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睢和蔡泽

<- 分享“加拿大读书会”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04 加拿大读书会


《史记 范睢蔡泽列传》讲的是战国时期两个相继在秦国为相的智囊范睢和蔡泽的故事。这篇列传篇幅不小,两个人的故事尤其是范睢较为传奇,司马迁原文写的也很生动引人。


范睢四处游说,未遇明主,而且在魏国遭受奇耻大辱,最后改名换姓才成功逃亡,终于找到秦昭王,虽然一开始也未得重用,但他学会了忍耐,说出了秦昭王想听必须独揽大权的话,终于建功立业,成为秦国的丞相,外号应侯;害死了白起;最后在想取而代之的蔡泽的“急流勇退、见好就收”的劝说下归隐。蔡泽凭三寸不烂之舌,劝退了范睢,但最后也没但多久秦国丞相就退了。



范睢在劝说秦昭王时说出了一句很经典的话:

语曰:“庸主赏所爱而罚所恶;明主则不然,赏必加於有功,而刑必断於有罪。”

意思是,当老板的,必须战胜自己,赏罚必须公平、因为功过而不能因为自己个人好恶。


这一篇里出了很多有名的典故和成语,睚眦必报、长袖善舞、多钱善贾、危如累卵等都有记载。司马迁通过范睢和蔡泽的对话,对商鞅、吴起、大夫种乃至被范睢害死的白起做出了自己公正的评价,指出他们的不幸,其实是落在昏庸的帝王手上的原因,而真正明智的只有陶朱公范蠡一人:


蔡泽曰:“若夫秦之商君,楚之吴起,越之大夫种,其卒然亦可原与?”应侯知蔡泽之欲困己以说,复谬曰:“何为不可?夫公孙鞅之事孝公也,极身无贰虑,尽公而不顾私;设刀锯以禁奸邪,信赏罚以致治;披腹心,示情素,蒙怨咎,欺旧友,夺魏公子卬,安秦社稷,利百姓,卒为秦禽将破敌,攘地千里。吴起之事悼王也,使私不得害公,谗不得蔽忠,言不取苟合,行不取苟容,不为危易行,行义不辟难,然为霸主强国,不辞祸凶。大夫种之事越王也,主虽困辱,悉忠而不解,主虽绝亡,尽能而弗离,成功而弗矜,贵富而不骄怠。


对商鞅、吴起、大夫种的极为正面、有力的评价又通过蔡泽的话得到加强,而且当着应侯范睢的面指出了白起死的也很怨。下面这段酣畅淋漓,可以说是司马迁的肺腑之言:


“夫商君为秦孝公明法令,禁奸本,尊爵必赏,有罪必罚,平权衡,正度量,调轻重,决裂阡陌,以静生民之业而一其俗,劝民耕农利土,一室无二事,力田稸积,习战陈之事,是以兵动而地广,兵休而国富,故秦无敌於天下,立威诸侯,成秦国之业。功已成矣,而遂以车裂。楚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白起率数万之师以与楚战,一战举鄢郢以烧夷陵,再战南并蜀汉。又越韩、魏而攻彊赵,北阬马服,诛屠四十馀万之众,尽之于长平之下,流血成川,沸声若雷,遂入围邯郸,使秦有帝业。楚、赵天下之彊国而秦之仇敌也,自是之後,楚、赵皆慑伏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势也。身所服者七十馀城,功已成矣,而遂赐剑死於杜邮。吴起为楚悼王立法,卑减大臣之威重,罢无能,废无用,损不急之官,塞私门之请,一楚国之俗,禁游客之民,精耕战之士,南收杨越,北并陈、蔡,破横散从,使驰说之士无所开其口,禁朋党以励百姓,定楚国之政,兵震天下,威服诸侯。功已成矣,而卒枝解。大夫种为越王深谋远计,免会稽之危,以亡为存,因辱为荣,垦草入邑,辟地殖穀,率四方之士,专上下之力,辅句践之贤,报夫差之雠,卒擒劲吴。令越成霸。功已彰而信矣,句践终负而杀之。此四子者,功成不去,祸至於此。此所谓信而不能诎,往而不能返者也。范蠡知之,超然辟世,长为陶硃公。”


这一篇中,遭秦国迫害的魏齐四处逃命,与赵国丞相虞卿流落到楚国信陵君处,信陵君怕得罪秦,问侯赢虞卿这个人怎么样,被侯赢好一阵奚落:


信陵君闻之,畏秦,犹豫未肯见,曰:“虞卿何如人也?”时侯嬴在旁,曰:“人固未易知,知人亦未易也。夫虞卿蹑屩檐簦,一见赵王,赐白璧一双,黄金百镒;再见,拜为上卿;三见,卒受相印,封万户侯。当此之时,天下争知之。夫魏齐穷困过虞卿,虞卿不敢重爵禄之尊,解相印,捐万户侯而间行。急士之穷而归公子,公子曰‘何如人’。人固不易知,知人亦未易也!”


人家虞卿平步青云,如今为了救魏齐,舍弃了一切来投奔你,你还问别人怎么样。了解别人不容易,可是睁眼说瞎话,也太侮辱智商了吧!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