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新西兰度蜜月却死里逃生,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分享“新西兰天维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0 新西兰天维网



些日子大家都在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其实总结起来很简单,一切都源于婚假去了趟新西兰,然后出了场车祸……

@靠谱晔Jackie

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出行基本不写游记,大多数时候都用照片解决问题。


去NZ之前,也并未觉得这次旅行会有什么不同,但旅程的发展却远远超出了预期,catch到的所有影像多是储存在脑海中,只有付诸纸面,记录一下这次旅行了(尽量轻松哈O(∩_∩)O~)


新西兰之旅启程!

初六下午,匆匆和李先生奔赴机场,结果放眼望去一片红:航班大面积延误!

就在同时,我们惊奇地发现订机票的护照号弄错了!弄!错!了!这种奇葩的事情也能发生!?

然后就是长达两个小时的各种打电话,事实证明还是应该直接到航空公司网站买票,各种中间商的电话一个一个打到崩溃。


感谢晚点(我怎么会开始感谢他=。=),终于在登机前赶上了灰机:


浦东,我们来了!

飞机于11:40PM到达浦东,12:00PM还在滑行!还!在!滑!行!我下一班机就是00:30AM了啊!

下飞机一顿猛跑也无济于事,于是我第一次没赶上国际航班(后来发现这只是此次旅行许多“第一次”中很普通的一个,嚼根辣条压压惊)。

我们在上海呆了一天,原本吃着奇异果、烤羊排的情人节变成了吃着上海菜、逛着城隍庙的情人节,画风清奇……

第二天,经过13个小时的飞行,飞机降落在奥克兰,又转机来到基督城,下飞机、取车:

一场狂野之旅就这样开始了
NZ地处西风带,加上中间是山,所以西海岸经常下雨。


从基督城一路向西的路程也是从长白云之乡到冷酷仙境的过程,到了Greymouth,雨已经下的连它老妈都不认得了。


拍照的人都知道光的重要性,没有太阳,只好开启HDR模式拍了几张草草收场,准备隔日去Franz Josef Glacier。

第三天
雨依然一点停的意思也没有,车开到海边,一时纠结了:都到海边了应该下去走走吧,可是雨下得是真大=。=


踌躇片刻,准备走人,奇葩的事情又发生了!车子无法发动了!!!人生第一次请求道路救援竟然是在NZ!!!

电话接通,接线员小姐问我在哪,我瞬间懵了!对着GPS一顿看,告诉人家我在Beach St 90度弯儿那,然后就一边在风雨交加的海边等着修车小哥,一边担心海水会不会漫上来T T。


小哥来了看了一眼,说是我们破车的电瓶没电了,什么鬼,根本没停多久好么!?


最后总算还是上路了。


路上第一次载了一个冒雨搭车的德国小哥Joe,小哥在NZ工作期限将满准备回国,所以开始环岛游。他朋友告诉他南边可能sunnier一些,于是我们快马加鞭、一路狂奔。


到Franz大家都傻眼了,哪里有sun!说雷雨都算客气,明明就是雷暴!!!于是只有歇息,静待第四天的到来。


第四天
旅途的高潮悄然而至……

雨一直下,直升机冰川徒步果然被cancel了,跑到游客中心问问看冰川的步道开不开,答曰:不开,雨太大,太危险,但有专业向导的团可以去。


还等什么?果断报名!


后来发现这团果然超值,沿着河谷出发,趟水过河,冒着狂风去看冰川。风这叫一个大啊,向导是个接近190cm的大哥,一不小心都能让风吹个趔趄,山上垂下的溪流都让风给刮歪了!!!歪了……


总体来说还是值回票价,徒步回来大呼过瘾,甚至萌生了玩户外的想法,没想到离奇的经历才刚刚开始……

离开冰川继续向南
赶向Wanaka。雨还在下,拐过一个弯儿,正想加速,就看见对向一辆白色房车漂移着向我们冲过来!

对,就是漂移,甩尾的那种,跟电影里一样一样的!然后就是bang的一声……


抬头看时,车的前挡已经全碎了,airbag都憋了下去。我愣了几秒,确认这不是在梦里,因为真的不敢相信竟然这么给撞了,确认之后肾上腺素一下就起来了,旁边李先生当场晕了过去,我打开车门拼命喊:“Help!Help!Somebody help us?!”VR特警里的词儿全出来了。

还好当时跑的是条干道,车比较多,NZ人民都特别热心,纷纷下来帮忙。


先跑过来的是个大爷,大爷想把我弄出来,结果发现我的背非常疼,看了小二十年医疗剧的我和大爷都觉得,还是保持不动比较好。


我心想:“XX,不是要瘫了吧?!”但发现下肢都还能活动,稍稍放了点心。


一会儿又跑过一个女孩,是个护士,问了一下我的情况,就像医疗剧里演的那样:叫什么名字、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哪里疼、能不能动一类的。



这时候李先生也醒了,起来就问这是哪?我X,我心想不会是撞失忆了吧?!就问他记不记得在中国的事,他还记得,我稍微放了点心,袁式诊断为大脑自我保护delete掉了。


我和李先生的伤势都比较稳定,于是都在车里等救护车,这时候外面围了一堆人,有一直陪我说话的护士妹妹,有拿着灭火器在外面以防万一的小哥,还有人在疏导交通。


救护车不一会儿就赶到了,把车顶棚给掀了,把我抬出来。护士姐姐说:一会切车会有一点noisy,不要害怕。我说好。


过了一会消防队员哥哥来了,跟我说:会有些noisy。我说知道了。一会儿又有个消防员哥哥跟我说会noisy。搁平时我非跟他急不可:你倒是切啊,别再叽叽歪歪了!但当时的我实在没有力气了,只有等着。


终于顶棚被完整切下,大家放下担架把我抬了出了,送上了救援直升机,由于飞机太小,只有一个送伤员,于是先把我送到了最近的Greymouth的西海岸医院,helihike没玩成,还是坐了直升机,也是醉了……
医院
送到A&E后,就是例行的检查,X-ray、CT一类,医生跟美剧里的差不多,长得都还不错,问我衣服是脱了还是剪了,由于当时不知道结果,出于谨慎,我说,剪了吧。于是,一套“狼爪三合一上下装”就这么被剪了。


感觉心在流血TT,保命要紧,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


感谢从小看港剧养成的好习惯(系安全带)以及外国汽车的安全防护系统,最终检查结果是外伤:左腕粉碎性骨折、脊柱L1轻微压缩性骨折,还有就是各种擦伤扭伤了。


不用手术,在急诊室给左臂打了个石膏,缝了几针就被推病房休养了。


李先生不一会也被送过来了,左脚多处骨折,需要手术,还有多处擦伤、扭伤。奇葩的是,这种手术Greymouth竟然做不了,需要转院去Christchurch!!!


其实NZ的医疗设施还算不错,但这医疗水平,额……



外国人讲究靠自身机能恢复,所以用药不多,疼的话可以吃止疼药,反正自己身体也能把毒素排出去。


像我这样的情况基本就是鼓励你自己活动了,护士姐姐们扶着我准备起身上厕所,但证明还是操之过急,弄得我差点没疼晕过去。


这里说一下晕的体验,长这么大第一次有真切感受,先是脊椎钻心的疼,然后就感觉一股热气往头上冲,下一步就是两眼发黑了,所以以后大家有这种体验的时候赶紧找地方躺平,避免破相。


哦对了,这次我和李先生都没有破相,本宫甚感欣慰\(^o^)/~。



休养
在Greymouth的日子里,李先生基本在床上等待消肿以便做手术,我在慢慢恢复,基本可以下地走路,但只能走“曹植式七步”,多了就受不了。

这里要着重说一下国外护士的护理。这才叫护士啊!照顾得那叫一个无微不至,你会感觉她们真的在为你着想,当我第一次自己走路的时候,大家都在替我高兴。

但方法略显单一,比如我血压一直偏低,就让我狂喝水,说这样才有劲儿把血pump到各个部位,结果都是冷水啊!冻都冻死了还pump?!


最后实在受不了,李先生问你们有warm water么?护士姐姐:“哦对,Chinese喜欢喝warm water的,我应该记得才对!”血压问题迎刃而解……



22号(我已经算不清是第几天了),医院终于决定把我们转院到Christchurch了,准确的说是李先生转院了,我就这样的被discharge了!!!因为follow protocol,我已经不需要治疗了。


我被安排到医院附近一个专为家属设置的旅店,医院可以把我用轮椅推过去,晚上再推回来。但最大的问题是:没!人!照!顾!换句话说,摔倒也没人知道,也没有人照顾吃喝。


第二天早上就出问题了,由于药效太强烈,我差点又晕过去,幸好旅店管理人员打电话过去,我对着电话大喊:“Please come up with a wheelchair,now!!!”不一会儿,两个妹妹带着轮椅破门而入,把我推回了A&E……


李先生也在术后没几天被discharge,我们就这样漂洋过海结束了NZ的奇异之旅,写下这篇游记的时候正在家中休养。

感谢

在这里,要感谢各位领导同事、亲朋好友,在我们出事之后积极寻求各方的帮助,忙前忙后地联系NZ相熟的朋友!

感谢Kim、Rachel、Zoey、Sarah、熊小姐等叫得上名字、叫不上名字的人的热心帮助,在此次事故中,真的碰到了好多的素昧平生却热心相助的人们。


正如帮我推轮椅的小哥Gordon说的,虽然出了事故,却看到了不一样的NZ。我有机会跟更多的NZ人民交流,体验到了NZ的另一面!


我还要特别感谢我家人、爱人的支持,是你们给了我去体验世间美和爱的勇气!


这次事故并不能阻止我,我依然向往去南极看企鹅、去耶路撒冷感受三千年的文化激荡、去卡萨布兰卡感受北非的苍茫与纸醉金迷、去哈瓦那和里约体验热力似火的拉美风情……


NZ登山家Edmund Hillary说:
“Because it's there!”
世界就在那里
我依然是那位行者!

To be continued……

本文由@靠谱晔Jackie授权转载
部分图片来自作者微博


合作推广请邮件至 info@skykiwi.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