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跨越千里带“母”寻父

<- 分享“生命真谛”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2 生命真谛


2016年3月31日,第三批36具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回国。66岁的河北老人张细海带着母亲的遗照,连夜赶到沈阳烈士陵园,期盼从中找到1951年在抗美援朝战场牺牲的父亲。




图为3月31日早上6:30,怀抱着“烈士证明书”的张细海早早来到陵园等候。




张细海称,他是河北省平山县人,今年66岁,家中排老小,上有3个姐姐。1950年母亲怀他时,父亲张玉政去了抗美援朝战场,1951年在第五次战役中不幸牺牲,现在还没有找到尸骨。父亲张玉政牺牲后,母亲既当爹又当妈,把张细海姐弟4人拉扯大。从母亲的嘴里得知,他父亲是一个会伺候庄稼的人,农活干的很好,至于别的,母亲则不爱多提,张细海也不想多问。




“母亲1988年去世了,这次来寻父亲的遗骨,也是圆母亲的一个遗愿”,张细海说。此次东北沈阳之行,除了个人必备的行囊之外,张细海还带了一张母亲的遗照。




张细海说,现在家里的条件好了,他膝下有一双儿女,儿女又各自有了儿女,可谓是子孙满堂了,遗憾的是至今也没能找到父亲的遗骨。说到这些,从不知父亲模样的张细海眼睛开始湿润。




3月30日,身在老家的张细海通过电视新闻得知又有一批中国人民志愿军遗骸回国了。也是弥补上两次未来沈阳亲自接英烈的遗憾,他只身一人从平山县农村出发,坐上了北往沈阳的列车。经过16个小时、将近1000公里的连夜长途奔袭,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了沈阳。图为张细海随身带着国家颁发给他的和平纪念章。




当他走出火车站,迅速被眼前的高楼大厦搞懵了,第一次走出农家步入都市的张细海有些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人民志愿军的遗骸。还好,他乘上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给送到“有抗美援朝烈士”的地方,于是就来到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他应该是众多接烈士回国民众里第一个到达的。图为带着母亲遗照张细海受到民众的关注。




对于此次是否有希望找到父亲的遗骸,张细海自己心里也没底。不过他在和其他烈士家属聊天时得知,陵园内有座烈士“英名墙”,全体牺牲志愿军将士的名字都刻在上面时,张细海说,如果能找到他父亲的名字,也算是找到人了。图为等待烈士归来的间隙,张细海与其他民众聊家常。




为了寻到父亲的名字,张细海选择了住下来。首次住进城市里的宾馆后他打量起房间。




经过六七个小时的等待,当日下午,接运烈士遗骸的车队缓缓驶入沈阳抗美援朝陵园。第三批36具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运到,翘首期盼英魂回归的老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张细海看着车队驶进陵园。




车队驶进陵园时,张细海痛哭不止。




为了给归国烈士们安葬创造一个良好的秩序,烈士陵园实行了暂时封闭,前来吊唁的群众以及家属只能站在警戒线外,等烈士下葬完毕后戒严解除后,才能进入陵园。图为4月1日,36具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仪式后,张细海如愿进入园区,开始寻找父亲的名字。




在陵园内,张细海仔细阅读烈士事迹。




在英名墙的西侧中间位置,张细海找到了父亲张玉政的名字。




站在父亲名字前,张细海久久不愿离去。张细海告诉记者,他父亲1914年生人,1945年入伍参军,属于华北野战军。




张细海面对着刻有父亲名字的英名墙鞠躬献花。抗美援朝战争时期,众多中国志愿军战士牺牲在韩国战场。


目前已确认的抗美援朝烈士共有197653名,其中包括牺牲在三八线以南的志愿军官兵,他们基本集中安葬在韩国坡州墓地。经过磋商,中韩双方于2013年底对志愿军烈士遗骸进行发掘,并于2014年和2015年分两次交接共505具烈士遗骸,全部安葬于沈阳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



战争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

几代人无尽的痛苦......


欢迎踊跃投稿!我们会给予一定的报酬!请直接留言至微信公众号,或发送稿件至office@acnw.com.au (注明“生命真谛”栏目)



关注“生命真谛”,思考生命的真正意义:

生命真谛

微信ID:TrueLife_Acnw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