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投行是如何被油价所绑架的?

<- 分享“伦敦交易员”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1-19 伦敦交易员



本文整理自‘永远的熊市主义者’Zerohedge博客及华尔街见闻的整合分析,伦敦交易员在部分地方做了些许补充和名词解释。伦敦君也常年关注Zerohedge, 该博主经常会提出一些可供参考的新点子,但由于他常年持续的看空(always bearish),所以在海外业内圈中也会时长被诟病,被批评靠恐吓读者来吸引广告流量收入,因此我平时在引用它家信息的时候都非常谨慎克制,尽量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再对其观点予以推荐(要是都完全依照它家的always bearish的观点,那么投资者很可能会错过后危机时代2008-13年的美股大牛市)。


在此我并没有贬低Zerohedge的意思,靠广告营生的免费金融新闻业沦落为Infotainment是市场大势所趋,连CNBC和Bloomberg TV都无法避免,BBG TV还稍好点,毕竟有BBG terminal的数据分析作支撑,但CNBC这几年的所谓知名主播在镜头面前做市场分析的时候给演真人秀的一样)。相比之下,Zerohedge作为一个同样免费的个人博客发表他对市场的一些专业看法也没什么好值得评头论足的,更何况博主其真实能力比那些只会在客户面前装大牛、在市场面前当怂包在的忽悠派分析师强了不少。


我个人觉得Zerohedge博主还是很有水平的,伦敦君多年以前作为其粉丝还买过它家的限量纪念衫,但我还是建议那些分辨能力还不够成熟的新人在学习博主之余,最好还是对其观点多持一些质疑态度,争取能取其精华去其糟泊,多学习它所用到的分析工具和新鲜理念,但别被观点本身给带到沟里了。另外,本文的主角其实不是华尔街的投行们,但如果想到我用别的标题可能大家可能就不会点开此文了,于是我也在此‘Infortainment’了一把~。


能源垃圾债收益率创历史新高,近期披露四季报的华尔街大行们对能源行业的风险曝露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就连以稳健经营著称的富国银行都自爆持有近170亿美元的能源垃圾债敞口。


继早前的高盛后,各大行近日纷纷加入唱淡油价,摩根士丹利预测国际油价将跌至每桶20美元,渣打更扬言油价可能下试每桶10美元。能源企业收入大减,大型油企纷纷削减开支,小型企业则面临破产,被迫出售非核心资产,亦可能要与银行等债权人商讨重组债务。


那么富国银行对能源行业的风险敞口有多大呢?上周五披露了四季报的富国银行,在业绩电话会议上遭到了分析师的“逼问”,该行首席财务官John Shrewsbury作了相应回答:


富国对能源行业计提的贷款损失准备金是多少?

我们考虑到了能源行业面临的调整,2015年我们大约有12亿美元的贷款损失准备是分配给原油和天然气资产组合的。值得注意的是,所有的损失准备随时可用于消化所有信贷资产组合中的损失。

对能源行业总的贷款余额是多少?对能源行业的债券和股权风险曝露是多少?

我估计能源行业贷款的存量规模约为170亿美元。至于证券,我估计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和不可转让证券(non-marketable securities)累计约为25亿美元。

这意味着富国银行对约7%(12/170)的能源行业贷款计提了坏账准备金。金融博客Zerohedge指出,这一比例可能是华尔街大行中最高的。


关键是,这还不是高潮,高潮来自华尔街知名银行业分析师Mike Mayo和Shrewsberry的以下对话:


Mayo: 170亿美元中,投到非投资级能源债的比例是多少?

Shrewsberry:可能大部分都是非投资级的吧。

Mayo:所以170亿美元中大部分都是非投资级的?

Shrewsberry:对的 。

回想一下:对油气行业高达170亿美元的风险敞口,12亿美元或7%的坏账损失准备,大部分资金投给了垃圾能源债。


这足以让投资者捏一把汗了,因为能源垃圾债收益率刚刚升破了雷曼危机后创下的历史纪录:



实际上,在国际油价重挫的背景下,陷入能源行业这个泥潭的并不只是富国银行一家。


摩根大通上周四警告称,若油价持续处于每桶30美元低位,可能引发溢出效应,令其今年相关损失恐高达7.5亿美元。该行的坏账拨备终于在四季度增加了8900万美元至135.55亿美元。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戴蒙(Jamie Dimon)承认部分能源企业可能面临财政危机,但指它们的债务多有资产抵押,“即使破产,也不代表会变成坏账”。



(2015年四季度摩根大通坏账拨备增加8900万美元,终极数季连降的格局)


花旗上季企业不良贷款按年急升32%,并不讳言称主要是由能源企业造成。更糟糕的是,花旗还拒绝透露为能源贷款计提的坏账准备金,哪怕前述的Mayo再次向花旗首席财务官John Gerspach追问答案。俄克拉何马州BOK银行接近1/5资产属能源业贷款,它早前警告,上季贷款业务损失恐高达2300万美元,较此前预期高4倍。


银行业风险的提升,体现在了TED 息差(TED Spread)的扩大上,即伦敦银行业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与短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与息差扩大了。TED息差越大,意味着市场整体的信用违约风险越高。(伦敦交易员注:同理看参阅 USDL-OIS 3MF


难怪Zerohedge上周在twitter上写道,有传闻称达拉斯联储官员与银行高管会面,要求他们不要迫使能源企业倒闭,转而抛售(抵押)资产:停止按市价(mark-to-market)对能源行业的信贷资产进行价值重估,以免发生资产价值减记。



Zerohedge还指出,美联储这种帮助银行隐藏能源坏债的做法的意外后果是,华尔街大行们的CDS上升了,银行与油价的命运更加休戚相关:



随着美国股市和垃圾债市场(尤其是能源行业)近期崩跌,用于对冲风险的一些资产价格出现暴涨。


图1蓝色线条是股市下跌的对冲成本,红色线条是对冲垃圾债价格下跌的成本(伦敦交易员注:HY OAS分别是High-Yield Option-adjusted-spreads的缩写):


图2是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交易的有着“黑天鹅指数”之称的偏斜指数(CBOE Skew Index),越来越多的投资者选择了深价虚值期权(deep out-of-the-money options)来保护他们的头寸,以使自己避免因为所持资产大幅下跌而受到损害。这种行为推涨了偏斜指数至创纪录的高水平。(伦敦交易员注:CBOE Skew Index这个指标本身的运动不规则性太大,投资者做参照时请谨慎使用)



上述用于进行风险对冲的资产成本如此之高,交易员正在寻找更加便宜的“替代品种”。


美国咨询公司IceFarm Capital创始人Michael Green表示,自从美联储去年9月并没有开展加息举措来,很多市场参与者似乎就涌入了欧洲美元期货期权市场。


图3是2016年和2017年到期的欧洲美元看涨期权累计持仓——这种期权基本上和短期利率紧密联系。如果美联储实施负利率,则这种合约的持有者就会赚钱。


当被问及上述交易是否实际上是在押注市场下跌,Michael Green回答称,


有读者认为,这种模式可能是对冲基金对冲头寸的比较“便宜”的方式,以避免因为利率攀升而导致亏损。

我最初的想法是:这实际上是对负利率的一种对赌。

最重要的是,标普500深价虚值看跌期权非常昂贵,而这类欧洲美元看涨期权则相对便宜。

在我看来,我们正处于转折点,美联储将(在3月议息会议及之前)开始说些冗长而无意义的话……市场即将跌入熊市,美联储将按照之前给出的前瞻指引来加息。当然,市场总是不愿意接受央行/联储并非无所不能这样一个现实。

事实上,市场已经转向了Michael Green的观点:CME期货合约显示,没人再相信美联储的点阵图了:

微信公众号:伦敦交易员 ID:LondonFinance,多谢赏脸

长按此二维码关注伦敦交易员的新鲜事儿~个人微信:FinanceUnion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