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你来唐人街是买吃的 不是买大麻”

<- 分享“加拿大第一生活”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6 加拿大第一生活


接受采访时,店内老板娘皱了眉头:“一次,一个西人客户带着他儿子来我们店里买东西,你知道我听见他和他儿子说什么吗?他说:‘I take you to Chinatown to buy food , not grass(我带你来唐人街是买吃的,不是买大麻)’。唉,以前唐人街可不是这样。”

 

这是记者采访的20多个唐人街商家中的其中一个。

 

老板娘经营着一间普通的店铺,门口摆着几架甩卖的便宜衣物,店内陈列着日用商品、旅游纪念品和袋装小食品。

 

这种摆设像是多伦多唐人街店铺的标准配置,仿似所有类似的店铺都是复制粘贴出来的。总给人一种逛了一家就不需要再继续逛下去的感觉。

 

而这似乎也是人们对唐人街的感觉:我知道你就在那个地方,但我不再觉得你有多特殊了。

 

唐人街新建救济站


去年年末,服务于边缘少年的公益机构“央街救济站”(Yonge Street Mission,以下简称:YSM)宣布将在多伦多中区唐人街新建一家无业青年收容所,此决定遭到唐人街商家和民众的反对。

 

唐人街华联会公开发声,表示他们愿意帮助边缘人士,但不希望这个机构迁入,因为边缘人士的增多会影响当地的旅游业与商业发展。

 

这是一句政治上非常正确的口号,但这句话背后,不知承载了多少唐人街商户没有说出来的故事。

 

目前,在唐人街北侧,已有一家名为Scott Mission的救济站,其主要目的是为无家可归者提供住宿和食物,最多为50人提供住宿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资深移民顾问律师林达敏先生,他表示Scott Mission的初衷非常好,但是治标不治本。

 

他表示:“去Scott Mission的那些人吃了一顿饭之后就离开,流动性很强,然后就在附近的唐人街游荡。”

 

而唐人街商家们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

 

一.

“冬天我也要坐在店外面看着,因为外面也摆东西卖,假如没有人看着的话,那些人(无业游民)就会来偷,偷了也没人知道,报警警察也没办法做什么。就算前一天把他带走了,第二天那个人就会再回来,变本加厉。我在这工作一年多了,最开始在店里面工作,不需要看外面的货物。但是后来他们那些人越来越多,我就只能到外面看东西。有的时候他们在店前面耍酒疯,我还要赶他们走。”

 

说这句话的是一位20多岁的店伙计,他坐在桌子后面,穿着一件连帽衫,附近唯一的热源就是他手上的烟头。采访那天的气温是零下1°,一阵风吹过,他打了个哆嗦。


二. 

“其实我们这里还算好的了,附近的那个饭店因为卖酒,经常会有流浪汉过去闹事,有好几次都闹得很大,生意都快被折腾死了。”

 

说这句话的是一位年轻女孩,她在唐人街开了一家小巧的奶茶店,自己创业,其中辛苦不言而喻。而她说“我们这里还算好的了”时,则是一脸苦笑。

 

这家奶茶店刚开业时,在柜台上放了一个用来给小费的透明玻璃罐,但由于离门很近,所以经常有无业游民溜进来偷走玻璃罐里的钱,迫使她最终撤下了玻璃罐。收到客人小费都赶紧收起来保存好。

 

“有一天下午,整个店里就我一个人,有个衣衫不整的人忽然闯进来,拿走我们柜台后面用来切糕点的刀不停地挥,我赶紧报警,后来幸亏来人把他赶走了。”

  

三.

“夏天的时候,他们经常一群人聚在我们店门口,围成一圈抽烟,抽毒品,那个味道漫到店里来,让人闻到都想吐。客人经过我们这都加快脚步,不敢进店里。我们都是小生意,这样做下去还能怎么办啊?”

 

说这句话的是一位30多岁的男人,他和妻子共同经营一个小纪念品店,而同其他店铺一样,他们也在店外摆了便宜的商品,当被问及店外商品是否会被偷时,男店主无奈的耸了耸肩:“当然会被偷,但是外面的东西不值钱,偷了也就只能偷了,我们没钱雇额外的人手,所以只能认了。”



 

在一天20多个商家的采访中,类似的对话重复了20多次,无一例外,而每次谈话都以记者的一个问题作为结尾:“针对这些问题你报警了吗?”

 

而商家的答案也不一而同:“警察管不了这种事。”

 

记者获知华联社几个月前曾挨家挨户探访唐人街的店铺,鼓励大家签联名信,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

 

而在此过程中,华联社也印制了抵制收容所建立的传单(如下图所示),可是发传单的人却表示很多商家虽然愿意抵制,但是不愿意公开把传单贴在他们的店门上。

 


林达敏律师表示整条街都常年被笼罩在一个敢怒不敢言的气氛中:“他们(商家)怕贴传单被无业游民看到后,无业游民会找他们的麻烦。”

 

那些鼓起勇气贴上传单的商家最终也失望的发现不论他们多努力,他们的抗议似乎都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的声音无法转变为力量。


 

随着风吹雨淋,那一张张传单都被风刮走,被雨打碎,再也不见了踪影。

 

林达敏律师表示:“曾经的唐人街是华人聚集地,从餐馆业起家。餐饮业现在也仍旧是海外华人的经济火车头,餐饮业养活了律师,保险,运输,装修等行业。唐人街的商户被影响到后,波及范围会扩散到整个多伦多的华人经济。”


犯罪率与流动人口


据多伦多警方数据显示,2014年多伦多唐人街的毒品交易量在全市排名第二,入室抢劫偷窃犯罪率在全市排名第二,严重的人身侵犯犯罪率排名第四。

 

但正如那位老板娘所说:以前唐人街可不是这样。”

 

下图为多伦多2006年的犯罪数据,而其中黑色方框处便是唐人街。可以看出,10年前的唐人街犯罪率较低。


当然,绝对不能说就因为收容所的开设,导致了犯罪率的提升,没有数据可以证明这一点。犯罪率的提升可以归结于诸多因素:人口增多,经济下滑,警力减少等。

 

但可以证明的一点是收容所的开设增加了该地区的失业人口流动量。单说Scott Mission,在2012年一年,它就接纳了3万4千名无业人士。

 

而现在,YSM宣布将在唐人街建立第二家边缘人士收容所,而林达敏律师表示新开的这家收容所的容纳能力几乎会是Scott Mission(一次性50人)的3倍一次性130人

 

新开的收容所将坐落于365/367 Spadina Avenue ,和Scott Mission的距离仅有两个红绿灯,步行4分钟即可。

 

新收容所将于2017年建成,完工后两大收容所会把唐人街夹在中间

 


但这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在整个唐人街地区,其实已经有了9家类似的服务机构,如圣士提反中心,史葛差会,施素中心等,这些都是服务无家可归者或青少年的机构。

 

在整个多伦多乃至整个安大略省,这种高密度都极其罕见。

 


YSM回应


那么为什么YSM会选择唐人街呢?记者也以电子邮件的方式采访了YSM的相关负责人,而在回复中,他们做出了如下解释:

 

收容所要具备以下条件:1.占地面积至少15,000平方英尺。 2.交通便利 3.该地区年轻人较多  4.我们在该地区提供的服务可以和该地区已有的福利机构相辅相成(现有的9家机构不提供洗衣服,互助小组,洗澡等服务,而YSM提供)  5.鉴于我们是非盈利机构,因此该地区的运作价格要在我们的承受范围内。

 

YSM视察了downtown地区的25个地点,最终才选定了唐人街。


所有理由中,第五条尤其重要,换句话说,YSM选择了唐人街,是因为唐人街的地价便宜。但这样一来,岂不是造成了恶性循环


YSM表示他们这是首次遭到当地居民的抗议,此前并没有这样情况的发生。



当地议员严重失职

 

华联社副主席陈勇仪表示,一个慈善团体在做善事过程中,给社区居民和商家带来负面影响,这是很可惜的事。他强调市议员未尽与社区沟通职责,是严重失职。

 

这里所说的“沟通职责”指的是华人社区事先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YSM是一家私人机构,由政府资助。从法律角度讲,YSM只是买下了一处房产,然后对房产进行改造而已,他们没有义务提前通知当地居民。

 

但这在市议员身上就说不通了。

 

唐人街这一区属于多伦多第20区,这一区负责的市议员名叫Joe Cressy。


Joe Cressy早在YSM去年11月正式对外宣布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新收容所一事,但他却并没有提前通知唐人街的任何人,也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导致唐人街的商户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地商户表示:“我们之前根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等我们知道的时候,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

 

事后,议员Joe Cressy做出了如下声明:“能将YSM极其重要的服务融入到我们社区里来实在是一大荣幸。”

 

为什么唐人街选区选出的议员会不保护华人的利益?这是因为唐人街很多住户没有公民身份,他们无法投票。

 

议员为了拉选票,自然会主要为那些能投票的公民服务。

 

在最近的选举中,唐人街投票的人数仅占总选区的10%不到。华联社前会长雷普信的选票数量居然仅有几百票,和第一名Joe Cressy的上万选票相比,人微言轻。

 

这样一来,纵使唐人街人口再多,唐人街华裔的政治力量也非常有限,势单力薄。

 

现在,不论唐人街的华人们如何反对都不会产生效果,木已成舟。林达敏律师表示:“现在能做的就是和YSM商讨,亡羊补牢,做damage control。看看怎样安排才可以最大程度的减少收容所对当地社区的干扰。比如让他们缩短每天营业的时间等等,达到一个双赢的局面。”

 

YSM方面也表示会和当地居民积极配合,召开会议讨论相关事宜。


YSM回应

 “我年轻的时候当过火车服务员,每个月都会去一次温哥华。我还记得那时候温哥华的唐人街有多繁华,多热闹。但后来因为政府疏于照看,因为华人声音不够响亮,温哥华的唐人街逐渐没落了。我们多伦多的唐人街今天也在面临相同的挑战。”

 
回想起以前,林达敏律师叹了口气:“几个月前,我们向北面(指北约克,士嘉堡)的华人寻求过帮助支持,毕竟北面华人的力量很强大。可却屡屡碰壁,我在北面的一位律师同行甚至跟我说:‘等华人真正团结起来了,我才会站出来’。”



反观纽约唐人

 

多伦多唐人街一事与纽约华裔社区一事有诸多相似点。

 

在去年4月,纽约一华裔社区内的酒店被政府改造为了收容所,引起了当地华裔的抗议和不满。

 

和多伦多一样,华裔的抗议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但是这个故事的结局却和多伦多不太一样:就在酒店风波还未完全褪去之际,在酒店隔壁的地块,一家华裔开发商忽然出现,计划在该处建设一个高11层楼94个酒店客房以及21个公寓的商住综合体。还计划在底层建设餐馆和酒吧以及社区服务中心等设施。

 

当地居民表示,如果该项建设计划得以实施,将会彻底改变该地区的风貌,真的不可思议,华裔开发商勇气可嘉,令人感动。



实际行动

 

那么回到多伦多来,在唐人街现在的局面下,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首先,笔者要提醒读者们一点,在上个月13日,多伦多卫生局正式宣布他们将在多伦多设立有史以来第一个合法的毒品注射站,他们选定了三个地点,但并未最终决定。

 

而在这三个地点中,其中一个就在Queen夹Bathurst的Queen West-Central Toronto Community。

 

而这个地点,与唐人街仅有2站公交车的距离

 

这是政府的政策,所以有回旋的余地。而这一决定也早已在华人社区一石激起千层浪。林达敏律师表示:“假如毒品注射站真的建到了那里,唐人街真的就回天乏术了。”

 

在笔者采访的20多家店中,也只有3家店主知道这一消息,因此笔者在此鼓励大家发出声音,给市政府写信,在他们的网站上和twitter账户发出质疑与抗议。

 

同时,笔者也鼓励读者们督促你们选区的议员,以后在选举时积极投票,积极参与政治进程。不要让唐人街的故事再次上演。

 

 (文 鹤面)

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