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名莉香的夏|美女迟暮

<- 分享“镜头在伦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15 镜头在伦敦


  

  

  

  

  

  

  

  

  

  可能从来没有一部电视剧,或是一个角色,对我影响这么深过,也从来没有为了一个电视里的女主角那么痛心,心疼过,莉香影响了我很多很多,喜欢这样的女孩子,爱一个人的时候毫无保留,从来不计较得失,过了好多年,每次一看到有关与她的文章,或照片,总是可以想起很多很多,想起那个犹豫不决的完治,整天愁眉苦脸,我真是恨不得上去揍两拳。那个哭哭啼啼的里美,不喜欢。 今天看了这篇文章,又想了很多很多,还是喜欢莉香,一笑起来就弯弯的眼睛,大声喊着:完子,要加油啊! 日剧通看《东京爱情故事》解读完美爱情 每一个男孩,成长的过程中多半都会经过那样的两个女孩,一个是莉香,一个是里美。当他还稚嫩的时候,莉香是给予他成长充足营养的精灵;当他成熟后,往往会选择灌溉里美。男人,多半是有些大男子情节的吧,莉香那样的女孩,即使再痴情,他会觉得吃不住;可是里美,她是很好掌控的女人。

  这是我两年前的想法,真的,两年前我真的这样以为。

  我以为完治不爱莉香,只是莉香一厢情愿;我以为完治爱上里美只是他的性格使然,里美是无辜的——可是,这就和说卡米拉和查尔斯是三十五年真爱一样可笑。

  曾在办公楼下看到一家影碟店,看到正版的《东爱》,于是毫不犹豫地买下来。买了,却一直没有看,心里多少有些犹豫,怕破坏最初的记忆。

  后来搬家到一套公寓楼(公寓的样子,就好像《东爱》中三上的住宅,只是没有木地板),我的同事住在我楼下。她新买了影碟机,于是我把《东爱》拿下去,陪她一起看。 那样的电视剧,是需要人陪着看的。一个人看,会忍不住太难过太委屈,直到看不下去。从来没有哪个电视剧的女主角这样牵动过我吧,会让我的情绪直接跟着她跑。记得从前看《小妇人》的时候,看我喜欢的乔的二妹艾美抢了爱着乔的男孩,那三章我直接翻过去,不敢看。

  可是和她在一起看,是不同的。

  同事是个很聪明的女子,许多话,我们在办公室里说了,就只有彼此能意会得到。在一起看《东爱》也是一样,很多观感不需要说完,就能互相明白意思。看电影电视,有时也需要找知己的。

  好,不多说,东爱开始。

  一开始,飞机降落。莉香来接他。乡下的傻孩子完治来到东京,有些畏缩。可是莉香的活力感染着他,让他的精神也振作起来。

  看到莉香,情不自禁会想起《挪威的森林》形容绿子,那是那本书里我唯一记得的话:“就好像一头迎着春光跳跃的小鹿。”

  莉香是那样执著而能干的女人;里美是那样老式的温柔女人。

  男人想象中,后者才是善解人意的,我也曾那样以为,可是这一次看,却吃惊地发现完全不是啊!

  三上喝酒,里美会很生气,会吵闹,让三上陪了半天不是;而完治不开心,把三上拖回家,莉香嘻嘻哈哈地给他们倒酒做饭,让这两个男人自由说话,而自己活活泼泼照顾好他们的一切——里美这样的女人,若是男人娶了,想必每天是不能晚点回家的,否则,小心太太会抹着泪,不声不响地收拾了东西回娘家。

  电视剧中,其实处处是对照。表面看四人都是对的都很无奈,但事实上,那种微妙的反差,在每个镜头中。

  如完治生日那天,里美又跑来哭诉半天。三上回到家,呀,屋子里黑洞洞的,没饭没人;完治回到家,也是黑洞洞的——不对,灯忽然“啪”一声亮了,莉香笑嘻嘻地冲出来说,生日快乐。再看看桌上,满满的水果蛋糕沙拉……谁说这个女人不懂照顾男人?

  从这个角度,即使大男子主义,也未必受得了里美——不做饭不扫地的,要你干嘛? 再如泡温泉时,三上和里美在屋子里,两人说着感情和将来,里美逐渐恢复那种看什么都不顺的脸色,三上也尴尬起来。后来早早地关了灯,睡了;而完治和莉香在屋外,在雪地里跳舞,甜甜蜜蜜说着情话——谁说完治不爱莉香,我第一个跳出来!

  完治是爱莉香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他和里美在一起的时候很沉闷很木讷,可当他和莉香在一起时,就连眼中都闪烁着光芒,整个人也快乐了起来。曾有人说过,要找伴侣,宁愿不找爱的,也要找能让自己快乐的,老了做不动了,还可以依偎着聊聊天。

  可是莉香这样的女子,注定会输。

  不是输在对爱情的执著上,不是输在对方的爱上,也不是输在什么狗屁的适合当情人不适合当老婆——她输在对爱的纯度要求上,要么给她百分百,要么,不要给。

  所以,她会生气地冲出完治的屋子,只因为“你对我撒谎”。那时的莉香绝望地声音都发颤了,她不在乎完治是不是晚归是不是泡了一夜酒吧甚至是不是和里美见面——可是他撒谎了,那是她最最不能容忍的事! 别的女人也要求爱情的纯度,但她们多半是把爱人拴起来,见他和别的女人说话就紧张吃醋小心眼。

  可是莉香不是,她觉得,如果你爱我,我把你放出去你也不会看路边的野花。

  可是她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不甘心——并非所有的男人,都像小说中的那样坐怀不乱。

  完治只是个普通的男人,他面前一样有诱惑一样有动摇一样有花花世界。所以,当里美叼着巧克力要和他接吻时,他心慌了;当里美以种种借口来找他时,他一面知道这样不好,一面陪着她打发时光;当里美抱着他不要他走时,他没有挣脱……

  可以说,是莉香的爱让他滑得很深,好像陶子的歌“都说恋爱就像放风筝,可放纵的爱也会让天空划满伤痕……”

  但,要管束他,要耳提面命,莉香做不到。尽管她只要稍微耍一点手腕就可以收拢完治,可是,她要的是百分百的爱情!

  非不能也,是不为也。

  里美不算恶人。她只是这个世界上再世俗不过的一个女人:爱情必然要和婚姻挂钩,并且要衡量这段婚姻能给她带来的收益——并非具体到柴米油盐上,而是包括这个男人能给她多少爱,会怎样对她,能不能给予稳定的生活。 也就是说,她的爱情,从一开始就计算了收获,再来算计付出。

  三上真的爱过她,并且努力地想要改变自己。倘若里美肯给他时间和宽容,他未必不能做一个好丈夫。可是里美不愿,这和误会无关,她很清楚,三上的改变是漫长的过程而且结果未知,可是完治却是笃定地可以拿稳。

  一开始她就在两个人中犹疑不定。三上把他们同居的事情告诉完治,内心其实是有一份嫉妒和示警的,他也清楚里美心里怎么想,于是趁早告诉完治,绝了她这份念头。里美知道后很生气,拉长了脸。三上很难过,他说,难道你心里那么在乎他吗?

  换句话说,里美内心出轨在前,三上破罐子破摔在后。不过事后,她顺理成章地把责任归到了三上头上,自己依旧保持温柔无辜。 更可笑的是,两个人刚分手,里美就去找莉香,说我和三上分手了。言下之意很清楚,现在我回来了,你该把完治让出来了。看到这一段,我和我同事面面相觑,失声道:“怎么有这么龌龊的女人!” 既已发布了战争宣言,里美便用上了她的全套心计。说穿了她并不算聪明,没有像时下一些电视剧里那样老辣地设计什么怀孕圈套。可是她有把握得住的东西。那就是完治的心软和念旧。 那时的完治,虽然心里不乏对初恋的温柔怀念,可他不是蠢人,还是很清楚莉香才是爱人,里美只是朋友。 但是,朋友落难了啊。而且这个朋友,还是从前心心念念喜欢了多年的朋友。 于是,英雄主义派上用场,在我们完治同学的心中,除了他,这个世界上简直没有任何人可以安抚里美了。当然,里美也刻意给他造成这种印象。 倘若只是关怀,等对方走出来,这边也自然退出了角色。 可是,若对方故意要越陷越深呢?完治同学,显然是不了解女人,至少是不了解这类以结婚为己任的女人的。他糊里糊涂地陪在里美身边,慢慢地也就淡忘了自己原来的身份。而莉香,也就这样变尴尬了。

  无数次我对着屏幕情急地喊:莉香,你抓住他啊,只要你愿意你是可以抓住的! 可是这个笨蛋笨蛋又笨蛋的女人,却还是含着泪微笑着,等待纯粹的爱情——要么给自己,要么给另一个她。 可是她的坚强和宽容,她的善解人意,她不愿给爱人任何负担——所以才会一而再说什么东京女孩就是这样,我不在乎云云——看在了这个男人的眼里,却变作了她够强悍,强悍到了失恋也无所谓。可是里美,至少她表现出来,没有了完治不行。 于是,完治选择了里美。 那场相差5分钟的追逐究竟是为了爱还是为了内疚,我已经不愿再去辨析。我只知道莉香放手了,这场三个人的战役,她伤得最深,可是伤口也隐藏得最深。

  三年过去了。 我们看到完治和里美一起去参加三上的婚礼。里美心满意足地变成了一个平庸的家庭主妇,完治则心安理得地等她系鞋带。他已经学会了把她看作一本正经的“内人”,而不是可带着宠溺的“老婆”。 部长说,换了现在的你,会足够成熟到和莉香相处很好吧。 我和同事笑出声来。天,陪这个无趣乏味的女人过了三年,完治这个本来就有能力和才干的男人,不郁闷死才怪。 我们都说,他后悔了。 他是后悔了,在看到莉香的时候,他会想起当年他们快乐的情形。过了三年乏善可陈的日子,他发现原来爱情不重要,快乐才重要。 有人说,要现实啊筒子们,爱情要现实。你看你看,我也很现实啊,我说了爱情这个东西其实很无所谓的,可是你得跟一个能带给你活力,带给你希望,带给你快乐的人在一起,对不对?我很现实的。 完治同学,也在这时候意识到了现实。可是他已经不能流露出来了。因为他到底还是个负责的男人,将来他还会有孩子。老了的时候孙子来揪他的胡须,里美迈着碎步过来唠唠叨叨地教训。完治老爷爷躺在榻榻米上,想,要是莉香在这里,她会联合孙子一起来揪自己的胡子,然后一家人笑成一团。 这就是完治同学的完美婚姻生活。他和莉香不会再有交集了,那一次街上的碰面似乎是最好一次。他晓得莉香会过得很好,不管有没有爱情。因为,她是懂得珍惜的女子。 不管是珍惜爱情,还是珍惜生命。 我们的莉香会成为一个宽容的太太。她的小孩都很幸福,因为考差了不会挨打,妈妈还会跟他们一起设计恶作剧来整爸爸;她的先生也很幸福,因为莉香孝顺他的父母,尊重他的朋友,他可以出去通宵玩乐,只需要坦然地打个电话:“老婆我老同学过来啦!”

  我们的莉香,谁说她不是最最完美的太太? 记得莉香和完治那套经典对白么? “我想要天上出现彩虹呢?” 完治吻住了她……

  我要说的不是浪漫,而是大家有没有发现,完治只有和莉香在一起时才有这么机智的对话。他的灵感和生命力都是被莉香激发出来的,而里美做不到这个。里美习惯的,是得到。

【版权申明】以上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我们对原文作者深表敬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