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以敏、柳岩事件深度反思:在这个社会如何能免于恐惧地活着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5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 (文/闫红)


最近娱乐圈里事情不少,柯以敏、包贝尔、韩庚等都前赴后继地成为新闻热点的主角。和以往明星们出事都是被偷拍不同,这一次,他们成为众矢之的,皆因一系列被经纪人或是主办方不经意间放出的视频曝光——放视频者本无“抹黑”之意,却被网友发现无数“黑点”。


先说柯以敏,十年前最著名的“超女”评委,十年后强势回归,别后经年,别来无恙乎?在网上广为流传的视频中,选手甫一登场,就因在自我介绍时提及重感冒而惹柯以敏不满,甚至被直接打断:“那你不要唱了,滚吧!”——柯以敏的表现证明,她非但不是“无恙”,而是病得更重了。十年前,她就以“毒舌评委”著称,但多少还有点“我说你是为你好,是看得起你”的亲昵,十年之后,她面对选手的冰冷面孔,花样百出的讥笑,以及动辄毫无顾忌的一个“滚”字,让人很难不想起去某些行政机构办事时,遭遇的那些嘴脸。这毛病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柯以敏向选手道歉


柯以敏的经纪人在事后澄清说,她跟朋友开玩笑,习惯了让人家“滚”。但选手们是你的朋友吗?人家准备跟你开这个玩笑吗?看当时场景,柯以敏也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也许她觉得这样说话会让自己有更高的识别度,也许就是觉得对方表现不够好,但不管是哪一种,她的做法本质上都是恃强凌弱。


与此同时,这段时间,朋友圈被一段美国女主播的发言刷屏。该主播之前收到一封观众来信,内容主要是责备她过胖,指责她没有向观众展示健康的生活方式。随后,女主播在节目中回应说,自己确实是胖,但没有人可以用这样尖刻的话语来攻击别人,在霸凌越来越多的时代,我们更应该提倡的是与人为善。


视频看这 ▼




柯以敏如果早点看到这段视频,也许就会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现在,她经纪人又在朋友圈控诉电视台炒作,并称“专业的广播电视人都知道,这种视频是绝对不能播出的,不能外流的。”然而,就算所谓“专业的广播电视人”有这么一个规矩,它也是“潜规则”,它的潜台词是,主办方负责“为尊者讳”,选手吃了亏也只能自认倒霉。窃以为,经纪人这番发言,水平也并不比柯以敏高明,都是站在强势立场上,以为一切世间规矩,皆由自己制定。


与柯以敏事件在本质上如出一辙的还有前几天上遍网站头条的包贝尔和“伴郎团”。他们犯下的一系列错误,也是一种强势者的不自觉使然吧。


自3月30日,“包贝尔伴郎团欲扔伴娘下水”视频曝光之后,这些天来,随着“柳岩道歉”“包贝尔道歉”“海关补刀”等一系列情节的推进而持续发酵。紧接着,伴郎韩庚去年“自曝私自卖别人电脑”的视频被人挖出,更是将这件推向高潮,“韩庚”和“偷电脑”这两个关键词,几乎始终固守在微博热搜第一的位置,再度引发围观路人与铁粉的混战。



▲韩庚道歉


其实,韩庚也不能算“偷”电脑,更确切地说,是他读书时候,租借同学电脑却逾期未还,同学没急着找他要,他便自作主张地把电脑卖了一千五百块,然后离开学校,人间蒸发,导致同学找了他四、五年。去年,在《万物生长》的发布会上,韩庚笑着回忆了这段往事,还说:“那人现在提起他,估计会说‘那小子偷过我电脑’。”


尽管他旁边的范冰冰笑得很尴尬、撒贝宁试图打断他的话,他都兴致不减,还想再继续自曝他穿军大衣偷磁带的往事。韩庚这样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明星为何如此缺乏行为判断力?这跟他长期处于强势处境有关——现在很多人总是片面叫嚷着“颜即正义”,也许就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借用胡兰成的话就是“但凡有一句话一件事是关于我的,皆成其为好”。也许在他的想象中,那个找了他四、五年的同学,对被他“偷”了电脑这件事,也会视为一种光荣,不再追责,还会疑似显摆地跟别人说道一下。


但问题是,在这件事里,电脑的主人是受害方,韩庚是施害者,施害者有什么资格去想象受害方的反应?换句话说,狼有什么资格去虚拟羊的感受?


关于“扔伴娘”是“玩笑”还是“性骚扰”的争论,也是基于这种差异。我愿意相信包贝尔、韩庚以及柳岩的表述——伴郎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但我更知道,在生活中,有太多打着“玩笑”幌子的性骚扰,甚至由玩笑发展成“社交性强奸”。包贝尔以及他的伴郎团,其实是为这个男权社会背了“黑锅”,当下,男性的力量还是太强大,无论是体力,还是舆论导向,他们都占据着绝对优势。


▲包贝尔伴郎团


他们可以和你开玩笑,当他们不想开玩笑的时候,他们就有资本不开。伴郎团方面也说,要是想扔柳岩下水,一个韩庚就足够了。这或许就是柳岩有点害怕的原因。尽管他们在社交关系上是朋友,但在社会身份上却无法势均力敌,柳岩的安全与否,取决于对方的一念之差。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绅士,就有让对方免于恐惧的义务,你身怀利器,就应该藏好。就像你牵一只狗在路上,单你知道它不咬人是不够的,对方作为潜在受害者,也不是你说一句“它不咬人”就能放心。负责任的狗主人,会使用牵引绳,这一条绳子,不只是对自家狗狗做出限制,更重要的是,它体现出狗主人具有不给他人造成困扰的基本意识。


在一个等级观念深刻、强弱差距悬殊的社会里面,做弱者固然艰难,做强者也并非易事。否则,强者的傲慢,必然激起弱者强烈的、全面的反弹,积攒到一定程度,强弱就会发生转化。如今,在舆论的强大压力下,韩庚和柯以敏处于弱势处境,不知道那些曾经的受害者,是否会有更多体谅?


我们希望看到强者进行自我反省,弱者得到更多保护,但更期待的是活在一个没有那么清晰的强弱差别的社会里,每一个人都能得到肯定,人与人都可互相尊重,只有在那样的社会,才能让人人都享受到免于恐惧的权利。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作者观点。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