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远方】清明悼亡书——沈浩波

<- 分享“悉尼马桶读物”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4-05 悉尼马桶读物



清明悼亡书

1

如果我只是旅人

就不会在

油菜花开的季节想起死亡

这是大地辉煌的时刻

沉浸在柔情蜜意中的女神

下雨一样从天空倾倒黄金

我是从这土地上长出来的人

知道芳香的花甸下

隐藏着多少潮湿的尸骨

我认识其中的一些人

知道他们简单的一生

这是中国人祭奠死者的季节

我每年都会回到故乡

携带锡箔和黄纸做的元宝

穿过油菜花丛

身上落满花粉

香喷喷的来到坟前

其实死者早已不在坟中

融为泥土或者转世重生

但我依然每年都来

与其是在祭奠死者

不如说是来看望死亡本身

2

油菜花每年都那么热烈

掌声一样

欢迎新人入土

这很正常

就像人来人往

每年都有一些最新的

我认识的人死亡的消息

像中彩票

永远猜不到

下一个中奖者是谁

死亡是一个集市

我认识的老人

挎着篮子去了

但更多的

是一些年轻人

他们开着车去

3

一遍一遍重温死亡因为我在

重温他们活着时的生命

但新的死亡鲜嫩得像春天的韭菜

以至于我常常会忘记

我到底是回来重温死亡,还是回来

迎接这些新的死亡?

老的死亡,新的死亡

渐渐被忘记,慢慢退场的死亡

仿佛已经死了的死亡

和那些崭新得如同新生儿的死亡

死亡有着

死亡本身所拥有的生命

有的死亡老去

有的死亡诞生

有的死亡强壮得

像一头愤怒的牛犊

4

死亡掏出绿色的小手帕

蒙住人们的眼睛,让他们躺下

变成植物,重新生长

或者变成永不生长的

泥土和尘埃

谁能拒绝死亡灰烬般的吻

谁能挠着死亡的脚心

让它发出乌鸦咔咔的笑声

谁能透过死亡的锁眼

往回看自己拥有过心跳的一生

爱情像珍珠

欲望像太阳

渴望自由的心

在大地上爬

死亡的锁眼正在旋转

房间里的一切渐渐消逝

母亲年轻时干净的脸

自己出生的那一瞬

被哺育的美

婴儿的脸上埋藏着

如何去死的全部密码

5

这是一条树叶飘零的路

这是一条被亲吻覆盖的路

这是一条剥夺了出路的路

这是一条泥泞在歌唱的路

每条路都有它的尽头

每条路的尽头都是悬崖

有人像伞兵

有人像落花

2013年5月



很长一段时间,每逢清明,便回故乡祭奠。仿佛每年一次与死者相遇的仪式。最近两年都没再回去,这场仪式,看来是渐渐要被终止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