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丨朴素之美:在南岛最北,重新发现新西兰 (1)

<- 分享“凯特旅游新西兰”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4 凯特旅游新西兰


点击上方
“凯特旅游新西兰”
可关注我们!



 

作为传统的英联邦国家,在新西兰,一年中最重要的两个节日都和宗教有关:一个是年初的复活节,一个是年终的圣诞节。虽然年轻一代和新移民的涌入使得传统英国国教对于世俗生活的影响力已经被淡漠,但因为这两个节日都“恰巧”落在新西兰全年最适宜出游的季节里,因此,原本庆祝基督耶稣降生和复活的宗教节日,变成了新西兰全民出游度假的绝好时机:他们拖家带口,用一台破旧的二手日本车,拖着比汽车还贵的自行车、房车、皮划艇、游艇,四散在新西兰那些有名没名的地方去享受纯净自然的无私馈赠。

 

 
(本来应该是复活节图腾的复活节兔子,被爱搞怪的新西兰人做成了“复活节几维鸟”。在身份认同方面,新西兰人有着复杂的情绪:一方面以说英语而自豪,认为自己是英国人的后裔,以保留英国的作风而骄傲,另一方面,又时时刻刻地对本地文化的独特性引以为傲,不断提醒别人:我是kiwi,kiwi鸟的kiwi. 用两个字形容,就是:傲娇。)

 



2016年,我的复活节假期,从基督城一路向北:这次的目的地是新西兰南岛的最北端。做出这个选择的原因很简单:那里有“阳光之城”尼尔森,有阿伯塔斯曼国家公园金色的沙滩,传说中世界上最清澈的湖泊,和崎岖却蔚蓝的马尔堡峡湾,美艳到不可方物。难道还有什么比享受自然地馈赠更好的度假方式呢?


(阿伯塔斯曼国家公园的金色沙滩)


(马尔堡峡湾地区的蓝色港湾)


这次为期四天的自驾旅程,我们大体沿着下面的路线。


(这一路,我们路过高山,路过湖泊,路过森林,路过海洋,路过人们的城堡和花园。一路上,头脑中是种回荡的,都是朴树的这首《旅途》。)

 


Day 1& Day 2: Abel Tasman National Park 阿伯塔斯曼国家公园


1642年,来自荷兰的探险家阿伯·塔斯曼在寻找新大陆的路途上,误打误撞的来到了新西兰南岛的最北端。几年以后,在向荷兰东印度公司汇报这次航海探险时, 虽然被批判是“既没有发现宝藏又没能创造显著利润”的失败远征,但谁不会想到,这个被他冠以的“新泽兰省”(Nieuw Zeeland,Nieuw在荷兰语里意思是“新的”,Zeeland是荷兰的“泽兰省”)的岛屿名称,会流传后世,成为“新西兰”这个国家的正式名称。当然,他也并不知道,这座他未能真正踏足的岛屿,却被后人认定为是他的“地理大发现”,不仅以他的名字命名了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之间的海域,并且把南岛最北面的一座沿海国家公园,也冠以他的名字。


(新西兰南岛最北端的送别角。据说当年阿伯·塔斯曼就是想要在这里附近登陆,却遇到了毛利人,因为沟通不畅,双方发生了争执,毛利人杀死他随行的四名水手,于是他只好懊恼的离开。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如今这座新西兰最小最年轻的国家公园,俨然成为了游船观光、皮划艇探险、寻找野生动物和徒步旅行的胜地。到Abel Tasman, 有两个入口,一个位于Kaiteriteri,主要的方式是乘船进出,也是游客比较集中的出发地。陆路能够到达的尽头是Marahau,大多是准备长途徒步的户外爱好者。而大多数游客都选择住在离这两个地方都不远的小镇Motueka,原因无他:上面提到的这两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了!


(早晨的Kaiteriteri海滩,挤满了准备出发的游船。无论是游船观光还是皮划艇,都需要从这里出发。坐船的时候要小心,有可能会涉水,而且皮划艇的过程中也有遇水的概率,所以建议大家穿速干的裤子哦~!)


在这一众探索自然地项目中,皮划艇对于内陆长大的我而言,是如此新鲜刺激而富有挑战。所以我们果断选择参加了游船、皮划艇和徒步的组合行程。

 
(虽然略阴天,但是很适合皮划艇。这种双桨的叫做皮艇:Kayak, 如果是单桨的叫做划艇:Canoe。新西兰见到比较多的是kayak。)


皮划艇,这种“朴素”的运动,可以算作是新西兰人最热爱的水上运动之一,无论是蜿蜒的海岸线还是众多河流湖泊中,经常可以见到全副武装的新西兰人轻拨漫摇的在水面上荡漾。划皮划艇不需要太多技巧,只需要你有充足的体力,和一颗勇敢探索的心。在阿伯塔斯曼国家公园,划皮划艇也是接近软毛海豹的最佳途径:游船往往会惊扰这种看似凶猛实则胆小的海洋精灵。在向导的带领下亲眼见到海豹们在水波里嬉戏玩耍,不由得就想起了《海洋之歌》里令人心生怜爱的海豹仙女西尔莎来。这些大海的精灵里,是否如同神话传说中的那样,隐藏着一个爱与救赎的凄婉故事?


(皮划艇划了2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海豹们活动的地区。当天的海豹们都比较懒洋洋,不愿意与我们互动,所以只好远观之而不得亵玩焉。Sara告诉我们,只能海豹主动来找我们,我们必须离他们所在的小岛20米远。这也是为了保护他们免受人类活动的打扰。)


一路上,我们的皮划艇向导Sara,这个手脚麻利活力无限的尼尔森人,给我们的旅途带来了无限的乐趣。先是一本正经的“警告”我们不要用力过猛不小心划到澳大利亚去,当路过一个海滩的时候,又突然讲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毛利人传说。不仅让我们看到了海豹,还找到一个隐秘的港湾,让我们在与汹涌的海浪搏击之后,也可以静静地在碧波里享受踟蹰的乐趣。当我们终于可以停下来午餐时,她随手从海边捡起一个贝壳就充当起了吃饭的勺子。我略带惊讶的看着她,她爽朗的笑着说,这样多好,又环保,又可以尝到海洋的气息~!


(唯一一张有向导Sara的照片,整个队伍最前方的就是她。旅行中总是会遇到许多有趣的人,当你回想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没有合影留念。就拿这个背影做为回忆的注脚吧!)


在阿伯塔斯曼的一天,虽然没有见到传说中世界上最清澈的湖泊,也没有找到如外星生物般刚发芽的银蕨树叶,但却在与大自然相处的点滴之中,再一次被新西兰纯自然的魅力所深深打动。 


(阿伯塔斯曼国家公园的沿海徒步步道,是新西兰最著名的“九大步道”之一,全长51公里,需要3-5天才可以走完。我们在这条步道上徒步了一个多小时,就已经感觉惊喜连连。)


(银蕨树是新西兰特有的蕨类植物和象征,号称植物界的活化石。新西兰随处可见以银蕨叶为原型的各类标志。因为与世隔绝的地理环境,这个物种经历了几百万年的自然演化,却依旧保留了最原始的蕨类植物特征。图片上的叶子,是银蕨叶的幼芽,看起来有种外星生物的既视感。在毛利语里,这种叶子被称为:koru,意思是初露。图片来自网络。)


 在回酒店的路上,同行的小伙伴发现了一个路边pears & apples的牌子,做为水果爱好者的我们停车驻足,却只看到了一袋袋打包好的水果而没有人看管。旁边的牌子上写着价格:一袋梨4纽币,一袋苹果2纽币。在邮筒旁还放着一个用来投币的箱子。大致数了一下,每一袋水果,都足有20个!可惜当时身上的零钱不够,凑来凑去也只有5纽币的现金。于是搬了一袋苹果一袋梨,打算第二天再回来“还钱”。回酒店尝第一口梨的时候,小伙伴就大声感慨好吃的要上天。关键是物美价廉,店家还如此信任匆匆路过的游客。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搬了两袋梨,还了钱,才算安心。

(与其说是苹果与梨很好吃,不如说是被果园主人的淳朴所打动。) 



Day 3: Motueka - Nelson - Picton - Blenheim 在南岛最北穿行


说起新西兰的中心,大多会想到惠灵顿、奥克兰这样的大城市,而1858年由维多利亚女王唯一特许成立的尼尔森,不仅是新西兰历史上的第一座城市,同时也是新西兰的“地理中心”。在十九世纪,这里被做为新西兰一切测量工作的“原点”。这里还有一座以新西兰中心(Centre of NZ)为名的公园。爬上山顶,整个尼尔森的景色一览无余。

 
(这条上山的步道,是最早一批在此定居的欧洲人开通的,但因为当时条件所限,步道修的非常陡峭。)


(从新西兰的“地理中心”,俯瞰尼尔森。尼尔森地区是新西兰气候最稳定、日照时间最长的地区,因此尼尔森也被称为“阳光之城”。)


除了“地理中心”,尼尔森无论在新西兰的历史过往还是现实中,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在历史上,这里是最早一批欧洲移民登陆新西兰的地方,市中心的基督教大教堂,历史比著名的基督城大教堂都要悠久。而现实中,尼尔森不仅是新西兰有名的工业城市,还是新西兰最有艺术气息的城市。连《魔戒》里的群雄争夺的那枚魔戒,都是由这座城市的艺术家打造的。


 (尼尔森市中心的基督教大教堂的钟楼。这座大教堂的石块是从Golden Bay采集的,教堂内硕大的管风琴是从英国运过来的。不得不感慨宗教信仰在几个世纪前的神奇力量。)



(因为逆光的原因,只能大概拍出大教堂的一面。如果路过尼尔森,一定要进去看一看里面令人目眩神迷的彩绘玻璃窗。)


(尼尔森是新西兰著名的“艺术家之都”,从时装到雕刻艺术,再到融合了毛利文化和先锋文化的各类艺术创作,这里俨然艺术家的天堂。最为游客所熟悉的,应该就是这家“魔戒"制作者开的制作戒指的店。我们到的当天是复活节公众假期,店主人也出门旅行了,所以只好隔窗观望。)


从Nelson一路向东,沿着Richmond Forest Park的森林中蜿蜒的山路,我们告别了塔斯曼,来到了新西兰南岛物产最丰富的马尔堡地区。马尔堡地区对于新西兰南岛来说,颇像加州之于美国:蜿蜒的海岸线,充足的阳光,延绵的葡萄酒庄园和上乘葡萄酒。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也变得闲适散漫起来。


(马尔堡地区出产的葡萄酒,尤其是白葡萄酒,每年的产量占新西兰葡萄酒总产量的79%。生长在这里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葡萄所酿造的白葡萄酒,更是新西兰的骄傲。)


提到马尔堡地区,不得不提的就是这里的步道和宛若仙人掌“手指”一样的峡湾。虽然说新西兰最著名的峡湾在南岛南部地区的峡湾国家公园,但是马尔堡的峡湾区内的夏洛特女王湾( Queen Charlotte Sound)、凯内普鲁湾(Kenepuru Sound)和罗盘湾(Pelorous Sound),却因为阳光的滋润,与峡湾国家公园烟雨朦胧的景致大相径庭。


(隐藏在峡湾深处,有一个只有四千多人的小镇皮克顿(Picton)。皮克顿的对岸,就是新西兰的迷你首都惠灵顿。因此,这里也成为南北岛往来的交通枢纽:旺季的时候,每周有超过40班的轮渡往来于惠灵顿与皮克顿之间。)


也正因如此,这三条峡湾也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户外运动爱好者和徒步爱好者的天堂。这里隐藏着一条名字霸气的徒步步道:夏洛特女王步道。与阿伯塔斯曼国家公园内的沿海徒步步道一样,这也是新西兰著名的十大徒步步道之一。


(这条著名的步道,全长70公里,一路沿着峡湾在森林与峡谷中前行,最多需要4天才可以走完。不过,也可以从皮克顿做游船从峡湾中游览。)


游走在新西兰南岛的最北方,仿佛坠入一片世外桃源:群山环绕,阳光充沛。金色的沙滩与玻璃般澄澈的海水,城市古老却不年迈,安逸而熨帖。宛若被遗忘在山海深处的一处秘境。这里的人们,用心经营却不刻意去用噱头与辞藻夸大其词。就如同那位爽朗的向导和未曾谋面的果园主人一样,质朴到令人刮目相看,却又让人倍感温暖亲切。就如同新西兰一如既往留给我的印象:不入主流,却与世无争。像极了古希腊哲学家们所钟情的犬儒哲学:把美德当做幸福唯一的必要条件,从而回归自然纯朴的生活。



(未完待续)

 


欢迎访问我们的官方网站

www.katetravel.co.nz


已经在新西兰的小伙伴们

欢迎前往我们皇后镇服务柜台咨询

就位于I-Site内哦


长按下图中二维码,即可轻松关注凯特旅游


咨询方式:enquiry@katetravel.co.nz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