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国女留学生永居梦碎:被我老师坑惨了

<- 分享“澳洲大众地产投资集团”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5-03-16 澳洲大众地产投资集团



在2013-2014年度,澳大利亚移民部监督了2,294名担保人,最终进行了365次行政制裁和28笔经济处罚。移民部还取消了10,454张457类工作签证(天哪,1万多人!),因为发现这些签证的持有人违反了相关的签证条件。如果签证持有者/担保人违反签证条件,澳大利亚移民部有权采取多种措施,包括取消签证、取消担保资格等行政制裁、处以罚款,或者诉诸法庭。

下文根据澳洲审议庭案例记录(改)编(翻)译。



小杜(音)是在澳洲的一名留学生。

成绩高不成低不就。考雅思4个7分来技术移民,好像悬。貌似只能通过雇主担保来实现永居移民的愿景了。

他毕业后直接申请永居,其实只有华山一条路:即通过边远地区的雇主担保。那么,理所当然就必须要有一个当地雇主肯担保你。然后,那位雇主的担保也要获得地方认证机构的认可。这样小杜毕业后才能去申请永居签证。

别看小杜成绩一般,但还很会来事儿呢。他就与本校培训课的授课教师白老师扯呼上了。正当小杜苦苦思索着要怎么去找雇主担保时,幸运女神庇佑,白老师有一次在课上告诉大家,他即将在墨尔本基隆开一间汽车维修工厂,到时候他就可以给员工做偏远地区雇主担保,有兴趣的学生联系他吧。小杜当然不放过任何机会啦。他和白老师哈拉了一阵,白老师给了他电话号码,并邀请小杜有需要就联系他。

几个月后,在与老师电话沟通了几次后,小杜决定和白老师来个面谈。这次,他和已是澳洲永久居民的大伯去了老师的家。这次面谈就直奔主题了。白老师说,他需要一笔资金来为他的新工厂申请许可资格。只要小杜同意付他45000刀,他就可为小杜做雇主担保,让小杜在他的工厂里工作两年,薪水5万左右,并且帮他向偏远地区认证机构递交文件申请认证。白老师还很通情达理的说,这笔钱呢,小杜可以分三期现金付清。

又有工作,又有工资,又有雇主担保,两年后就可以申请永居,听起来不错吧。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小杜和大伯想了想,老师嘛,怎么也会有师德,应该信得过的嘛!于是5天之后,大伯先给小杜垫着,交了2万澳元现金给白老师。白老师告诉小杜,两周之后他就可以到工厂上班了。


这里还有个小插曲哦。大伯一把年纪了,毕竟见多识广,给了钱后理所当然地问白老师要个收据。白老师说:“收据迟些给你补上哈。”嘿嘿。


如果故事继续发展下去,应该就是小杜在白老师的汽车维修厂里辛勤工作满两年,白老师帮他拿到偏远地区认证机构的认可,递交永居申请并顺利留在澳洲安居乐业了吧。可惜,现实再一次以其骨感反衬出理想的丰满。

第一笔费用交了没多久,小杜就开始在白老师的工厂里当修车技工。在此期间,小杜把第二笔费用15000刀现金也给了白老师。而白老师也通过邮件向小杜索取了他无犯罪记录证明、护照信息和结婚证明等材料,并向小杜提供了简历模板,让小杜根据模板写一份简历给他。可惜没多久小杜就发现不对劲了。他在工厂里从2012年3月干到6月,工资却只领过一次,还是仅仅的500刀而已。白老师解释说是工厂经营不佳不能及时付工资。小杜等了又等,还是没等到原来白老师承诺所说的薪酬,觉得再这样光干活没收入真真不行啊,于是他决定从2012年6月份开始不干了。

虽然小杜不在白老师工厂里工作了,可他认为他们之前的协议是依然存在的。可不是嘛,钱都给了两笔,总共3万5千澳元,可不是小数目哦。秉着这个信念,2013年2月14日,小杜和大伯又集资了1万澳元,把现金交给了白老师。

当然,之前的种种不靠谱和失信最终还是发展到了小杜和大伯一起把白老师诉诸法庭。因为小杜的学生签证已经过期了,可是白老师还没能拿到偏远地区认证机构的认证书。这可真是被逼上梁山了。

法庭上小杜和大伯提供了一份他们与白老师在2013年6月的对话录音,录音里面大伯向白老师询问是否有可能得到偏远地区认证机构的认证书,并要求如果认证书是不可能拿到的话,则把之前的4万5千澳元全额返还。可想而知,白老师东拉西扯试图拖延时间,这次对话不欢而散。此后,小杜给白老师发过电邮,要求白老师返还4万5千澳元,可惜一直没有得到白老师的回音。

对于小杜和大伯的证词,白老师在法庭上当然不甘示弱,来个全盘否定。按照他的版本,故事应该是这样的:他并没有在课堂上告诉学生他可为学生做雇主担保,小杜第一次到访他家并没有提到雇主担保,只是求他一份全职工作好让小杜申请签证。并且小杜不堪压力在他面前嚎啕大哭。白老师也是有恻隐之心的。因此,白老师才决定让小杜到他的工厂里试工几天。对于小杜所谓的4万5千澳元,白老师说,“我没见过呀。”小样的,不信你拿收据出来啊。而对于录音对话里提到的“退款”,白老师说是与之前为他们修车的事儿有关。

白老师另外抗诉:即便双方存在这个花钱买移民担保的协议。按照法律规定,这种协议是非法的,那么就不会受到法庭支持的。那么,这个钱就是黑钱,等于是无主之钱。即便白老师收了这笔钱,也没有再退款给谁的道理。

好了。白吃黑!

当然,澳洲法庭还是比较人性和公平的。

英明的法官大大还是从种种蛛丝马迹中认定了事实原委。白老师和小杜之间的确做了这么一个协议,前后共收了小杜4万5千刀,但是并没有提供他所承诺的两年工作、5万薪水和偏远地区的雇主担保。虽然这个协议本质上来说存在试图欺瞒澳洲移民局的性质,但综合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并且照顾到法律的公义性,法官大大认为法律不应该允许白老师从中获得不义之财。因此判令白老师返还4万5千刀,并且补偿小杜相应的利息。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