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书杀死我》序言

<- 分享“加拿大读书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4-08 加拿大读书会



《脸书杀死我》

(法)亚历山德拉·德·伊纳斯,托马斯·祖伯

译 者:朱怡 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1年法国最畅销小说


序言选读

我们都是Y一代?

欢迎来到Y一代的日常生活。作为和数字技术共同成长的一代,这些网民几乎一天24小时、一周7天都挂在网上;他们敢于尝试一切、接受一切,并且从中寻找乐趣。也正是这一代人创造了脸书这样的社交网络。

虚拟慰籍

娜黛婕倒不是急着想找个男人稳定下来——她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从上一段恋情的伤痛中走出来,她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个可以倾听的耳朵,一个每天回家时可以聊聊天倾诉的人……目前她会经常打电话给她妈妈,向她倾诉,但是后者常常为此唠叨她。想想也正常。女儿35岁了,还没有结婚,也没有小孩子,似乎生活的重心都放在工作上。

所以渐渐地,娜黛婕习惯于在脸书上讲述她的生活。

自恋少年2.0

自恋少年2.0版的那汪湖水是他人。爱我的人请成为我的粉丝!我们的日常生活、我们的形象、我们的幽默都必须经过我们朋友的认证。

“我们得见面!”

那就见面呗!但是事实上,阿斯特里德和碧翠丝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而她们之间发“我们得见个面”的次数却越来越多。她们说起来还是发小。彼此之间应该有很多事情可以说。

但是见个面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碧翠丝的工作总是很忙,而阿斯特里德也总是不在家:作为孔费努加公司的销售人员,她总是忙于出差并且有的时候连周末都要搭进去。而且她走得越多,在脸书上也讲得越多。所以她的主页是她的最终的停靠点,是她的温馨老家。

我“可能”会来

下周三,你是想去你表兄家吃晚饭呢还是和女朋友一起去看演唱会?这个周末,你是想去参加画展开幕式、在电视上看足球比赛、看话剧表演还是想去看场电影?

为了让你不必做出痛苦的抉择,脸书发明了“我可能过来”。

紧急上瘾症

一群人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格子间内奔走,嘴里高声地叫嚷着,并且不停地在电话和电子邮件之间穿梭忙碌。这是集体歇斯底里症发作?不是的,这只是无止境广告公司一个平常的下午场景。在这个公司里,所有的都是紧急的,没有什么事是可以留过夜的。就像两个合伙老板中的其中一人佛朗索瓦说的那样,“这是一个残酷的行业”。

大规模分神性武器

伊克在二楼找到了老友,见面拥抱了一下,脱下衣服,并且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上,就像以前人们进了赌场把手枪放在赌桌上一样,正对着纪尧姆的手机。iPhone 3GS对黑莓Curve 8900:两个大规模分神性武器。

对决就此展开。

人人皆“富歇”

我们都成了翻看别人资料的情报局特工。

这很容易:因为你在网上做的任何事情都会被保留下来。当然要好好利用!你要做的就是使用网络服务器。甚至你死了之后,Google和脸书还会保留着你的所有痕迹。脸书这样做是出于意识形态:正如祖克伯格宣扬的那样,“社会准则在发生变化”。

无该项应用

镜子和温度计是被下载得最多的应用之一。但是在iPhone里,既没有可以用来测量温度的水银,背面也没有可以用来当镜子的银箔。但是我们希望相信我们的手机是万能的。而且我们喜欢让我们的手机做些只是用来搞笑的蠢事情。

透明一代

他把宝宝的超声波照片从蓝色的信封中抽出来,将它扫描成数字格式,上传到自己脸书账户,并注释:245342,玛丽安在蒙苏里医院的超声波照片。

他妈妈气急败坏地打来电话,指责玛丽安这样做是无知的,是对腹中胎儿的不负责任。玛丽安反驳说她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当即挂断了电话……对老人家解释是没有用的,她永远不会明白。

这就是当“传统一代”遇上了“透明一代”……

宝贝嘎嘎

脸书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托儿所。它的服务器上充斥着各种以下类型的信息:“新长了一颗牙齿”,或者“今天有点便秘”。它的主页上都是小孩子各种表情的照片。在各个用户账户上,爸爸妈妈们都放上了他们神奇宝贝的照片。

是不是只是那些网络极客父母的怪癖呢?远远不止如此!根据一项国际调查,74%的法国宝宝被晒在网上。

露依莎是这些“E时代宝贝”中的一个。这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无用的假设

由于有了iPhone和黑莓,所谓的4/5工作时,实际上成了用四天的工资干五天的事。多出来的时间是给家庭的,而不是给女人本身的。在剩下的1/5的时间里,苏菲从工作狂人变成了绝望主妇。她的升职受到了影响,她的工作量还是和以前一样,她的家庭占用了她的空余时间。

这真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夫妻频率+

西尔万立刻停止了这个游戏,他知道他的女朋友不在状态……

他们还是喜欢躺到暖烘烘的被窝里,背靠背卷曲着身子睡,至于频率指数这回事,完全忘了……

而且最后他们做了!

离婚失败者

“里奥,你来下客厅?”

“干嘛?”

“爸爸妈妈有话跟你说。”

“到底要干嘛?”

“爸爸妈妈要离婚了。”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

“爸爸妈妈在一起总是吵架,爸爸妈妈已经都不再爱对方了。”

离婚规划师

安娜喜欢在网上寻找处理分居的好建议,某天晚上在家时,她照例去浏览了她喜欢的“新家庭”网站。她看到这个周末有个适合她参加的沙龙:离婚和新起点。

于是她马上给莉兹发了封邮件……

一切皆可分享

娜迪亚是“精神病小组”的成员,这是由鲁昂高商学生会的几个朋友组成的小团体,她就生活于这个团队之中,当然这种团队生活不同于群居式的集体生活,而是通过GmailGtalkGoogle DocGoogle Agenda等谷歌应用来维系的……

“我必须给他打个电话”

这个电话总算打了。

可是只是一通电话这么简单?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直接打一通电话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复杂过。因此,我们在出租车上、地铁内或者在电影开场前见缝插针地打电话。直接通话是在时间漏洞中一闪而过的奢侈品。

生日日历

生日这天一早,马克一到办公室就去查看自己的私人邮箱:已经有10条来自于脸书的消息了。全是关于生日的。他的主页留言板上都是生日祝福。亚历克斯:“你好,马克,生日快乐。”利思亚:“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这条祝福没什么特别,但是我想亲口唱给你;-)”阿芭妮给他发了一个很可爱的电子贺卡,是一只小鹿手捧爱心。……

看到这些,马克感动得想爆泪。

网上的幸福生活

这个星期四晚上,凯希娅实在懒得出门,但是自己一个人待着又很没意思。在办公室度过了漫长的一天之后,她回到了自己位于奥贝坎夫街的32平方米小窝。湿毛巾还在地毯上,窗帘拉开着,床也还没有铺好。昨天晚上她宿醉了……但是比起收拾眼前的这个烂摊子,她更愿意打开电视机前茶几上的电脑。

蜜糖网上的第一次

蜜糖网。3000万注册用户,50万付费用户。约会交友方式的全新改革,是当下寻找另一半的重要方式。

它的神奇之处在于你只要轻轻点击,就可以马上进入一个有很多单身人士资料的数据库。甚至像调查所说的“每天,397个美丽的相遇故事在蜜糖网上开始”。

那麦克斯,你的相遇故事是怎样开始的呢?

宝贝嘎嘎

脸书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托儿所。它的服务器上充斥着各种以下类型的信息:“新长了一颗牙齿”,或者“今天有点便秘”。它的主页上都是小孩子各种表情的照片。在各个用户账户上,爸爸妈妈们都放上了他们神奇宝贝的照片。

是不是只是那些网络极客父母的怪癖呢?远远不止如此!根据一项国际调查,74%的法国宝宝被晒在网上。

露依莎是这些“E时代宝贝”中的一个。这从她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了。

“一见多情!”

你必须得是英俊的、有钱的并且聪明的,如果你谦虚,你就毫无机会。那么要怎么做呢:找个高手教你。

今天晚上是乔思林——一个星期平均能搭讪两个并且一年来成功将30多个蜜糖网的女孩子带上床的高手,来指导他的菜鸟朋友麦克斯……

线下见面

麦克斯是单身,因此他一直在蜜糖网上努力寻觅。目前他还没有找到。由于他的好朋友乔思林已经对他进行过了“技术指导”,他就没有理由再找不到了,因为该掌握的技术他已经都掌握了。

该轮到他上场了。

永不掉线

如今的爱情主角不是两个,而是四个:她、他还有他们各自的手机。

短信、彩信、呼叫、留言。所谓情侣,就是不管多远也要在一起。见不见面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保持联络。

而且是随时。

无网假期

第二天一早,830分。马修全副武装,穿上运动衫,打算去昨天那个收得到信号的山峰,那个有三头奶牛的地方。

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只跑了十几分钟,马修已经挥汗如雨。他跟随着黄色的标记 ,一直走到有奶牛牛栏的地方。事实上,在这些奶牛旁边,信号还不错。信号有三格而且还有一点微弱的3G信号。

“我去了巴厘岛!”

……

“你在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的假期如何?照片呢?”

“我没拍照片。”

“啊……那这样你这假期过得还好吗?”

男色消费者凯伦

凯伦从来不为男人烦恼。她将男人视为超市里的商品,当她需要时就消费他们,不需要时就重新放回货架。说她是花痴?倒也不是。享乐、及时、高效,典型的现代女性。而且确定的一点是:在两人关系中,她才是游戏的主宰。

猎男网是一个超市类型的约会网站。超市货架上的商品就是男人,而那些女人就是购物的顾客。这很有意思,但是这种有意思背后是所有这些约会网站赤裸裸的宗旨:速食爱情。

高手也失算——凯伦被消费了

这个使凯伦遭殃的消费品叫乔思林,凯伦从未将他从她的MSN联系人名单上删去。他们一个月前曾经聊过天。也曾经来过电,但是都已经过去了。某一天,蹦!乔思林又出来了:“嘿,美女!最近如何?”……

某天晚上,她终于忍不住了,给乔思林在MSN上发了条“嘿,最近好吗?”。这无异于自杀行为。从此之后她被他拉入了黑名单,并且他再也不露面了。

阿凡达——凯伦的报复

直到某一天凯伦陷了进去。乔思林察觉到了这一点,他马上迫不及待地逃离。但是凯伦穷追不舍。于是他将她从MSN联系人上删除了。

自作多情……凯伦决定报复。

怎么做呢?凯伦自有主意,她要在猎男网上造个假身份,用这个假身份来引乔思林上钩。

猎色女战士

那些线上约会网站促生了爱情消费主义。但是爱情消费主义并不仅仅发生在线上。

11点,地铁9号线。让靠在地铁门上,他被一个正在看书的漂亮女乘客吸引了。那个女孩子也仿佛在对他暗送秋波。但是不确定。很快他就确定了,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的目光如火光电石般交汇了。

快要到站的时候,让鼓起勇气又投去一瞥。这次再明白不过了,这个女孩子目不转睛地回看了他。她朝他微笑着,并且马上站起来朝他走来……

家庭营业场

配有柔软舒适的沙发床的会议室、书架、绿色植物盆栽、咖啡机、小吧台,甚至吊 床,这一切使得我们的办公场所越来越有家的温馨。而与此同时,我们的家却越来越像那些专门的营业场所。

欢迎来弗雷德家,今天下午他要在家招待他的朋友泰欧。

使用推特的家长

艾玛纽认为她是有权利知道课程的内容的。就像每年她都会下载并且消化国家教育部发布的教学大纲,这样一旦学校没有遵守教学大纲,她就能及时地进行抗议。感觉有点恼火,艾玛纽当即编辑了一条推特:

正在参加小学六年级的开学家长会,学校应该给每个家长发一份会议纪要,尤其是那些没能到场的家长。@奥萝尔开学就不顺!

你妈也在脸书上

自从发生这件事情之后,凡妮莎又新建了一个账号:Miss Vaness。从此凡妮莎在 脸书上就有了两个账号:

妮莎o杜顾,良家少女凡妮莎的账号,这个账号里她笑容纯净,是穿着碎花裙子的邻家女孩,也是与妈妈、姨母、奶奶等长辈以及那些年纪较长的朋友联系的专用账号。

Miss Vaness——凡妮莎的B面。紧身黑皮衣、嘴里叼着烟卷、和男朋友勾肩搭背招摇过市。这个版本的凡妮莎更加颓废,但也更加真实……

开心农场

29岁的她精神正常并且一直在IBaiME公司担任项目主管。她只不过是全世界6500万开心农场用户中的一员,每天都在这个脸书的在线游戏上辛勤经营自己的农场,就像当初风靡全球的电子宠物鸡游戏一样。

地理定位

晚上,娜欧米约了她的女伴娜迪亚到吉奈特酒吧喝一杯。一到那里,她就看到娜迪亚窝在吧台深处,两眼一直盯着iPhone手机。

“嘿!在看什么呢,这么聚精会神!”

“我现在正在试图锁定阿佳特的位置呢,她谎称自己在Boca Chica酒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