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金像奖主席尔冬升:《美人鱼》的高票房不代表港片复兴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3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邵登 图/隋希 视频/张超)


毕竟是导演,当尔冬升看到主办方把记者们的摄像机安排在一处灯光偏暗的角落,专业敏感让他觉得这样的拍摄环境十分不妥。于是,他立刻在附近勘察了一块“新大陆”,大手一挥,指挥所有媒体移位到他指定的拍摄区域。



▲尔冬升接受腾讯娱乐专访


第35届金像奖将在今晚颁出,这是尔冬升从前任主席陈嘉上手中接过金像奖后的第一年。他并没有觉得压力很大,却也憋着一股劲,想把这个奖办好。为了金像奖的顺利举行,尔冬升没有像他的前任那样,在颁奖之前一一接受内地媒体的专访或小范围群访,而是将所有媒体的访问需求化零为证,一个小时内结束战斗。而后,他要立即去审看一个儿童乐团的节目。毕竟,近几年萦绕在金像奖之周的多是“落寞、不景气”这类令人气馁的字眼,作为香港影坛的元老派,尔冬升心有不甘。


但现实依然残酷,在尔冬升第一年的任期内,金像奖就面临着种种困难,采访中,正值香港文化中心的下午场演出举行,尔冬升回答记者问题时屡次被演出催场广播打断,他停了下来,笑了笑说:你看,他们都不让我说完。



▲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海报


“香港电影”的金像奖 

未来或变为“香港”的电影金像奖


腾讯娱乐:今年是你第一年接任金像奖主席,做了哪些工作?


尔冬升:金像奖35年以来,我们一直优化整个评选的规则,我们有一个很大的评选小组,每年会检讨,看有没有不公平。我认为我们是尽量把制度做成公平的。但我们董事局也要反思一下,看看未来怎样去调整,因为我们的产量从以前的两三百部,到后来的两百、一百,这样一直往下跌的时候,将来我们这个奖的定位应该是怎么样的?


以前我们很明确的是——香港电影(停顿)金像奖,将来会不会由于市场的转移,我们要把它变成最重点是香港(停顿)电影金像奖。这么划分是很不同的,我们要一直观察,金马奖也有它的特色,金鸡、百花奖都有它的特色,我们现在暂时觉得先不做一个大的改变,看看整个市场的演变是怎么样的。


腾讯娱乐:你本身也会参与合拍片,你觉得金像奖的定位应该调整吗?或者怎样调整更适合?


尔冬升:以前我们产量高的时候,可以完全不需要去考虑了。但当产量低的时候,合拍片多了,将来怎么办呢?会不会要再放宽呢?像台湾有一段最低潮的时候一年只有10部电影,如果港片再低下去,我相信也有3、50部,如果它万一真的低到一年只有2、30部的时候,那还是叫“香港电影”金像奖是不是很奇怪了?那我们是不是放宽像金马奖一样,把华语电影方面做强呢?现在还没有想到要改变,我相信这个路是两条路。


腾讯娱乐:刚才说到评选规则的优化,今年有哪些具体的优化措施?


尔冬升:我们现在有超过1000名的选民的。另外我们有100名邀请的评审。我估计明年可能会到1200人,我们整个大方向是参考奥斯卡的,其他的奖我们也知道,包括戛纳、柏林等等,是评委制。我们现在的规则我觉得算是很完善的,而且这么多年来,整个董事局都很坚定的把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在现在的规则下,你符合上片的规定就可以入围。主席也不会提前知道结果的,在保密和公正性上我们是很自豪的,一直维持得很好。



▲候选人合影


春节档港产片的高票房 

不代表重拾辉煌


腾讯娱乐:今年香港电影的票房表现不错,《美人鱼》、《澳门风云3》、《叶问3》几部电影在内地贺岁档总票房突破了五十亿,你觉得这能代表港片再度辉煌吗?


尔冬升:我觉得是偶然的吧,今年春节档三部香港片票房很好,但之前内地导演的票房也很好。也有人问是不是这次香港电影翻身,我觉得说得有点过了。我认为一直以来,香港导演是比较重视商业的,尤其是在暑假、春节档期,经过那么多年,大家一直关注市场,都在学习,所以我觉得也是运气。


腾讯娱乐:但是《澳门风云3》的评价并不好,很多评论说这部电影是在消费香港情怀,你怎么看?


尔冬升:你这个话题我很难回答的,你这个像去分析电影的,很难去回答。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腾讯娱乐:香港演员的青黄不接再本届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中体现的很明显,你怎么看?


尔冬升:确实,这次入围的男主角大家都觉得很脸熟,我觉得有原因的。因为也有一些新的演员,所谓的小鲜肉演员出现,但是他们的戏没有表现太好,可能有一些轻松的爱情片,年轻人喜欢的,但到了入围竞争影展的时候,其实会比较吃亏的,因为题材对他们演技方面的要求不高,各种原因吧,我们也希望多一点年轻人可以进来的。希望明年会改变。


腾讯娱乐:是香港电影行业的现状不能容纳新人,还是香港缺乏人才?


尔冬升:这两年香港的电影确实产量比较少,而且电视台培养人的数量也不够。但其实我们看内地红的演员也就是那些。以人口比例或者是以我们影视行业的需求来说,其实内地的演员也非常缺的。在整个工业里面,大家都知道的,在未来这一两年,大家都会全力培养新的演员。


腾讯娱乐:怎么看《美人鱼》的高票房?


尔冬升:我不会去想《美人鱼》是为港人增光这种,因为这样会把电影变得很地域性的。在过去十年里,无数的电影里是跨地区合作的,甚至有些是跨国合作的。你可以看冯小刚导演的戏是韩国团队的。现在整个在华语电影里面,其实不止华人在做,包括整个东南亚,甚至是欧美的工作人员都有。我觉得要这样看才可以。


为什么香港很多导演要进入内地的市场呢?很现实的来说,就是票房高,对创作人来说,你拍的电影希望很多观众看,肯定要往观众多的地方去,如果内地的市场不好,今天在印度喜欢看华语电影,它有10亿人口,我们要不要去印度?所以不要把它分得很有地域性,真正好的电影,我觉得全世界观众都喜欢看的。



▲尔冬升接受记者采访


香港影人要甘于做小 

把钱给演员不如拿去做技术


腾讯娱乐:近几年不少通过金像奖崭露头角的的新晋导比如郑保瑞、郭子睿在得到大家关注之后,很快就去内地拍合拍片了,可以说金像奖像一道龙门,新导演跃过它就像镀了一层金。


尔冬升:也可以这样说吧,这些新导演在金像奖或者导委会里拿到奖,或是得到提名,其实最主要是让人有信心。为什么那么多导演去内地呢?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现在香港电影在海外的市场小了,以往我们出口量很大的地区、国家,现在他们本身的(电影)产量都高了很多,你想把电影销售出去很困难。现在我们看到大陆正在爆发的时候,影院一直在盖,可能今年年底就会超过美国了。在这个过程里面,机会比较多。我一直觉得电影是一个虚荣的行业,有那么多热钱想进来。电影是需要钱来拍的,现在香港的老板比较精打细算,不会拿那么多制作费出来,相对来说,大陆傻的老板比较多,所以大家都一窝蜂跑到那个地方了。


对他们来说这也是一个考验,没什么关系,去试吧。留在香港的这批年轻导演也有一个好处,我们这批导演去了大陆拍合拍片之后,其实留了空间给他们。这几年他们的工作环境也不富裕,这些年轻人很刻苦的拍电影,反而维持了香港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我们现在在大陆拍一部戏,动不动就四五百工作人员,五六百工作人员,大型的《智取威虎山》最多的时候是一千个工作人员,这样拍戏对吗?可能有些戏是需要这样,但我觉得,也应该维持像香港这些很精英的四五十人一个团队来拍电影。他们这批香港导演我觉得蛮好的,在香港,让他们去接受这个磨炼。


腾讯娱乐:在培养新人方面,会拿出哪些具体举措?


尔冬升:培养新人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说是一个编剧或导演,需要有生活上的历练才可以,也必须需要有在现场的工作的经验。现在的年轻人经验比较少。


我觉得如果我们整个工业不要把钱全部砸在演员身上,要像外国一样尽量用在科技上、在工作人员的培养方面,我们再放多一点的资源在里面,这样将来才会健康的。要不然你现在把大部分的钱都给了演员,一个电视剧,一年前给3000万一个演员,现在5000万,6000万,听说有8000万、9000万,然后这个工业就要完蛋了。希望大家不要那么短视。要不然,我觉得大陆市场也会经历像以前香港、台湾这种垮的状况。


腾讯娱乐:冯小刚导演之前说过要建一所影视技术学校,专门培育技术人才,香港在这方面应该也是有优势的。


尔冬升:当然了,我觉得长远来说是一定要这样做的,包括内地和香港,甚至台湾,或者是我们以华语为主的,包括可以和新加坡一起合作,去训练我们的工作人员。让他在专业方面更强。但我也看到好处了,就是现在很多美国公司也进来中国市场,甚至是投资。他们有一个好处就是比较规范,会把包括从合约开始,整个工业的制度加速带进来,我觉得这个是乐观的。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尔冬升执导影片《我是路人甲》。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