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展览 寻珍千年法门寺,梦回大唐长安城

<- 分享“雪梨TV”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2 雪梨TV



本次展览不但是新州艺术馆的第一次,同时也是澳洲历史上第一次以唐朝为主题的展览。

说到唐朝,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唐诗。几乎每个华人的小孩子,自牙牙学语之时,便开始接受唐诗的熏陶。然而唐代璀璨文明的花园中并不只有唐诗这一朵奇葩,政治开明、思想解放,使唐代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光辉灿烂的一段时期。从贯通中西的丝绸之路,到兼收并蓄的长安都城,无一不展现出大唐的国力强盛、文化昌盛和民族自豪感。就在今年,澳洲从未举办过唐朝展览的历史即将被改写——4月9日至7月10日,从中国陕西境内出土的总计135件(组)唐代文物,将远渡重洋,以《唐都遗珍》(Tang: Treasures from the Silk Road Capital)为主题,在新南威尔士州艺术博物馆(Art Gallery of NSW)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展出。这些珍贵的展品将为热爱中国文化和历史的观众掀开大唐的神秘面纱。


鎏金铁芯铜龙 (公元8世纪) 陕西历史博物馆


彩绘胡人骑卧驼俑 (公元742年)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观音菩萨立像 (公元8-9世纪) 西安碑林博物馆

长安:中古世界上最繁华的大都市

唐朝始于公元618年,由唐高祖李渊建立,定都长安,并在洛阳设立东都,共历289年,21位皇帝。唐朝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个辉煌时期,在各个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唐朝时,面阔84平方公里的都城长安在其鼎盛的八世纪中叶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国际化文明最高的大都市。按照中国传统都城建制设计的帝都有着规整的布局和严密的管理系统,如棋盘一般,极致地反映了皇权至上的思想。白居易有诗曰:“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

这座被层层城墙包围的棋盘式城市却以其开放的胸襟和民族的自信心接纳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使节、僧侣和学生。唐人在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也广泛地接纳陌生的异域文化,以兼收并蓄的气量和聪明的创造力将外来因素本土化,为后人留下了辉煌灿烂的艺术作品。本次展览中的一批胡人俑和来自西方的玻璃器以及有明显西方特征的陶瓷器和铜镜便是这种国际化的见证。

与此同时,唐朝时大量西人涌入长安,带来了他们崇奉的景教(基督教)、祆教和摩尼教,加之佛教、道教等大教派,形成了本土信仰和外来宗教共存于长安的现象。唐朝统治者根据自己的喜好和政治的需要对儒教、道教和佛教有抑有扬,时压时提,更使唐代宗教史错综复杂。因此,展品中虽以佛教遗物、佛像为重,也将包括反映中国传统信仰的四神石棺、道教的铜镜和最早铭文记载景教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 ”拓片。

敦煌莫高窟:佛教壁画与3D技术的碰撞

你对博物馆的刻板印象是什么?古板?严肃?像个老学究?如果你还这么想,那落伍的就是你了。本次《唐都遗珍》展上,新州艺术馆将首次使用3D技术,在展馆内重现莫高窟第220窟的恢弘场景,使身处悉尼的观众不必远渡重洋奔赴敦煌,也能身临其境般地欣赏莫高窟内色彩斑斓的壁画佛像,如梦似幻的舞蹈。观众通过展览配备的iPad,与展厅墙壁相感应,即可欣赏到千年之古的敦煌壁画图像,并通过语音提示,了解壁画中的佛教故事及其蕴含的禅意。

莫高窟,俗称千佛洞,坐落在甘肃省敦煌市外鸣沙山东麓断崖上,1987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与云冈石窟、龙门石窟和麦积山石窟并称中国四大石窟。莫高窟中的石窟壁画富丽多彩,内容可从十六国时期延伸至清代。其中以唐代的经变(汉传佛教的经文故事画)壁画为顶峰。第220窟是莫高窟最重要的初唐洞窟之一,窟内三壁绘有精美壁画:北壁为《药师经变》,展现了“此岸”(现实)供养药师的仪式;南壁为《西方净土变》,描绘了“彼岸”(极乐)美妙的西方净土;东壁为《维摩诘经变》,表达了维摩诘居士和文殊菩萨的从容、智慧与修持,告诉人们不要执着于形式上的“此岸”与“彼岸”。三壁交相呼应,突出了诸佛菩萨对众生的挚爱关切与慈悲愿力,共同构建了莫高窟第220窟的核心内容。


药师七佛 (公元618-705年) 莫高窟第220窟北壁 照片由敦煌研究院提供


鎏金鸿雁纹银茶槽子 (公元869年) 法门寺博物馆


鎏金银龟盒 (公元800-874年) 法门寺博物馆。


鎏金飞鸿毬路纹银笼子 (公元800-874年 )法门寺博物馆

法门寺地宫:沉睡千年的传奇

整个《唐都遗珍》展览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来自佛教圣地法门寺地宫的十余件珍贵文物。

法门寺位于陕西省宝鸡市,始建于东汉末年桓灵帝年间,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唐朝近300年间,皇室屡以尊贵物品供奉佛指舍利,祈求佛祖保佑,国泰民安。先后有高宗、武后、中宗、肃宗、德宗、宪宗、懿宗和僖宗八位皇帝,每隔30年迎佛指舍利至长安、洛阳皇宫内供养,每次迎奉佛骨,声势之浩大、等级之高,堪称绝无仅有。

贞观五年(公元631年),法门寺始建宝塔。咸通十五年(公元874年),唐僖宗最后一次送还佛骨时,按照佛教仪轨,将佛指舍利连同数千件稀世珍宝一同封入塔下地宫,即现在人们所熟知的法门寺地宫。虽然地宫占地面积只有31.48平方米,却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发现的年代最久远、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佛塔地宫。

然而,唐朝之后的历朝历代,都不知道这个地宫的存在。到1981年,法门寺明代砖塔的半壁在大雨中坍塌,后陕西省政府决定拆除仅存的半壁砖塔并重建新宝塔。1987年,参与修复勘测工作的考古人员意外发现了一个洞口,随后不久,沉寂了1,113年的法门寺地宫,连同2,499件大唐国宝重器终于得以重见天日。

本次展览将为法门寺出土的珍贵文物开辟专门的展室,展出由法门寺地宫中挖掘出的总计十八件珍宝, 让悉尼的观众一饱眼福。其中既包括阏伽瓶 、铜熏炉 、银如意、银手炉、水晶枕、水晶棺、大日如来塑像等本土珍宝,也有极具西方特色的琉璃瓶、琉璃盘等,每一件都堪称巧夺天工,精妙绝伦,令人叹为观止。

此外,法门寺出土的唐代宫廷茶具 ,包括刻有唐僖宗乳名“五哥”的银茶碾子 ,也是世界上已发现的时代最早、配套最齐全、等级最高的茶具,是世界茶文化考古研究中最重要的发现,全面展现了唐朝宫廷茶道文化的独特风貌和辉煌成就。在展厅内,观众可一睹这些唐朝宫廷茶具的魅力,感受中华悠久的茶文化历史。

专访《唐都遗珍》策展人、新南威尔士艺术博物馆中国部主任曹音

曹音,毕业于北京大学考古系,后赴哈佛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四年前她担任新南威尔士艺术博物馆中国部主任,并主导了《唐都遗珍》的策展工作。《城市周刊》在馆内很荣幸地采访到了曹音女士,请她为我们的读者朋友们介绍本次展出的详情及其背后的故事。


新州艺术馆中国部主任:曹音 摄影:Luky

《城市周刊》:请您把这次展览中的整体情况先大概为《城市周刊》的读者们介绍一下吧?

曹音:这次展览参展的文物共计135件(组),全部来自陕西省西安市及其周边地区的考古遗迹。展品主要包括唐朝的金银器、玻璃器、陶俑、壁画、玉器、陶瓷器等,力图比较全面地展现唐朝长安市的风貌。藏品中有很多件都属于国宝级别,在中国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

《城市周刊》:在过去的30多年里,新州艺术博物馆举办过许多次中国古代文明的展览,而这次是博物馆首次举办以唐朝文明为主题的展览,您觉得这次展览有着怎样的意义?

曹音:新州艺术博物馆一向注重中国艺术,但以前我们所办的展览都集中在中古时期以前的周、秦、南北朝等朝代。本次展览不但是新州艺术馆的第一次,同时也是澳洲历史上首次以唐代为主题的展览。唐朝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可以说对中国影响最深远的朝代之一,我相信本次展览能让澳洲民众和海外华人更全面地了解中国悠久的历史和灿烂文化。

长安有点像今天的悉尼,是一个多元文化融合的大都市。

《城市周刊》:您为什么选择长安作为这次唐朝展的切入点呢?

曹音:首先,由于丝绸之路的存在,唐朝与西域国家有贸易往来,长安因而成为了丝绸之路上重要的贸易中心;其次,长安拥有强大的国际影响力。四夷入臣,兼容并包,不仅对整个东亚地区如朝鲜、日本形成了持久的影响,还形成了文化空前繁荣的局面。我觉得以长安为主题能够展现出盛唐时代的风貌,同时也希望能够通过长安这样一个小小的窗口,让更多人了解唐朝、了解中国文化。


嵌宝石水晶椁子 (公元874年) 法门寺博物馆

《城市周刊》:唐朝应该是汉朝之后中国历史上的又一个盛世,也是当时的世界强国之首,您觉得是哪些因素,才造就出了这样一个光辉灿烂的大唐文明?

曹音:我觉得最主要的是唐朝的大统一,汉代以后的三个多世纪,中国处于分裂状态,人民饱受战乱之苦,而一个帝国的统一对于民心的安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唐朝都护府的军队保证了整条丝绸之路的安全,西域的少数民族也或臣服、或结亲于唐朝,这变相推进了唐朝与西方的贸易往来。此外,唐朝的政治开明、思想解放,使得整个国家能够包容各种不同的文化。其实唐代的长安有点像今天的悉尼,是一个多元文化融合的大都市。

《城市周刊》:那么唐朝作为一个“国际化”、“多民族”并且包容不同宗教信仰的朝代,本次展览将如何展现它的多元文化特点呢?

曹音:举例来说,在陶俑展品中你能看到多件胡人俑和骆驼俑,它们代表了来自中、西亚等西方的多个民族群体;唐代金银器展品中,不但有借鉴了中亚金银器制法的凸花银盘 ,还有从法门寺地宫中挖出的源自地中海东岸和伊斯兰帝国的琉璃瓶和琉璃盘等,有明显的异域特征;而从节愍太子的墓中发现的一幅壁画里,你还能见到女扮男装的形象,这是唐代女性地位高、妇女自由开放的体现。

唐朝的佛像,是‘菩萨如宫娃’般的美丽。唐代的文化是既富饶、又浪漫的。


三彩三足罐 (公元7世纪晚期-公元8世纪中叶) 陕西历史博物馆

《城市周刊》:众所周知,佛教文化在唐朝时得以发扬,如西天取经的玄奘、东渡日本的鉴真等,都是唐朝的得道高僧。那本次的展览都有哪些与佛教相关的内容?

曹音:大唐是一个多宗教并存的朝代,但佛教算得上是唐朝最流行的宗教。本次将要展出的密宗马头明王像 、净土宗的药师佛像等,都是源自唐朝不同的佛教宗派;唐朝佛像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就在于其人性化特征,唐朝的宗教雕像不再如前朝那样刻板肃穆,流露着自然美和人性化的特征,一批佛像雕塑是“菩萨如宫娃”般优雅美丽。可以说,唐代文化是既富饶、又浪漫的;不过,虽然佛教在唐代非常流行,但仍然有些保守派抵制佛教,崇尚本土道教,因此道教与佛教在唐代有过几次冲突斗争。其中最严重的当属“唐武宗灭佛”事件。我们的展品中有一组从地下挖出的一组鎏金佛造像,应该就是佛教信徒在灭佛运动时为了保护佛像而埋藏起来的。

《城市周刊》:据我们所知,有几件出自陕西法门寺的珍宝也将在本次展览中展出。法门寺地宫的传奇色彩一向是人们关注的焦点,可否请您详细介绍一下这几件展品?

曹音:当年考古工作者从法门寺的地宫中一共挖出2,000多件金银器,全部都是唐代贵族和皇家的贡赐物品,本次展览将展出其中的18件珍品。最值得关注的是一套精美的皇家茶具。中国的茶文化最早应该追溯到唐朝,饮茶在唐朝成为了一种高层次的文化活动。展品中还有一樽嵌有宝石的水晶棺也很珍贵。由于法门寺是用来存放佛祖舍利的,为保护真身佛骨,其地宫下共埋有四枚舍利,但其中三枚为假舍利(影骨), 只有一枚舍利才被认为是真的佛指舍利(灵骨),它被置放于埋藏在地宫后室地下的一个很小的密龛内的五重宝函内,而这件水晶棺是第二重宝函。

策展就像取经,自筹就像化缘。

《城市周刊》:本次展览的主题是《唐都遗珍》,那您觉得其中最珍贵的、或者说最能代表唐朝特色的是哪几件藏品?

曹音:最珍贵的自然是法门寺的珍宝了。至于最能代表唐朝特色的藏品,其实有好几件——粉彩椎髻大女俑 ,体现了唐代女子丰腴开放;彩绘陶羯鼓体现了唐玄宗对这种乐器的喜爱;彩绘镇墓兽和大量唐三彩则代表了中国古代丧葬礼仪中“事死如事生”的观点,中国人讲究灵魂不灭,唐代制订了严格的丧葬制度,贵族墓内的随葬品的豪华程度不仅代表其身份地位,也是炫宗耀祖的表现之一。


粉彩椎髻大女俑 (公元712-779年) 西安博物院

《城市周刊》:据说新州艺术博物馆为筹备本次展览,前前后后花费了四年时间,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其中的细节?

曹音:我觉得策展就像取经一样,要经历重重考验,才能“修成正果”。四年前我们与陕西省历史博物馆达成了合作关系,开始筹备办展,但是过程比较曲折。比如我在挑选文物时当然是想借最好的文物,但可惜的是,陕西省历史博物馆最精美的展品都在永久展线上展览,很难外借,因此比较有局限性。诸多波折后,我在陕西省文化交流中心的协调下,与陕西省境内的11个考古、文化旅游机构以及博物馆等达成合作,前前后后挑选了七、八次文物,最后才获得批准,确定了现在的展品。

另外,新州艺术博物馆虽然是一个州立博物馆,但是馆内办展览和活动的所有经费都来自自筹。为此我们举办了一系列民间筹款晚会,也获得了一些长期合作伙伴的支持,这感觉就像是去化缘,资金一点一点地积少成多,最后终于成功地把展览办了起来。我也在此呼吁能有更多定居澳洲的中国人在艺术方面进行资助,通过支持文化事业,提高中国人在澳洲的社会地位。

《城市周刊》:对于即将举办的展览,您有什么样的心情和期待呢?

曹音:心情很紧张,当然也很激动,毕竟展览筹备了四年,经历了不少起伏和波折。为了让展览更加丰富多彩,我们还准备了一系列辅助性的活动,如中英文讲座、学术研讨会、音乐会、及周三晚围绕唐展举办的免费娱乐活动等,希望能把这个展览做得雅俗共赏,让每一个观众都有所收获。


盘口细颈淡黄色琉璃瓶 公元(700-847年) 法门寺博物馆


鎏金羯摩三钴杵纹银阏伽瓶 (公元874年) 法门寺博物馆


药师如来白石坐像 (公元8世纪晚期-9世纪) 麟游县博物馆

LINK 《唐都遗珍》展出信息

网址:http://www.artgallery.nsw.gov.au/exhibitions/tang/

悉尼展览日期:4月9日——7月10日

悉尼展览地址:Upper & Lower Asian Gallery, Art Gallery NSW, Art Gallery Rd, Sydney NSW 2000

票价:成人$16,老年$14,会员$12,儿童(5-17岁)$8,家庭$40 (两名成年+三名儿童),五岁以下儿童免费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