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常春藤到芝大:上海女生总结顶尖美高这四年

<- 分享“美国高中留学指南”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5 美国高中留学指南



美国高中4年最珍贵的学习经历是让学生从Somebody变成Nobody,再从Nobody变成Somebody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变得真正强大,由衷的自信。


去美高之前,妮妮初中就读于上海市三女中,接受的是纯粹公立教育;初中毕业后决定去美国读高中。很多人对The Hotchkiss School霍奇基斯中学都不陌生,作为美国“小常春藤联盟”成员之一,这是一所让许多中国家长趋之若鹜的顶级高中。在霍奇基斯这样一所顶尖美高,妮妮经历了从学霸同学中找回自信的过度期、带着平常心交朋友的融入期,逐渐自如选课、参加课外活动和交流项目。在妮妮妈妈看来,女儿在美高的成长是明显的,变得更宽容,也更自信。现在,妮妮已从霍奇基斯中学毕业,在芝加哥大学就读。下面是她和妈妈关于美高申请及在美高学习生活的分享。


去美高前的心理准备:重新定义自己


妮妮:刚进Hotchkiss的时候,老师就跟我们说:进入高中后,就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过去的荣誉一切归零。


你在刚开始学习的时候,可能只拿到B或者C,而且一般就读美国前十学校的学生必然都是学霸,中国学生到了那边之后未必还是Top Students。所以,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接受这个心理落差,之后在新环境中找到位置,重新定义自己,是每个经历过渡期留学生的首先考虑。


我的一个同学,也是中国的学生,他在国内的时候就是全A,并且非常有绘画天赋,还积极参与足球和网球这类的运动项目。但遗憾的是,这个优秀学生没有平缓地过渡到寄宿高中的新生活。他进入高中的第一学期就因为压力过大患上了单核细胞增多症,最后由母亲到美国陪同一段时间后,调整心态,在第二个学期才回到学校。


妈妈我和孩子在准备留学申请时发现,招生官最关心的问题不是成绩和荣誉,反而是学生到底准备好没有。这个“准备”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学生是否准备好去美国留学;二是学生是否准备好去他们的学校学习。


我跟埃克赛特的招生官聊天时,他就非常直白地说,美国高中4年最珍贵的学习经历是让学生从Somebody变成Nobody,再从Nobody变成Somebody的过程。面对这样的不适应和心理落差,学生如何去看待分数其实远远比分数本身更为重要。


融入美高:学会不卑不亢地和美国同学相处


妮妮:我在美国学习到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学会分享自己的想法。刚来到Hotchkiss上课的时候,我并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想法。面对老师抛出来的问题,总觉得自己的想法不够完善,所以自然而然不会在课堂上发言。后来,老师发现了我这样的行为,在一次谈话中,他告诉我:大家关注的是你们的想法,对错并不是首要的。


老师在教室不是教授某一项特定的知识,而是引导大家讨论。很多时候,老师都通过抛出问题,让学生关注到我们自己做作业时没有深入思考的细节。


回到融入美国高中的话题,有一颗平常心非常重要。要知道寄宿高中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即使在国内念高中也是要重新进入一个新的环境。如果一个学生放低自己的姿态,去融入别人的社会文化里面,会身不由己地面临一些选择。


比如说,有美国同学会问我:中国工厂里面是不是都是童工,中国学生吃不吃狗肉?这个时候,我们要怎么回答?如实说?还是顺着他们说?


如果始终记住大家都处在平等的位置上,保持着互相尊重的态度,语言不会是障碍,也会更容易融入美高生活。在人和人之间平等没有区别的情况下,同学之间能不能成为朋友就要看思想上有没有碰撞和共鸣了。


所以,留学生千万不要把和外国人交朋友看得太过困难。这和国内的学生来到一个新高中,遇到新的同学是一样的。类比来说,汉族同学面对信奉伊斯兰教的同学也会有很多疑问,这就和美国同学问中国学生吃不吃狗肉是一样的。说到底,就是对于不同文化的基本尊重问题。学生不用因为太迫切地想要融入美国高中,而有意去迎合别人的想法,不卑不亢的态度非常重要。


妈妈:光孩子自己努力去融入美国环境是不够的,家长需要做的也很多。


很多家长都觉得既然让孩子去美国读书,他们就应该学着去独立,不该关涉太多。但是,让孩子知道自己永远有父母的支持,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去面对陌生的环境。


在刚到Hotchkiss的第一年,我每天晚上十点钟和妮妮通电话,这样的沟通能够让我更好地了解自己的孩子,并及时开导。我们能做的就是了解孩子的想法,给予鼓励和支持,而不是Push。


有些家长对孩子现在取得的成就非常满意,也会向别人吹嘘“我的孩子被某某学校录取了”之类的话,但是忘记了孩子在未来也会面对很多困难。我们要让孩子知道,自己最关心的不是成绩,而是她的身心健康。她能够从高中顺利毕业,这对于她来说已经是非常大的成就了。


美高课程选择:要选择适合的课程,不要一味求高难度


妮妮:我们学校有一个核心课程,这门课程在2008年的时候刚刚起步,老师、同学、学校都在摸索中,怎么教、怎么学都要一步一步来。当时我听过一天的核心课程,还和各科目的老师聊了一下学期规划,但最初还是没有选择这门课程。


对当时的选择我一点也没有后悔,首先核心课程并不简单,难度也很高,如果我选择这个课程压力会非常大;其次,我非常喜欢的语言课和核心课程课表冲突,这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选择课程的时候应该根据自己的喜好,而不是老师跟你说这个课程学了之后你能够有多好的机会进入名校之类的。


根据我同学的学习和我自己上课的感受,略微讲一下霍奇基斯中学的核心课程,希望给家长一些参考:


同学们的总体反馈意见是课题跳跃性较强。课程的学习一般不会遵循常规的时间顺序,而是根据一个一个主题上课:比如,英语课在读威尼斯商人;那么历史课就学习意大利文艺复兴;阅读古罗马古希腊哲人的选集;学美术的同学欣赏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的画和雕塑,再进行自己的创作。


期中和期末考试则有由跨学科的项目代替:比如有一个作业是请同学到学校墓地里,挑选一个墓碑,然后找在学校附近这个地区里,这个人生活过的时期里发生事情的资料,给这个人编撰一篇生平传记,写成6页左右的Research Paper,成绩是几门课的平均分;如果这样大家的理解不是很明确,我可以再举个例子,老师可能会要求你用舞蹈表现某一个哲学课学到的内容。


除了课题的跳跃性以外,同学的另一个不满是作业量。虽然每门课围绕一个主题在上课,但是老师布置的作业是独立分开的。因此阅读量和写作的要求很高,相当于同时上了4门人文学科。


11年级的法国交流生项目:不功利地学习


妮妮:我在11年级的时候参加了为期一年的法国交流项目。这其实面对了非常大的风险。美国高中学生在这个时间大多已经开始了标准化考试,准备大学的申请。


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参加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和我的父母也考虑了很多,也重新坚定了自己出国留学的意义。


在美国留学之前,我们就有了这样的共识:国内念高中和在美国本质上相同;平常心入读,站在一个有更多机会和自由的平台上,更自如地尝试新事物并发现兴趣;坚定目标,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那时候也没有太多的犹豫。从中国到美国,和从中国到法国,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在法国的这段时间,相比Hotchkiss的学来说,真的太轻松。那边规定每上6个星期的课,就要放2个星期的假。上课的时候,学校会带我们去看艺术史课里面学过的城堡、教堂和博物馆。在放假的时候,我去了法国一些其他的城市,还去了德国旅游,甚至到了挪威看极光。


不过这样看似轻松的课程对我的影响反而更大。在法国一年的冲击、感悟和自我认知,可能比过去的17年还要多。可以这么来比喻:就像是一粒石子丢进了湖里,溅起了阵阵涟漪,对日后人生的影响也一圈一圈地扩散出去。


当然,在法国过于轻松的一年也意味着我回到美国就读12年级的时候要比同年级学生忙得多。我还记得其他同学已经开始愉快地玩耍的时候,我还在赶一份10页的论文。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这个决定,当你不功利地去做某一件事情,只是纯粹因为喜欢而去做的时候,你的收获是最大的,感悟是最多的。


妈妈:当时妮妮想去法国交换的时候,周围人的都不太认同。孩子在美国高中只读了2年,在没有完全形成美国思维定式的时候,让她突然再转到法国,接受纯法语式的教育。连续的环境转换,思维习惯转换对于妮妮的学业真的是好的吗?


当时我就去找了SYA法国项目的校长,他跟我谈到:那些想要冲击常青藤的学生正在拼命做努力的时候,我们的学生正在走向海边,倾听自己的内心真正想要什么东西。


所以之后我也没什么犹豫,让孩子去法国。现在想来,非常感谢学校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让孩子远离学业压力,真正去思考。


美高课外活动:要源于爱好,然后坚持下去


妮妮:我身边很多学生都非常积极去参与课外活动、社团,认为那是申请大学非常重要的部分。但在我看来,那些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我退出了数学俱乐部之后就没有参加学校的任何社团,尤其是慈善方面的活动。我的很多同学之所以选择参加慈善社团,都说为了功利目的,就是申请大学。但是,除非这个学生在一个社团里做出了非同一般的成就,比如拿到了国家级的冠军、或者成立了一个全球性的非盈利组织,不然在自己的简历中写自己参加了多少社团,对于面试官来说,并不能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参加社团更多应该是源于自己的兴趣爱好。举个例子,因为你喜欢辩论,所以即使你不是全世界或者全校最佳即兴辩手,但是3年坚持下去,从一个胆小的人变成了一个落落大方自信的人,这样的成就不比简历上的某某慈善社团社长来的差。


我虽然没有参加任何的运动队或者其他一些社团,但是我在大学期间坚持游泳和打网球,这段出于自己兴趣的“课外活动”是非常重要的。


妈妈:这里提到了妮妮参加数学俱乐部的事情。


其实在和她的沟通中,我了解到她在美国留学期间也遇到了不太好的问题,——被贴上了“数学好”的标签。她对数学并无太大的兴趣,但因为周围的中国学生都参加了数学俱乐部,她的顾问又正好是数学俱乐部的领队,所以妮妮在数学俱乐部里苦苦挣扎了一年。


当时一直困扰她没有退出的原因就是这个“标签”。中国学生如果退出,是不是就会代表自己数学不好?如果周围所有中国同学都参加数学俱乐部,是不是应该坚持下去?


在了解这样的情况之后,我跟她的顾问进行了沟通,最后她才正式决定退出数学俱乐部。选择课外活动或者社团的时候,不仅要以兴趣为主,还要考虑孩子自己的能力。


申请大学:文书修改要主动


妮妮:学校会有自己的顾问。但是对于一个升学顾问来说,他的手底下管着很多的学生,所以一个顾问能够分给每个学生的时间是比较少的,我们就必须主动。我建议从11年级的暑假就开始和顾问邮件互动,询问情况。


但有一个问题是,学校顾问关注更多的是学生的完成情况,不是质量;而且他们一般只是每个月去督促学生,不会每天或者每周去关心学生目前申请大学的进度。


我觉得自己比较幸运的是,我妈妈有一个有30多年经验的升学顾问朋友,她就会把时间控制精确到天。比如哪天需要上交什么材料、哪些东西是要今天就要完成的等等,并且修改意见也反馈得非常及时。


在写申请文书的时候,我还有两个小建议:文书写作不一定要早开始动笔,但一定要早构思,我之前就提到11年暑假就要跟顾问互动;其次是除了顾问之外,要把自己的文书给朋友和各科老师改,虽然大家给出的意见可能有分歧,但能够更好的了解各方意见,完善自己的Essay。


家长提问

 

:妮妮在这四年里最大的成长是什么?


妈妈:高中四年给妮妮最大的成长,我认为是她对自己更加宽容。


如果是四年前,她考上芝加哥大学,绝对不会坐在这里,和大家分享自己的经验。她更可能会对自己没有考上哈佛、耶鲁、普林斯顿而感到遗憾。但现在的她对自己更加宽容,也更加自信。我觉得这是她四年里最大的进步。


:从妮妮的案例来看,她能被Hotchkiss录取的最大因素是什么?


妈妈:一是五年前的竞争还没有现在那么激烈。另外一点是,我们在申请材料中把真实的妮妮体现出来了。


在成绩不错的基础上,我个人认为她被录取的最大原因是,妮妮在成长过程中带有她自己非常独特的色彩和个人特质。在我们家教育的过程中,旅游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比学校学习更加重要。


妮妮:我们学校的招生官说过,他们希望招的学生是带着自己的人生故事来到学校的。这也是为什么学校会做一个Interview,所以我觉得自己能被录取是因为我有很多自己的经历和故事。


:孩子在哪个阶段出国比较好?


妈妈:我的孩子是初三读完之后,出国读9年级。如果现在让我再来做选择的话,我可能会更早一点。


我的孩子较其他孩子更加成熟一点。当然,这是有利有弊的:利是她可以更加独立,更好地适应国外生活;弊是她已经形成了定向思维。比如,她刚刚就提到了在上课的时候会担心自己的答案而不敢发言。所以,她必须打破原有的思维,才能真正去适应美国思维。如果在她没有形成固有思维之前就出国,可能会更好。


家长在对孩子心理状况有一定认知之后,稍微早一点是个不错的选择,现在让我再选择的话,我可能会让她初二就出去。


妮妮:我认为,我在9年级出去是已经做好准备的:准备好离开父母、准备独立。如果再让我选择的话,我可能也会选择初二。我觉得,只要家教到位了,孩子就是可以出去的。


:对孩子的培养什么才是重点?性格上还是学习上?


妈妈:对教育问题,我自己也做了很多调查,发现走得更远的孩子更出色的地方,不是成绩或者是所谓的情商,更多的可能是学习态度或者说是学习习惯。


:美国高中希望看到怎样的学生?或者说,希望看到他们身上怎么样的闪光点呢?


妈妈:首先,美国排名前十的高中对于分数一定是有一个门槛的。除了成绩之外,他们还希望看到学生的性格、品德、教育背景,以及他能带给学校什么。


妮妮:学校当然不希望出现学生整天打游戏,不认真学习的情况。学校想看到的学生不仅仅是对自己负责任,还是要有条理的。比如,男生要把自己的房间打扫干净。可能这只是很小的一点,但也是学校很实际会去考虑的一点。另外,学校一定是希望学生是用功的。不论是上课、还是选课,学校都是希望学生好好利用这些资源,不要浪费。


:妮妮没有参加太多课外活动和体育活动,那你是怎么在申请中怎么突出自己的特点呢?


妮妮:其实课外活动指的不仅仅是社团活动,学生在课外做的所有活动都是课外活动。比如说,法国就是我比较独特的经历。其他的话,可能语言也是我的特色吧,这是我的一个兴趣。一个是学得比较轻松,还有就是它可以帮助我在旅游的时候对一个国家、社会、人民有更多的认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虽然我体育不太好,但我高中有3年都坚持隔天去游泳。游泳在学校只是一个冬天的项目,但是我是全年坚持下来的。虽然我在申请的时候没有写我是校队队长,或是拿了什么地区第一名,但是我坚持下来这件事情对大学来说可能是值得的。


妈妈:妮妮可能没有参加组织化的社团活动,但是在生活中她还是影响到了亚洲或者中国的一些学生。比如,她选修了法语和拉丁,在她之前都没有亚洲学生学习拉丁语,觉得非常难。还有一点:她是第一个参加法国项目的亚洲学生,现在也有很多后继者。Hotchkiss对妮妮的这方面也比较了解,在写推荐信的时候就把她的这方面表现了出来。


:美国的历史课是怎么上的呢?


妮妮:首先,历史课的阅读量非常大。学生需要在大量的材料里找出有用信息,然后在课堂上表现出来。


Paper也是一个问题,美国老师会要求学生在Paper上开宗名义,到底是A好还是B好,一定要选一边站。但我就是觉得不能说A绝对好还是B绝对好,这对我来说是比较难的。


后来,我的英语老师告诉我,其实老师想考察的不是某个内容,而是希望学生用所学到的知识去捍卫自己的观点。


文章出处:外滩教育(TBEducation)

推荐阅读:

【4.9】双胞胎兄弟的圆梦之路—美国寄宿初中申请经验分享会

我们陪儿子美国求学:美国高中校园面试游记

美国与中国教育的差距,始于高中!

北邮教授:中国大学已经变成养猪场,我主张上完初中就把孩子送出去!

留学党如何规划美国高中四年的留学生活?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送儿子到美国读书,我被美国教育打了一闷棍!

专注低龄留学十九年

北京:400-0123-076

上海:021-63905517

青岛:0532-86677101

官网:www.kentrexs.cn

微信ID:usagaozhong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