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何总是那么不耐烦?

<- 分享“英国留学助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8 英国留学助手



烦躁症来自于社会结构的不稳定。所以我们急躁,我们不顾规则——实际上也没有什么规则。

春天一到,中国游客的躁狂症仿佛一下子爆发了。

昨天,广东地区普降大雨,各大机场皆有大批航班延误。国内每逢航班,常常会有乘客鼓噪,这次也不例外。昨天网上陆续有人爆料,深圳滞留了至少数千名旅客,部分旅客在候机大堂闹事宣泄不满,并且打砸推翻航空公司预备的饭盒,堵塞登机口,更有人打伤地勤工作人员......

 

在飞机、机场等公共场所,在外国旅游,国人可能是最不耐烦的一群人。受不了排队等候,于是在机场闹事;也没办法安安静静地坐完一趟火车或飞机,像个患有多动症的小孩一样千方百计地换位置,要这个要那个,就不肯按照票面上的座位好好坐着。

维珍航空事件,只是因为外国人不给她换座?

“维珍航空歧视中国人”的新闻,这几天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网友“PP不休”33日在微博发文称,两天前她乘坐维珍航空VS250的航班从伦敦飞往上海,登机之后,她弯腰在座位找耳机,被一名白人男子辱骂是“中国猪”,她去求助空乘,反而被空乘要求她不要吵闹,否则会赶她下机。

最近事件经过“英国那些事儿”和“王尼玛”的传播后,引起了轰动,帝吧甚至劳师动众,再次远征脸书,去维珍航空的主页洗版。

 

由于维珍空乘被指控“种族歧视”,维珍航空的老板理查德·布兰森表示会调查清楚,“决不容忍任何恶意侮辱的行为”。

昨天维珍航空官网发布了布兰森的公开信:

我们已就该事件进行了全面调查并与所有相关人员进行对话,其中包括同一航班的乘客和在场机组人员。飞机上的一位女性乘客与一位患有帕金森症的男性乘客曾发生争执,双方最后均一度情绪失控。看到这种情况后,我们的机组人员尽全力控制了局面,以避免影响其他乘客。发生争执的两位乘客被请到分开的座位,从而制止了事件的进一步恶化。

在指出社交网络扭曲了整件事的真相之后,他特别重申:“维珍航空、所有维珍子公司和员工,都对种族歧视零容忍。同样,我们对残疾歧视零容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都零容忍。”

 

布兰森没有说具体过程,却含糊地提到了“残疾歧视”。

网上已有爆料称,那名外国人是残疾人,患有帕金森氏症。而事发原因,是因为中国女乘客在起飞前试图擅自调换座位,被外国男乘客出言阻止,可能骂了这位姑娘素质差。然后双方开始互喷。

 

另外,一名叫做Catherine Jones的乘客也在网上曝出跟中国女乘客不一样的说法:

1、这 名中国旅客并非是因为找耳机与外籍男乘客发生口角,而是因为在起飞前调换座位;2、双方情绪都非常激动,并且相互辱骂;3、乘务员对双方都做出警告,并警告男乘客如果不冷静下来会被驱赶下飞机;4、争吵是男乘客的责任,但是并不确定是否涉及种族歧视;5、男乘客表示他当时患病,但不是精神疾病;6、男乘客无礼,但看起来并不会有暴力行为;7Catherine认为乘务员处理得当,男乘客起飞后一直睡到上海,并没有再生事端。

那么,谁才可信?“PP不休”等人的文章中有很多非理性的民族主义情绪和逻辑不通的描述。下次遇到这种新闻,也许你首先应该警惕的是爆料者以及网上浪潮一般的民族主义情绪。

 

这几年来,飞机上中国人脱鞋翘脚、骂人起哄的新闻屡见不鲜,甚至有游客向空姐泼泡面,简直可以编一本厚厚的《当代中国人海外丢人现眼录》。

航班延误,然后中国人“起哄”,成了一道标志性的景观。去年初,一架土耳其航空的飞机在加德满都机场起飞时冲出跑道,导致机场关闭,所有航班延误(加都机场只有一条跑道)。回不了家的中国游客为此发起了“示威”,在机场以及杜巴广场拉起横幅散步,要求航空公司赔偿。

当他们留在机场吃泡面抗议的时候,一些外国旅客摊了摊手,离开机场去郊区游山玩水。

 

不耐烦的中国人,闹哄哄的中国游客

抢着上飞机,抢着买东西,甚至像饥民一样抢着吃。上周六,一段仅30秒的“抢虾”视频在网上疯传,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报道称,一些中国游客在泰国一酒店自助餐厅用盘子疯狂“铲虾”,且带走多盘。然而,这些游客最终却在离开酒店后剩下多盘未食大虾。

 

BBC国际台泰语科的Praiyada Chantrasuriyasak说,这段视频在过去两天也见诸于多家泰语媒体,在泰国的互联网上引起大量转发与讨论,有些媒体甚至还给这家酒店支招,称下次要给中国游客“定量供应”。

不过据北青报报道,这是一两年前的事,而曾去过的游客则表示,这家自助餐厅除了大虾,就没什么别的菜了,导游只给半小时吃饭,所以吃的急了,而且没有夹子,只好用盘子铲。

好吧,就算只有虾,就算只有半小时,也不至于这样抢吧?再急,也要像个人啊。没有夹子,大可以问餐厅要。餐厅若不给,投诉报警都可以,这么多人还要不到几个夹子?

而且从“案发现场”的照片来看,似乎并不是“除了虾,其他的饭菜都只有残渣“。

 

目前还没有媒体去调查取证。如果导游半小时就催走,那么这些游客估计是参加了野鸡团,被导演拉着走,景点没逛成,卖场倒去了不少,而且在酒店住得也不舒坦,更没有好好吃过东西,几天下来憋屈地很,好不容易到了跟团的最后一站,这时只想着狠狠吃一顿补回来。

中国人就像被按下了快进键一样,做什么都急匆匆的,到处不耐烦地横冲直撞。

我们喜欢插队。我们当一米黄线不存在。我们抢出租车。我们在交通灯变黄的时候加速冲过去。我们为了节省五分钟去翻越马路中间的栏杆。我们由亲戚带着走VIP通道进去,因为排队要半小时。我们在机场大闹值班柜台。我们在电话里对着客服人员吼:“马上给我搞定!马上!”我们急急忙忙旅游,急急忙忙拍照,急急忙忙离去。我们走后门。我们送钱。

我们很急。我们很不耐烦。

 

人在机场和飞机上容易发怒

首先要知道,航空旅行令人烦躁,是一个全世界普遍存在的情况。《连线》曾经刊登过一篇文章《让我们抓狂的33件东西》,列举了33件现代生活中让我们无法忍受最终崩溃的事物。

排在第一位的是航空旅行,作者对航空延误和堵塞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去年(2007年)有超过1/4航班停在停机坪上,在夏季高峰时期,这个数字几乎达到30%。如果你在网上订票的话,你也许可以选择准点的航班。可是,现在还有谁不是在网上订票的吗?”

的确,在候机厅里突然被告知必须继续枯坐两个小时,是非常让人恼火的事情,更不要说那些在机舱里连膝盖都不能伸直的可怜人了。

 

此外,还有信用卡、顾客服务、医疗记录、复印机、打印机、道路、电话会议……这些东西都被列入了“抓狂物件”。我们发明了很多东西来试图解决烦躁症,但实际上却只是发明了另外一些烦躁症。

当你迫切需要解决一件事情的时候,却看到他慢条斯理地露出八颗牙齿笑着说:“我们正在跟进。”跟进!谁发明的这个词?

中国人不耐烦,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公平

但为什么中国人比外国人更加容易烦躁?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公平。

你可以不在银行里排在第33位。只要你是VIP,你就可以施施然地直接走到柜台前,把那32个可怜虫抛在脑后。难道就不可以给非VIP的人提供舒适的基本服务吗?可以,我们的基本服务就是在铁椅子上坐两个小时。

 

你可以不在医院里看病排一上午挂一个号。只要你认识医院里任何一个员工,从院长、主治医生到行政人员,他们就可以直接带你走到专家诊断室里。难道就没有普通人看病的便利吗?有的,就这么几家医院,你看哪儿人少你就去哪儿吧。

你可以不排队买房,反正涨起来,你卖了也没有住的地方。你可以不急着结婚,反正你还没有买房。

 

你可以不在春运排通宵队买火车票——你可以去订机票。难道就没有底层人民承受得起的回家方式吗?当然有,你可以在火车站广场上买黄牛票,多付一个月薪水而已,你付得起。

人们的烦躁症,来自于社会结构的不稳定。因为你总在担心,如果这个机会不抓住,你就被社会抛离了;如果你现在乖乖排队,那么就一定会有人插你的位。所以我们一定急躁,我们不顾规则——实际上也没有什么规则,抓到手的才是硬通货,排队等待的永远都只是愿景。

 

我们就像在超市收银台前的购物者,推着购物车在几条长龙之间踯躅,无论排队还是不排队都是两难。插位加塞挤来挤去,一分钟也不愿意等,焦躁不安。

而且,我们总觉得别人排的队比我们的快。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