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公园 洪金宝:20年后重出江湖但江湖已远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5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秦筱)


3月29日,《我的特工爷爷》首映礼在清华大学举行。开场时一束追光打到舞台左侧,戏服重装的老生粉墨登场,表演了京剧唱段《甘洒热血写春秋》。这是主办方为呼应导演洪金宝早年的学戏经历而特意安排的环节。但场面有些尴尬:唱至高潮,定格、亮相,全场沉寂数秒,才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对台下的“95后”大学生们来说,这显然不是令人兴奋的演出。


在持续一个月的电影宣传期里,洪金宝并非没有表达过对类似的“冷场”的担忧:影片出品方提出举办一个“洪金宝经典电影展映”,他第一反应是:“哎呀,公司是怕现在的年轻人都不认识我啦”。




洪金宝已退隐江湖许久。他的上一部导演作品还是1997年的《黄飞鸿》,距今已20年。而在那之前,他一直保持着一年两三部作品的高产量。为什么突然消失?“不是突然,之前就想离开了,”他回答,“拍了六七部下来,感觉‘不对’了,想想,还是退了吧。”


20年后坐在腾讯娱乐对面的洪金宝,腰围又涨了几圈。戏中,他也不再是那个“华语电影圈最灵活的胖子”,而成了行动迟缓的老年痴呆症患者,只能对着挂满勋章的旧军服,回忆昔日荣光。


专访视频 ▼



不当导演20年:

电影圈很多东西都变了


《我的特工爷爷》是一个关于迟暮英雄的故事:退休多年的军官老丁(洪金宝饰)独自生活在中俄边境的小镇上,腿脚不便、记忆力衰退、年迈而孤独,唯一能带给他欢乐的邻居小女孩“春花”却因为赌鬼父亲(刘德华饰)而卷入了一场国际犯罪事件。为了救“孙女”,老丁不得不重出江湖,恢复往日神勇,只身一人将中俄黑帮全部拿下。


“这个剧本我非常喜欢,这个故事非常好,”“我就说好吧,我也重出江湖。”洪金宝的两个“非常”,其中蕴含的情感大概是同类之间的惺惺相惜。“‘老丁’这个角色身上有你的影子吗?”“一点点吧,我还没他那么惨。”洪金宝笑。


上世纪80年代,洪金宝是华语影坛最耀眼的“全能大咖”,出产过香港电影年度票房冠军,也包揽过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最佳动作设计、最佳导演。


这些年他确实与老丁一样,陷入了与世界格格不入的窘境中:先是对香港电影圈失望,跑去美国给老外做武术指导、拍美剧,但又割舍不下自己的“根”,两度跑回来,却再也不复当初的如鱼得水。


曾经辉煌的众多身份中,洪金宝最喜欢当导演,“因为导演有权”。但他渐渐发现,自己正在失去对片场的控制。最开始感觉“不对”,剧组里迟到的演员越来越多,“早上通告10点钟,他12点才到,化完妆就4点了,他告诉你5点半要走。”



这在他当演员时几乎无法想象。“知道为什么叫我‘大哥’吗?因为我最胖——哈哈,开玩笑,是因为我什么都会做给他们看,比如,”他一字一顿,“从小,到大,到老,准时是一定要做到的。”


没办法,请了大明星,就得等。


“拍了六七部下来,程序、拍戏的原则、人,电影圈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想想,还是退了吧。”


不能碰的旧军装:

过去的荣耀不能开玩笑


1973年嘉禾影业公司拍《五雷轰顶》,已经在好莱坞功成名就的李小龙回来探班。当时洪金宝21岁,只是个小小的武术指导。他冲上去夸偶像“你很厉害”,李小龙却以为他要跟自己切磋,当即认真地摆开架势,他便也初生牛犊不怕虎地应战,结果“我的脚刚抬起来,他的脚已经在我脸上。他说怎么样,我说好厉害。”


后来洪金宝自己也成了大明星。一次在菲律宾拍电影,回香港的前一天,有场戏是从20多米的山上跳下来,他没有落到指定位置,摔伤了膝盖。所有人都很担心——男主角的戏份完不成,整个剧组都走不了。洪金宝摆摆手:接着拍。他让道具组架了一条轨道,元彪在旁边走路,他则被工作人员推着在轨道上滑,手臂摆动,假装走路,就这么拍完了接下来的戏,顺利返港。


并没有人将这视作什么了不起的“事迹”。从12岁第一次进剧组,洪金宝看到的电影人就是这样的:“两个词:拼命,认真。无论大角小角,你的岗位是什么,你的本分是什么,你怎么对待这个事业,每个人都有种态度。”


电影中“老丁”有件挂满勋章的旧军服,亲如孙女的春花可以在他家翻墙入室、翻箱倒柜,唯独不能碰这件军服——那代表着“一种思想,一种原则,一种过去的荣耀,不能拿来开玩笑”,这是洪金宝唯一承认的隐喻。



他也想过“顺应潮流”,比如90年代香港文艺片盛行,男女主角匆匆赶到片场,“背靠背、头挨头绑在柱子上,一场戏演完,两个人都没有见过面——原来电影还可以这么拍”。但他试了几次,发现不行:“天天问自己在干什么?一点都不开心。不开心是谁的问题?是自己的问题,因为你要拍电影。不拍就不会不开心,那干脆就不要拍了。”一搁就是20年。


香港动作片的没落:

“社会不一样了”


在电影《我的特工爷爷》里,老丁每天在小镇的街道上蹒跚踱步,永远有三个老街坊在固定的长椅上对他致以固定的问候。三人分别由徐克、麦嘉、石天客串。


当年,洪金宝、麦嘉、石天是功夫喜剧的代表,徐克是武侠片的代表,每人都身兼数职,演员、导演、编剧、制片,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重要人物。


如今,兄弟们早已四散。徐克在10年前北上,牵手华谊,尝试了包括都市片在内的各种类型影片;麦嘉已经15年没有出现在银幕上;石天更是在25年前就彻底退出电影界,成了房地产和金融投资大亨。老伙计们也都老了。


从小一起在戏校长大、一起闯荡“江湖”的武行们,除了成龙、元彪、元华等“师弟”还活跃在影坛,很多人也都改了行。偶尔大家出来聚个餐,不聊孙子孙女,也不聊当年风光,就问问各自最近过得好不好,“吃完了拜拜,擦擦嘴就走”。


洪金宝自诩是一介武夫,并不懂得伤春悲秋,但过去这些年里每当听人谈论起香港动作片的沉没,“还是很心痛”。是因为大家不再好好拍电影了,所以没人看,还是因为市场不景气,人心才如此浮躁?他说不清。“要是能说清楚,我也不会这么难过了。”


唯一确定的是,“社会不一样了”。他始终记得多年前的一个场景:十几岁的他晨起练功,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背着一个看起来有20斤的大书包,一个人在公交站等车,天还没亮。“每一个人都要做事情,每一顿都要出去赚钱,没有大人会送小孩上学。”


上学的小孩迟到了会被老师打手心,学京剧更惨,为了练习字正腔圆,师傅要求他们在学校必须说普通话,一旦听到谁悄悄讲广东话,“这么厚,”洪金宝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一个五厘米左右的距离,“那个本子就塞过来让你嚼,满嘴流血——现在的孩子哪吃得了这个苦?”


他曾想过让孙子继承自己的一身功夫,“腿搬高一点,压一压,拉拉筋”,但是“不敢”。每次见孙子只有一两天,“带回去之后如果一提到爷爷就哭,那我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见他了”。


李小龙之后,

香港再无功夫巨星


香港导演陈勋奇讲过这样两个故事:1986年洪金宝拍贺岁片《富贵列车》,明星们全跑来客串,导致香港几乎所有片场都停工;《警察故事》里成龙从商场楼顶往下跳的那场戏,没人敢喊开机,只有洪金宝能——在当时的香港影坛,成龙人称“大哥”,而洪金宝是“大哥大”。


那是香港动作片最辉煌的时代,以洪金宝、成龙为代表的“七小福”活跃在各个片场,做演员、武术指导、动作设计、导演,部部电影都叫好又叫座。戏里他们扮演帮派枭雄,戏外亦以“武行”出身为烙印,自成江湖。”



在“七小福”以及他们之后组建的“洪家班”和“成家班”,造就了香港动作片的最巅峰。将内地来港的也算上,以十岁为界,“下一代”有甄子丹、李连杰,“下下代”有赵文卓、樊少皇,此后便再没出现过有影响力的功夫明星。


洪金宝常常想,如果李小龙没有那么早去世,也许今日的香港动作片会是另一番光景——至少不会衰落得这么快。“很简单,李小龙把香港的民族精神给带出来了。香港之前一直在英国人的统治下,尤其我们从小学武,什么文化、历史都没读过,谁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人、练的是什么功?是李小龙的那几部戏让你知道,哦,原来这是中国功夫,这里面还有一种中国人的精神。”


在《五雷轰顶》片场险些被李小龙“踹脸”之后,24岁的洪金宝在《龙争虎斗》中迎来了真正与李小龙过招的机会。电影拍完没多久,一天晚上,刚从韩国回到香港的他正与武行的同行们吃宵夜,突然接到记者的电话,说李小龙过世了。



但时隔近40年,被问起“是否扛起了传递香港精神的重任”时,他仍急忙摆手:“我们怎么挑得起这个担子,不可能。”“香港动作电影那座‘梦的公园’已经被拆掉了,”洪金宝悲观地预测,“香港再也出不来新一代功夫巨星了。”


《特工爷爷》:

20年后找回熟悉的江湖


尽管比徐克晚了十年,洪金宝终于也选择在内地重出江湖;“香港才六七百万人,大陆13亿人,你说600万人每天去看一场,跟13亿人的一半每天去看一场,怎么比?”


“对这次电影的票房有什么预期?”宣传期,他几乎每天都要面对这个问题。“30亿吧。”“40亿。”洪金宝笑嘻嘻地跟记者们开玩笑。他显然知道,这几年内地的电影市场是多么的火爆。



事实上,十年前洪金宝就想过把在香港获得巨大成功的动作喜剧片“五福星”系列复制到内地,但因为语言障碍,计划搁置。“我了解粤语的哏在哪里,知道我说哪一句、顶哪一句会有效果,但普通话跟粤语差别太大了。”


去年夏天,他去电影院看了《夏洛特烦恼》,更坚信喜剧在大陆有市场,“但我必须了解足够多,或者请一个专业的‘翻译’团队,才能让观众笑出来。”


但功夫不需要翻译。北京首映礼上,大学生们对京剧表演的冷淡反应显然让洪金宝有些沮丧,但紧接着,7个小孩模仿“七小福”的武术表演就赢得了满堂喝彩,他又高兴起来:“内地只是时机未到,我们还有很多功夫了得的小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


而在《我的特工爷爷》的片场,“大哥”又找回了曾经熟悉的江湖。开拍前一个电话,便招来了刘德华和久已不出山的老伙计们,冯绍峰、彭于晏、朱雨辰等“新人”也被纳入麾下。没有人迟到,说几点化妆,就几点化妆。讲完剧情回去得做功课,第二天上场拍,一切都对味。


最“燃”,也是导演投注最多心血的戏,是片尾的“反转”:一个看上去腿脚不便、反应迟缓、迂腐木讷的糟老头子,却以一己之力战胜了所有的反派——凭着昔日的智慧和信念。


摄影/隋希 摄像/阿洋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特工爷爷》制作特辑,洪金宝真摔真打帅炸天。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