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最在意的人生结局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1 生命真谛




腰病复发,我去看中医。排队等待时,身边两位年约八旬的老人,一直在聊天。


听谈话内容,推测他们是老同事,已多年未见。两位老人淡淡地聊着,语气舒缓平静。我在一旁听着,倒是很感慨。


起初,他们在谈论以前的同事。


老人A说,上个月,谁谁走了,我还去追悼会看了看,人不多。


老人B说,那谁也不在了吧?好几年以前就听说他得了食道癌。


A说,是啊,他可受了不少罪,走的时候,就剩60多斤了,倒是谁谁好,晚上还一点事儿没有,夜里就发心脏病走了,一点罪没遭。


B说,前几天我还在二院见了谁谁,他脑溢血差点不行,抢救过来了,现在就一只手会动,也说不了话……我看你现在身体还挺灵便啊?


A说,还行,没大病,就是老风湿。


B说,我前几天在健康报上看到个治风湿的秘方,回去给你找找,那报纸你看看,挺好。


……


我不知道这两位老人,当年在工作中是怎样的关系,有没有过恩怨纠葛。但是人生走到此刻,所有的过往都退却了——他们之间,他们和另外一些同事之间,谁比谁工资高些,谁在领导面前更得宠些,谁拆过谁的台,谁抢过谁的利……都不重要了,连他们的在世与离世,也都不太重要了。现在,唯一让他们稍微放在心上的,只有谁比谁健康些。


虽说是到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但如果我们在年轻时,就多少有点这样的心态,人生想必会从容许多。




记得俞敏洪在谈及职场竞争时曾说,成功有许多种方式,如果我的薪水没你高,我就跟你比前景,如果我的前景没你好,我就跟你比快乐,如果我没有你快乐,我就跟你比健康,可能我一生什么都没你好,但我保持健康的身体,到最后把你们一个个都送走,那我就是成功的。


苹果公司创始人之一罗恩·韦恩,当年因意见不合退出苹果,以800美元的价格把10%的股票卖给了乔布斯和另一股东,如今这些股票市值大约350亿美元。不过韦恩并不后悔,他说乔布斯是“旋风”一样的工作狂,如果他一直留在苹果公司工作,巨大的工作强度可能会使他没命活到现在。


现在,81岁的韦恩还活得好好的,而乔布斯却早在56岁就离我们而去。


乔布斯当然是成功的。世界也非常欢迎乔布斯这样的人:有才华,肯拼命,为人类创造出巨大的价值。


但作为我们个人,自私点想的话,“好好地活着”何尝不是另一种成功?


生命的宽度和高度固然是衡量人生价值的一个标准,但长度和质量又何尝不是呢?


其实我们看电影,最在意的就是结局的时候,谁输谁赢。而我们人生的结局,如何算做成功?可能你一生叱咤风云,但到了最后,你躺在病床上,话不能说身不能动,而你平庸一生的同事却在公园里悠闲地遛弯——至少在此刻,他比你成功,而这一刻,其实是我们最在乎的结局。


遗憾的是,不到最后,我们很难想通这个道理。




年轻时,我们把成功狭义地定位在功名利禄上,耗尽心力,等终有一天意识到,原来最后的成功,只是健康宁静地活着,想去争取时,身体怕是已经告急。


我在医院遇到的两位老人,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成功的,他们也一定明白了成功的终极意义。所以,对于同事的离世,他们只用轻轻的一声“哦”,就淡然接受了,反倒是健康报上的风湿秘方,更让他们有兴趣。


文天祥曾有名句:时时可死,步步求生。他讲的是民族大义,而我愿意将它用在这两位老人身上。想必他们心里,早做好了离去的准备,但在有生的日子里,他们愿意努力追求最后的成功。人生大概只有到了“时时可死,步步求生”的阶段,才能明白生命的根本是什么。


如果我们能早一点明白这些,大概也便能早一点,看清世事迷局吧。


(作者:李月亮,专栏作家)



欢迎踊跃投稿!请联系主编微信:xiaofansammi,或发送稿件至office@acnw.com.au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



关注“生命真谛”,思考生命的真正意义: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