐次在画报《藏画导刊》、杂志《画刊》、《享悦艺术》上发表。

2014年,法国原生艺术画廊收藏了她2006-2014年的几乎所有作品,并准备集结出版成画册。


2015年,邵炳凤已然创作几百幅画作。她在北京798太和艺术中心开了长达一个月的个人作品展览。观展中,一位画家说:“你能开画展,充分证明了学院艺术教育的失败。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夏可君说,邵炳凤的画作里有“未泯的童心”。就像导演小津安二郎总是把镜头伸向家庭一样,邵邴凤关注熟悉的人物,充满亲切和喜悦的场景,不戏剧化和做作,有莫名的亲切感。




女婿作为绘画专业出身,评价岳母邵炳凤的画作既不是国画,也不是水粉,更不是油画。但不管它是土是洋,是学院还是民间,邵炳凤的画就像她的人一样,特别淡然、平和,透着微微幸福的味道。




有时候,我们总以为艺术高高在上,是阳春白雪一类的事,“可远观不可亵玩”,普通人无法接近触摸。但邵炳凤却在说,我们和艺术,也不过一支笔的距离。


真正的艺术哪有专业与否,不过是一棵树撼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颗心灵唤醒另一颗心灵。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