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你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8 生命真谛




无论甜或苦,我们都走过来了。如果有悔,想想,再来一次,只怕还是一样;如果有恨,想想,那恨的人与事也将随着我们凋零。


一位从来不碰股票的朋友,第一次进场就赔了钱,真可以用“伤心欲绝”来形容。


“本来想赚一笔,没想到,才买就大崩盘,赶快认赔杀出。”朋友低着头说,“可是才卖,隔两天又涨了。”听声音,他几乎要哭出来,“你知道,我就这么一点儿钱,一下子赔掉三分之一,气得真想跳楼。”


“你当时为什么不等两天,看看情况再脱手呢?”我问。


“就是啊!我就是后悔,骂自己为什么那么急着卖,如果等两天,不但不赔,现在还赚了。”他狠狠地敲自己的膝盖。


我拍拍他:“如果时光倒流,你完全不知道后来会涨,现在又回到崩盘的时候,我问你,你是不是就不卖了?”


他想了想,抬起头,盯着我说:“我还是会卖。”


“为什么?”


“因为我年岁大了,孩子还小,我不能不为孩子留个老本。”他突然变得很肯定,“我不能冒险!”


“这就是了!”我说,“时光倒流,你还是一样,又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他先没说话,突然笑起来:“是啊,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以前办公室有位女职员,长得很漂亮,但是命很不好。


“要是当年我爸爸不那么早死……”总听见她对同事说,“我也不会休学,不那么小就去做事,不会碰上那个浑蛋,不会十九岁就带个孩子,不会又被甩了,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很聪明,学得快,动作快,又有耐性。几个主管常私下讲:


“她要不是高中都没毕业,真可以让她升上来。”


最近又遇到她跟几位老同事,我就请大家一起去喝杯咖啡。


算账的时候,我把账单抢过来。她在桌子另一头笑道:“二十三块,对不对?”


我吓一跳,说:“你真厉害!”


“我很聪明的。”她歪着头,“你不是早知道吗?”


“是啊!”我感慨地说,“当年要不是你父亲死得早,说不定今天当教授了。”


她没搭话。别的同事却接过话:“她现在不谈以前了。”


“对!”她咬着牙说,“我儿子刚考上布朗士科学高中,你知道吗?有了他,我很满足。”想了想,又加一句,“如果重新来过,也不会有这个儿子,不是吗?”


看电视节目《真情指数》,主持人蔡康永访问知名作家柏杨。


“我只因为一行字,被关了九年二十六天。”柏杨回忆过去那段被迫害的日子,深沉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失去了自由、健康和人格权……”


“如果把那十年牢放在你面前,你是不是就不写了?”蔡康永问。




柏杨一笑:“不写不可能,这是命中注定的,个性造成的悲剧。”


有一年暑假,我搁下台北忙碌的工作,飞到安克拉治,与从纽约飞去的太太、儿子和女儿碰面,再一起游阿拉斯加。


不知是否在桃园机场吃坏了,从上飞机就开始胃痛,而且一路痛下去。


饭后胃痛特别厉害,天气愈冷愈糟,仿佛有把尖刀在胃里绞,吃什么药都不管用。


夜里,躺下来就更痛了。痛得浑身冒冷汗,湿透了睡衣和床单。但我忍着,不吭气,听一双儿女的鼾声。


就这样,我躲在厚厚的羽绒服里,陪着一家人,从安克拉治坐汽车、坐火车、坐船,游了一个又一个冰河,去了北美最高的麦金利山,再转往北极圈的费尔班克斯。


十几天的旅行结束,回纽约看医生,才知道是胆囊炎。


“早不犯晚不犯,”我对医生抱怨,“为什么难得一家人旅行的时候犯了?”


“很危险,当时要是破了就麻烦了。”医生笑,“不过,你不是也玩下来了吗?”


“玩下来了。”我回家对妻子说,“一路痛苦地玩下来,为了补偿这次的遗憾,我改天要重走一次。”


转眼,两年过去了。常想到那次“痛苦之旅”,常把当时拍的照片拿出来看。


每一次按快门,记忆中似乎都是在疼痛中按下的,摄下了妻子儿女的笑。


妙的是,我居然没有漏过任何精彩的景色,即使在风雪中游冰河的那天,仍然站在甲板上拍下许多很好的画面。


我开始自问:我漏掉了什么?有什么遗憾?我只是少吃了几餐美食,少睡了几个大觉。其实什么壮阔的风景,我都没错过。


甚至可以说,因为在痛苦中,那冰河的冷、硬、蓝,变得更悲壮,更让我印象深刻。


也因为我忍着剧痛,做了牺牲,使我对家人更多了一种特殊的爱。


想起有一次跟朋友打网球,正巧以前的教练经过,我就问他:


“你觉得如何?”


“很烂。”他扮个鬼脸,“很多该接到的都没接到,很多该赢的没赢。”接着对我

喊,“但是很精彩!”


“这是什么意思?”我追问。


“有些人的球打得好,两边在底线抽来抽去,好,但是不精彩。”


他笑道,“你们两个虽然技术不好,却很拼,所以跑来跑去,很精彩。”


我常回味他的那句话——


打一场很烂却很精彩的球。


我也常回味那次阿拉斯加之行,觉得那就是一次很烂却很精彩的旅行。


人生就像这么一场球、一次旅行。


我们可以遭遇很坏的情况,命很苦,表现很差,该赢的都没赢。


但是,在那苦难中,我们也坚持到底,度过几十年的岁月。看着大时代的变迁,看着恋人的来去、子女的成长、世事的繁荣与萧条。


无论甜或苦,我们都走过来了。如果有悔,想想,再来一次,只怕还是一样;如果有恨,想想,那恨的人与事也将随着我们凋零。


我们确实可能打了一场很烂的人生球。


幸亏它很精彩。


回忆中一点儿也不比别人逊色。


而既有的已经有了,既失的已经失了。在我们的阴错阳差中诞生的下一代,已经成行成荫了。


人生啊,就是如此,已经完满!


何必重新来过?


刘墉


1949年2月生于台北,籍贯北京,现居美国。知名华人作家、画家。

他的处世散文和温馨励志散文书籍经常成为华人世界的畅销书,被称为“沟通青少年心灵的专业作家”。



欢迎踊跃投稿!请联系主编微信:xiaofansammi,或发送稿件至office@acnw.com.au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



关注“生命真谛”,思考生命的真正意义: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