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无论你现在多幸福,一定要看看这个叫马苏的女人

<- 分享“阳光母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1 阳光母亲



女人,无论你现在多幸福,

一定要看看这个叫马苏的女人(点醒千万人)

一次争吵后,孔令辉一个“滚”字脱口而出,马苏拎着行李摔门而去进电梯后,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自己无处可去。

原来自己无家可归

  从跟孔令辉恋爱开始,马苏的心里就没踏实过。一个是大满贯世界冠军,开保时捷住高档社区,一个是还在上学的穷学生。


  孔令辉对马苏很不错,但她能感觉到,孔令辉的优秀表现背后多少有那么一点居高临下的气势这不是孔令辉的问题,实际上,每个男人处在这种恋爱关系都会这样。自己忽然过上了众人羡慕的富裕生活,马苏觉得这特别不真实眼前的一切都跟自己无关。


  他那样的位置上,都难免会流露出一种优越感。


  两人都是东北人,脾气都急,鸡毛蒜皮的小摩擦自然在所难免。


  晚上10点多,马苏就这样拎着行李站在路边发呆,她不好意思给朋友打电话求援,因为这实在是桩丢人的事。最后,她就近找了家宾馆暂住下来。她开始觉得,不管嫁与不嫁,一个女人,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地盘,那就是根据地。

  在孔令辉的道歉之下,两人重归于好,虽然又住在了一起,但马苏买房的念头由此点燃。


  观湖国际开盘时,她看中了位于顶楼的一套179平方米的三室两厅,总价300万元。她把自己所有的积蓄凑起来付了首付,月供近两万元。孔令辉知道此事后问她缺不缺钱,马苏说不缺。既然是独立的专属空间,就必须得靠自己的能力去搞定。


  那时马苏并不出名,片酬也不高,一部戏的片酬往房贷专用户头上一存就所剩无几了。因为没钱,所以房子一直空置着没有装修,孔令辉提过要不要帮她把房子装了,但马苏始终不允。她把自己逼得很苦。那几年里,她不敢参加同学朋友间的聚会聚餐,也不吃请。唯一能让她占便宜的是已经成为“星女郎”的同班同学黄圣依,两人是多年的好友,黄圣依知道马苏的日子不好过,隔三差五地请她出去吃饭喝茶,顺便给她送一点衣服鞋子护肤品。靠着这些外援,马苏节省着自己的每一分钱。


  她问过几家装修公司,最便宜的简装也得10万元,不包括家具电器洁具。她也不打算用简装来敷衍这套房子,她想将它打造成自己最想要的、呆着就不愿意离开的庄园。她算过细账,如果选材优中选优、设计昭显个性、用品深得己心的话,没有100万根本搞不定。


  房子的户型图被马苏牢记在了心里,有空就琢磨该选择怎样的风格,在外看到有特色的家具或有创意的地板,会拿笔记下来作为将来的装修备选。虽然房子始终是毛胚,但精装方案已经在她心里有了完整的规划。

先做房奴后做庄主

  一空置就是四年,马苏说自己特别不喜欢那种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欠下银行600元钱的负债感。所以虽然收入上涨了,但她一直没有腾出钱来装修,全都被她用来提前还贷了。她想索性先把贷款还完,再心无旁骛地装修,免得两头都不踏实。


  马苏的新家终于开工了。因为已经有了完整的个人设计,装修公司只花了三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全面的基本装修。随后,马苏花了两年时间把这个房子用装饰品一一填满。


  虽然多年来都过得很俭省,但马苏的家里却是截然相反的奢华风格:ARMANI沙发、FENDI床、VERSACE茶几、CERRUTI窗帘、Wittmann地毯、Schlaraffia浴缸。她没有那个经济实力将这些东西一次性买回家,就像蚂蚁啃骨头一样,隔几个月搬回一件,够一笔钱了再去挑上一样,缓慢但执着地将它们变成为自己服务的对象。


  新家终于彻底完工后,马苏拎包入住。从买到住历经六年的这套房子,让初次登门的朋友们瞠目结舌,连瓶兰蔻都不舍得买的马苏,会大手笔到连拖鞋都用的是Channel的山茶花系列。

  孔令辉也来这里看过新房,马苏好好款待了他,但到了晚上,她跟孔令辉说:欢迎来访,谢绝留宿。你该回去了。孔令辉愣了:你说这话的口气真像一个庄主。马苏眼睛一亮:这称呼我喜欢。隔天她就在大门上挂了个牌子马家庄。


  升格为马家庄庄主后,马苏骨子里透出一种自信:没靠任何人,每一分钱都是自己掏,而它,也完全属于自己。从此以后,再没人能让自己滚,自己也绝不会再无家可归。手中有房,心里不慌。虽然为了它花了这么多时间精力与金钱,但很值!


  孔令辉觉得马苏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言听计从。孔令辉跟朋友聚餐,打电话给马苏,马苏不去,因为她要去给阳台买一张羊毛坐垫。她也越来越少去孔令辉的住所陪他,她说当他觉得心情好特别想见自己并主动邀约时,她才会过去。孔令辉喝高了脾气坏情绪不佳的时候,自己也不奉陪了,宁愿呆在马家庄看看碟泡泡澡,然后舒舒服服地在大床上睡个美容觉。


改造男友效果显著

  此后,孔令辉也开始有了转变。他一直是那种比较冷的性格,哪怕在热恋时也很少说一些所有女人都爱听的甜言蜜语,更不会在送礼物时制造半点惊喜。


  但在马苏成为马家庄庄主那年的生日时,孔令辉的礼物第一次有了创意他跑去蛋糕房亲手为她做了个生日蛋糕。这个蛋糕打开时,马苏很是愣了一下:外围是一圈越看越像乳房的环形花纹,中间用巧克力做了一只硕大的鹦鹉,嘴里叼着一个“Happy Birthday”的吊牌,鹦鹉边上是一个像是女人形状的奶油手绘,很抽象派的风格,乍看起来像是恐怖片里的贞子。


  孔令辉一解释她才明白:外围这一圈像乳房的东西原来是寿桃,那只鹦鹉其实是一只鸡,因为她属鸡,至于那个抽象派的女鬼,就是她自己。孔令辉有点腆然地告诉她,虽然这个蛋糕不大逼真,但已经是他做的三个蛋糕里最像生日蛋糕的作品了,被扔掉的那两个蛋糕的风格更魔幻。


  孔令辉终于为马家庄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当初随房附送的80平方米天台马苏一直没想好该怎么利用。趁着马苏去外地拍戏的时候,孔令辉拿出了实际行动。


  用真空玻璃做了半封闭,顶层是可开合样式,铺了厚厚的土层,在上面栽花种草,还移植了一棵生命力顽强的红杉。天气好的时候,顶棚打开,花草树木可以沐浴阳光,降温降雪的时候,顶棚合上,植物们就像在温暖的大棚里一样,不受影响。


  用水泥砌出了蜿蜒的人工溪流,角落还有个小水池,养了几尾鲤鱼,中间有个双人秋千架,阳光灿烂的下午,泡一壶红茶摆几块蛋糕,坐在秋千架上晃晃悠悠地来上一顿下午茶,很有感觉。

  看在孔令辉进步神速的份上,他终于获得了在马家庄的入住权,但依然只是短期居住。马苏不让孔令辉住在马家庄超过两天。她经常把孔令辉往他自己家撵,可是,她越往外撵,孔令辉越迷恋马家庄,偶尔还会赖着不走。两人有时玩闹起来,都觉得现在的生活比起刚认识时更有恋爱的感觉。


  马苏终于决定买车了。她去亚运村看了几款自己感兴趣的车,把参数配置之类的资料拿回家仔细比较。结果第二天孔令辉就开回了一辆红色的甲壳虫,把车钥匙交到她手里说是给她的恋爱八周年礼物。


  马苏收下了这份八年来最贵的礼物,她心里明白,这辆甲壳虫就是自己憋着一口气独立搞定马家庄,建立了这么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地盘的战果。

评   点


死心塌地不如自食其力


  不是不爱,而是独立。马苏说她从不怀疑孔令辉对她的感情,但多年恋爱下来,她觉得朝夕相处并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因为零距离,所以熟视无睹;因为熟视无睹,所以审美疲劳;因为审美疲劳,所以越来越冷淡。两人尽管没结婚,但同居的日子并不算短,也算是以恋人的姿态穿着婚姻的鞋了。所以,当她从婚姻的角度打量两人的关系时,她觉得两人都在最佳状态最好心情的时候一起分享乐趣,在某一方或双方都状态不佳时各自关起门来,将共处变成一场盛宴。


  男人,其实是一种只会锦上添花不乐意雪中送炭的生物。你啥都没有只有一颗真心死心塌地跟着他,把自己一切都交给他时,他未必会高看你一眼;但等你啥都有了啥都不缺了,他反而会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取悦一下你.


  无论,上面的人物是不是马苏,是不是真实的事情,女生都应该独立好强,这是你最起码能有的资本。

千万别做三心女人:在家里放心,想起来伤心,看着恶心。


千万别做三转女人:围着锅台转、围着先生转、围着孩子转。


千万别做三瓶女人:年轻时当花瓶、中年时当醋瓶、老年时当药瓶。


一定要做三立女人:经济独立、思想独立。能力独立。


一定要做三养女人:修养、涵养和保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