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公司】的管理艺术浅析

<- 分享“加拿大移民留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4-06-21 加拿大移民留学



稍微认真留意一下自己周围事物之运作始终,也回味一番你所曾交道过的人和事之结果,都不难发现:世间一切人和事之沉浮好坏与否,都离不开平衡规矩。平衡则立、失衡则败之浅显道理。


而人生一辈子的沉浮,其实,无时无刻不经历着自我“销售”的过程。而销售中的“买”和“卖”的交易过程中,其实,就最讲究平衡了。只要一方“失衡”,而“失衡”这一方,又无法使“失衡”的局面“制衡”回来,则整个交易就不可能最终双赢地成交。


而将“失衡”局面,设法有效协调地反“制衡”回来,以达至“平衡”运行的目的和结果之过程,其实质就是管理。而“管理”自始至终的整个过程,实际上,就是“政治”的具体表现。而这种类似“失衡”、再“制衡”,以达至“平衡”的整个管理过程,无处不在地具体体现在所有运作事物上:大到一个国家,小到一个团体,以至于更小地还具体自己的个人身上。其实,也体现在相互之间的关系上:国与国之间、团体与团体之间、团体与个人之间、人与人之间、上级与下级之间,以及雇佣双方之间等。而这类“管理”政治,无处不在、无时无刻不体现着。只是我们平时没有主动、刻意地去发现或留意其存在罢了。


加拿大先进发达之国家,它们之所以先进,其实,就优胜于,其随处可见证着的这类“失衡”和“制衡”,以达至“平衡”之“管理政治”的制约手段。而且,还绝对严格受制于所相应设立之法理和道德规矩之公平中立之管控。将所具行为能力者,规范于一个尽量公平运作的人文“生态平衡”环境中。使得你不得不深刻地领略到,强势才享有“民主”,而弱势无法获“民主”的实质。管而理之, “文明”体现。管而不理,“野蛮”泛滥。


于是乎,细观之:一个国家和民族,其是否强大,是否民主,是否文明等,其实,根本不在于其国家政治体制之是否取其名称曰“民主政制”抑或“非民主政制”。而在于,其国家政治管理上,是否能有效地体现制衡管理之治理。因为,任何国家之“政治体制”是根据该国家本身具体之民族特情、文化渊源、历史进程背景、国家固定所处之地缘地理条件等而制定的。也正如人之量体裁衣、按不同群体之众寡备食分配等浅显易见之道理一样。


因为,无论是在什么国家“政体”之内,若其国家统治集团,在上层建筑的管理统治上,长期无法将其管理政治上弱化之“失衡”,及时有效地调控“制衡”回来,以达至政治管理上之“平衡”,则其国家政体,即便再美其名曰“民主文明”,其实,也根本无法体现其所谓的“民主”,其国民也无从领略其能落实“文明”,国泰民安也难以兑现。反之,无论任何国家政治体制下,只要其国家统治集团在政治上能依法吏治,强化制衡管理的政治手段,则国家之政体和统治,必然相得益彰,国富民强。其对内对外都始终享有“民主”,国民也生活在“文明”的国度里,国泰民安亦可持续体现并改善进步。


否则,就无法说明,为何世界上有着绝对众多的国家政体为所谓的“民主制度”,除却仅只有少数几个加拿大先进发达大国外,绝大多数,无论大小等,都近乎类似印度、孟加拉、巴基斯坦、墨西哥、菲律宾、秘鲁、玻利维亚等,发展历经了N年数代“民主”的改朝换代之后,都还是国弱民贫的代名词。


而中国,尽管仍处于少数“类种”之政体的国家,却也能在历史地选择了适合于自己具体国情的国家政体上,历经中共建国后50多年曲折起伏的发展中,建设得有声有色、由差到好、由穷到富、有弱到强、由“民主”之不足达至今天“民主”之不断改善进步。其综合国力不但早已远远赶超上述那些世界上绝对众多的“国弱民贫”之代名词的加拿大所谓“民主政体”的国家,且还直逼追赶地惊恐了世界上屈指可数的那几个发达国家。


言归正传,再回归到个人身上,其实,也同样,天天随时随地地遇到或面对这类在你的谋生过程中,犹其是在加拿大“民主国家”那激烈险恶竞争的职场环境之谋生过程中,不得不技巧地应对这类“失衡”、“制衡”、再“平衡”以达安全生存的、你与老板、与同事、甚至于与客户之间关系的个人“政治管理”。


在先进的加拿大国家里,其管理之所以先进、之所以能达至制衡的具体原则体现之一就是:无规矩,则不成方圆。生意归生意,就事论事。法理依归,只遵规矩,不讲感情,否则两散。这样好就好在,可让那些有本事却又从来不愿意屈就“摧眉折腰事权贵”综合强势个人,能相对较公平有尊严地自我平衡于激烈险恶职场环境生存下来。


所以,欲维续自己在当今这么种职场中“平衡”求存,自己得首先准确地意识到,自身“平衡管理”技巧之运用“重心”和关键应该在哪里。因为,“重心”才是一切之一切的人和事之维系“平衡”之关键所在,是其主要矛盾。否则,你则无法“平衡”达至不败。


而涉及人生之“平衡”之关键“重心”,归根结底,还是职业能力!个人职岗上之强势业务能力,即为始终赖于维系自己平衡安全谋生的关键!否则,便无从在日益竞争激烈职场谋生环境中“制衡”生存!正所谓邓小平之“发展才是硬道理”!对国家是这样,对团体是这样,对个人也是这样。无出其右!


今年三月份的某上周五上午,我照点到公司上班。忙中抽闲,惯例地在展厅“巡视”走动的过程中,偶尔绕过视线拐幅处,偶然发现,我未间断跟踪了几个月的某熟悉越裔客户,端坐于另一位我司印巴裔同行同事办公桌前,正等待着该已经到了销售经理那儿的同事,帮其成交当天回来那拟以折旧换新的购车签约。在一刹那惊讶之余,我主动上前与之打招呼,并好奇地问他,为何突然来到也没事先跟我打个招呼(却还似有意“背着”我),另找别人—— 与我共事中,总暗地里有些过节德那位印巴裔同事。他竟也一时自我尴尬支吾着无法应对。当我数秒钟内从其尴尬理亏的眼神中,读懂事情背后之“猫腻”之后,我一时冤屈被卖、尊严受伤之怒火顿发。即转身急冲冲地闯进销售经理室,毫不客气、劈头盖脑地直接质问该位正在跟经理商谈的同事:为什么要这么背地违反同事间合作之约定俗成的销售规矩,侵蚀我的利益?


其实,在我与该越南裔客户数月未中断之频繁接洽中,仅仅就在俩周前,还曾电话联络,且当时他还主动约好了交易时日。即便后来取消了,他也主动来电通知我,称:由于其父认为汽油成本仍持高不下,他们不再想买那辆燃汽油的六缸面包车了。而是决定改买柴油车了。然而,这又正是我公司目前又根本没有之产品。意即双方已无再进一步交易之可能了。非我不作为尔。所以,他请放弃再续接洽,除非他们另改变主意……


然而,今天,为何自己数月来费时费力、真诚主动之不懈努力,到头来,却居然前功尽弃“泡汤”、被了打水漂呢?到底会是什么背后的原因,导致了我被伤害之结局呢?


因为,根据加拿大先进国家政治上之先进制衡管理,在企业里做销售业务,属于基本无甚固定收入之“松散型”策略管理。卖多得多,卖少得少,不卖不得。在这一政策下,意味着:他俩最终成交后,即便我再据理力争,结局也只能是平分对方保底基本佣金之一半。而无缘该成交单子业绩之归属自己名下,还有损于我该月之销量奖收入。这正是我敏感愤愤不平发作之所在。


在继续展开叙说这么个突发经历之前,为便于明白和了解这么个掺和着同事与同事之间、雇员与老伴之间、销售与客户之间等,综合穿插编织成而导致矛盾不愉快的“故事”,有必要首先向大家理清一些造成这一“中印战争”之“历史背景”。


首先,两年前的某天,我和印裔同事,几乎同时,在展厅内主动招呼该客户之到来。该越裔客与我,同具一幅东亚面孔,故,招呼刹那,都易以为对方为“老乡”。一时半会儿,双方之“热度”,几乎可以“一见如故”概之。可,鉴于那会儿,我尚属公司初来乍的“新兵蛋子” ,我仅稍犹豫片刻,便还是谦让给了该位一旁硬性“拉客”的印裔 “虎狼之师”的同事。该客一时左右为难,也就顺其自然应允了(这些心态,其实,都是该客后来主动跟我袒露才知道)。并且,他们当天还成交了。至此,理所当然,该客户暂已归那印裔同事名下跟踪。而这类特定销售与客户业务关系,若双方中断联系半年之后,则该“关系”得按公司内行规所约定规矩,变为“失效”而“归公”,回归“重新洗牌”。


一年之后,该越裔客又为需欲另外添置一辆小车时,他却未再主动直接找回一年前曾与其成交过的该位印裔销售代表,而是,拨来电话换找别人。这便使我跟他又有了“重逢”的机会,且他还径直来公司,明言来找我。我们还最终成交了。而我那位印裔同事,一旁眼巴巴地无奈之余,心中之“失衡”,也就可想而知。这类事之发生,即不怨他,也不怨我。那是客户的选择。既公平、也无奈。其“公平”,那是因为,我从未暗地里以不正当“猫腻”抢此生意。其“无奈”,也是当机会找我时,我有合理之“不客气”。更何况,上次还是他先“硬抢”了我的生意。


在这种同事间利益矛盾之“急流暗涌”的关系局面下,我只能坚定不移地坚守自我平衡之“管理”确保自己的安全生存。关键只在于,我必须:自始至终都严守行规法律、言行专业规范、不触及任何背后损人利己“挖墙脚”的“猫腻”。不让利益相关之同事找到任何可到老板那儿投诉自己的“把柄”。那么,我就不但不至于会与公司管理层有任何的麻烦,且还可利落受益。安全第一,就是谋生求存之首要原则。就事论事,无需感情用事。


今年初,该越裔客又专门打电话找我,称,他们又拟再折旧换新了。即,欲将两年前从曾该印裔同事所买的那辆1.8排气量四缸五座小车,折旧给车行而另换一辆六缸7座的小型面包车之样品车。确定了约谈时间后,他全家便到了公司与我交易。


目睹“好事”仅才相隔这么短短的几个月,又再次惠顾咱,该印裔同事心态上已很不是滋味,其表情举止也看似勉强且不自然。旁敲侧击地似欲婉转“挖”回该越裔客户,却无奈对方当即明确回应称,这次已特约我而来。他才无奈作罢一旁“馋”观。这正是加拿大管理理念的制度下,由你自行“制衡”周围人际关系之“民主”管理方式。很明显,毫无关乎政党政治是否“民主制度”。


然而,当晚的交易,最终却因为对方太过于苛刻无理压价,而导致老板无法再低于$13000的差价而谈崩。而对方当时最多也只愿出到$10000。即,当时双方离成交差价为$3000。


既然,当天无法最终成交。我也只能事后再续时不时地电话跟踪。电话中,对方除了一再欲刺探我方还能否更低以外,就是不愿再做任何的让步。双方曾有几次约好,欲重来再稍互“微调”让步做成之。可对方总临约托辞未来。似总有什么外因在使其犹豫不前,大家便这么一再相持着。


其实,也正是这期间,那位印巴同事,一直背地里从中作梗,悄悄另线电话拉拢对方,欲试图将其“挖”回去。为此,还不诚实不择手段主动谎报客户,称,可“贱卖”该车为$11000之亏本报盘给对方。却被老板断然拒绝而未成。这正是造成该客户犹豫不前之猫腻。可见“在商言商”: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我察觉后,即洽该客户不得这么不守交易行规的道德规矩,恶报我之善意,引发公司内同事间不必要之矛盾隔阂。更何况我和该印裔同事属同一个公司,其结果均由同一位老板定夺。他做到的,也肯定是我能做到的,都是统一对外之理等。而对方也对此歉意回应,不拟再这么做。接着,我两周后再致电跟踪时,他还再次主动约好并确定,在紧接下来那个周三下午,再来公司续谈并成交之。然而,待临约的那一天上午,他又突然主动来电称,再次抱歉又得取消原定之约谈。原因只有一个:基于汽油价成本始终攀高不下,其父母决定不再买汽油动力车辆,而决定改买柴油动力车了。然而,我司却又不经营此类车,故,只好对我放弃交易。最后还称,若其父母又改变主意回购汽油动力车、且再回惠顾我车行时,肯定践约再找回我。不想辜负我们之间曾经付出之那么多。云云!这些“热情洋溢”的承诺,言犹在耳。仅仅才不到三周的时间,怎么突然会在我毫无预知的情况下突“风云突变”呢?而且,事发这天,他也明知我会在公司上着班,不但没来找我,却径直找该印裔同事交易。我百思不得其解而不得不这么判断:印裔同事背后肯定耍了猫腻。


而正当双方欲避开我交易的时候,却被我不期经过该印裔办公室时“邂逅”,他们都顿觉有点尴尬。我当即十分礼貌,却又直奔主题质问该客户,为何会是这样。也许,他自觉背信无德忽悠了我而理亏,愧对我之前为其所有时间和精力上之耗费的不懈努力。一时支吾搪塞称,该印裔同事应允其更低价(然而,在同属一个老板的统一对外价格管理政策下,这纯属内部不该发生之以损害公司利益为代价而自相“残杀”的恶性问题)。


而这时我那该印裔同事,则也在“人赃俱获”面前无言以对。他心知肚明自己背地里,违规了同事间理不该耍的、毫无合作道德、且也非专业性质的内部“挖墙脚”卑鄙勾当。正硬着头皮摆脱我,径直到经理室那儿找经理,欲速战速决地了结该交易。


根据公司的管理规定:谁成交,谁挣佣。并顺其自然最终受益该交易之当月销量业绩及相应销量奖金。即便可合理双方分享佣金,而该业绩之销量奖金,仍终由最后成交人受益。当时的那一刻,在明知自己无辜被欺、经济利益被侵蚀,却又无奈于客户与他之既成事实的情况下,我意识到,这事儿绝对不能再“感情用事”就这么算了!再老实人、再“不好意思”下去也不会有人帮你“制衡”。老实人之所以总被欺负、总是吃力不讨好,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始终没原则感情用事谦让。也就是说:此时,当有人故意以人为不公正的方式,让你本该合理的切身利益失衡、而倾斜与对方时,你就得学会,必须立即强行反制平衡回来。否则,你切身利益就会因此任由其失衡被剥夺、继而恶性循环地导致自己最终立足无安全保障而失衡失败。因此,我今天必须就事论事,当场、当时、当事不客气地讨个说法!


因此,我二话不说,当即跟随该印裔同事到了经理室里去。公司老板正好在场,也只有他有权在涉及到连销售经理都无法定夺的过于低价之交易发生时之最终定夺。当着大家的面,我情绪激动溢于言表,不客气直奔主题地质问该印裔:“你明明从一开始就知道,我跟那客户一直就该型车、一直在不间断地跟踪服务着,却为何要这么做(指背地里作梗)?那么,你如此缺乏行业合作道德,我跟你之间就已根本没有合作同事的基础!”


他张口结舌正欲做着前言不搭后语的解释,我也根本没耐心再听其虚假谎言的解释。然而,由于我怒气争执时,难免嗓音较高,这在加拿大的办公环境内,是绝对不合适的。更何况还当着经理和老板的面、还当着客户就在现场附近,那就更不被老板所容忍了。所以,老板当即制止了我。然而,我仍怒气难消却又尽量抑制情绪和嗓音地在离开经理室之前,给他们丢下了这么一句话:“我希望你们理解:我们来这里,只是为卖车做生意、为了挣钱糊口而来的!我不是来这里好玩的!”,并直面对着该印裔同事继续说道:“如果你一再侵犯我的利益,而经理们都无法公平公正地管控你之缺德行为的话,那么,即意味着:这里工作环境对我不安全、并非适于存活下去…… ”看着老板一再严厉表情制止下,我愤然转身走人。然而,意犹未尽的我,扔固执地再丢下这么最后一句:“I’m not going to split the sticker with you(我决不会同意分成此单业绩)!”。


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我收拾桌面自己的东西,做好不干、走人的心理准备。有时,为人还真得需要“斩立决”果敢坚定。因为,任何事情之衡量和定夺,“安全第一”为一切之一切的核心利益。这里即使再好,可若自己赖以谋生的环境已经不安全、且恶性循环地无法再保障自己的切身利益的话,你就无需再继续浪费时间,选择离开“危险地带”!紧接着,我给家里人打个电话之后,一再陷入衡量于:一走了之之后该转换到哪个地方之设想。


而眼下的老板和经理们,都优先考虑暂息事宁人、“稳定压倒一切”地顺利成交此单再说。而对于老板的切身利益而言,就这一单生意之交易,无论谁成交之,其结果都一样:他都挣钱。而对于销售者而言,则利益不同:因为,切身利益只归最后成交者。


最终,他们顺利地成交了。客户也不好意思再跟我照面,而从另一扇门走掉了。这时的老板,回到了其办公室。他肯定判断得出我情绪很大,一时无法平复。他从其办公室里,一直透过玻璃幕墙观察我的举止,同时也在思考着如何对付我有可能会突因这一合作上的偶发纠纷而产生去留之后果。他突然走出办公室,到了我这儿,态度平和地示意我到其办公室好好谈谈。


我即跟随进去。才刚坐下,我平静地首先开腔:“我知道,你是要来说我的。然而(I know that you are going to criticize me now. But)……)”,还未容我继续往下说,他便打断了我的话,反问道:“没有的事!为什么你要这么猜测我?你全错了!我并无此意!我倒是完全可以理解你现在的感受。好吧,你先往下说吧(英语原文:NO! Why you assumed me like that? You are totally wrong! I won’t do that, but I completely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feeling now. OK, you can go ahead now.)”。


我这位老板为人处世有这么个特点:从不愿意跟其员工同事们,在感情上太接近。以便在管理上,只跟你就事论事。所以,他不兴趣于听谁说其他人的、与业务上没有绝对关联的背后话。而且,他一旦听出或意识到你在有意这么去误导他偏听偏信时,他便立刻制止你往下说。


言归正传。紧接着,我恭敬谦虚而不失不卑不亢地往下道:今天,我们只想就事论事,光谈生意以及你所设立大家必遵之规矩。不涉感情用事地对某个人之厌恶与否!(他点头同意)。


在我陈述完我与该客户过往成交之关系以及这一单业务之前因后果后。我接着继续跟老板说出这么一通有理、有力、有节的“制衡”意味十足的话:


我们大家之所以聚集一起在这里,目的只有一个:做卖车生意,而非其它!我来这里做事的目的也同样十分简单:就是卖车而已!而且,也知道该如何卖车!挣钱谋生、养活家庭。而非来此玩耍或交朋友!更何况,我还根本不可能跟他(指该印裔同事)这类没有同事之合作道德的人交朋友。而这类事情,已发生不止一次了!这次,我绝对不能容忍、不让步!今天,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不喜欢他!也不再对其有任何信任感!双方已经没有同事合作之基础!我也知道,从你们的角度而言,也许你们不会在乎最终由谁来卖成这辆车。反正,公司都挣了钱。然而,实在抱歉,实话跟你说,我十分在乎!因为,这涉及到这一成交后之佣金和业绩量奖,最终归属谁的口袋的问题、涉及到我的收入问题!跟你说句诚实的心里话吧,也无论你相信与否:我们车行所处的位子,较为偏僻,交通不便,客户流量较少(这些都是他老板自己,也承认的事实);且尽管公司内还这么一两个不遵守公司制定之规则纪律的人,把我平时一再坚守规矩、公平公正合理地礼让他们的宽容大度,不当回事。且还一而再、再而三不公平地侵蚀着我的利益。然而,我却仍一直坚持到现在,也没有离开这里。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完全就是因为你!因为,不但缘由我跟你合作多年,双方有了默契和信任感。还因为你十分熟悉汽车销售运作、为人善良公道、讲规矩。我内心喜欢你、愿意在你作为老板的领导下干。是你个人魅力,吸引了我(听到这儿,他道:谢谢你,谢谢你这么信任我)!然而,如果你们管理层、实在无法管控并阻止这类人和事一再侵犯我个人切身利益的情况发生的话,总是这么任由双重标准地重复下去,这就意味着我赖以长期在此谋生的生存环境,已不再不合适于我!没安全感且有风险。那么,我来此跟你们合作的初衷和目的,还能继续产生什么意义呢?我在继续这么浪费时间和精力,显然已毫无意义。因为,我毕竟需要钱、需要像样的收入(decent income)!而且,也你知道,凭我的个人销售技巧和实力,我可以做得到(他听着,点头同意)!难道你不这么觉得吗?


而我这位十分成功的老板之所以聪明“伟大”就在于:他一直在耐心安静地听取我倾诉的整个过程,除了偶尔插话欲再问清某个问题之外,基本上既不说话、也不打断。对于他而言,尽管其内心更偏心于我的正直诚实和遵规守纪。然而,我和那位同事,其实,都是其麾下主要干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谁也都不想失去。其实,他也听懂了我其中话中之话,所包含之仍未点穿的如下意思:1)尽管没有直白,他必须要在我和那位印裔同事之间做一个选择,就是这个意思。之所以还没有点破那层纸,完全是给他的权威留点面子、留点双方当天仍然或今后还有回旋之空间;2)然而,另方面,我内心又对离开这儿、离开他,而十分不舍。感情和理性,在痛苦挣扎着;3)因此,他作为老板,他今天必须对该偶发之纠纷,给我个明确的说法。


当我说道这儿停顿之后,他还反问我:“你说完了吗?”,我答:“说完了”。其实,人和事的互动本来就是这么简单:一旦突然面对自己切身利益被极其不公平、不公正失衡受损的时候,你就必须学会充分利用该关键的人和事偶发的机会和时间作为契入口,理性地分析衡量得失,并果断定夺如何为自己的将来制衡之。此时,如果你在自己切身利益已明显失衡受损、对自己的安全已毫无保障可言,且即便自己再继续忍辱负重地宽容让步,也笃定无法挽回这种仍会恶性循环的同样重复结果的话,即,反正结果一个样时,你就得学会果断放弃、不再留恋,坚决果断地强力反制衡回来。所以,这时的我,既然已把事情看透,心态也就豁然开朗,反倒对去留无所谓了。


其实,在看看国与国之间的国家政治上之外交,也无不都是这样,也应该是这样。这也就是,为何有些人,总是始终受制约于倒霉;而有些人,却总能反制约于倒霉之所在。这也是为何麻烦少的国家总制约别国;反之,麻烦多的国家(例如:中国),总被别国所制约之所在。这就是: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看透本质,准确抉择。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接着,他说,该轮到他说话了。他除了一再声明,他完全可以设身处地理解我的感受、毫不见怪我今天为此事所做出的强烈反应以外,也承认,我是公认的在团体合作上,最遵规守纪、最诚实公平对待其他同事(包括对待那位印裔同事)者。并且,包括他在内的公司上上下下都十分敬重我的为人和努力,他也绝对是尽量秉公对待、不偏不倚、就事论事,以达至公平对待我们每一位合作者。紧接着,话锋一转,便解释道:也许在今天这么件个别突发事件上,对其发生之内在原因,我有所误会等。因为,在该客户今天来之前,该印裔同事已经事先与他汇报通气。并称,该客户来此的目的,只为跟他(指该印裔同事)谈而已。云云。


我当即指出:这不是事实真相!是你老板偏听偏信、被其移花接木之隐蔽手法误导所致。而事实是:他背地里私下故意以超低于公司底价格作诱饵(公司利益受损容忍度之最终拿捏,由老板来定夺)误导客户、误导经理。然后,再隐瞒我有关该客户之到来,最终目的在于将原本我理应享有之销售转为己有(他插话道:我不在乎由谁来做成这一成交。反正,只要公司卖成车子!)。没错!无论谁最终成交这单生意,对于你而言,结果是一样的!你都受益。然而,对我来说,这一结果却完全不一样!因为,根据公司对大家所制定的平等政策待遇,这一结果的月终业绩量奖佣金等利益,将会因此不再落入到我的口袋里。而是归他(指该印裔同事)口袋里。如果事情总始终这么无可制约地恶性循环下去的话,我最终也会因此丧失在此工作意义。这正是之前,我一再直截了当地告诉你:我来这里工作目的,非来寻开心、非来交朋友的、抑或帮别人(指该同事)挣钱!而是:卖车挣自己的钱,谋生养家糊口!否则,就失去我来此的根本目的。我为人诚实,工作努力,遵规守纪,公平对待大家,从不干这种不公平伤害别人利益的事情。你们大家都看得到(他点头认可)。他们也必须这么对待我。等等。


这时,他老板似乎已没理由再怀疑我上述那番有理、有力、有节之“答辩”。却似仍欲考验我之为人道德底线般地再换个方式反问我,假设我换位作为该印裔同事处于这一事件之发生上,且事情果真像他所背地跟老板称的那样:实为该客户自行主动上门,而非自己暗地里另外做这些手脚时,我又该如何处置?


我答:很简单。若果真这么发生在我身上,我明智的做法就是:在弄清客户方面之原因之后,首先,跟经理层汇报通气,再进而一起与该同事协调清楚。然后,再一致对外于客户。以免同事之间矛盾起来,把客户也弄得尴尬,影响不好。


听到这儿后,他十分认可地点头同意。其实,他也听懂了我刚才激动时,曾说出我不愿意在这么继续跟那位多次违规同事合作道德、一再侵蚀我利益的印裔同事共事下去的话外音。而我,也体会得到,一时半会儿,他还不愿意同时失去我俩;尽管同事们也知道,平时里老板还是更多偏心于我那么一点儿。


短暂面对面地沉默一会儿后,他不动声色地平静对我问道:他老板该怎么处理此事,我才觉得合适。


我平和却不失坚定地回答:很简单。我们只论生意,只讲规矩,不涉个人情感(他再次点头认可)。我只要求:此单之佣金,当然平分。然而,此业绩量奖只能全归我。否则,我承受不起(I can’t afford it)。


他听后,答道:“那好吧。就先这么定。我就这么去协调此事”。


我知道,事情的结果,其实,已经这么定夺。大家都不失双赢。心理上比较难受和尴尬的,也许就是那位在此事上,有点“小人”的那位印裔同事了。因为,老板之这么明显偏向于我之诉求的仲裁定夺处理,也就意味着,老板和公司管理层,其实,已经受理和采信了我所有投诉。这也同时意味着,该同事的人格,已在大家眼里再次印证了不光彩之负面。


依法依规、有理、有力、有节地强行反制衡与别人强加给自己身上之不公平的失衡,最终达致恢复自己谋生中利益之平衡安全。无需动粗胡闹,无需违法犯罪,安全第一为要。


这就是加拿大先进国家里管理制衡之就事论事地具体落实到个人相互间的制衡与反制衡表现。整个过程,与政党政治无关。只与法制、道德、规矩之有效管控有关。这也正是国人应该研究和学习别人之优点。


原标题:与老板和同事间之“纠纷”,管窥西方之制衡管理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