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澳大利亚的故事】会计课之"You deserve it"(节选)

<- 分享“澳大利亚政府教育资讯”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5 澳大利亚政府教育资讯



【 Profile 人物介绍 】

Candice - 白羊座。2007年结识于阿德莱德,会计课助教,攻读会计专业博士学位中途转修室内设计。现居悉尼。


蒋小姐 - 巨蟹座。2007年结识于阿德莱德,同学,烘焙达人,热爱背包旅行,现居上海。


Sheryl - 双鱼座。2008年结识于阿德莱德,同学,2个干女儿的娘亲,翻版佘诗曼,现居广州。

会计基础课的Tutorial并不在学校里面,而是在马路对面的一栋旧旧的楼里。

学生以中国学生居多,放眼望去大部分都是亚洲面孔,夹杂着几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学生。

上课时间到了,一个亚洲女生走进来直接站在了讲台上,掏出书本和签到纸让大家签到。

她用英文介绍自己,说她叫Candice,正在读会计博士,来自中国。

这门课的助教是中国人,那岂不是很好,可以说中文了?!


课后有答疑时间,如果课上不懂的问题可以课下和老师讨论。每次去问问题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想和老师讲中文,但她每次都用英文回应我,从来不和我用中文交流,让我有点小小的不爽。


说班上的同学吧,认识了一个齐刘海的上海女生——蒋小姐,她在新西兰读的高中,考过来澳洲读本科. 我们总是一起上课,坐在一起。

这样的好处就是,上课的时候不用每次都两个人抱着厚厚的课本,其中一个人带书就可以了。很省事儿。当然,一般都是蒋小姐带,因为我比较懒。 


可是有那么一次,蒋小姐没来。爱偷懒的我没办法,只好举手和Candice说,我没带书。

Candice便指着我左侧戴红框眼镜的白净女生说,那你和她看一本吧。

就这样,我认识了在后来的10年人生里,都有着几乎重叠轨迹的Sheryl. 

并且成为她的证婚人以及她2个女儿们的干妈。这又是后话。

 

Sheryl看一眼就是学霸,有着女神一样的高冷气质,最重要是像佘诗曼,是美女!

有点寡言,目光总是带着一丝防备。

每次上课回答问题一丝不苟,答案也都写的整整齐齐,从来没有老师问问题的时候出错过。

有点拽,爱说英文,第一印象,她应该是新加坡人


而我呢,属于那种大大咧咧总是什么都无所谓的性格,答案总是写几个关键词,常常偷懒不带书,没有女神那么沉着冷静。所以Candice让我坐在女神旁边,人家心里不一定情愿。

但是Candice让我坐,我干嘛不坐。

坐过去了,合看一本书,下课了便也要Say bye, 说着see you next time!


一来一往了解到,她来自广东。

我来自深圳,这不是缘分吗~那又可以说中文了吧?!

用现在的话来说,然并卵。

女神Sheryl不爱说中文,课上但凡我嘀咕中文,她就斜眼透过眼镜瞟我一下,把我杀的不轻。

有什么了不起。。。不说就不说。。。

 

后来,我们成为了朋友。一起野餐,一起聚会,一起逛街,一起去超市。几乎是形影不离。

也是过了很久很久,问她为什么就是不肯和我说中文,她说,来澳洲又不是让你来练中文你语速那么快,普通话说起来噼里啪啦,谁跟得上……

当然,后来的后来,我们也只是在课上才说英文,生活中,都是普通话,因为我广东话很烂。

再说到上课,蒋小姐,Sheryl和我从此奠定了这门课乃至后来的许多门课上的3人组。

别人说起我们总会提到,我们很“恐怖”。

“恐怖”在于:

1.    我们这三个中国女生的三角关系稳固异常,不受挑衅,也不接受新成员。

2.    我们默契的,誓要保住成绩位列班上前三甲的地位,不容置疑。

其实是没有私下沟通过的,只是我们三个学习起来都挺拼,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当时到底是和谁卯足了劲儿,下了课就是泡图书馆,各看各的书,回家做题,上课对答案。


期中考的成绩下来,Candice说这次考试很好,我们班有一个全年级第一,两个第二。既开心又有点忐忑,这么说,我们三个之中还是有人比另外两个分高了一点儿啊。

91.5 是Sheryl. 我和蒋小姐因为一道选择题错了屈居第二,91。

两个人心里有点闷闷不乐的,当然,在其他同学看来,这三个人简直是疯了。要知道大部分的学生,目标就是Pass (50分)。

这样的学习状态保持到期末,我们雷打不动的一起去图书馆看书,去学校里的小咖啡店喝热巧克力,在草地上晒太阳吃三明治,上课下课抱着书并肩穿梭在校园里,谈天说地。


期末成绩出来,我其实已经忘记具体是多少分,但好像是我们班的最高分。

开心的不得了,写了邮件给Candice感谢她,还专门跑到她的办公室去道谢。

说了一车感谢的话,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help during the whole semester and being supportive and patient with me etc….

她微微笑着转过头看着我,说You deserve it.(这一切是你的当之无愧)

 

我瞪大了眼睛,怔了好几秒,心里好几个惊叹号。

小到大我受到的教育不是这样的。

果得了好成绩,要感谢老师,感谢父母,感谢国家和政府,怎么会是我自己的功劳呢。

她说,书是你自己为自己读的,功夫是你付出的,努力都是源自你,同样都是我的学生,有的不及格,有的考HD (在澳洲的教学系统里面,85以上是High Distinction - HD, 我们3个都以门门课考到HD为目标),所以功劳不是我的,是你理应得到的。你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


那段话就像烧红了的烙铁一样,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2010年的年末,机缘巧合,和Candice在悉尼的UNSW校园里重遇,她推荐我去当大一本科会计课程的助教。

 一个我自己的学生在期末考完试之后,写了很长的邮件来感谢我。

看着邮件,屏幕这头的我倏然想起3年前的自己,那个为拿到好成绩而忐忑不安的自己。

我想起课堂里的这个女孩子,华裔,笑容甜甜的,修读法律和会计双学位。每次上课和男朋友坐在一起,两个人都十分刻苦而努力。课后答疑问的总是别人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的问题,一定要捉摸透彻才罢休。


是啊,有什么好忐忑的呢?

这就是你应得的。

 

Dear, you are too humble. You deserve it :)

(亲爱的,你太谦虚了,这是你应得的)

我在邮件里这样回复。


那么,这是我出国后学到的另一课。

的确,谦逊是美德。

但是我们也要学会,对自己的成绩感到理所应当和自豪。

毕竟,曾为之全力以赴的是我们。

有什么好不安的呢?


P.S.,Candice也在后来告诉我,学校明令老师在学校不得对学生说除了英文以外的语言,所以她才避免和我用中文交流。不是拽~ 


素材源自:依然 Michelle Wang【我和澳大利亚的故事】活动投稿


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关注澳大利亚政府教育资讯官方微信!


免责声明

部分图片及内容来自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账号内容著作权和署名权归原作者所有,其中可能会包含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立场无关,本平台对此不负任何责任及法律责任。 如原作者或涉及人员对版权或内容有异议,请与本账号联系,我们将核实并妥善处理。本平台秉承严谨细致的态度,然疏漏之处在所难免,对于任何使用本文信息或由信息疏漏、错误带来的损失,本账号不承担任何责任。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