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

<- 分享“阳光母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7 阳光母亲





初见即是收梢,不用惋惜,不要落泪。留得住初见时心花无涯的惊艳,才耐得住寂寞终老。

往事如风,将生平飞落如雪的悲苦,尽数吹散开来,如同蝴蝶的翅膀掠过干涸的心海。生是过客,跋涉虚无之境,在尘世里翻滚的人们,谁不是心带惆怅的红尘过客?

窗外落花凄迷,如梦如幻,屋内麝烟消散,如幻如梦。夕阳又下小楼,我日日如此消磨时光,心境如水烟迷离。寂寞为空山落花。


三生,与迷信无关,与信仰无关,我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许自己一个期限,可以在等待时更坚定。

时间蹂躏记忆。人往往身不由己的凛冽忘却。记忆消退如潮,难以控制,最终只记得一些细微深入的细节,它们如白垩纪时流落在地球上的植物,那种固执是遗落,也是自存。

伊是侬,心上柳,暮暮朝朝,草枯两相关。 
你眉似春柳,苛远山。颦问多少恨,西风吹不散? 
人心愁如海,时间亦难撼动,何况西风?


相爱相处的最后,我们留在别人记忆力的,是否只是这些磷光? 微弱的,浮游于指尖以下,回忆之上。 
磷光若有,尚能自我安慰。
若无,不过一场海上烟花,情谊虚空。

物质的极大丰裕会有两种作用:让人懈怠,或者是激发人有更深远的追求。往往,越是万事无缺的时候,我们越会觉得掌心里一无所有。

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有机会看见灯火阑珊处等候的那个人。于是,只能在回忆里众里寻她千百度。


岁月斑驳,已然不知该如何收尾,泠泠冷冬,走在潇湘内的胡同,青石黛瓦,记载了历史,勾勒了历史。 
 忘川河底,奈何桥头,一朵花开,香了梦境。 
天涯咫尺,尽意凄凉,当时只道是寻常。

少年时的相恋,花开汹涌如潮似水,如同一场游春戏,眼前繁花错落,心有不甘却定将结束。彼时柔弱花枝未得承受将来盛开的力量。

擦身而过。生死如河,悍然相隔。渡河时辰未至,人,无力穿越,只能观望。


门前若无南北路,此生可免别离情。天色将暮,宴席已阑。当真,留不住你了。然而也毋须强留。人生聚散各有因。人,若有必须要行的事,不如洒然上路。你知,明日天涯,也必有我思忆追随。

时间如水,中间仿佛有河。你过不去。车流穿梭,她,转瞬湮灭在人潮中。

沉思往事立残阳,当时只道是寻常,看得见开始,猜不到结局——一生恰若三月花。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