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资再涨 员工欢喜老板愁

<- 分享“美房帮”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7 美房帮



“20多年前,纽约市地铁票才50分,那时最低工资是4元;现在地铁票涨到2.75元,最低工资却仍只有10.5元”,从事护理已22年的华裔工友任雪珍感慨。众多华裔工会成员参加4日的葛谟签法后集会,为工人们多年来抗争争取到的最低工资提高而欢欣鼓舞。但亦有小商家担忧,强行提高最低时薪会让雇主难以负担,进而以提高价格、裁员等来应对成本的增加,长远看会损害经济及劳动者的利益。

 

4日的集会上,千余名1199国际工会(SEIU 1199)、旅馆工会(HTC)等工会成员里有不少华裔工友。工友刘新萍回忆起年初冒着严寒,与其他工友一起前往州府奥伯尼请愿,要求州议会通过提高最低工资至15元,颇感胜利来之不易,“为了时薪增加几元,工友们争取了十年。”

任雪珍则感叹20多年来,最低工资的涨幅远远落后于物价飞涨:“20年前地铁只要5毛钱,10万元就能买一栋房子,而那时最低工资是4元;现在物价飞涨,最低工资却只有10.5元。”任雪珍表示,护理工作不易,照顾的都是患有重病的老人,责任重大,还常常要面对挑剔的病人和家属,但收入与辛苦却不成正比,20多年来“什么都涨,就是工资不涨”。此次最低时薪终于涨到15元,任雪珍感到欣慰,“生活压力总算能减小一些”。

今年已62岁的忻爱群来美20多年,从事护工已有十多年。忻爱群表示,门槛较低的护理工作是很多华人新移民来美后较易找到的工作,但工资也较低,而最低时薪的提高,让护工等收入倚靠最低时薪的工友们的收入能大获增加,“不用再辛苦地做几份工来养家糊口。”

忻爱群亦希望能快点达到最低工资15元的标准:“再过几年我就退休了,一些老工人们都享受不到这一成果,但也算惠及年轻的一代人。”根据葛谟4日所签的新法,纽约市将在2018年12月31日达到最低时薪15元,周边郊区限期为2021年,纽约上州则需在2020年前将最低时薪提高到12.5元。目前纽约州的最低时薪是九元,纽约市则为10.5元。

纽约1199国际工会负责家庭护理的副主席(Vice President)何大伟表示,此次纽约州在争取15元最低时薪上取得历史性胜利,包括华裔工人在内的几百万工人获益匪浅。何大伟指出,不少华裔新移民来美后从事的工作都依赖最低工资,而华人自尊心强,很多人不愿意白拿政府福利、补助,因而常常不得不做几份工才能养家糊口。提高最低工资惠及的不仅是工人,工人收入提高,政府便能减少福利上的支出,也能促进消费,可谓多赢。

葛谟及其支持者们均指出,提高最低工资将促进消费,进而成为刺激经济发展的杠杆。但反对者质疑,通过政府来强行提高最低工资,长远来看会损害经济。经营美甲店等生意的华裔小商业主狄钟琪便认为,大幅调高最低时薪,会让雇主不得不以裁员、减少上班时间、停止雇新人及调高产品价钱来控制成本和维持利润,长远来看反而会导致就业减少及物价上涨,损害经济。狄钟琪认为,依靠市场、随着经济发展而使劳动者的薪酬自动提高,才是让工人真正获益的长远之道。

 

本文由资深地产经纪Melanie 李慧敏提供,内容及图片转载自世界日报。


更多资讯,请点击下面蓝字【阅读原文】致讯Melanie 李慧敏资深经纪。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