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人妖的悲惨生活大揭秘!看完震惊了!

<- 分享“镜头在伦敦”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06 镜头在伦敦


  在泰国,几乎在任何地方都能碰上人妖,只是你分辨不出来罢了。但人妖在法律上是定为男性的。不男不女,这也正巧符合“人妖”名字的本身。

  

  人妖们的背景:

  泰国的人妖,主要集中在曼谷和芭堤雅,而尤以芭堤雅为多。芭堤雅是泰国着名的旅游胜地,以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未受污染的海岸线而闻名,倚山傍海,四季气候宜人。该城有两个着名的人妖歌舞艺术团,可观看到最高水平的人妖艺术表演。

  在泰国,人妖一般都来自生计艰难的贫苦家庭,可以说,几乎没有富家子弟愿意做人妖。

  在泰国,有专门培养人妖的学校。一般是从小孩两三岁时开始培养。培养的方式是以女性化为标准,女式衣着、打扮、女性行为方式、女性的爱好。同时,更重要的一点是吃女性荷尔蒙药。

  这种药的作用在于抑制男性生殖器官的发育,促进体内新陈代谢,并向女性发展。一般有十多年的服药期。十多年后,男性生理特征便逐渐萎缩,如男性阳具,就会变得又短又小,而皮肤就会变得细润,有光泽,臀部、胸部会越发达,像女性一样,肌肉减少,皮下脂肪增多,皮肤富于弹性,胸乳增长快的,比普通女性还高耸、浑圆、挺拔。

  

  在这期间,学校便要教授许多技艺。比如让她们学习舞蹈,熟悉声音。练功是极其艰苦的过程,腿功、腰功、头、手、脚等,都要进行严格的规范化训练,这种训练的苦,一般女性是难以承受的。为了培养出一批优秀演员,有的人妖艺术学校或艺术团体,还要选拔人妖送往国外,比如美国、日本或其它国家深造。所以,人妖艺术表演水准是相当高的。

  至于这些人妖演员,优秀的,每月月薪有一万泰铢,差的,则只有一千元左右。而她们每天平均要演出三场以上。演出收入归剧团老板,老板根本上是将她们作为发财致富的工具。所以,为了生存,人妖就不得不拼命地赚钱。

  但她们赚钱的途径除了出卖色相以外,又别无选择,所以不少人妖只好在外胡来。比如在红灯区,许多妓院的老鸨都愿意高薪聘请漂亮的人妖来作拉客的妓女。

  

  人妖,实在是太漂亮了!

  人妖在泰国是受到歧视的。虽然法律规定她们为男性,可是从来没有人把她们当作男人看待,只把她们视作一群玩物。她们自幼接受女性化的教育和熏陶,使性格、形态都表现出女性特征。在小学期间,她们在心理发育上就出现严重不平衡。社会的歧视使她们感到自卑和绝望。

  我们第一次正式接触到人妖,是在抵达泰国后的第三天,在芭堤雅国家人妖剧场。

  这是一家新开张不久的人妖剧场,据泰国导游阿D先生介绍说,若论装璜、设计及音响、布景,毫无疑问这家新剧场很高档,但其附属人妖却不及以前一直存在的那家老人妖剧场的人妖漂亮。

  然而,即使如此,新剧场人妖的美丽、风情万种还是给予了我们极大的视觉震撼。

  

  人妖的表演主要分演唱和歌舞两种,其演唱无疑是在对口型。且不论背景音乐为世界各国名曲时人妖的英语、法语、德语、日语等口型对得怎么样,但当“她们”演唱到中国的《茉莉花》时我却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然而即便用如此挑剔的眼光去看,去听,却仍觉得人妖“小姐“的口型对得丝丝入扣。

  一曲终了,全场掌声雷动,我激动得险些跳了起来。

  除了一些明显可看出的人妖外,每次群体亮相的人妖中,总有几个漂亮得让人叹为观止。“她们”的外部形象已全无男人的一丝一毫特征,惟见的是容颜的艳丽,体态的婀娜和舞姿的妖媚,我想,若让“她们”去参加一些诸如“亚视”、“华裔”小姐的选美大赛,一定会夺得几个大奖。

  除此之外,还足以让人惊叹不已的是音响的绝对一流,台上大型布景的迅速更换-----每一轮独唱结束后,便一定是众多人妖的大型歌舞。而每当“她们”群体出场亮相时,座无虚席的台下必定是惊叹之声四起——因为,人妖实在太漂亮了!

  整个表演档次非常高,无一丝色情色彩。如其中一场现代舞---帷幕拉开后,一个巨大的车轮边旋转边上升,背景是各种管道纵横交错,无数电子仪器交叉其间,几个工人模样的人正在焊接着什么,弧光闪闪,火星四射。而就在这种充满现在感的音效中,一个美丽绝伦的人妖缓缓从天而降……

  

  整个舞蹈编排新颖,动作强劲,真正让人感觉美不胜收,用“梦幻之夜”四字来形容这一晚,丝毫也不为过。

  人妖的悲惨生活

  第二天,我们团队上午参观了泰国东芭乐园,下午乘海船前往泰国的国家公园沙美岛。沙美岛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珊瑚岛,海水湛蓝、纯净,沙滩非常细腻、柔和。上岛后不久便有一种投身其间的冲动。

  一边的导游阿D却一把拉着我笑道:别急嘛,我们先去吃海鲜。

  当我恋恋不舍地离开海滩走向一家简易的木制海鲜流水餐厅时,却又意外地有了一个新发现——我们又看见了人妖!只见两个服务生正在为我们的就餐紧张地忙碌着,“她们“头束发髻、双乳高耸,说话又分明是男声!

  大家先是面面相觑,继而都会心一笑。随后阿D便为我们作了介绍,原来,泰国人妖的开支巨大——要养父母兄妹,要美容,要打激素……于是,很多人妖便在白天散布到各酒吧、餐馆去打工,晚上再集体去各大小人妖剧场表演。

  未等阿D介绍完,很多性急的同行便提出要与之合影,人妖欣然同意。完结给小费时“她”便双后合十说声“谢谢”,你不给“她”也不追着你要。

  我很快便对这位彬彬有礼的人妖产生了好感和好奇,情不自禁地拉了阿D凑了过去。“她”耐心回答了我的提问,“她”说“她”每天白天都在这里打工,再陪客人合合影,等着挣够一笔钱。

  

  “挣够一笔什么钱?”我问阿D。

  阿D笑道:“20万泰铢,合人民币约5万元。”

  “干什么?”

  “把下面咔嚓掉。”

  我听了不觉吃了一惊,心想: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转念想想人妖有时要进行泳装秀,便又释然,内心不觉又隐隐开始觉得人妖真正可怜。

  大为感叹之余我问:“那以后呢?”

  这回是人妖直接回答的我,“她”笑得很欢畅,说:“这以后吗,就找男朋友啊!”

  说完,人妖同志摆摆手离去了。

  我的眼光茫然地随着“她”忙碌的身影,从“她”的身上又落到了另一个男服务员的身上,这时,又一个迷茫已久的问题再次浮上心头,我问阿D:“为什么看不见女服务员?”

  阿D笑道:“他们请不起。”“请不起?”阿D耐心地解释道:“假若他们请一个男服务员得支付月薪3000株的话,那么,他们请一个女服务员就不得不准备支付30000铢的月薪。”

  我大惑不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阿D平静地介绍道:“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在泰国,女人可以去泰国浴室,去泰式按摩室,她们的收入非常可观。”

  说到这里,阿D眼里掠过了一丝哀伤,他目视着遥远的天际,似在自言自语地说:“我的家乡有一个孤儿院,我不止一次去看望过。那里面大约有300个无依无靠、无家可归的孤儿,有280个是男的,只有20个或残或病的是女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在泰国人的心里,是重女轻男的!很多家庭一生下男孩就扔掉,一生下女孩就宝贝得不得了,就指望她长大后去为全家人挣伙食费了。所以,在这种环境中生长的男人,很多都有一种‘恨不生为女儿身’的极端思想……所以,泰国的人妖才会有那么多……”

  

  走进“人妖”的内心世界

  我们最后一次看到人妖是在芭堤雅的最后一晚。当夜,我们交足600泰铢(合人民币150元),便参加了一个叫“夜游暹罗湾”的活动——乘船登上一个海上游轮——东主公主号。东方公主号上从司仪到服务生到舞蹈表演者全部是人妖,人妖的漂亮依然很让人震惊,同行的男士(包括我本人)都不止一次这样说过:“恨不得爱上其中一两个!”

  登上东方公主号后,耳边阵阵海潮声,喝着啤酒,吃着海鲜,看着人妖歌舞表演,真正是一种享受。

  为我们这一行服务的是一个身材妖小、容貌清秀的人妖,比起其他身村高挑的人妖来,更显出一种女性的柔媚。

  满啤酒后,我情不自禁地说了句“谢谢”。对方嫣然一笑,颇有点让我目眩神迷的感觉,她摆了摆手说:“No,whth every kind whsh for you and family.”(不用谢,并祝您及全家好。)

  “她”的声音婉转动听,我听了却倍感惊疑,这是人妖吗?人妖纵然变性已久,“她”的声音也不可能好听到这种程度。

  于是,趁着阿D鼓励我与“她”共舞的时候,我忍不住地附在“她”的耳边悄悄地问:Are you men and women-(不标准的英语,意思是,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人妖悄声笑了起来,毫不迟疑地回答:“men!”说罢独自又笑出声来,回头见我仍一副茫然的样子,她又不忍心似地附到我的耳边,悄悄说了一句:“women。”

  原来,整个东方公主号上每天有意安排“混进”一个真正的女人,可是,即使打着灯笼戴上眼镜,你也很难将她与众多的人妖区别开来。

  

  和这个真女孩的熟悉,为我的好奇带来了许多方便。热心的女孩很快为我拉来了一个她最要好的人妖朋友,坐在我身边接受我的采访,她还兴致勃勃地告诉我:人妖的爷爷是一个中国人,因此“她”的身上还有着中国血统。“她”还有个中国名字,叫夏萤。

  夏萤今年已23岁,已完全变性。当我问“她”为什么要从事这项职业时,“她”美丽的大眼睛反而充满了不解,她坦然地回答道:“我觉得这项职业挺好的,挺能来钱的。”

  我不做声了。沉默了片刻,我到底说出了一个我一直想问的疑惑:“实在不好意思,我最后想问一个非常冒昧的问题:据说像你们这样以后,最多只能活到40岁,难道你们一点顾虑和伤感都没有吗?”

  夏萤听了毫不见怪,“她”笑得非常自然,她说:蜉蝣几分钟便是一生,沧海桑田,最好的青春年华度过,又有什么值得伤感的呢?……她说她非常欣赏流星,欣赏夏天的萤火虫。夏天的萤火虫美丽了一个热烈的季节,在秋风瑟瑟的寒冬降临之前便早已逝去,如秋叶之静美。

  我无言以对。

  

  离开东方公主号已值深夜,整个芭堤雅依旧灯火辉煌。我们乘坐来时的船远去,回头望望,依然歌舞升平,笑声和歌声隐隐传来,最后终于全部消失在了一片茫茫然的夜色之中了……

  看着衣着华丽,仪表姣好,体态动人,载歌载舞的“她们”,真令人有雌雄莫辨之感。“她们”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怎样变成人妖、怪胎的身体造成了怎样的畸形内心世界。

【版权申明】以上内容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我们对原文作者深表敬意。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