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真情】富翁弃海外亿万资产与山中农妇结婚!

<- 分享“英国智库玩具”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2 英国智库玩具


2015年底,浙江省云和县“最美梯田”的迤逦山水间,流传着这样一则传奇:一位名叫姚南山的亿万富翁,告别了生活30年的西班牙,舍弃了海外亿万资产,搬进了山里,甘愿做一名农夫!


亿万富翁因为爱上了这个大山里的女人,而爱上了这片优美宁静的山川,他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年,梦想着在这云端下,梯田边,能唠嗑的伴侣,他们分担风霜,共享虹霓。他的梦想会实现吗?



两人合影




2015年12月25日,两人在亲友的祝福下,举行了简单而热烈的婚礼仪式。


两人合影



他们相识于一个普通的游客借宿



因借宿,两人相识2013年7月6日,浙江省云和县梯田景区,57岁的姚南山频频按动相机的快门。穹苍之下,如画般的梯田,让他流连忘返。直到夕阳西下,姚南山和朋友才下山,却错过了回城的末班车。

两人在山脚下敲响了山里一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朴素干净,得知姚南山想借宿一晚,立刻招呼两人进屋。姚南山被对方的热情深深地感染,笑道:“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不会让您厌烦吧?”

“我们这里经常有外地人借宿,这儿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任何一户人家都会这么做的,你们不用拘束。”那中年妇女快人快语。寒暄中,姚南山得知对方名叫刘丽娟,丈夫几年前因病去世,女儿大学毕业后留在外地工作,家里只剩下她独自一人生活。


刘丽娟很快为他们收拾了一间房,还拿出田鱼干等山货招待他们。姚南山按住宿标准给钱,刘丽娟死活不要:“出门在外,乡里乡亲,相互帮衬是应该的。”


乡间女子的大方纯朴、细心周到,让姚南山感慨不已,而刘丽娟忙碌的背影看起来是那样熟悉,让姚南山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妻子……


姚南山是浙江青田县人,1984年,他在出国淘金的热潮中,背井离乡,闯荡西班牙。次年,他在塞维利亚开了第一家餐馆。生活稳定后,他将青梅竹马的妻儿和三个孩子接到西班牙,从此在异国他乡扎下根来,凭着勤奋和努力,拥有了亿万资产。2002年初,妻子因胃癌去世,夫妻没能白头偕老,成了姚南山心中永远的遗憾。


晚饭后,姚南山和朋友一番洗漱,回到房里。姚南山毫无睡意,透过窗户看着月色。院子里,刘丽娟正在担水,她利落地将水倒进备用的水池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再继续,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姚南山心里一动,走到屋外,举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姚南山对这个骨子里都欢快的女人充满了好奇,忍不住问:“你真的是个快乐的人,到底是什么经历,能让你修炼成这样。”刘丽娟笑着摇摇头:“哪有什么修炼,我不过是命比别人苦些,就容易满足吧。”


原来,刘丽娟20岁那年,经人介绍,与大她两岁的同乡蓝水平结婚,蓝水平家境贫穷,但为人老实。婚后多年,刘丽娟一直未孕。1987年6月的一天,夫妻俩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名被人丢弃的女婴,盼子心切的夫妻俩收养了这个孩子,并取名蓝芳芳。尽管夫妻俩百般呵护和疼爱,蓝芳芳却体弱多病,一岁那年,刘丽娟发现女儿的双腿无法伸直,根本不能学走路。夫妻俩四处求医,却始终找不到病根。常年的奔波和治疗,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捉襟见肘,迫于生计,蓝水平只得到县城打工,刘丽娟则带着女儿在各大医院辗转奔波。


直到2000年,蓝芳芳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7医院确诊为股骨头坏死,治疗费用要近10万。这对原本贫寒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很多亲友知道后,都纷纷劝刘丽娟:“毕竟不是亲生的,你养了那么多年已经仁至义尽了,不如趁着现在年龄小将她丢掉。”刘丽娟却始终坚持着:“我养了她几年,就是一个猫儿狗儿焐热了也舍不得,更何况她是我女儿。”


夫妻俩几乎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在一次借钱途中,蓝水平从山上滚落摔断了腿,为了节约钱,他强撑着没去医院。最终夫妻俩凑齐了钱给女儿做手术,让女儿站了起来,蓝水平却落下了终身残疾。然而,命运并没有放过这个悲惨的家庭。2010年,蓝水平又被诊断出胃癌晚期,一年后,撒手人寰,给刘丽娟留下了20多万元的巨额债务。从此,刘丽娟日夜不停歇地劳作,供养女儿、偿还债务。时光荏苒,催老了刘丽娟的容颜,却从没催老她的希望……


经历了生活的风刀霜剑,还如此淡定从容,看不出一丝哀怨,姚南山既震惊又暗暗折服,这些年,他走南闯北,遇到过很多女人,她们有的端庄大方,有的温柔贤惠,有的年轻漂亮,却从未有一个人能像刘丽娟一样,身处困境,却依然温暖别人。


那天,姚南山与刘丽娟几乎从入夜聊到了天明,明明是初识,但他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相视一笑间的默契也像是多年的故友重逢,充满了喜悦,让彼此心间都涌起一种惺惺相惜的感动。


回到青田后,姚南山再也无法平静,一连几天,他看着自己给刘丽娟拍的照片,呆呆地出神:月光下,刘丽娟正在往水池里倒水,安静灵透,嘴角一抹淡淡的笑,像极了油画《泉》中那个倒水的女神。



止不住想念,再次回到云和



姚南山有些忐忑,自己已年过半百,却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念念不忘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一个月后,他按捺不住,再次来到云和。

再次见面,刘丽娟有些诧异又有些惊喜:“又来拍照片?”姚南山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拿出上次拍的一堆照片,让刘丽娟欣赏。


“云和,真的很美。如果不是看你拍的照片,我都没发现,竟有这么美。”刘丽娟翻看着,突然看到了那张“倒水图”,顿时脸上一红:“你还拍了我?”姚南山深深地看了一眼刘丽娟,动情地说道:“云和很美,你……更美。”刘丽娟笑了起来,羞涩地说道:“满脸的褶子,哪里还说得上美。”


独自行走了太长的岁月,两人都小心翼翼。姚南山住了两日,除了拍照片,便是和刘丽娟一起喂鸡喂鸭,在田间耕种,如同相熟多年的知己,轻松愉悦。


临行前,姚南山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余下的生命里,如果能和你作伴,是我最大的幸运。你……愿意吗?”


终于说出这一番话,姚南山感觉到自己沉寂多年的心正在沸腾。然而,刘丽娟却在长久的沉默后一声叹息。她的心里有过惊涛骇浪般的抉择:这些年,她孤身一人,受尽了人情冷暖,她虽跟姚南山认识不久,但这个男人真诚不失幽默,对她也很体贴,跟他在一起,何尝不是一个好归宿?可是她现在却不能接受这份求爱,她告诉姚南山:“我没办法答应你。我还有很多债要还,不能拖累了你。”在刘丽娟委婉的拒绝中,姚南山听出了她的担当和责任,心中更加确认,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女人。


2013年10月,到了姚南山回西班牙的时间。他给刘丽娟打电话,称自己要出趟远门,约刘丽娟来青田相见,有些东西需要托付给她照看。

那天中午,刘丽娟来到了青田,姚南山非常高兴,亲自下厨做菜。可等他做完饭,刘丽娟却不见了。邻居告诉他,刘丽娟已经回去了。


原来,在姚南山在厨房忙碌时,正巧有邻居找他,看到刘丽娟就和她热切地攀谈起来。闲聊中,刘丽娟这才得知,姚南山竟然是海外华侨,拥有亿万资产,不仅在西班牙有餐厅和游乐场,在国内也有六七套房产,还在老家投资了一家铝合金厂。这次回国,他是接受了青田政府的邀请,回来考察项目的。


刘丽娟顿时蒙了,这个刚刚向自己表白的男人,富可敌国,如同神话般的存在。那一刻,她心里五味杂陈,最终悄然离开……


姚南山顿感不妙,急忙追了出去,刘丽娟早已没有踪影,姚南山又一路追赶到刘丽娟的家,却被刘丽娟挡在了门外:“你不该戏弄我,还是回去吧!”


“我不是故意隐瞒你。”姚南山百口莫辩,焦急地说道:“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你……都怪我不好。”见姚南山急得语无伦次,刘丽娟反而有些自责:纵然他有亿万资产,却从未在她面前有丝毫炫耀,也从未因为富足而瞧不起她,真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她安慰道:“我只是一下子接受不来那么多信息,既然现在清楚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你是亿万富翁也好,身无文分也好,咱们情谊是一样的。”


彼此敞开心扉,两人似乎又走近了些许。得知姚南山即将返回西班牙,刘丽娟竟也生出一丝不舍的感觉,她给姚南山准备了很多土特产,嘱咐他注意安全。姚南山情不自禁地说道:“你跟我一起去西班牙吧,那些债务,我帮你还清。”


对一个女人来说,这是多么诱人的条件,能摆脱多年的债务,过上富足的生活,谁能不动心?可刘丽娟坚定地摇摇头:“你替我还债,邻里人会说我见钱眼开,攀附富贵。家里欠的这些债,都是好心人借的救命钱,这些良心债,必须我自己还,我还不完就让女儿接着还。只有这些债还完了,我才能挺直腰杆嫁人。”姚南山肃然起敬。那一刻,他对这个女人满满都是欣赏、敬佩和爱:“丽娟,你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回到西班牙,每一个仰望星空的夜晚,姚南山都无比思念故土,思念那个土地上的人。午夜梦回,刘丽娟总是出现在他的梦境中。自己半生历经沧桑,生命给予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必须抓住这不多的时间,与相爱的人相守,慢慢变老。考虑再三,姚南山将海外的产业托付给三个子女照管,他要回到日夜思念的故乡和魂牵梦萦的人儿身旁。


2014年秋,姚南山神采奕奕地出现在刘丽娟眼前,坚定地问:“你不是说想开一间农家乐赚钱还债吗?这是我的强项,就让我留在云和,做你的大厨。”刘丽娟没有想到,姚南山竟会舍弃富贵,洗尽铅华来到她的身边。她又惊又喜,那份一直被她压抑的爱也涌了上来,她不停地点头,眼里噙满了泪水。


从此,在云和梯田里,山村农妇家,多了一位农夫。姚南山将农家乐和民宿结合起来,变身设计师打造欧式风情。房屋的室内布局、层高、窗棂的式样……


很多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他在塞维利亚的经验。所有的窗户都采用了欧式工艺,顶层的卧室天花板又转为中式风格,并取了一个动听的名字——梯田驿站。姚南山既引进了一些西式餐饮,像沙拉和牛排。第一次拿起刀叉吃牛排,刘丽娟连连吐槽:“谁说用刀叉的人洋气?我看还是筷子好用。”姚南山笑嘻嘻地不说话,却将盘子里的牛排都切成小块,拿出筷子递给刘丽娟:“没有人规定吃牛排一定要用刀叉,你用筷子也能吃。”


相处一段时间后,刘丽娟发现姚南山饮食非常不规律,早上起来喜欢喝凉水。刘丽娟就时刻给他备着温开水;按时叫他吃饭。建设驿站那段时间,刘丽娟要管10多名工人的饮食,还要照顾姚南山,待民宿建好,刘丽娟的体重瘦了20多斤。姚南山看着心疼,刘丽娟却说:“我已经很感激了,今生有你陪伴在我身边,我知足了。”


在姚南山的帮助下,来刘丽娟家吃饭和住宿的人络绎不绝。许多在驿站里住宿的人听到他们的故事,都纷纷感慨:“我一直以为这样的故事在偶像剧里才有。”“我又相信真爱了。”每每这时,驿站里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就这样,云端下,梯田边,满室乡音的人们,还有一个能唠嗑的伴侣,姚南山感到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年少时。也有人问姚南山:“你们前半生截然不同,有各自的生活习惯,相处之后难道没有矛盾吗?”姚南山却不以为然地笑笑,说:“正是因为我们前半生都历经沧桑,所以更加懂得眼前的幸福。我们懂得尊重对方的习惯,努力去适应对方。你让一步我退一步,人生不就圆满了吗?”


闲暇时,姚南山和刘丽娟一起放牛羊,养鸡养猪。刘丽娟也爱听他讲在西班牙的趣事,跟着他学英文、去尝试西餐厅半熟的牛排。两人相约,等还清了债务,就一起去看世界……


2015年10月,姚南山和刘丽娟终于将结婚事宜提上日程。一开始,刘丽娟不愿领证,也不同意摆喜酒,她对姚南山说:“我爱的是你的真诚,我不想因为我们结婚,影响了你和孩子们的财产继承。”


一个一生为钱所困的女人,竟然有这般心胸和境界,姚南山感动不已:“你放心,我会处理好关系,不会影响任何一个爱我和我爱的人。”


其实,早在姚南山舍弃一切回到国内时,就遭到了三个孩子的强烈反对,可当他们齐齐回到国内,准备劝阻父亲的时候,看到父亲眉目间是多年不曾有过的笑和满足,他们就心软了。刘丽娟忙前忙后地招呼他们,没有丝毫的拘束和尴尬,就像原本他们就是外出的游子,终于回到温暖的家。而站在层层绿浪般的梯田上俯视山川,他们突然理解了父亲对这片土地的热爱。最终,孩子们选择尊重父亲的决定。


2015年12月25日,两人在亲友的祝福下,举行了简单而热烈的婚礼仪式,姚南山紧紧地拥着刘丽娟,伏在她的耳边深情细语:“我的人生圆满了。”


网友都对他们送上了满满的祝福


╰花花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