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刘欢老师,靠翻唱起家还玩金属和说唱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8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爱地人 策划/爱普洛)


《中国好歌曲》第三季今晚将迎来收官之战,前两季蝉联冠军的导师刘欢,这次能否完成冠军“帽子戏法”,是观众的一大期待。


在中国,刘欢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从《心中的太阳》到《亚洲雄风》,从《好汉歌》到北京奥运会的主题曲《我和你》,刘欢的音乐传播和影响力,却早已经超越音乐本身,在一个更大的层面流传。



▲刘欢参加《中国好歌曲》


当然,在很多人眼里,刘欢也总是和郁钧剑、阎维文、毛阿敏、李谷一、张也等名字排在一起,更多的给人一种高大上和光辉伟岸的形象气质感。这个类型的歌手,从技巧上来讲当然无可挑剔,但对于乐迷来讲,却似乎总是远在天边的存在,永远在大大的舞台上和红火的剧集里出现,自带光环、难以近身。


不过,随着刘欢在《中国好声音》、尤其是在《中国好歌曲》节目里,以导师的身份亮相后,他的这种“不近人情”的光环,开始慢慢消失了。甚至还因为刘欢的现场点评、才艺展示、学员选择的多个角度,让人发现刘欢原来是一个充满各种音乐可能性,而且萌萌哒的音乐人。他在音乐领域的尝试与创新,远不止“流行大歌”方面,其涉猎之广泛和前沿,可能会超出普通乐迷的想象。


《好歌曲》中爱好最庞杂的一位导师


在中国流行歌曲领域,刘欢无疑算是学院派的唱将歌手,其偏重艺术的歌曲处理方式,也让他成为很多“大歌”首选的歌手。比如2008年北京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的男声,就理所当然地由刘欢担纲。



▲刘欢演唱奥运会主题曲《我和你》


这种类型的歌手因为底子厚、技术好,往往会在音乐理念上,显示出自己学究化的一面,对于很多比较世俗化的音乐形式,往往没办法接受,但在今年《中国好歌曲》的导师学员考核战中,刘欢却在曾昭玮和邱比的对决中,力排其他三位导师的选择,以“接地气”的理由,选择了曾昭玮一首大俗范儿的《幸亏没生在古代》。这个决定,甚至让稍微有点听歌经历的文艺青年,都很难接受,而这恰恰却是刘欢与时俱进、接地气的一面。


当然,刘欢在学员的选择上可并不单一,甚至可以说他是《中国好歌曲》历史上,爱好最为庞杂的一位导师。他选择学员的规律,不是按照自己的音乐风格选,而是按照自己的音乐爱好选。你要是问刘欢的音乐爱好是什么?其实看看这些年,刘欢推过的学员就可以知道了。


▲霍尊的《卷珠帘》成为刘欢麾下公认的热门主打歌


刘欢是一个技术型歌手,但他其实更是一个技术型音乐人。他对于音乐的鉴赏和实践,并不仅仅停留在感官层面,而是音乐技术细节上融合的可能性。像霍尊用五声写就的古风歌曲《卷珠帘》,涂议嘉在《蒲公英在飞》里运用的多利亚调式,以及台湾音乐人苏佩卿七拍音乐的创作,就在第一时间被刘欢点破。


而像“山人”和“杭盖”这种将民族音乐与摇滚音乐结合的音乐人,同样也是刘欢最喜爱的对象。这种结合或许也是像刘欢这样音乐学识渊博的音乐人,最终的创作归宿,所以他常常有英雄惜英雄的感触。


但就像刘欢偶尔会力挺曾昭玮这样接地气的创作者一样,他最难得的就是作为一个学院派音乐人依然有着音乐初心的敏感,会为赵雷的《画》、刘胡轶的《从前慢》这样的歌曲感动,并解读歌词背后那种如诗如画的美妙意境。学院派音乐人重曲不重词的问题,在刘欢这里似乎并没有发生。


综合三季《中国好歌曲》总共有22名学员,最终出现在刘欢战队的导师考核环节的(前两季各八位,这一季六位),用音乐风格对这些学员进行大致分类,就是有2位摇滚歌手、3位民谣歌手、3组民族摇滚歌手,布鲁斯歌手、说唱歌手、电子创作人、古风创作人、灵魂乐歌手及和声演唱组各一,其他还有包括裸儿这样大仙级的唱作人9位,几乎涵盖了这个时代最为主流的音乐类型。这种多元的涉猎程度,是其他导师难以企及的。


他的音乐一直很先锋:

20年前就玩电子和金属


当然,刘欢肯定不是嘴炮,就只是在《中国好歌曲》的导师席上过过干瘾,就像有些节目里的评委和导师,虽然好歹也算是个音乐人和歌手,但拿得出手的东西可真不如他嘴上的刻薄精彩啊。刘欢导师个人的音乐成就,则完全可以让任何质疑他资格的人没法开口。



说刘欢老师是唱将没错,但刘欢老师却不是一个单纯的唱功机器,不会创作的制作人不是一个好歌手,说的就是刘欢老师这样的音乐人。所以,你千万不要以为《我和你》、《好汉歌》、《从头再来》里的刘欢,才是那个唯一的刘欢,“城会玩”的刘欢,有时候对音乐的多元化尝试程度,甚至会让你吓一跳。


因为参加第一季的《中国好声音》,刘欢导师也很快被挖出了一些“黑历史”,《喂鸡》就是其中的一件。


《喂鸡》视频看这 ☟




《喂鸡》原本是刘欢2003年的专辑《六十年代生人》中的一首歌曲,这张专辑是刘欢向过去时代致敬的一张翻唱专辑,并且以多元化的曲风进行了重新的改编,而《喂鸡》因为电子音乐的编配,加上Autotune这样的人声音效处理,就显得特别好玩,甚至被很多歌迷“追封”为神曲。但实际上,这首歌曲只是用了电子音乐,对一首七十年代的童谣进行改编而已,在专辑发行时,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而在相隔近二十年之后,被大家翻出来,有人甚至调侃式地为刘欢打上了“中国电音鼻祖”的称号。



▲刘欢早年专辑《六十年代生人》


在这张专辑里,刘欢还有一首歌曲被忽略了,那就是由捞仔编曲的、完全金属范儿的《亚非拉》。作为一首特殊时代的革命歌曲,刘欢也用了一种极端的编曲形式来告诉两个时代的人,其实极端是不分时代的,这种包容的音乐意识,也决定了刘欢音乐的大气程度。而在比翻唱《亚非拉》更早的1996年,刘欢的作品还曾出现在高晓松作品集《青春无悔》里,和一帮与他隔了两三代的青年才俊一起合作音乐。一首《好风长吟》,真是唱得不要不要的,无论是力度、硬度还是攻击性,都超过了国内任何一支摇滚乐队的主唱,即使是窦唯与吴彤最巅峰的时期,都只能将将打个平手。


2008年,刘欢在演唱《闯关东》主题曲《家园》时,同样“喜迎”很多保守派观众的质疑,质疑他在和宋祖英合作的这首作品里,竟然唱起了说唱。我们先抛开这段说唱好不好的问题,单从刘欢的实验精神来讲,绝对没得说。尤其是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音乐人,早已能够以不变应万变之时,却还在挖空心思想让音乐变得更丰富,这种精神却足以给人一种榜样力量。而在第三季《中国好歌曲》的导师开场表演里,刘欢翻唱的范晓萱作品《我要去哪里》,更是用另类的戏剧唱法,让自己成为四位导师上玩得最先锋的一个。


靠翻唱起家

模仿过姜育恒、齐秦


你不知道的刘欢还有许多,尤其对于很多现在的歌迷来讲,绝对不会想到的是,刘欢在早年也是以翻唱起家,他干的事情和现在的选秀歌手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他模仿的对象,则是曲佑良、姜育恒和齐秦等台湾歌手。


在刘欢1988年的翻唱磁带《敢爱敢追》里,他就已经翻唱了齐秦的三首歌,《大约在冬季》、《原来的我》和《冬雨》。虽然从现在的角度来看,刘欢的模仿最大的缺点还是太像自己,但在那个年代,有些细腻的鼻音和共鸣音,确实在能够听到真齐秦机会不多的情况下,暂时可以蒙混一下。



刘欢早年《敢爱敢追》专辑里就有翻唱作品


虽然早期有着港乐流行音乐的扒带经验,但从小就有着古典音乐修养的刘欢,真正的音乐入门,还是古典音乐和京剧这样的传统民族音乐。和那些一直接受系统科班训练的学院派音乐人不同,没有严谨教学的束缚,从另一个角度也打开了刘欢多元、包容的艺术视角,使得他常常能够以更开放的态度,来容纳一切艺术形式,无论是歌剧、京剧、民间小调、陕北民歌、民间戏曲、摇滚乐、古风,还是通俗唱法或美声唱法。


这里所说的刘欢在音乐上的多元化,不同于现在流行音乐普遍定义中的多元化(主要是编曲模式化的多元化套用),而是演唱技巧上的多元。像早年《心中的太阳》中,就因为在宁夏支教的经历,从而借鉴了西北民歌的一些人声技巧。《离不开你》的作曲和演唱,都融入了百老汇音乐的那种戏剧化张力,其音域跨度是古典级别的,但表现力度又具有流行音乐的感性。《好汉歌》则融入了河北、河南和山东那一带北方民歌的特色,以学院式的发声技巧,融合北方民歌的韵律,从而营造出一种俗中有雅的效果,更活灵地再现梁山好汉的那种豪情气质。



▲刘欢《好汉歌》国语经典老歌之一


为电视剧《胡雪岩》创作的《去者》和《情怨》,则独创性的融入了京剧的演唱技巧,这和后来很多流行歌手在作品里加一段京剧的拼贴或采样方式还不同,刘欢在传统与现代的融合运用,是从技术和理论的角度完成的实践,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同样的,在《蒙古姑娘》这首作品里,刘欢在共鸣音的运用上,也是有意识的借鉴了蒙古族民间音乐的一些发声技巧,不是现在这种凡蒙古歌曲必呼麦的简单粗暴套用,刘欢在多元化的融合上,最终的结果呈现,不是结合的形式本身,而是结合后有着个人印迹的风格。


所以说,即使是以歌手的定义来衡量,他也绝对不仅仅是一个“影视歌曲专业户”或“晚会歌手”,至少晚会歌手是不敢唱《喂鸡》的。


中国流行音乐史上足以撑起“大师”头衔的男人


一般说到大师级别的音乐人,通常都是指古典音乐作曲家、演奏家和指挥家,或者在摇滚音乐历史上,以文化的名义传世的那些传奇音乐人。但在中国流行音乐的历史上,刘欢毫无疑问可以撑起大师这个头衔。


除了在演唱和作曲技巧这些细节上的开拓之外,刘欢还是一个音乐家级别的音乐人。他既是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音乐教授,主讲《西方音乐史》这样的专业课程,同时也是国内最早使用电脑编曲和制作音乐的音乐人。丰富和开阔的音乐视野及实践,也让刘欢从音乐的高度和格局上,都有了成为大师的基础。



刘欢在大学教授西方音乐史课程


像刘欢1995年为电视剧《东边日出西边雨》创作的《爱之无奈》和《L'amour》,在音乐创作和编曲上,就已经开始运用大量古典歌剧的理念。为《北京人在纽约》创作和制作的歌曲及配乐,则又突出了一种美式的情调,明朗大气中还充满了一丝粗犷,说明了他对美式配乐的熟悉程度。《六十年代生人》这张专辑里,更是运用了同龄人在当时很少触及的电子音乐编曲思维。近期创作的电视剧《甄嬛传》配乐,又从传统古乐里提取五音技巧,加上与西方古典音乐如多利亚小调等表现方式,从而在创作上取得一种东西平衡的融合。


也可以说,刘欢在音乐上的成长和实践,几乎贯穿了整个中国流行音乐史,而且他在其中还起到了引领时代的作用和意义,特别是在一些技术融合的理论运用和推广上,更起到了一定的代表性作用。更重要的是,他至今不仅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带学生,还在《中国好歌曲》等选秀节目里当导师,真正做到培养潜质学员、普及音乐知识的严肃作用,在小校园和大平台两方面,完成音乐授业的任务。环顾整个中国流行乐坛,能够在演唱、创作、制作、编曲、音乐教育和推广,都能达到刘欢这样高度的,不是很少,是确实没有!


刘欢作曲,一首《红颜劫》怀念姚贝娜 ☟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中国好歌曲》第三季最新节目。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