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京剧大师梅葆玖脑缺氧入院抢救 目前仍无知觉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4 腾讯娱乐


成都商报讯 3月29日是著名京剧大师梅葆玖82岁的生日,可是没想两天后,他就因突发支气管痉挛,导致脑缺氧送医院抢救。


成都商报记者从一位前往医院探望梅葆玖的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梅葆玖目前有血压心跳,但神志尚未清醒,没有知觉。


梅葆玖先生和川剧界有着非常深厚的交情,和川剧大师阳友鹤是老友,2004年还收下川剧演员刘萍为徒。去年9月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举行的“京川剧合演”,正是当年梅葆玖提出的建议。



▲“京剧大师”梅葆玖(资料图)


以己之力 推广京剧艺术不遗余力


梅葆玖的弟子胡文阁3月29日发文写道:“以此博祈祝师父师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2016年亦是我拜师十五周年!回往岁月,家师恩德,万语千言,感激不尽!一愿先生康泰!福寿绵长!二愿梅华香韵,弥玖流芳!”图中梅葆玖正在亲自点蜡烛,精神看上去不错。没想到仅仅隔了两天,就传来了梅葆玖入院的消息,有剧迷听闻后纷纷为他祈祷。“玖叔是多年哮喘,(3月31日)中午吃午饭时突发支气管痉挛,导致脑缺氧送医院抢救,住紧急病房。目前有血压心跳,但神志尚未清醒。”紧接着,北京京剧院表态梅葆玖暂无大碍。昨日下午,刚到医院探望梅葆玖的相关人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目前梅先生还在昏迷中。


梅葆玖的弟子胡文阁微博截图


梅葆玖1934年出生于上海,是梅兰芳先生的第9个孩子。梅葆玖是梅派艺术传人,目前是北京京剧院梅兰芳京剧团团长。代表作《霸王别姬》《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太真外传》《洛神》《西施》等。10岁开始学艺,13岁正式登台演出《玉堂春》《四郎探母》等剧。18岁开始与其父同台演出。


他致力于梅派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就梅派艺术的弘扬来讲,梅葆玖的影响力不言而喻,甚至对当今的京剧界来说也是举足轻重。他多年来培养了一大批艺术传人,其中有几十位弟子现都已成为了著名的表演艺术家。其中有李胜素、董圆圆、张晶、张馨月、田慧、谭娜、尚伟等。


前不久,梅葆玖还参加了两会。虽已是耄耋之年,但老爷子身体依然十分硬朗。独立完成报到后,面对记者的提问,梅葆玖从容应答。他透露,今年他的提案依旧与传统文化、民族戏曲保护有关,希望孩子们多听京剧、爱京剧、练书法、认识繁体字。



▲3月,梅葆玖参加两会


为了梅派京剧艺术能够在现代社会中被更多年轻人熟知,梅葆玖先生曾经给予电影《霸王别姬》《梅兰芳》极大的支持。电影《梅兰芳》首映时,导演陈凯歌曾给梅葆玖先生深深鞠躬,感谢他对电影《梅兰芳》所表现出的大度、包容与帮助。



梅葆玖为青年京剧演员亲自示范动作


以情见义 专门来成都为好友祝寿


虽然梅葆玖是京剧大师,可是他和川剧界有非常深厚的交情,从最早的川剧大师阳友鹤,到后来的“二度梅”得主刘芸,和他们均是好友。2004年还收下川剧演员刘萍为徒。而去年9月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举行的“京川剧合演”,正是当年梅葆玖提出的建议。“我父亲(阳友鹤)与梅兰芳先生关系非常好,梅先生不仅是他的良师益友,更是他从小学艺的偶像。”昨日,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阳友鹤的女儿阳荣秀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梅兰芳先生去世后我父亲非常悲痛,用‘初相见,永难忘’来形容两人之间的友情。而这份友情也在我们两家的后代中延续,葆玖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每次来成都都要与我们相聚。”



梅葆玖与父亲梅兰芳合影(资料图)


据阳荣秀介绍,在1998年举行纪念阳友鹤诞辰85周年活动时,梅葆玖还专门从北京赶到成都致辞。“后来几次我父亲的诞辰纪念活动,葆玖即便人没有来,都会录视频、发传真来表达对我父亲的敬意。”在阳友鹤先生诞辰90周年纪念演出时,梅葆玖给阳荣秀及家人发来了贺电传真,并传来《忆念友鹤先生》文章。


“友鹤先生是杰出的有创意的川剧表演艺术家,他的表演艺术不仅是对川剧,而且对京剧旦角的表演都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记得是一九五二年,友鹤师兄首次来到我家看望我父亲。虽说他来是向我父亲、向老师求教。但同时,我父亲也向他请教了一些川剧的历史、结构和川剧旦角的表演手段……我印象最深的是友鹤先生的川剧《秋江》,真所谓轻盈妙曼,婀娜多姿。友鹤先生的特技,如踩跷, 一只脚站钢栏杆上,滑下去,倒卷过来的绝技,给了我极其深刻的印象。”


梅葆玖情真意切地写道:“父亲生前说得好,川剧有戏情戏文戏理,剧本文学性高,富有生活气息。我长期的艺术实践,也深感友鹤师兄的艺术是很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



梅葆玖京剧表演


以小见大 爱惜观众送的鲜花


昨日,一位成都的资深京剧迷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与梅先生的故事。“记得有一年上海昆曲团在北京演出典藏版《牡丹亭》,老梅先生(梅兰芳)与昆曲的渊源,小梅先生受邀参加,并在谢幕之前登台献唱一段昆曲,然后发言,在掏发言稿的时候,包里的梳子落出来了,先生并不着急,还是继续发言。”在这位京剧迷记忆中,那天的北京非常寒冷,小梅先生西装革履,化了一点点淡妆,整个人看着非常精神。“当先生从台上下来,手里捧着一束鲜花,很多人找先生合影,先生把花递给我,并嘱托道:‘请帮我抱好,我要带回家的’。合影结束,送先生回贵宾休息室,将花放下,我便在后台又找了几束鲜花交给先生让他带回去,先生忙忙道谢。期间还谈到他父亲与川剧的渊源,与阳友鹤的交情。生活中的先生非常节俭。”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