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给创业者的建议:打造百亿美元独角兽,必须要做三件事

<- 分享“轻松加拿大”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4-18 轻松加拿大





导读:李开复表示,在硅谷参观的20多家公司,基本上都在做三件事,这三件事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谈论的打造产品,吸引用户,拿VC的钱,变现之后然后上市;而是引领公司文化使命、汇集顶尖人才、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在新京报“寻找中国创客第二季启动仪式,创新工厂创始人李开复在启动仪式上做了《我们应向硅谷学习什么》的导师致辞,他分享了和35位创业者CEO,通过参观美国硅谷科技公司后,总结的一套“如何打造所谓百亿级美元独角兽”的心得,阐述了他们学到的三件事以及五个管理人才的经验。


李开复表示,在硅谷参观的20多家公司,基本上都在做三件事,这三件事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谈论的打造产品,吸引用户,拿VC的钱,变现之后然后上市;而是引领公司文化使命、汇集顶尖人才、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谈到优秀人才的管理,他有五个秘诀:作为创业公司CEO,应该将30%的时间应该花在人才上;对人才一定要慷慨,把公司的股份、很好的利益让给他们;清晰了解公司10%的核心员工;一流的人雇的是一流的人,二流的人雇的是三流的人;你想怎么被管理,就怎么去管理人。


此外,对员工的放权也很重要。


李开复还总结道,百亿级独角兽公司的CEO的共同特点就是偏执、自信和强大。他建议现在的创业者,无论是做O2O,内容娱乐,还是电商;当面临选择题的时候,不要选择ABCD,要自己创出个E,这才是突破框框的偏执人要做的事情。且尤为重要的一点是,创业者绝对不能把上市当作目标,而要寻找更伟大的路走。


以下是李开复演讲精简实录:


今天要讲的是,我们有35名创业者CEO,他们到美国硅谷回来之后自己的总结。今天的演讲虽然是我总结的,但是里面的内涵是这35位CEO从硅谷归来学到了什么东西。


我们要求这35位CEO看了十天之后,每一人写一篇总结,他们的总结学到的基本有三件事情,这三件事情并没有“技术”这两个字在里面。我们这一趟学到的就是如何打造所谓百亿美元的独角兽


从我们所参观的这20多家公司,大家的总结学到了三件事情,这三件事情在下面的一个采访里面,是由Google的分享,大约总结了出来。Google的伟大公司和其他硅谷的伟大公司,基本都在做三件事情,这三件事情不是我们平常谈的打造产品、吸引用户、拿VC的钱、变现之后然后上市。


这三件事情是什么呢?第一是引领公司的文化和使命。第二是汇集顶尖人才。第三,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引领公司的文化和使命:Airbnb是友善,苹果是封闭


第一,我们的公司文化。这次硅谷回来,我们见了各个伟大的公司,包括Google、特斯拉、Facebook等等,全部都见了。但是我如果做一个投票,大家最惊讶的公司倒不是这几家公司,反而是一个让我们有点跌破眼镜的,看起来貌似只是做了一个网站的公司,虽然估值很高的公司,这个公司就是Airbnb。我们并没有想到要去Airbnb,Airbnb虽然是一个200多亿美金估值的伟大的公司,但是很多人说不就是做了一个网站吗,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让我们能够做得很happy,我要是那个时候也能做一个Airbnb出来。但是这次从Airbnb出来,有一位创始人是这么说的,他说任何认为自己可以做Airbnb的公司,只要这一次去参观Airbnb,就再也不会有任何的念头敢跟Airbnb这个公司来竞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论呢?Airbnb技术很牛吗?并没有。他们的产品特别牛吗?好象也没有。那么他们是市场推广做得很好,变现做得很好?好像也未必。大数据运营很好?也不是。


总结一句话,去Airbnb学到了什么,我们真的是学到了一个当头棒喝的文化。Airbnb的文化基本上就是三个字,“be a host”,无论走到哪里,都希望给你归属感。所以在Airbnb的网站、每一张照片,包括你去住宿的每一家房东,都不是说我要多赚点外快,而是精心的把自己的爱、自己的心注入了产品,无论是Airbnb的产品,还是你住的每一个房间。为了要确保每一个参观者都能够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是Airbnb的真实的公司和他们的会议室,这个会议室就是重新呈现了某一个出租的房间,他们的每一个会议室都是这么做的,让你能感觉到他们是多么用心。


他们的文化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要求每一个员工、每一个高管、每一个房东都要做好应有的职责,所以我们去参观每一个公司的时候,基本如果有导游,是一位导游,但是我们40个人到了Airbnb,是4位导游,这4位都是公司的员工,放下了他重要的工作的重担,来带领我们这40个人。


为什么有4个导游呢?如果只有一位,后面的30个人听不清楚,他们是那么重视每一个人的体验,所以在每个公司里面,他们的人来接待我们,他们走到每一个角落来解释公司上市的途径、融资困难,到ebay上卖早餐,创始人如何把自己的房子卖了,去租别的房子,不断的布置,去尝试。我们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他们对真实的公司和文化的认可,还有他对每一个房客的珍惜,还有对我们每一个访客发自内心的非常好的主人的心态。我们相信到一个公司,如果真的能够把这个文化贯彻在公司的每一个角落,一定会做得很好。


他们并且解释了他们做产品的时候,对每一个访客一定要留言的,一定要有针对性的知道房东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很多房东去申请出租自己的房子,但是被拒绝,因为他们是那么的重视这样的一个用户体验。


所以在Airbnb每年有一万个访客,每一位出来都成为他们巨大的粉丝,我们去的40位都是一样的。所以“be a host”的文化是渗透在他们的每一面墙上面,我们去的人发现原来情怀是驱动发展的法宝。体现在公司产品服务上,让房东、租客同样享受到这种文化,并且参与到其中,这一切都是让我们非常感动,被打动,深深理解这个公司的成功不是产品运营赚钱,而是它的文化是贯彻在整个公司里面。这是Airbnb的文化。我希望我们能够有这类的文化,这个文化是适合每一个公司的吗?其实未必,也许它适合优客工场,但是未必每个公司都有这个文化。所以并不是说这个文化是所有公司正确的文化。


比如我们今天如果去苹果,感受到的是什么文化?基本就是进入了一个飞碟,封闭、隐秘的文化,进去就出不来的。这可能不是特别正面的评估,但是苹果的伟大也在于这一点。苹果的办公室是那么封闭式的飞碟,我们下了班车,迎接我的是他们的警卫,跟我讲的第一句话是“请勿拍照”,一直到我走进了他们的会议室,可以拍照了,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乔布斯的照片在右上角。包括照片上的这个人,对我们特别重视,让我们40个人,每人用一分钟给苹果一些回馈。他们不是不尊敬人,而是他们认为我们是世界上最顶尖的以设计为主的公司,所以我们的东西很容易被copy,所以必须打造一个隐秘的文化。


之后我们从苹果出来,我们的一位合伙人,创新工场的合伙人跟我说:开复,苹果人怎么都这么老呢,包括右上角的这位老先生,我们说老先生您就不要送我们上车吧,他说不行,我的导师李开复来了。


他们是很封闭式的文化。我们到Facebook、Google去问,你们跟苹果的人打交道吗,他们说我不认识苹果的人,进了苹果就被它吸进去了,真的就像飞碟一样。我不是评估它好和坏,但是这就是苹果的文化,就是乔布斯的文化。到了特斯拉之后,我们看到的基本就是一个科技愿景成就美国梦的真实写照,这也是我们一位CEO的总结,我们进去的时候所做的是右下角的这些照片必须跟大家坦诚,都不是我拍的,因为一进了特斯拉不允许拍照,这是我们在网上搜到的我们真实看到的情况。中间就是一个迪斯尼或者环球影城的过山车,我们就在过山车里面看到了特斯拉的秘密。


介绍的那位讲解员我也没有机会拍他的照片,他基本长的像左下角的样子,是青筋暴露,热爱特斯拉,我们就是很厉害,我们有一个400万吨的机器,这个机器做又了什么事情,一片铁,能够在几秒钟压平。我们同时也看到了一个以机器人来操作的工厂,就像右边看到的一样。这个工厂里面人似乎是点缀的,是以机器人造车为主的,里面的少数的人基本都是码农,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在协调这一切机器,似乎让我们看到未来的愿景,机器人在做事情,人只是在编程。这样的未来其实就是科技的愿景,是非常强大的不可比拟的科技的强大文化。


到了Facebook我们看到的又是什么呢?Facebook这个公司是经过分享,让世界更为开放、更为紧密的连接,我们看到的是非常开放的像是一个非常美丽的downtown,里面有咖啡厅,有游乐厅,大家可以留言,好像代表了地图,把全世界每一个世界公民都联结在一起的梦想。所以如果走到一家公司,如果它是有文化的公司,是很清晰它代表了什么。


我们再回头想想在于中关村看到的大部分公司,是不是进去就看到一大堆椅子,一大堆码农,可能客气的或者点缀的放了一些画,让大家感觉好像是很温馨,放了几盆树。我们有没有用心打造一个符合我们想打造文化的工作环境,这个我们可以从这四个公司里清晰地看到。


从这四个公司作为案例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就是硅谷它不是一个文化,不只是一个代表科技、开放、分享的文化,而是非常好的土壤,它基于开放、科技、分享,产生了很多不同的苗子、不同的种子,发展了很多伟大的公司。而这任何一个伟大的公司,都是特别有独特不同而且有情怀的文化,这是我们的最后的结论,这一点是和大家去硅谷前感觉很不一样的。


我们从旅游回到课堂,到底什么是公司的使命和文化呢?如果我们观察一下,其实每个伟大的公司,都是有非常清晰的使命和它的文化。


讲到的Airbnb,它的使命就是让人能够天下为家,它的文化就是“be a host”,友善、好客;Google的使命是组织全球的信息,它的文化是自由、民主、精英;特斯拉的文化,汽车如自来水一样,它的文化是技术优势和没有不可能。


你有没有想一想,你创的公司,文化是什么,使命是什么,有没有可能说不出来?有没有可能你的使命基本只是套话或者废话。我看过太多的公司,尤其是大型公司,尤其是官僚公司,他们会拿出冠冕堂皇的一些文化和使命,挂在公司的入口,但是大家经过的时候,笑着看,因为领导在附近,但是走过了以后,自己在私密的空间,都摇着头说“骗谁啊”,聪明的人眼睛是雪亮的,不会被老板们的那些话所骗的。


所以如果你要打造一个百亿美元的公司,你一定要知道自己的使命和文化是什么,因为这样的一个使命是公司的灵魂,是有情怀价值的,这样优秀的员工才会考虑加入你,这个文化和使命一定是要能够解决真的问题,而不是一句套话、废话。


汇集优秀员工:好的文化和使命,对员工既是激励也是引导力量

它要能够激励员工。如果你上班,你的公司的口号是组织全球的信息,你会更努力工作一点吗?或者是像微软,你会不会感觉你的工作是在改变世界。如果你的口号只是诚信,以客户为本,以用户为中心,当然这些话没有错,但是不够细腻、不够真诚。一个好的公司的领导,要真心地相信自己的公司的使命和文化,要不然的话还不如不要。如果很好的做,很容易就做出一个废话、谎话、套话,甚至是屁话。


我们举例,如果你上班每天看到老板跟自己说,我们公司的文化就是用我们的知识创造自己价值,最大化股东价值,你会相信吗?你会激励吗?你会相信对自己的工作有指引的利益吗?还是你觉得骗谁呀。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这个公司是雷曼兄弟。


所以一个好的文化和使命,不但可以让每个员工上班的时候激励,而且对他衡量每个工作是有非常直接、细腻、客观、可评估的一个引导力量。


比如说我们在Google工作,Google的价值观是组织全球的信息,让人人能享用。那么我要做Gmail,我应该收费还是让每个人能用呢?我想你的答案就变得很简单了;如果我是在福特工作,如果你80年代在福特工作,你当时的使命是让美国人人人买得起一辆车,能够看美国的景色有多么美好。你要做一个重要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做一个非常高档的十万美元的车,还是做一个人人买得起的车呢?使命也帮你解决的很好的答案。


使命不仅仅只是一个个人的激励。这是我们到硅谷学到的非常重要的教训。


一旦你有了很好的文化,用文化来做什么呢?就进入了我们第二个演讲的学到的重要的教训,就是招揽人才,在1998年我曾经提过,我们进入了信息社会,这个社会跟工业社会不一样的就是,顶尖人才和普通人才的差异化不再是20%、30%了,而是五倍、十倍甚至一百倍的差距。要找这么棒的人才,肯定要有很好的文化。因为这么顶尖、这么厉害的人才,不会被两三句话忽悠的,他要看你是不是真的相信他的使命,是不是在这个公司可以完成改变世界的愿望。


那么顶尖人才到底有多厉害呢?


第一位顶尖人才是Marc Andreessen,他做了第一个浏览器,后来他在没有云计算的时候,他做了云计算。他还做了第三件牛的事情,是他开创了现在硅谷最火的VC公司。很多人问我们创新工场的模式像谁?是不是YC,我觉得我们更多的像他,因为他对科技有更多的掌控和趋势的了解,还有他对投资的项目有非常深的投后的服务和帮助。所以我觉得我们在一起都有很多话题可以谈。但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能挖到你的公司去,你是给他0.1%的股份,还是给他30%的股份呢?我们可能要好好想想人才有多么的重要。


第二个人才的案例是Avie,这个案例我们可能在坐有些朋友看过《乔布斯》的电影,你们必须赶快去看这个电影,不是第一部,而是第二部得到金像奖提名的乔布斯电影。如果在座的自认为是极客或者果粉们,如果没有看过这个电影,就不能称自己是果粉。在里面,乔布斯说过一句话,这句话是当他被苹果赶出去之后,他说“等Avie写好了操作系统,苹果就必须把我买回去了。”这句话表示什么呢?Avie这个人有多牛,乔布斯这个人很牛,但是他能写操作系统吗?他不能。但是Avie可以。之后Avie是乔布斯旗下两个最重要的人物,基本苹果的崛起,今天你们用的苹果电脑,里面的软件是Avie一个人带着团队重组、重写的,他对苹果的价值是多少呢?给他5%的股份多吗?给他20%合理吗?我想我们的答案是肯定的。


再讲到下一个例子,杰夫迪恩,他人非常好,但是他到了Google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之前两个人写的代码全部扔掉,因为那两个人是斯坦福的博士生,不会太写代码。如果当Google达到上亿用户的时候,就会宕机。所以我们要很感谢杰夫迪恩写的代码,现在用Google不宕机主要是他的功劳。


但是如果你用任何云的引擎,我们会发现背后有一套技术Hadoop,Hadoop基本是山寨的,Hadoop是一批开源软件的人里面山寨Google的几大发明,包括了MapReduce等等,还有后来推广的,这些东西都是他发明的,就是杰夫迪恩。所以,这样一个人占Google20%的股份会不合适吗?肯定不会。所以如果我们能找到这样的顶尖人才,我们一定要给出巨大的奖励,用最伟大的文化,给他放权,最高的经济利益,让这种牛人能够加入。这一批人在公司早期的时候是特别特别重要的,我们看到的是所谓的Paypal最早期的员工,包括LinkedIn等等,之后他们把文化发散出去,传播到他们新创的公司。假如你今天的公司能有这么一批人才,会不会成就伟大的事业?你还会坚持你一定要拥有90%的股份吗,还是会给出1%、5%、10%的股份给这些奇才加入公司。你有80%的股份,公司只值两块钱没有太大意义。


关于管理优秀人才的五个秘诀


离开硅谷,我自己在微软的团队,也看到非常多顶尖的奇才,微软研究院或者Google工程师做的好,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汇集了这一批超级厉害的能人。那么怎么样做好人才的管理呢?我在这里分享五个我个人的经验,我相信也是我在硅谷工作和这次去这些牛人会同样认可的几件事情。


第一,作为创业公司CEO,你30%的时间应该花在人才上,其他你该花的时间是树立公司的文化、让自己更强大,这三件事情应该占到你80%、90%的时间,一旦你的执行开始上路以后。因为人才是这么重要,而且初创的这20个人是那么重要,所以CEO要拨出更多时间来找适合公司的人才。


第二,对这些人才基本是财散人聚,对这些人才一定要慷慨,要把公司的股份、要把很好的利益让给他们,要随时记在心里。如果你公司只值100万美元,你占80%,重要吗?还是公司值100亿美元,你占20%,哪一个比较多,我们心里都应该很清楚。


第三,随着公司壮大,你一定要非常清晰10%的核心员工,在国外有一个说法,就是如果你的公司碰到了问题,大船可能要沉了,但是你还有很少的资金,也许碰到了泡沫,能够出来二次创业,或者第一个公司没有做成,做第二个公司,这个时候你只有小小的救生艇,只能放10%或者5%的人在里面,这必须是谁?你必须很清晰这10%的人是谁,对他们要有相当程度的认可,要给他们很好的待遇,要了解他们想要什么,放权给他们。


第四,多个伟大的公司,在Google、微软、苹果,基本这三个公司都相信,一流的人雇的是一流的人,二流的人雇的是三流的人,所以当一个二流的人进入你的公司,你就开始往三流走了。尤其创业公司每年5倍、10倍的发展,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一流的人是有自信的,觉得你这方面比我强,我别的方面可能比你强。但是二流的人是没有自信的,他要找一些软弱、管得住、不敢挑战他权威的人,所以三流的人再进公司,你基本就没戏了。当然这不见得适合每个行业,如果你做一个工厂,你要雇一批非知识型的人才也许不适合,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是有梦想成为下一个BAT的,一定要照这个方法来做。


第五,作为一个聪明人,你想怎么被管理,就想怎么去管理人,一个聪明人要认知自己做的事情有价值,而且不但自己理解,老板也理解,所以一个老板对于员工做了好的事情,发钱是不够的,空空的说good job也是不够的,你作为老板一定要了解你的员工的技术的成就是牛在什么地方,是什么别人做不出来的,你花点时间理解,会对员工的激励比什么都大。


另外,对员工的放权也很重要。一个伟大的CEO要对公司方向有非常清晰的掌舵和把控,但是他对于一些如何去执行技术、产品、售后、销售、市场,应该每个能人在他的领域里有非常大的发展的空间。所以一个什么都要管得很细腻的老板,是没有办法留住一流的人才的。这就是我今天想讲的第二点,就是在伟大的文化之后,怎么样吸引伟大的人才。


再下一步就是,这批人才如果足够强大,他会再一步地增强你公司的文化。大家想到文化,不要想到一个人很厉害,比如我们想到新东方文化,是俞敏洪、王强、徐小平三个人都很厉害,公司才很厉害。如果俞敏洪找了两个很平庸的人,就很难让公司的文化达到扩散。


百亿级独角兽的创始人都是偏执,自信而强大的


第三点我想讲的是创始人有什么素质。毕竟这个公司能不能成为百亿公司,无论你的文化多厉害,招到多厉害的人,CEO不行还是不行的。没有一个平庸的CEO能够给他天才明星团队和伟大产品,也成不了百亿价值。


Facebook投资人Yuri,他提出来这个问题,他主动跟我们说,在他投资了扎克伯格、刘强东、雷军之后,这些百亿美金的公司有什么特点?他的回答我想在座大部分人还是有点惊讶,他说这些独角兽、超级独角兽,百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他们的CEO共同的特点就是偏执、强大。他们绝不是四平八稳的,你找一个超级职业经理人,某某公司的总经理、VP,又会管理,又带了大团队,又懂得产品,又懂得文化管理,什么都懂,刚才讲的都能做好。但是他如果不够偏执、自信和强大,他做不成百亿美元的公司。他也给了很多例子,我们听了他这句话,大部分人还是有一点点惊讶的,也回去想想说我们这一次到硅谷,见了这20多家公司,到底见了多少强大的偏执人呢?


反思一下,一个我们见到的就是,因为扎克伯格刚刚生了baby,所以没有见到他,但是这个CEO带的公司真的是愿意挑战艰难问题,你有自信挑战别人不敢做的事情。马克每年给自己的任务相当困难,要吃肉就自己杀,这个我们在座有多少人能做到?当然我觉得你偏执了也会有点怪,所以我觉得这个偏执跟怪的人也是有点相似的。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做成Facebook,可能我们其他人未必能做成。


我们右边的这个图是看到了Facebook在点亮全球,中间还有片比较不亮的土地。但是Avamar这样的创业者,为了要进入这样的一个市场,做了多少努力。他学中文,参加清华经管学院的董事会,每年来用中文做演讲,他请领导参观他的房间,还去阅读并且展示他读过很多中国和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等等的书,比Google当时进入中国要难十倍。但是他很努力,他是一定的、执着的往这个方向走。无论他最后是否成功,在这里演绎的是他是强大的、偏执的、自信的、不怕困难的。


第二个例子是Think Big(编者注:从大处着眼),一个偏执的人是敢想非常大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大。雷军想的很大,但是Google想得还要更大。


很多华尔街的人会说,Google之所以做Alphabet,只是为了扩大股价,来削减不赚钱的业务。大家其实还看不出这个伟大的公司有多大的野心,Google在早期业务,尤其是搜索里面,提炼了一个人工智能,提炼了一个大脑,你丢什么数据给它,再加上一些全面的认,就能解决什么问题。比如你丢股票的数据给它,它就会炒股。你丢围棋的棋谱给它,它就会下围棋了。


它并不是一个平台,但是这一套技术,再加上一批牛人,是可以打造26个或更多的伟大的公司,所以Google其实非常强大,他心中是想把Google现在的价值再乘以26,在各方面,医学、投资、基因检测各方面都打造很棒的公司。


他做了什么事情呢?最近我在斯坦福看到了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公司,他本身是想做一个教师,但是Google给他开出了250万美金一年的待遇,我们有史以来有没有看到一个博士生拿到这样的offer。这250万不是现金,而是现金+股票。但是公司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要垄断世界最顶尖人才,他们不希望Facebook或者微软能挖到这样的人。你作为公司的老总有没有魄力给一个人这样的待遇,同样两个博士进来,给一个人比另外一个人多十倍的公司,你能在公司讲得通吗?Google不怕,这就是他们能做Think Big。


我们还去了Playground,他们要做的事情是要重复一次Android的奇迹,要在整个机器人和智能硬件领域,再打造一个Android出来。这个东西叫做Playground,融了一笔巨大的资金,这里面太多细节我没有办法公布,因为他们还没有对外说太多。


但是我可以说的就是,如果做一台手机,曾经是一个需要两亿美元的事情,今天只要200万,就可以做出手机了。我们看到锤子和很多其他的品牌,都用更少的钱可以做出来,因为有一个标准的平台。做机器人会不会有这一天?如果有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无人驾驶,还有家庭机器人、各方面的应用都可以百花齐放,是谁能够打造机器人的平台呢?


它比Android更难很多,因为Android还是用了标准的硬件,是一个软件平台。你做机器人的话,有各种各样的硬件都需要介入,而且它们的价钱需要降下来,所以这是比Android更难十倍的事情。但是他们敢于挑战,敢于think big。但是给机器人做一个平台,这件事情是我们创业的选项吗?今天,我们创业都是在选我们是做O2O还是内容娱乐还是打造什么,还是电商呢?当你面临选择题的时候,不要选择ABCD,要自己创出个E,这就是突破框框的偏执人要做的事情。

倒数第二个例子,这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独角兽的公司,最后一轮融了两亿美金,他告诉VC要做各种伟大的事情,他认识了马克,他把融的两亿美金全部投得了Facebook。他当年做了非常让人跌破眼镜的事情,一个创业公司怎么可以把融的钱全部投给Facebook呢?但是他说服了VC,他说如果我们投了

Facebook,我们整个俄罗斯的全球连接保证有所改变,后来他有25倍的回报,他成为了全球追捧的神话。当时他是什么心态呢?是All- in的心态,就是我们打德扑的时候的心态,我们的偏执创业者有没有这样的魄力呢?


我们到了斯坦福,见了那边顶尖的科学家,我们谈到了AlphaGo,AlphaGo是一个伟大的工程项目,把很多前人思想汇集在一起,做出很快的算法,但是在斯坦福的人说,AlphaGo只是让汽车跑得更快,我们要做一个羚羊,我们要做一个人出来,我们的责任更大。这虽然是在学术界,也是一种对未来的期望,和一个对做伟大事情的追寻。对于尤利里说,给了我们很多的故事,包括他的偏执投资者的定义,包括他把两亿美金投给Facebook的奇葩事迹。但是我们在他家中感受到了,这么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带出了独角兽公司,也成为了成功的投资者,但是他并没有满于现状,他不再和他的朋友们比较财富,也不乐于对外讲一些特别大的大话,他总是在想下一个阶段还能做什么更伟大的事情。

我记得我得癌症的时候,他打电话来说,开复,我正在支持世界做最伟大的癌症的研究,要不要我帮你。


投资界的人认为对未来有很大意义的事情。但是最近这一个礼拜我们听说了,他其实想得更大,我们看到他所做的事情是突破摄星的计划,希望能够寻找新地球。他和霍金宣布,他们用纳米的技术,用20年时间飞到外形,寻找新地球、新生命。花一亿美金来做的项目,让我们很多创业者真的是跌破眼镜,突破他们的思维。


因为我们创业者往往认为说上市就是目标,但是到了尤利家,和他吃了早餐之后,创业者走出来,深深的感触不是说我也要像他一样,有一亿美金的豪宅,有美女做老婆,他们深深的感触是,他们达到了这么宏伟的目标, 做了独角兽,投了Facebook,成了世界顶尖富豪之后,还在想有没有更大的事情可以做。所以,创业者绝对不能把上市当作目标,未来还有更多的路,更伟大的路可以走


今天的结论就是,希望在座的各位也会有野心来打造这样的百亿美金的独角兽,如果你们能够打造一个非常就情怀、有使命和文化,能够找到最棒的团队,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我相信你们一定也可以做到的。谢谢大家!



网站: easyca.ca 
联系: info@easyca.ca
广告 | 微信代管 | 活动策划
点击“阅读原文”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