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最新养老现状:致我们无处安放的暮年

<- 分享“美国房产投资顾问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1-02 美国房产投资顾问团


养老,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国内一线城市越来越成为一个所有人不得不必须面对的问题。公立养老院价低质高,但有生之年未必能进去;高端养老院价格惊人,普通百姓难以承受;私人低端养老院虽然是个选择,但各种弊端层出不穷让很多人避而远之。从生不起到养不起,从病不起到老不起,难怪不光老人还是中年人抑或是青年人,越来越多的人在感叹:何处安放我们的暮年?在国内养老如此艰难,那全球老龄化趋势下的其他国家又是如何应对养老问题的呢?


国内养老现状:资源紧缺,模式单一


近日,记者通过对京城多家养老机构进行了走访发现,找一处住得起、住得安心的养老场所绝非一件易事。解决现实中的养老难题已经迫在眉睫。

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现有的1100张养老床位目前已经全部住满,且从去年底就停止了登记预约。能住进价低质高公立养老院,是很多老人的梦想。

  

(1)一床难求,公立养老院等候时间或超寿命


家住在北三环安贞附近的李程虎最近一直在为父母养老的事情发愁,但似乎怎么努力也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两位老人都已经70多岁了,我和姐姐两个人工作都很忙。每周能抽出时间看望父母两次已经实属不易。”随着年龄逐渐增大,让老人自己在家让他们姐弟俩越来越不安心,为此商量将父母送到养老院,“我们既可以安心工作,二老又能得到周到的照顾。”


抱着这样的想法,李程虎和姐姐近日来到离家不远的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在了解了收费标准和住宿条件后,姐弟二人当即决定“就是这儿了。”然而,接待人员的一句话已经让他们的心情跌到谷底。“工作人员先问我之前有没有登记过。在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后,他们告诉我现在已经停止了登记排队,只能去别的地方看看了。”两人怀着失落的心情走出了福利院的大门。


一家拥有千余张床位的养老院怎能如此这般火爆?千龙网记者近日以普通市民的身份来到位于朝阳区华严北里的第一社会福利院,这里是北京仅有的几家市属养老院之一。除了院内有自己的医院外,周边三公里内还有中日友好、安贞医院、北医三院等三家大型三甲医院。由于紧邻市区,周边交通、购物都十分便利。


在一楼大厅一角的接待室门口,记者看到两块公示牌,上边标注着详细的收费标准,最便宜的三人间收费不足千元,即便是二期新楼,最高的收费标准也仅为4000余元。“这个价格一般的家庭还能接受,而且住宿条件也和家里差不多。”一位同样来咨询的市民和记者表示。


在接待室内,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了解了记者来意后,很熟练地抛出一连串问题:“之前登记了吗?从2013年底我们就已经不接受预约了。如果没有预约,那就没办法了。”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福利院共有床位1100张,目前已经全部住满,从去年起,福利院已经停止登记预约。那么已经有多少老人登记预约了?对此,工作人员表示没有具体数字,只是告诉记者目前最早登记者是2006年登记的。“我们现在就是在消化之前登记预约的人员,至于什么时候能消化完,什么时候能再次启动预约工作,目前看都是未知数。”


“一般住进来的老人都是后半生就在这了,很少有中途离院的。我们只能等有离世的老人腾出一张床位,再安排进来一位新人。”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每年会退掉大约百余个左右的床位。按照之前有媒体报道的养老院登记人数超过1万人测算,等候时间将超过100年。难怪市民在微博上“吐槽”:难道爷爷要给孙子登记养老不成?


尽管第一福利院的情况属于个案,但纵观北京市,养老院床位紧张却是不争的事实。


出了第一福利院的大门,记者来到与之一墙之隔的北京市第五社会福利院。尽管福利院的楼占地面积不小,但记者通过一层的楼宇指示牌看到,这个楼只有半栋用于开办养老院,剩下的半栋则被用来办公。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有养老床位近300张,与旁边的第一社会福利院条件差不多,而且与第一福利院共享专为养老配建的“北京市老年医院”.但目前也已经停止接受预约登记,排队人数近千人。


市属养老院一床难求,一些公立养老院和一些较著名的民营养老机构也是门庭若市。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汇晨养老公寓、北京四季青镇养老公寓和部分街道养老院,得到的答复如出一辙:“没有床位,只能办理预约,何时入住不确定。”


来自北京市民政局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北京在册登记的养老机构总数387家,包含市属、区属、民办三类。二环以内养老院只有20家,三环15家,四环16家,五环26家,六环85家,六环以外216家。近87%的养老院在五环及以外地区。市区内价格低、条件好、交通便利的养老机构屈指可数,这也是造成目前养老床位紧缺的主要原因。


(2)天价,高端养老院让老人望“门”兴叹


公办养老院有门难进的现状恐怕一时难解,让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和其子女将目光转向民营高端养老院。然而转了一圈下来,尽管条件无可挑剔,但高昂的价格却将更多老人拒之门外。在李程虎看来,这些养老院的门槛,不是每一个老人都可以迈得过的。


11月底,记者和李程虎来到位于昌平区回龙观附近的太申祥和国际敬老院,“既然公立的进不去,多花点钱找个条件好的也行。”这一回,李程虎信心似乎比上一回要强些,“无论如何得给老两口找个舒心的地方。”

太申祥和国际敬老院处处体现着“高端、大气”的档次,背后却是高昂的押金或使用费,往往让更多人望“门”兴叹。


太申祥和国际敬老院在京藏高速和京新高速中间,周边还有地铁昌平线经过,地理位置可谓“没得说”.进了养老院的大门,刚下车的李程虎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对记者说:“这地方便宜不了。”只见整个养老院建筑呈现典型的明清王府式园林建筑风格,整座建筑群分为府邸、颐养苑、王府会馆三个部分,处处体现着“高端、大气”的档次。


“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去问问啊。”在接待前台,一名男性工作人员接待了李程虎和记者。工作人员表示,养老院共有1000间房间,分为25平米的一居和50平米的一室一厅。整个养老院采取会员制养老模式,目前收费的标准为70万和120万两种。听到这个数字,李程虎扭身看了一眼记者。


也许是看出了李程虎脸上露出的难色,工作人员连忙解释,不管是70万还是120万都是押金,如果3年后会员想退出,押金全额返还。老年人在此居住每天只需缴纳12元的伙食费和少量的水电费,老人每月还可以获得养老院提供的百元养老券。“现在价格涨了,养老院1999年刚成立的时候,会员只需缴纳5至20万不等的押金,现在随着人越来越多,价格也是一路上升。”


听了工作人员的介绍,李程虎决定先到老人居住的地方实地看看。穿过古香古色的长廊和精致仿古建筑,在一大片水面的周边便是一栋栋老人居住的二层楼房。看到有陌生面孔进来,门口一位工作人员拦住了记者,问明了来意后,表示可以在一楼看看,禁止记者再上二楼。


透过窗户,记者看见整栋楼的阳面都是50平米的一室一厅,阴面则是25平米的一居室,室内的陈设和一般家庭没有任何区别。工作人员表示所有房间均设有应急呼叫系统,24小时热水供应,电视、电话、空调一应俱全。也许是阴天的缘故,整个楼内光线较为阴暗,让人感觉有点压抑,李程虎告诉记者,尽管整个硬件条件还可以,但觉得还是和自己的预期有一定的差距。


在和看门的工作人员聊天中记者了解到,尽管押金如此之昂贵,但入住的老人还是络绎不绝。记者问“都什么样的老人在此居住”,工作人员微微一笑:“反正这个价格一般家庭消费不起,虽然120万只是押金,但也并不是每个家庭都可以轻轻松松拿出来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住的很大一部分都是退休的大学教授、高级知识分子,或者老人的子女在经商。“你看那个老人,家里好几套房,随便卖一套就足够养老了。”工作人员指着刚从记者身边经过的一位老人说。


尽管价格让普通家庭难以接受,但养老院的经营状况却非常好。前台接待人员告诉记者,目前1000多间房已经全部住满,如果想入住只能暂时登记,已经有超过100位老人登记预约。听了这话,李程虎捅了捅记者,表示回家再考虑考虑。


出了接待大厅的门,李程虎连续说了三个“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现在一个养老院的价格这么高。”他表示,如果咬咬牙可以凑齐父母进养老院的押金,但一想到要把超百万的现金放在这儿好几年,给整个家庭带来的压力就太大了。对于近几年流行的“以房养老”,李程虎则表示,自己虽然能接受,但对于老人来说却很难接受。“老人家的观念很重,他们认为房子没了,家也就没了。况且这些养老院一般只接收80岁以下的老人,那等父母80岁以后怎么办?”对着养老院的大门,李程虎深深叹了一口气。


临分手时,记者劝李程虎有时间去周边的私立养老院看看,也许能找到合适的。但这个想法很快被他放弃,“私立养老院虽然收费低,但条件也差啊,安全也没有保障。这几年各种养老事故在媒体上频频出现,给父母放在那里实在不放心。”李程虎还是决定回家商量商量再做打算。


其实在昌平,像太申祥和这样高端的养老院还有很多。在昌平东部的小汤山,依靠著名的汤泉养生,吸引很多老人在此养老。在北京九华山庄养老酒店,销售人员表示,项目一共包含两栋楼,根据户型大小和朝向不同,长租的押金从30万元到300万元不等,每个月还需缴纳饭费等生活开销。目前,一栋楼的入住率已经达到100%,另一栋今年6月才开售,目前也已超五成。“要定快点定,现在好户型已经不多了。”


(3)国内大城市养老模式较为单一


在国内一线城市,像上文提到的北京公立养老紧张,私立养老昂贵的现象是普遍存在的,究其原因在于城市人口基数大,但是基础的养老建设依旧滞后。大城市的养老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种模式:


1、机构养老


包括养老院、养老公寓等多种情形。喜欢过群体生活的老年人,尤其是孤寡老人居住于养老院,或组建大型的老年社区,组织大量的老年人自愿前来入住,社区内为老年人提供所需要的各方面专门化服务。机构养老将是未来养老的一大主体方式。


适合人群:喜欢热闹的单身老人。


2、居家养老


居家养老是指老年人按照我国民族生活习惯,选择居住在家庭中,而不是入住在养老机构内,安度晚年生活的传统养老方式。


适合人群:由于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更多的中国老人还是选择在家颐养天年,特别是高龄老人和对到养老院和护理院养老都存在着一定的偏见或顾虑的老人。


3、居家式社区养老


老年人在家庭居住与社会化上门服务相结合的一种新型养老模式。这种模式可以确保老人、子女、养老服务人员、政府各取所需,促使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社区居家养老弥补了家庭养老的不足,是政府大力倡导的一种新型养老模式。


适合人群:子女工作太忙照顾不到,又不想离开家的空巢老人。


其中第一种机构养老是国内发展比较滞后但是需求量特别大的,其实除了这三种主要养老模式,国内还出现了几种比较新的模式,这些新模式可以为大城市养老提供更多选择:


1、乡村养老


乡村的空气新鲜,生态环境优越,生活成本低廉,吸引了众多的退休老人前来养老。有的城市老人本来家乡就在农村,退休后是叶落归根;有的老人是收入低,居住城市感觉生活成本昂贵,故希望在农村养老可生活得轻松些;有的老人喜欢贴近大自然,终日种草养花,爬山嬉水,整日与大自然做伴也是人生一大乐趣,所以催生乡村养老这一养老模式。


适合人群:“树挪死,人挪活”,这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口头禅。一些老年人虽入晚境,但生命的韧度不减,常想换个地方换个活法。无疑,乡村养老的多种新型模式,对这样的老年人诱惑多多。



2、基地养老


在大城市周边生态环境优越、交通便利、经济相对不够发达的区域,建造大规模的养老基地,将城市的老年人自愿移入居住,实施基地养老。这一做法既可大大提升养老的品位和生活质量,又相对节约了养老成本。老年人居住在基地养老后,还可以将原居住于城市的已闲置住房,通过出租或出售的方法将价值搞活。


适合人群:有一定经济实力,喜欢亲近自然又不愿离家太远的老年人。


3、旅游养老


如今,出现了一些候鸟式的老人,分别在青岛、哈尔滨、杭州、海口、昆明等名胜景点购买住宅,一年四季作观光游览式的养老。


适合人群:退休后身体状况颇佳,经济条件非常好,乐意于趁腿脚灵便时好好游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的老人。


4、大房换小房


老人退休后,卖出原居住的大屋,再买进适合居住的小屋,用售房购房的差价款作股市或债券投资,可为养老提供更有实力的保障。老人还可将该笔差价款办理养老年金寿险,每年支取现金用来养老,等到一定年份再将该小房用以房养老的办法,继续获取现金流入,养度晚年。或者把这个小房子对外出售,自己住到养老院安度晚年。


适合人群:住房处于市区较为中心位置的老人。



5、集中养老


浙江省的农村,以乡镇为单位举办养老机构,将村庄的“三无”老人适度集中一起居住养老,由政府来买单。此举解决了农村老人的众多问题,受到好评。


适合人群:农村的“无儿女、无固定收入、无法定赡养义务”老人。


国外养老:百花齐放,老无所忧


(1)美国:高端老人社区,平均寿命延长5年


ValleVerde养老社区,坐落于美国著名的度假城市圣巴巴拉,这个小城依山傍海,四季如春,非常适合退休养老。虽说62岁就可以入住,但实际上社区平均入驻年龄为86岁,一般会在社区生活8年-12年,也就是说平均寿命超过94岁。通过养老社区这种社会化集中式养老方式,确实可以提高老年人的寿命,同时也能极大地改善老人的生活质量。美国有研究表明,入住养老社区的老人与普通老人相比,平均寿命可以延长5年。在ValleVerde,目前就住着三位百岁老人,而在另一个叫Rosewood的养老社区,我们则看到90多岁的老人仍然活力十足,弹琴跳舞。

Rosewood养老社区97岁的老人在弹钢琴

Valle Verde属于ABHOW的高端养老社区,入门费从30万美元至75万美元不等,如果交付的是比较低的30万美元入门费,则养老社区不会退返;但如果是交付比较高的比如70万美元的入门费,则在老人去世后,80%-85%的入门费可以返还给继承人。所有养老社区都一样,在一次交纳了入门费之后,还需要交纳月费,Valle Verde的月费在4500美元-7000美元,几乎包含了所有费用,如房屋清洁、洗衣、食品、交通、活动等费用。


(2)日本:人性化管理,老人、年轻人混住模式


“多摩平居住团地”第一次建设竣工于1958年,当时有250栋组成,约2792户,由日本住宅公团(现三菱电机:都市机构)所建造,在当时是一个大规模的集合住宅。在设计初期就以“明亮开放的绿色社区”为主题建造。经过近60年的使用,期间在1997年进行过第一次改建,不仅保留了很多珍贵的树木,还增加了绿化的品种。在2011年,由“结缘日本株式会社[老年住宅改造]”将团地内剩余的5栋建筑物中的其中2栋改修扩建为老年公寓并负责运营。其他三栋仍然保留为年轻人的住宅和大学生宿舍,分属不同的业主。

为了保证老人绝对的安全,公寓有一个特别的管理规定,就是给每个入住的老人在前台准备一个“健康卡片”。按规矩,身体和精神良好的老人每天早上10点之前到前台,把自己的健康牌翻过来,表示“我今天佷健康喔!”工作人员10点钟清查健康牌后,第一时间到没有翻牌子的入住者房间看望老人的情况。这样的特别规定能够保证在24小时内发现老人异常,使入住者既享受自由又有满满的安全感。

老年人由于体力和精力都慢慢衰竭,一成不变的生活更容易使老人的体力下降,感情迟钝。如果跟年轻人居住在同一个社区,可以大大丰富老年人的生活,改变单一枯燥的生活模式,不仅有助于老人的身心健康,还可以使年轻人也多多理解和照顾同社区老人,可谓一举两得。


(3)新加坡:利用科技,未来家庭农场式养老


新加坡,从1980年到2013年新加坡的平均年龄以24.4岁上升到38.9岁,预期寿命从72.1岁上升到82.5岁。新加坡的年龄分布显著转移。1970年65岁以上的人口只有3.4%,在2012至2013年老龄人化口超过10%,而在2014年人口上升到11.2%。

基于科技的家庭农场模型概念。乐龄农庄适用于一个简单的aquaponic系统,屋顶的组件是使用于ComCrop。在乐龄农庄,鱼菜共生已经适应了在建筑faccade使用。土壤为基础的农业提出了最高级别的线性花圃,以及建筑屋顶上的其它设施。


老年人在自己家的农田工作可能包括:种植、收获、分拣、包装、参观、现场销售、交付、清洁等等。而在乐龄农庄工作的人们会得到:支付工资、抵销租金、水电费、在诊所里抵消医疗保健费和免费使用产品。


乐龄农庄被想象为一个非现实的建筑物,但在老年人遇到财政的压力时,建筑师为老年人想象了利用简单的材料和零部件建设建筑。这个概念为人们的经济来源提供了多维的好处,食品安全和质量、社会参与、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地方和提供医疗。


(4)瑞典:国家的社会化的赡养与照顾


瑞典的养老制度比较平等,首先是贫富差距不是特别大,此外不论是对富人还是穷人实行统一的公平原则。

养老院的服务人员

瑞典的老人养老有三种模式,其一是居家养老,就是仍旧在自己的家里养老,其二是养老院,这部分大多是生活不能自理和生活半自理老人。其三是老年公寓,就是在特别的公寓住宅,与普通公寓不同的是,在老年公寓可以有各种服务设施提供给老人。在瑞典居家养老占大多数,老人们还是愿意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安度晚年。住养老院的老人不足十分之一,老年公寓所占比例是养老院的一半。

和老人们说话和服务

养老院的服务人员都很敬业,图中那位穿着鲜艳的女士,刚刚做了椰丝点心,还是热的,在和我们聊了养老院的事情后,还请我尝了她为老人们做的点心,不好意思的说,真是好吃得很!老人们有这些敬业的服务人员照顾真是幸福啊!

这里是哥德堡市中心的广场,人比较多,来来往往,老人们前面都有类似轮椅的用具,可以避免老人走路摔跤,坐下时候又是小桌,方便实用。老年人的晚年生活需要活得有尊严,这里的老人就是这样,不会因为年老而陷入悲惨的境地。

瑞典的法律是子女和亲属没有赡养和照料老人的义务,赡养和照料老人完全由国家来承担。瑞典已建立起了比较完善的社会化养老制度。这一点与我们国家传统的养儿防老的概念太不相同。我们还是更讲究亲情些,当然近些年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啃老而不养老的现象也是比比皆是。是否都要过渡到社会化养老呢,也未可知。


(根据:千龙网、老Q有料整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