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移民】老了在哪里养老?华裔老人卖屋入住公寓

<- 分享“山东忠诚公司”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09 山东忠诚公司


有报告指出,加国大部分长者仍希望住在原有居所,但当中58%的旧屋需要高昂的维修费用,令长者面对两难选择,有逾6成长者会用积蓄进行维修。家住士嘉堡的香港移民表示,随着屋龄老化,不断需要维修,并已花了不少钱,加上年前太太中风行动不便,遂听从子女劝告,将独立屋放盘,打算搬到柏文单位。


  由家庭资产银行(HomEquity Bank)及加拿大叶素斯(Ispos Canada)于本年3月15日至18日,随机抽样网上访问全国300名、年龄由55岁或以上的屋主,就他们如果仍住在现有的居所时,是否需要家居维修、维修的类别及如何支付维修费用等作出调查,结果显示,有58%旧屋需要大维修及改装家居设备,以切合长者生活需要。该报告同时指出,长者在维修原有家居的经济来源类别,有人会动用积蓄、向银行申请反向抵押贷款(reverse mortgage)即将自住物业,保留业权,按给银行直至去世,或借贷,亦是大部分长者面对的经济负担问题。
  改装费由3千至1万元起
  AGTA Home Health Care行政总裁艾高菲奴(Vince Agovino)亦指出,长者如果仍要居住在原有的居所,或与家人同住,最大问题是要将现有的居住条件,包括屋内屋外作出修改,以切合长者日常生活的需要,例如增设上落楼的扶手,甚至是自动升降机、安全浴室设施等,而这些装修花费不轻,其中最普遍的装修及最基本费用由3,000元起,改装备有长者安全设备的浴室,需费1万元起。家庭资产银行与Brondesbury Group集团在2015年2月所做的一份「加拿大55岁或以上长者」调查报告亦显示,47%即将退休人士,及56%已经退休长者均认为,住在原有家居是生活质素的沉重负担。
  来加数十年的香港移民程先生表示,30年前他买了一间独立屋一直住到今日,随着子女长大搬出去,继而因年事已高,又要维修旧屋,更为行动不便的老伴改装长者设备,真的用了不少钱,简直是个无底深潭,是时候要「上楼」了。
  屋价升近百万 维修费不菲
  家在士嘉堡的程先生表示,30多年前不用20万元买了一间独立屋,住到今日,屋价已经升近百万元了,表面似乎赚了很多钱,实际上这30多年间,花在大大小小的维修家居上,亦着实惊人,但因为这是自己成家立室的第一、亦是唯一的一间屋,子女亦是在这间屋出世成长,有着深厚的感情,所以一直都没考虑卖掉旧屋,但这情况将会改变。程先生表示,自十多年前子女各自成婚独立搬走后,留下他两老。十多年前还好,仍有体力打理前后花园,及屋内屋外收拾清洁。随着屋龄老化,不断需要维修,已经花了不少钱。年前太太中风,行动不便,但仍不想搬,惟有动用积蓄在主层加建方便行动不便的长者而设的浴室,及在楼梯加上可供轮椅上落的自动器等,前前后后又用上数万元,且还未计无时无了的家居维修开支,对一名退休而非富裕一族的小市民来讲,实在感到愈来愈吃力。
  程先生表示,不想卖这间旧屋除了一份感情外,其实最重要是希望在他与太太百年归老后,留给子孙,这可能是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吧。但早前问过子女,他们都表示自己有能力,不要这间旧屋,还劝他不如趁价好,早些卖掉「上楼」算了,因为一来可以多一笔钱傍身,二来不用再为旧屋维修而烦恼,所以听从子女的善意劝告,近日将住了30多年的独立屋放盘,打算搬到柏文单位。自始人亦如释重负,轻松得多。
  程先生认为,年纪大体力衰退,如果还有长期慢性疾病,或中风行动不便的,是应该面对现实,除非有子女同住,且大家都懂得忍让包容,才有可能继续住在旧屋,否则不论在经济上、方便上,都应该「上楼」,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如果经济能力负担得起的,更应选择有专为长者安全设计的柏文大厦单位,更可免日后之忧。
  改装基本费用‧由主层到二楼的楼梯升降机(stair glide),3,000元起‧修改由屋外进入屋内的特别通道及舷梯,3,000元起‧在主层改装备有长者安全设备的浴室,1万元起资料来源:AGTA Home Health Care
  老人公寓保安严密 设医护人员当值
  颐康中心主席王裕佳医生表示,目前在北美洲,包括多伦多兴起的备有长者安全设备的私人单位长者柏文大厦,随着人口老化,将会成一股潮流。王裕佳认同报告指出,如果长者继续住在原有居所,但要面对旧屋维修或改装,要动用到积蓄或变卖资产,令超过一半长者认为,住在自己的房屋会带来沉重生活质素负担。
  他分析表示,虽然每名长者生活及习惯不同,各有选择,绝大部分长者最理想是与家人同住在一直住开的房屋,但现实是普通的楼房设计并非切合长者需要,长者如果要一直住下去,为健康安全起见,家居设施就要大装修或维修,但这对长者花费实在不少。
  王裕佳医生又表示,颐康的长者外展服务中,近年亦注意到这个问题,所以开办子女家中照顾长者,及长者家居安全设施的教育项目。过去不少长者,特别是华裔长者,老来时都希望与子孙同住,图个热闹。但时至今日,则有更多长者不愿与子女同住,他们当然希望儿孙满堂,但不一定要三代同住一屋簷下,很多时是因为「相见好,同住难」。而自己搬出的长者,大多数是会选择「上楼」,入住普通柏文大厦。另外,有成家立业的子女搬走后,留下两老或一名老人家仍守在一直住了数十年的旧屋,就要面对沉重的家居维修,甚至要改装适合长者安全的家居设备,对已经退休的长者,无疑有一定经济压力。王裕佳表示,但随着有专为长者而设计,备有长者必须安全设备的特别长者私人柏文大厦,近年在北美洲,包括多伦多应运而生,这类柏文大厦,除基本的长者安全及方便设备、医护人员当值,及严密保安外,更重要是提供及促进长者的社交活动,令长者生活得更多姿多采,再不是独自守在一间屋的孤独老人,所以这类有特殊设施的长者柏文单位,随着人口老化,将会成为一股潮流,让长者再不会为了维修旧屋的沉重开支而头痛,反而还有一个活跃开朗的黄金晚年。
  长者住屋调查数据‧58%需大规模维修‧46%需进行小维修‧44%将会先维修厨房及浴室,及增添有助长者行动的家居设备‧11%如有需要会先维修主要部分
  家居维修经济来源‧62%会动用积蓄‧25%会申请反向抵押贷款‧11%会动用投资‧9%会卖掉现有资产‧7%会申请其他借贷
资料来源:家庭资产银行及加拿大叶素斯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