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小时领先全美 纽约加州最低工资将大涨 是福还是祸?

<- 分享“美国中文网”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5 美国中文网


提示点击上方"美国中文网"↑订阅本微信推广平台




星期一,纽约州有两项法案被签署成法:1. 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元;2. 所有职员,无论男女、公司大小、全职兼职,都可以享受12周的带薪家事假,用以照顾新生儿或者患病的家庭成员。
这两项纽约州长库默同一天签署的法案,都被各大媒体用“最慷慨(generous)”来形容,可以说都是历史性的,也是绝对让不少人喜大普奔的消息。

全美最“大方”的州
最低时薪$15
目前纽约州的最低时薪是9元,这还是从今年1月1日起刚刚开始生效的时薪。而根据今天签的新法,纽约市的最低时薪将逐步提高,最终在2018年12月31日达到15元。这也是全美最高的最低时薪标准——虽然西雅图在2014年6月最先通过了15元最低时薪的法案,但那毕竟只是一个市,全州实行15元最低时薪的,此前还没有过。

星期一下午,库默在曼哈顿的贾维茨中心参加了庆祝最低工资上涨的集会,正在竞选总统的希拉里也来了,他们都对这个结果拍手称快。库默重申了他的观点:“在纽约9块钱时薪是养不了家的(At $9 an hour, you can't afford to raise a family in New York)”。希拉里更预计说,这个举动会带动全国效仿(sweep the country)。
来之不易的15元时薪
希拉里说的带动全国会不会实现还不好说,不过纽约州已经不是唯一实现时薪15元的州了。事实上,就在上周库默宣布和州议会达成协议前几个小时,加州率先宣布了同样的决定,硬生生把纽约挤到了第二名。而加州州长布朗也同样在星期一把这项法案签署成了法律,将从明年起逐步提高时薪,最终在2022年1月涨到15元。

提高最低时薪一直是许多民主党人的心愿——2015年初的国情咨文里,奥巴马就已经敦促过国会将联邦雇员的最低时薪从7.25提高到10.1元,但最后国会并没有睬他。
同为民主党人的库默也一直在推动调涨最低工资。他2011年宣誓就职,而从州府的数据可以看出,自2013年起,纽约州的最低时薪每年都在调涨。
除了官员,数百万赚着最低时薪的普通民众更一直为改善生活斗争着。以纽约市为例,2012年11月29日,是纽约的快餐业员工第一次走上街头,抗议时薪过低,全国范围内的抗议更是没有间断过。但三年多来他们要求15元的呼声并没有实现,而就在今天,两个最受瞩目的大州同时签署了15元时薪的,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
2015年4月15日,纽约快餐业等行业工人在街头要求提高最低时薪。(图片来自路透社)
妥协的胜利
同时,库默和州议会达成的这项协议显然也还有让步的意味,这从纽约市外的时薪增长幅度可以看出来:在长岛纳苏郡、萨佛克郡和纽约市北边的威彻斯特郡,要到2021年底才会达到最低时薪15元;而在纽约上州,到2020年底,最低时薪只会涨到12.5元,之后根据经济情况,可能会再继续上涨。如果对经济造成了太大的负面影响,州长还可以决定暂时停止全州时薪增长。

另外,协议中还说,新的最低时薪在实施上会根据雇主规模有轻微调整,纽约市少于10个雇员的公司有4年时间来实现涨薪,而市外的部分地区这类雇主更有长达6年的时间。

尽管迫于反对的力量,州长不得不实行了这种分区上涨的办法,但总体来说,这条抗争路走到现在算是进了一大步。根据分析,除了快餐业者零售业者等靠最低时薪生活的人,还有一些“隐性工人(workers in the shadow)”也会因此受益,比如在大公司外包仓库里工作的人。而在纽约,目前赚着10元时薪的家庭照护工们也将拿到更多工资,由于健保业是除金融服务业外的纽约州第二大行业,所以因此获益的人不在少数。
不利经济增长?
提高最低时薪在造福普通员工的同时,向来也被不少雇主、尤其是小商业主反对,因为这无可避免地加重了他们的负担,因此反对的声音也是无可避免。比如本网记者在曼哈顿华埠采访到这位餐馆业主就直言“做不下去了”。
这里租金很高,人工(开销)又高,货又贵,这个三高意味着要亏本了,谁来做呢?餐费上涨了,谁来吃呢?倒霉的还是消费者。没办法做了。
当然在民主党占上风的纽约和加州,反对的作用恐怕非常有限。不过有个数据倒的确值得注意,在西雅图的15元最低时薪于2015年开始生效后,有不少分析指出,这大大影响了西雅图的就业形势。
↑ 联邦劳工统计局(BLS)数据显示,2015年起西雅图就业率下降。
↑ 2015年1到9月,西雅图地区餐馆业工作减少700个,而同时期华盛顿其他地区餐馆业工作增加了5800个

因此,提高最低时薪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纽约和加州的经济,还须拭目以待。而从纽约州长库默的角度来说,他现在也的确需要谨慎,一方面他要力推将全州最低时薪都提到15元,另一方面也要小心,不让这一计划因损害经济而被迫流产。同时,正在准备竞选连任的他还要争取自己再当一届州长,才能保证下任州长不会废除这条法律。

要生孩子的有福了
12周带薪家事假
库默星期一还放出了另一个大礼包——12周带薪家事假(paid family leave),让纽约州在这方面也成了全美最大方的。
新旧法律的不同
目前,我们享受的是“联邦家庭医疗假法(Family and Medical Leave Act)”带来的福利,该法要求部分雇主为部分因家庭事务或疾病需要请假的雇员保留工作,但并不要求他们在这期间继续支付工资,同时雇员还要满足一定的工作年限、时长等要求,才能享受。

但在星期一签署的这条新法规定下,不管雇员是男是女、是全职还是兼职、或公司规模大小,只要你在这个公司工作了至少6个月,就可以享受带薪家事假,用以照顾新生婴儿或者患病的家人,领养家庭也适用。

不过,准备生孩子的父母们暂时还别太兴奋,因为这个带薪家事假要到2018年1月1日起才会开始逐步生效——2018年,员工可以享受最多8周假期,2019年增长到10周,最终到2021年实现最多12周。

同时,最初开始实行时,员工请假期间只会拿到50%的工资,最高每周可得约630元(纽约州平均周薪的一半);而到2021年,他们在这12周假期里就可以拿到自己平时工资的67%了,最高限额为纽约州平均周薪的三分之二。

现在实行带薪家事假的有加州(2002年开始,对,加州又赢了)、新州(2009年起)和罗德岛(2014年起),不过纽约州给的12周无疑是目前为止最慷慨的(加州和新州提供6周,罗德岛4周,华盛顿特区此前提出了16周带薪家事假提案,但还未通过)。
一举两得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是建立在雇员自付保险基础上的——员工每周的工资会被扣除约一块钱,而雇主并不需要付费。这也是该项目被通过的一大卖点。不少雇主对此也很高兴,因为带薪假期无疑能帮他们留住有事需要离开一阵子的员工,从而省下招聘、训练新人的钱。

而从雇员的角度来讲,这更是一大利好消息。根据统计,目前全美42%的未婚母亲生活在贫困线下,而拿最低工资的工人中,约30%为单亲妈妈/爸爸。有不少单亲父母不得不在孩子才几天大的时候就回去工作,甚至在怀孕期间丢掉了饭碗。更重要的是,在此前的法律下,只有一部分人可以在请假期间保住工作,而现在这个受惠范围明显大大扩张了,更多人不必再在工作和家庭之间被迫做出选择。
当然,新法还是招到了一些怨言。尽管雇主不必付钱,但还是有一些隐性支出不能避免,比如雇用临时员工、支付加班工资等等。不过从先例加州来看,研究显示90%以上的雇主都对该州的6星期带薪家事假持赞许或中立态度,因此,纽约的新法预计也不会招致太激烈的反对。

不过,无论后效如何,星期一签署的这两个法案,对于很大一部分人来说,都是很大的胜利,对于许多民主党人来说,更是值得庆贺的事情,最后来看奥巴马发来的贺电。


 (转载请注明美国中文网)


微信号:美国中文网
长按指纹扫描关注“ 美国中文网”








点击左下角查看更多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