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恐袭 全球震醒美国装睡

<- 分享“加拿大朱凡”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4-10-24 加拿大朱凡



作者:茅岳霖


几场“独狼”袭击令加拿大鸡犬不宁,冲入国会大厦举枪乱射的枪手更被查出极端倾向。加拿大与美国的安全部门也发现了其中隐约存在的“恐怖主义”元素。虽然加拿大总理等高官先后讲话,强调“伊斯兰国”与“恐怖分子”在袭击中的角色,坦诚“加拿大也不能免于恐袭”。华盛顿要人却还是指出,尽管本次袭击“heinous and evil”(卑劣且邪恶),其目标更直指加国心脏,但这场袭击并非“恐袭”。


环顾10月22日的全球媒体,从加拿大到美国,从法国到印度,从俄罗斯到巴西,“加拿大”、“渥太华”等字眼在几个小时里因为闯进该国国会随意开枪的杀手而“扬名海外”。包括BBC、德新社、《巴黎人报》、《环球报》等媒体大多指出,加拿大“极端主义”的态势还将继续升温。路透社强调,渥太华高层已经强调与恐怖袭击对抗的决心,近期加拿大接连遭遇袭击的态势也不容忽视的,也就在前一天,已有一名被监控的极端人士驱车行凶后被军警击毙。


加拿大恐袭震惊全球,可美国的态度就很微妙


分析人士认为,自2013年的波士顿爆炸案后,欧美各国已经逐渐发现自身已经成为了恐怖主义的温床,基地组织在欧美地区经过多年的渗透,已经这里潜伏下来,并拥有了组织网络,也有一些规模较小的恐怖小组。这也使得国际反恐怖和美国强化本土反恐怖措施的背景下,中东国际恐怖组织可能会越来越重视在西方国家实施“本土化”策略。


目前,在加拿大政府跟随美国派遣战机前往伊拉克、叙利亚空袭后,恐怖团体“伊斯兰国”就已明确地将加拿大和加拿大人列为攻击目标,并“号召穆斯林攻击加拿大”。这一现状就也让很多媒体指出,加拿大在近三天内发生的两起袭击事件就与这一号召大有关系。根据加拿大警方资料,这两人都因“极端思想”被没收护照,禁止出国,其中一名被击毙的极端人士在8月时还曾因“试图前往中东参战”被拘捕过。这一背景也让加拿大遭遇的两起“独狼”袭击显出了“伊斯兰国”在欧美落地生根的趋势。


不过,作为反恐联盟“盟主”的美国似乎并不想马上把这一系列案件定位为“恐怖袭击”。虽然事件发生后,奥巴马总统马上致电哈珀总理,就反恐等事宜寻求两国间合作。美国国务卿克里在22日的声明中也指出,美国将继续与加拿大紧密合作,以确保民众安全,在北美和世界其他角落“共同打击暴力极端主义”,可这场在渥太华看来是“恐怖袭击”的案件在美国眼中就只是“卑劣且邪恶”的袭击,这一标签与2013年时的波士顿炸弹事件“恐怖袭击”的定义就大为不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甚至不如同日另一起发生在耶路撒冷造成“美国公民丧生”的却被定义为“恐怖袭击”的意外事件来得要紧。


事实上,西方主流媒体在获悉行凶者的身份包括本地民众后,甚至还寻求加以区别对待。尽管“伊斯兰国”等组织在社交网络上对加拿大三天内的袭击事件“拍手叫好”,称这是“穆斯林在加拿大发动的报复袭击”。路透社等媒体已尝试把21日的袭击事件改造成一场“绝望的呐喊”。


根据路透社10月22日所披露的袭击者之一的情况,21日行凶被击毙的极端人士是“一名对现状不满”的加拿大本地人,此人“婚姻失败”、“生意破产”,亦可算濒临绝望,就在行凶前三天,他还在法庭遭遇败诉,未能取得子女的抚养权。为此,报道就认为,这名加拿大民众或因生活沮丧而误入歧途,随后转向“极端”并做出“过激行为”。《多伦多星报》也称此次袭击并无“阴谋论因素”,行凶者只是沮丧过度才做出如此恶行。


在渥太华行凶并被当场击毙的极端分子也得到了媒体一定程度的辩护,在得悉这位已经被美国锁定为“高危分子”的枪手的身份后。CNN于23日指出,这位“前魁北克矿工”早年生活幸福也颇有家教,但是在“不知何时皈依了伊斯兰教”后,就在2004年和2011年因抢劫、藏毒留下案底。加拿大《环球邮报》也称,此人经常谈论“超自然话题”并“显得神情恍惚”,虽然美、加官方怀疑该犯有涉“恐怖主义”,但他身边的朋友更认为此人“可能罹患精神疾病”。换言之,这场袭击事件在西方媒体口中已经不那么恐怖了。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美联社在内的多家媒体虽已坦诚“恐怖主义的联系暂不能排除”,可美、加军警安全部门还是强调袭击的“独狼”特征,更否认其中的外界联系。这比起2013年波士顿爆炸案后,美国安全部门抓获疑犯就宣称“基地”教唆就有了很大区别。西方并不希望直面恐怖主义在自身内部生根的局面,此前,美国波士顿恐怖事件的嫌疑犯以及加拿大警方指控的两名嫌犯,均有移民的背景,很多西方政客与媒体就可以将恐怖事件频发的原因同“移民”,甚至与某些宗教自然地联系到一起。可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欧、美人士身上后,他们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甚至不想接受恐怖袭击这一现实了。


此外,奥巴马等华府政要对本次恐怖袭击的反常态度与美国高层对中期选举结果的忌惮也有关系。在中期选举季节期间,奥巴马正四处拜票,更以援助非洲和中东反恐为号召。可美国面临的埃博拉疫情与中东反恐两大挑战并不能为奥巴马带来更多支持,此前埃博拉病人在美国境内的游荡已经让公众大为不满,奥巴马正因此焦头烂额。在恐怖袭击杀入北美盟国的核心地带前,他在伊拉克、叙利亚的反恐也遭遇外界质疑。很显然,奥巴马对本次袭击是很有忌惮的,他第一时间与哈珀的通话就显示了这一心态,美军更已因此做好戒备,但在中期选举结束前,他终究不希望这场风波破坏民主党当局的选情。


当下。随着国际恐怖主义的常态化,西方国家的恐怖活动也呈现常态化。未来恐怖主义威胁持续存在、时有重大事件发生、恐怖源增加、反恐怖成本急剧增加等特征更加凸出。中东的恐怖组织开始利用一些西方的本土网络,吸纳、培训一些人员成为恐怖分子,并在合适的时机引爆这一系列隐患。本次发生在加拿大的这一系列袭击事件也正符合这种特征。可在部分西方媒体看来,这可能是某些人“绝望的行动”,它发生在象征西方权力的地方,外界可能还会目睹这种对峙的升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