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斯顿学霸妹子毕业后的人生,被一幅画改变了

<- 分享“美国留学那点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1 美国留学那点事


苹果姐姐(ID:AppleSister_)授权发布

个人微信:apple_chenyuz  

知乎ID:郑辰雨  


23 岁那年,我去了 Morgan Stanley 担任资产管理分析师。那时我刚从普林斯顿毕业,自此我完成了从校园到社会的转变,也完成了别人眼中学霸的成长之路。高中自己通过申请去美国念书,一路全奖走到了普林斯顿,再进了华尔街 – 我似乎完实现了社会对我的期望。

现实中的我,在银行工作了一年后,煎熬在每天一早赶去“格子间”上班,但是心却在别处的日子。2013 年 6 月我听了 Dropbox 创始人 Drew Houston 在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毕业典礼演讲后, 无意中发现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Drew 站在台上穿着教授袍,微笑着告诉台下的毕业生:

“工作最认真的人不是因为他们自律,而是因为他们在解决一个问题,并且解决问题的过程让他们每天精神爆棚……而我的另外一些朋友,每天加班、工资很高,但是他们常常抱怨,好像自己被‘格子间’铐住了。”

Drew 继续着他慷慨激扬又充满幽默感的发言,而我却已经开始热泪盈眶。因为我就是他口中那种人。想要改变,却不知道从何下手。我的同事不是我 5 年后想变成的人。

我看见了曾经的自己,那个 17 岁雨季,无所畏惧的姑娘,她一个人拖着 3 个大箱子只身飞去位于康州郊区的高中,她用了半年的时间去克服害怕、孤单和语言的不通,她摒弃了一切熟悉的环境励志要在美利坚混出点名堂,现在,她已经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网球,5 个人的圆圈,和 3 万天”

Drew 给大学毕业生的人生信纸是“网球,5 个人的圆圈,和 3 万天”。“网球”代表自己的兴趣爱好, 我们所热衷的事情。 美国人喜欢养狗,扔出去一个网球,脱了链子的小狗会追着网球“疯狂”奔跑;“圆圈”的意思是我们是相处最多的 5 个人的中间数,所以多和受启发的人相处,不停扩张我们的圆圈,提升自己;“三万天”的意思是人生只有三万天,我们永远没有准备好的那一天。

我们的“网球”可大可小,对于 Drew 来说,它可能是他一直在做的产品,但是对于我们普通人,网球也可以是每天坚持跑步,或者特别喜欢养多肉植物。

在找到“网球”后,就应该去付诸努力,因为永远没有完全准备好的那一天,只有尝试了才知道如何改进,离梦想更进一步。很多时候,我们有各种想法,但是睡一觉醒来就算了,想好一件事情,马上执行,需要勇气、决心和魄力,但如果这几条你都具备,还是没去行动,说明你自己的信念可能还不够强。

我开始问自己,我的“网球”是什么?

我从小是个胆小内向的人,母亲为了鼓励我,开始送我去学画画,她总和我说,画画是一种创造。来美国前的那个晚上,当一切收拾妥当后,母亲在我已经装得满满当当的行李箱里又塞进了我的画笔。

既然画画是我的特长,我决定画出所有我敬佩的硅谷创业者,这些人有个共同点,他们充满创造力,对生活充满无限激情,他们的面前,是一段段正在被创造或已经创造的历史,他们的身后,都有一颗不安躁动和渴望改变的心。

第一个,就从给了迷茫中的我鼓励的 Drew 开始吧。 接下来的 100 天我拒绝了所有社交邀请。每天从纽约中城投行高楼下班后,我就直奔中央火车站,乘着 6 号线回到东村 St. Marks 的家里,扒两口简单的饭菜,然后带上耳机听这些人的演讲,在客厅橱柜上摆好画板,拿起画笔,开始我的“创作”,每一笔都有他们的故事,每一笔都让我热血沸腾。为了画出对 Drew 的理解,我的耳机里反复循环着他在 MIT 毕业典礼 21 分 46 秒的演讲,从头到尾听了超过 20 遍,都快可以背下了。

我进入画画状态后,站着一画就到凌晨 3-4 点 (正好是国内的下午), 把初稿放到微信朋友圈众筹意见,等美国太阳出来的时候,朋友圈的意见收集差不多了,第二天根据意见取舍修改 。

我给自己的绘画方式取名为 Minimal Viable Painting (“最精益绘画”和 Minimal Viable Product “最精益产品”的缩写一样 也叫 MVP)。周围的朋友说我的热情很有感染力,父母觉得我“走火入魔“,回想一下, 当时到底有多大的精神支柱支撑着我走过了那 100 天? 而且没有任何人逼迫,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的心告诉我这是我现在应该做的,就好像我找到了我自己的那颗“网球”,像放了链子的小狗,追着在跑。

100 天内完成 15 幅硅谷创业家的肖像画,并配上故事和他们说过的让我深受启发的话,是我给自己拟定的交付日期。 因为我争取到了 2013.10.5 在知名风投红杉资本纽约工程师会议展画的机会。这次展画对我意义非凡,因为激发我创作”创业巨人 (TechGiants)” 绘画系列的那个硅谷明星公司创始人 Drew Houston 会在场,我拿到 offer 的 “分享经济”鼻祖的联合创始人 Nate 也会在。

对于我一个在投行工作了 1 年半, 每天靠听创业者故事激励自己心中“硅谷梦”的姑娘,想到这次和科技大佬“零距离接触”的可能性,我会催着自己不能只画 5 幅,10 幅,只有 15 幅以上才算是一个系列,才能拿出来展画。一开始我觉得 #创业巨人#绘画的想法有些 crazy, 朋友会不会觉得我是另类,但当我把想法和初稿给身边朋友,还有大学创业教授看后,他们都出人的支持。

所以我每天画画,写故事,进入了一个循环的状态。那时候白天上班,回家再画到太阳出出来,早晨需要 3 个闹铃,爬起来后飞奔赶地铁,因为不能迟到,早晨起来很多时候我的头是昏沉沉的,但是跑到地铁站似乎又醒来了。

因为高中时学习的是德国表现主义偏抽象的画法,我的画所以神似过于形似。在红杉资本画展的前一天晚上,我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修改肖像画,因为明天的画展是我第一次在 300 多人面前展画,我要交出我能做到最完美的作品,问心无愧。

图:修改前后的画。

在科技大会展画巧遇“男神”

第二天,一觉睡醒 11:30,闹铃一个也没听到,Drew 的演讲是 11:30 开始,怎么算我 12:30 才能到,错过了 Drew 的分享会 。我看了一下日程, 下午还有个讲座,由早期员工 Albert 主讲,去年冬天我听过 Albert 的讲座,受益匪浅。于是,我决定再去听一次。

进去后,只有最后两排的位置了,于是我靠右边坐了下来。屁股还没坐稳,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后门走了进来,我抬头侧目看了一眼,这不是 Drew 么? 那个硅谷顶级明星公司的 CEO,居然如此平易近人,抽时间参加这个十几人的讲座,并坐在了离我 1 米不到的地方。

我的心“砰砰”跳动,他的画像就在我身边的手袋里面,连签字笔都准备好了。如果他在我旁边坐 30 分钟,是不是应该把画给他呢?画背面还贴了他的那句话

“Surround yourself with people who inspire you is as important as being talented or working hard”
多和启发你的人相处和天生聪慧或者埋头苦干一样重要。

当我捉摸不定时,我问了旁边坐着的蓝眼睛男孩,他看了一眼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当然 of course”。然后,我鼓起勇气,把画递给了坐在我左边的 Drew。此时很想脱口而出这句:很高兴遇见你。但是因为会场安静,我没有说出话。

他看后脸微红,嘴角露出了微笑, 略带羞涩的点评到“谢谢你,你画的很好”。当 Drew 拿着我画的那瞬间,我旁边蓝眼睛男孩拿起他的单反,嚓嚓嚓的拍了好几张照片,抓住了珍贵的瞬间,原来蓝眼睛是这个活动的摄影师。

讲座中,我问 Drew 作为硅谷这几年最成功的公司之一,他的团队如何保持低调。Drew 告诉我创业看似富丽堂皇,但其实荆棘满路,隔段时间都会有激流 (pockets of turbulence)。局外人觉得创业酷炫,但是现实很艰苦,所以做自己最有激情的事情最重要。如同他 MIT 毕业典礼的原话

“你们也许觉得,创立它是我一生中最刺激、有趣、有成就感的事情。而我却没有告诉你们,它也是让我觉得最丢脸、沮丧、痛苦的经历。我甚至记不清我犯错的次数。幸运的是,这都无所谓。在现实生活中,你最大的危险不是失败,而且太安逸。我们只需要走对一次。”

讲座结束后,Drew 微笑地给了我一个拥抱,并亲笔签名。我激动地向他描述了他的产品对我每天生活和工作效率的影响,和他的演讲启发我找到了自己的“网球”,并希望通过今晚的展画把他的信息传递给更多人。 他鼓励我继续加油!

提前收到的圣诞礼物

这次神奇般的遇见让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原来我昨晚坚持画到凌晨 4 点,展现最好的作品,老天是看在眼里的,虽然错过了他的演讲,但却以再合适不过的机会和他“偶遇” 了, 并和他讲了我的故事,受到当面鼓励。

那天晚上 8 点钟,我把 15 幅画在纽约中央火车站旁边凯悦大酒店的展厅里摆放好了,8 点画展准时开始,全场 300 多人流动,仔细欣赏每幅画和”创业巨人”的名言,我心情特别激动,真想上下跳动,而不经意间眼角也湿了!感觉是对过去 100 天的努力最好的回报。

Drew 在他 24 岁的时候,拿到了风投的第一笔投资,看着自己的银行账户从 2 位数到 6 位数,感觉很不真实,截屏留念,好像提前收到了圣诞礼物。当时的我,同样 24 岁,那神奇的一天好像也是我提前收到的圣诞礼物。

我的故事告诉大家,找到自己的“网球”后,然后马上行动,只有尝试了,才知道如何改进,把自己可以控制的做到最好,当别人看到你的努力时,他们可能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是无论外界多大的帮助,关键还是要自己做到最好。 我大学室友的爸爸交流的时候告诉我:“你的一个长处是 play in the traffic - 你主动出现在你感兴趣的场合并和不同的人交流,你不计较这些交流是否一定会帮到你。但是正因为这种精神,你更有可能遇到能帮到你或者和你合作的朋友。Just get out there.”

后来,当然还有后来。

硅谷创业者的分享大会还在继续,接下来上台的是一位首席财务官,硅谷公认的“投一个准一个”。他投的硅谷明星级公司包括 YouTube, Square, Tumblr 等等。Drew 指着台上的他对我说,如果你如此喜欢硅谷创业者的故事,那么你一定要和他交流一下。

听完建议,我就跑到前面去排队等候,由于我抱着硅谷创业者的画像,从而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然后有几个人就走了过来跟我搭讪,一个是红杉资本现场的工作人员,还有两个面生,一个眼睛特别大,另一个个子特别高,跟篮球运动员杵在那一样。

“我们很远就注意到你的画,很棒,你身上有一种无所畏惧的勇气。”搭讪的大眼睛说,“你想加入我们一起工作吗?”

What?

我在大四开始各种投简历,全世界各地参加面试,写过几百份简历,尝试过几百次群面或单面,挤破头才进了投行,在过去一年半里,我一边在“格子间”工作,一边偷偷寻找硅谷的面试机会,胆战心惊地打了无数个从纽约到硅谷的面试电话,每个假日都偷偷跑去硅谷给科技大会 TechCrunch 做志愿者……哪一个 offer 机会不是经过数论面试筛选拒信,历时几周到几个月?

但现在,因为一幅画,当场就有人要给我发 offer?

纽约搬去洛杉矶

在经过简要的交流后我才知道,那个大眼睛的男生来自好莱坞,是美国目前一家创业公司的 CEO,而篮球运动员身材的男生是这家公司的技术总监。

我对大眼睛说,“等一下,你是让我做全职还是兼职?”

加入后, 我给 Drew 写了一封感谢信,告诉他我们相遇后发生的好莱坞电影般的故事,我问他能不能把我们的合照和故事记录下来,这封信和我预期的一样石沉大海。他忘了我吗?也许吧。

2014 年,我已经在深圳和同事组建了中国团队,我们还给她起了个很好听的中文名字。

那天工作到很晚,下班的路上,我走在黑黑的路上,手机突然发出一条推送的声音,我滑亮手机,看到了一封未读邮件,而发件人的名字显示为“Drew”。我颤抖着点开邮件,上面写着:

“很高兴遇见你。”

没看够?回复改变获取文章:

留学改变了我们什么?


倡导理性阅读,离美帝更近一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