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与偏见 黄晓明,一个非天才男演员的宿命和幸运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8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主笔 | 狠狠红)



写在正文前:

又见面了,这是《傲娇与偏见》专栏第二期。


这次是关于黄晓明,关于他的幸与不幸。


每次采访,都会剩下一些副产品,可能是采访的一段背景音乐,可能是采访者某一刻的出神,可能是某句事后很久仍然会想起的话。这些或许无足轻重,无法对他人言说,又或许无法被一篇稿子的架构所容纳,然而仍然心心念念,想要记录下来——带着我个人的偏见。


关于黄晓明的种种传言里,黄晓明妈妈张素霞女士最介意的一条,不是关于演技,不是关于人品——而是关于整容,“他出生的时候是半夜,早晨他奶奶过来,护士长带她去看孙子,她一眼就认出晓明了,‘那个大鼻子就是我孙子’,晓明爷爷就是那样的,晓明爸爸也是那样的。到现在还有人说他整的,你怎么能整出这个样子来?不可能的,黄家的鼻子永远不会是整出来的。”


对于儿子容貌的维护,大概是出自于两个原因——毕竟这个世界上,母亲本来就是对儿子长相最熟悉最了解的那个人。其次,张素霞年轻的时候也是实打实美女一名——关于这点,她自己也知道。她年轻的时候追求者就甚众,穿什么衣服都会迅速被身边人模仿,也颇有美女的自矜,一直到对黄晓明父亲一见钟情——两人在一个长辈家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张素霞就感觉莫名害羞,脸红心跳。对于丈夫的外貌,自称“有点颜控”的张素霞很满意。所以对于自己与他的孩子的外貌,她怎么能接受半点儿质疑?




提起丈夫,张素霞仍然会流露出些许少女之意。黄晓明的爸爸叫黄镜清,她说起两人相恋故事的时候,又娇羞又骄傲,她回忆得起自己心砰砰直跳的时刻,也记得曾经写过的那些信,婚后黄父夜班回来翻墙进屋的甜蜜瞬间。她诉说这些故事时的骄傲,并不比她提及黄晓明时候的骄傲少半分。


张素霞和我们说了一桩他们夫妇年轻时候的故事——黄妈妈下班的时候会经过黄爸爸的单位,每到那个时段,黄爸爸都会站在单位的某一扇窗前,向经过的每一趟公交汽车挥手,虽然以人类目力,他根本不可能看到公交车上的任何一个人,但他仍然执着于此。以至于很久以后,黄妈妈经过那扇窗时,都会心中一凛,抬头去寻找黄爸爸的身影。


这是一个至今仍然能感受到恋爱的喜悦与幸福的人。前不久,喜欢没事涂涂画画的张素霞画了一幅画,画上有一辆车,一扇窗,一个在招手的小人。她拿给黄爸爸看,黄爸爸害羞了,“行了行了,你别再画了,我知道了”——然而黄爸爸仍然是这样一个人,如果得知哪天黄晓明和baby要回家,他就会在阳台上,对每一架经过的飞机招手。他信他们看得见。




如果要说在对黄妈妈四个小时的采访里感受到了什么,那大概就是,爱可以充分表达,与充分的被回应,到底有多重要。


“要了解一个人,那么应该先了解他的家庭”这句话多少应该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黄晓明是现在这个“善良守序”的黄晓明——那大约是,从他出生开始,他所见到的,就是一个简单而又相爱的家庭。他所感受到的世界,从未在他感觉需要的时候,对他背过身去。所以他天真而又轻信,像人生之初那样,从未被世界辜负过那样。


这可能是作为演员的黄晓明的不幸之处——如他自己所说,他对负面情绪的感受与理解太少,而无法拥有一个演技派所需要的对人生更深度与更复杂的体验。然而那也是黄晓明生而为人的幸运,你不能说快乐比忧伤更加高级,但无论如何,拥有如此简单的快乐,是需要一点运气的。


狠狠红代表作 ▼


傲娇与偏见第一期 | 绷紧的孙俪和那么自在的邓超


风暴中的赵本山,孤独和快乐


刘晓庆:我的人生没准还有奇迹


邹市明,一个拳击英雄的隐秘命运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