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入!实拍美女死囚枪决全过程!可惜可叹!

<- 分享“加拿大留学之大学排名”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06 加拿大留学之大学排名


  

  这么漂亮的女死囚,死了真可惜。不知道男狱警看到送这么美得女死囚上路,心里是什么想法。

  

  被押的女死囚,看女死囚的样子,估计在牢里受了不少的苦,男狱警对你如何

  现在的死刑应该是由法警来执行,似乎是注射毒针。以前的行刑手一般从武警的入伍新兵中挑选,死刑犯被带到刑场后一排跪开,行刑手都是上刺刀的步枪,站在死刑犯的背后两步距离,然后由法医将刺刀顶在死刑犯背后的心脏部位,以保证击中心脏。最后验明正身后由一武警喊口令执行死刑。

  刑场上的气氛是非常恐怖的,所以经常会有一些新兵临时怯场,要不就是扣扳机扣不完,要不就是没发射就跳开(一般开枪后向右边跳开),当时觉得很滑稽。开过第一轮后,由法医上前检查,如果发现还没断气的(一般第一枪不会死),那么还要补枪,我见到最多的一个是补了五枪。

  下面小编带领大家去揭秘女死囚临死前在囚牢里面的待遇,看看武警们是怎么对待这些女死囚的。

  

  建国以来,负责执行死刑的都是公安战士。1982年以后改由新组建的武装警察来执行这项特殊的任务。执行死刑任务是正常的任务之一,每个武警战士自入伍以后都要在这方面经过严格的训练。这项任务并不是谁都能执行的,除了在军事等方面具有很强的素质外,还要有很强的心理素质。能够出任射手的人在军营里都是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战士。

  人们传说中的枪毙人要戴口罩、戴墨镜,其实那只是一种传说。在偏远的地区尤其是农村,可能有。但在城市,没有这种情况。很早以前,曾向武警发过手套、眼镜,主要目的是为了防寒、避光,但没有人真正用这些东西。因为很不方便,戴眼镜影响视线,戴手套影响动作。那种枪毙一个罪犯要立个三等功什么的说法更是不可能的。执行死刑犯只是武警的一项任务。

  

  有一次有人问我,听说枪毙人一枪打不死就用刺刀挑,哪有的事啊!这里有一套严格的法定程序,武警接到执行命令任务后至少要训练两天。刑场执行枪决要求只闻一声枪响。这种程序上的严格规定源于两个原因:法律的威严,还有人道。枪决罪犯的子弹是经过特殊加工的,目的是为了增加破坏脑组织的强度,但并不是民间传说的“炸子儿”。

  

  每一个死刑犯在押赴刑场时都由至少四名武警押解,射手枪膛里只装一发子弹,要求准确率极高。即使出现偏差也要由副射手补射。所以那种打不死就用刺刀挑的说法根本就是错误的。

  处决死囚并不轻松。因为罪犯已经知道时间不多了,他们的情绪会很不稳定。所以,一旦终审裁定下达,看守所就在管理上采取措施了。先是调号(房),这一夜管教干部要进号。基本上是轻刑犯负责看死刑犯,防止他们自残、自杀或者伤害他人。据说,枪毙张金柱的前一天晚上,看守所长也亲自进号了。几乎所有的死囚在临刑前,都要给家人写信,即使是文化水平不太高的人也会要求别人代写。

  

  

  有的会整夜一言不发,也有的会哭。死囚临刑前的那一夜是很震撼人心的。出于人道,这时候基本上会满足他们的一些要求,想吃什么就给他们做什么,想抽烟也会无条件地供给,但酒是不能喝的。可一般情况下,没有人能吃下去,也没有人能睡得着。他们大多都在给家人写信,那些扬着脸望着窗外若有所思的人一般都是外地流窜作案的犯人。

  

  

  几乎所有死刑犯都是瞪着眼到天亮,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有的死囚的裤腿用麻绳扎了起来。“的确,有这样的情况。因为别看许多罪犯在作案时穷凶极恶,视人命如草芥。但真正让他面对死亡时,内心的那种因极度恐惧而导致五官扭曲和精神崩溃也是挺吓人的。在下达终审裁定时,有不少死刑犯面如死灰,双腿甚至全身都在不住抖动。法律文书还没有念完,人们常说的'尿了一裤'的现象并不少见。

  

  

  1995年5月7日,执行30名死刑犯时就有一个当即瘫倒在宣判会上,口吐白沫。法警将他拉起来时,他已经成了一摊泥。但就是这么一个懦弱的人,在绑架、杀害一名儿童时,不管孩子如何撕心裂肺地呼喊,他都麻木不仁,十分残忍。很多这样的死囚,在真实地面对死亡时全没了犯罪时的疯狂。这时候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针对诸如大小便失禁等情况,往往用麻绳把他们的裤腿扎起来。

  

  

  

  

  

  

  

  

  

  

  

  

  

  

  

  

  

  

  

  

  

  

  

  

  

  

  

  

  

  2003年国际禁毒日前夜,武汉市四名女毒犯走到了她们生命的尽头。经有关部门和当事人允许,2003年6月24日21时,摄影记者走进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拍摄下了她们在看守所度过的最后一个夜晚。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警按囚犯要求买来临刑前的服装,毒贩死囚代冬桂接过来在身上比试。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毒贩死刑犯代冬桂将新衣服叠好,整齐地放在床头。新衣服是女警按代冬桂的要求买来的临刑前的服装。

  

  6月24日晚9点30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毒贩死刑犯代冬桂准备喝绿豆汤。凳子上统一发放的麦当劳食品还没有吃。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警将一颗荔枝喂给即将赴刑场的毒贩女囚代冬桂。

  

  6月24日晚10点15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普通女犯帮助毒贩死刑犯李菊花记录遗嘱。

  

  6月24日晚10点07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在两名女警看护下,普通女犯陪毒贩死囚何秀玲、马清秀打牌。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毒贩死囚何秀玲。在整个晚上,死囚何秀玲的表情一直有点亢奋和夸张。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毒贩死囚何秀铃临刑前夜与狱警及普通女囚在一起,她不时露出天性活泼的一面。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临时囚室内,毒贩死囚何秀玲在女狱警的陪同下和普通女囚在一起。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女囚何秀铃试穿新鞋,准备上黄泉路。

  

  6月24日晚,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一名普通女犯喂临刑前的死刑犯何秀铃吃夜宵饺子。25岁的何秀玲为湖北省仙桃市人,因非法携带7000克毒品被判死刑。

  

  6月24日晚10点40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毒贩死囚何秀玲在歌唱。呐喊声仿佛在祈求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命运逆转。

  

  6月25日凌晨5点40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一片宁静,一名普通女犯正给临时关押在审讯室里的死囚送洗脸水。

  

  6月25日清晨6点,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女警和普通女犯正帮毒贩死囚李菊花涂抹鲜红的脚趾油。

  

  6月25日清晨6点07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临刑前毒贩死囚马清秀(右三)交代将自己的衣服转交给一名缺衣的普通女犯。

  

  6月25日清晨6点11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临刑前毒贩死囚何秀玲在试穿衣服。离上路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何秀玲嫌白上衣显胖,所长为她找来了一件黑衣。

  

  6月25日清晨6点17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毒贩死囚何秀玲和马清秀吃最后的早餐。马清秀吃肉丝粉,何秀玲在吃昨晚未吃的统一发的麦当劳食品。

  

  6月25日清晨6点29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临刑前毒贩死囚何秀玲悄然泪下。

  

  6月25日清晨6点30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临刑前毒贩死囚何秀玲在往头发上涂抹啫喱水。看守所一名所长特意给何秀玲送来啫喱水,何秀铃感激地笑了。

  

  6月25日早晨7时,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毒贩死刑犯何秀玲眼见大限已到,不禁泪流满面。

  

  6月25日清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最后一名死囚马清秀走出囚室。49岁的马清秀为湖北省保康县人,因4次参与运毒2300余克被判死刑。

  

  6月25日清晨7点,武汉市第一看守所的女警自发列队为四名女毒贩死囚送行。

  

  6月25日清晨7点21分,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两名高大的法警将最后一名毒贩死囚马清秀押离看守所。

  

  6月25日清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内,狱警换下毒贩死囚的手铐脚链,交由法警重新换上枷锁。

  

  6月25日早晨9点54分,湖北武汉,在公判现场,毒贩死囚何秀铃哭了。二十几名死刑犯中,她是唯一在现场哭泣的囚犯,她最年轻。

  下辈子,咱别违法,我娶你,咱活着好么?

【版权申明】以上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我们对原文作者深表敬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