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梵•分享荟】归乡—老家的庭院,生活•风水•诗意

<- 分享“加拿大地梵设计集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07 加拿大地梵设计集团


+点上方“加拿大地梵设计”,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岁月静好,行板如歌

顺着坎坷的羊肠小道,踏着每一块古旧的青石板,最后定格于温馨的庭院,虽流年辗转,但老家的庭院,依旧青枝、緑叶、低墙,只不过些杂草和几缕沧桑。庭院——老家的院子

藏在记忆深处

老家的庭院,记录着人生之中最美好的一段岁月,铭刻着那些逝去的日子。在庭院里走上一圈,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满满的回忆。虽然庭院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但那是时间增加记忆的筹码,促使回忆沉淀得愈发深沉。

庭院•空间老庭院,小空间,大智慧。在老庭院中,那不足一人高的矮墙,将居室院落那种清幽恬静同院落外的喧嚣嘈杂分割成为了两个世界,一墙之隔,墙里墙外,两个空间,两种生活,这是人们生活智慧的结晶。老庭院是一个半开放半封闭型的过渡空间。关上院门,围合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这是一家人生活的私密的空间,神圣不可侵犯;打开院门,便是一个开放的空间,欢迎人们来访。既安全又私密。一墙之隔,墙里墙外,两个空间,两种生活,这是人们生活智慧的结晶。虽是一墙之隔,但却隔不开人们的交流。在老家,常有这样的一幕:妇女们隔着矮墙一边闲聊一边种菜,孩子们隔着矮墙比攀高.......

庭院•生活

推开许久未见的庭院,一股熟悉的味道扑来,那是嗅得到的满庭院的生机盎然。树上的枣花有的已挂果,石榴花在枝头竞相开放。庭院虽老,但自有一股浑然天成的风华气韵。人们在院中种些小菜,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冬日暖阳,古朴的老院中,繁茂树下,老人们晒着太阳,妇女们做着针线活,年岁已大的老狗在墙角打着盹.......回顾过去的时光,总能牵引出这样的一些画面,这是老庭院的日常,也是人们的日常。老庭院是人们遮阴蔽阳、吃饭、休息之地。庭院总是各种乡村生活曲的交响。风声、雨声,院外行人的脚步声、狗叫声,隔壁说话声、咳嗽声.......周围的一切声音被孩子们敏感的扑捉到,各种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便开始交织:鬼怪精灵会从院角冒出来,美女蛇会从庭院的草丛中钻出来.......庭院•风水风水是中国古人在长期适应自然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发展成一整套成熟的人居环境选择与利用的理论、方法,无疑是一种具有明显东方智慧的乡村建设知识体系。庭院,在风水学中也是具有改运作用的,而且在种植树木时也有不少讲究,不能是树就种。门前、屋后、庭院之中,植什么树,栽什么花,都有不少小知识。因此,古人对老庭院的风水是非常讲究的,特别人那些达官显贵,对风水特别在乎。一般的,老庭院中都会种些树,至于种什么树,在风水学上也是很有讲究的。民间有些风水谚语:前不栽桑,后不栽柳,中间不栽“鬼摆手”;家有梧桐树,何愁凤不至;门前一棵柳,珍珠玛瑙往家走,门前有棵槐,金银财宝往家来。。。。。而老庭院将这种趋吉避凶的风水学应用到极致,于是石榴、芭蕉、槐树等寓意吉祥的树就纷纷种在了那些老庭院中。庭院•诗意老庭院不仅是生活之地,也是诗人们表达诗情之地,多少流传千古的诗句都是在“老庭院“这种意象下创作出来的,在诗人的笔下,这些老庭院充满了永恒的魅力。陶渊明:“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欧阳修:“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叶绍翁:“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李清照:“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苏轼:“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老庭院,寄托了多少诗人的情怀,且让我们走进诗词,去探询诗人们为何对老庭院情有独钟。


+本文转载于网络,转自”绿油油“仅供学习参考

+了解更多精彩资讯请登录www.defined.com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