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州男子残忍将流浪汉活活打死 笑称"不在乎"

<- 分享“乐享悉尼”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2 乐享悉尼


Marshall在Dandenong Croquet Club附近殴打了流浪汉Williams后,他的两个同伴喊道“你把他打死了”。Marshall笑了一下,说,“我不在乎”。

之后,他还往一动不动的Williams脸上、胃部和胸口踩了几脚,在尸体上留下脚印。第二天凌晨4点半,他残破不堪的尸体被安保人员和狗发现了。

Marshall承认自己在2014年11月18日谋杀了Williams。检察官John Champion在最高法庭(Supreme Court)上说,Williams在10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受了脑部创伤,还留下了严重的伤口,从2013年起流浪街头。尽管如此,Williams还是可以每天接送他10岁的儿子上下学,每周末可以去探望他一次。

Williams像是一位长不大的孩子一样,常常跟儿子一起游戏。认识他的人说他很忠诚、善良、相信别人。

Marshall当晚在Dandenong Park喝酒,Williams在公园里的舞台最上面一层听音乐。就在9点之后,Marshall遇到了他,要求他拿出钱包和手机。之后Marshall往Williams头上狠狠打了几下,直到他的朋友过来。

Williams受了伤,往Princes Highway的方向逃跑,但是Marshall在他后面追赶,说,“他要去报警。”Marshall在一个树林旁抓住了他,又打了他四五下。

Robert Marshall

检察官说,“Williams没有还击。他坐在地上,没有试图逃跑。他脸上严重地肿了起来,看起来很茫然。”之后Marshall把他从树林里抓了出来,强迫他回到之前的舞台处。

之后,19岁的Sam Sua往Williams脸上打了两次。他开始哭泣,问道,“我做了什么?我做了什么?”

Marshall继续打他,坐在他的胸口,不停地殴打他的脸和头。检察官说,“期间有几次Williams都失去了意识,但是Marshall的拳头还是不停地落在他没有反应的身体上。甚至Marshall还有掐了Williams的脖子。”

他说,“最后,Marshall停止了暴行,从Williams身上下来,他已经没有反应了。Marshall一手抓住一只脚,把Williams抓到别的地方丢弃了。”

因对Marshall要准备一份精神报告,法官Karin Emerton将聆讯押后。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