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加拿大移民配额30.5万创历史新高

<- 分享“加拿大移民留学EZCAN”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12 加拿大移民留学EZCAN



加拿大2016年计划接受28万至30.5万移民,其中经济类移民15.1-16.2万,家庭团聚7.5-8.2万,人道主义及难民5.1万到5.7万。EZCAN综合配发加拿大移民局官网数据及表格,以供参考。

由于2015年10月19日联邦大选,导致了按惯历本应于2015年11月初公布的2016年度的移民计划推迟至2016年3月8日公布。

加拿大联邦移民部长麦嘉廉在宾顿市宣布,加拿大2016年计划接受28万至30.5万移民,其中经济类移民15.1-16.2万,家庭团聚7.5-8.2万,人道主义及难民5.1万到5.7万。

部长称,这将有利于家庭团聚,减少处理过程,满足经济发展的需求。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移民政策正在向宽松的方向发展。

对比2015年26万到28.5万的移民配额,以及2014年25万的移民配额,2016年的移民配额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更加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的30.5万移民配额,是几十年来最高的配额数字。

在各类移民的接受比例上,2016年配额中经济类占53.1%,家庭团聚类占26.9%,人道主义及难民类占18.6%,对比之前配额中经济类占60%,家庭团聚类占26%,人道主义及难民类占9.5%的比例,可以看出家庭团聚类基本持平,人道主义及难民类大幅增加,经济类有所减少。

由此可见,自由党政府在移民配额平衡比例方面,在延续之前的比例的同时,也做出了一些调整。除经济类减少12%,其他类别都按比例有所增加。

对比2015年移民配额,2016年配额总数增长了7%。2015年家庭团聚类移民配额6.3万到6.8万,人道主义及难民2.5万到3万的配额,2016年,家庭团聚类配额上涨高达23%,人道主义及难民类配额基本上翻了一番。


相反的, 对比2015年度经济类移民17.2万到18.6万的配额,2016年度缩减为15.1万到16.2万,减少12%。众所周知,加拿大国家发展对移民依赖较大,而经济类移民的减少,可能会使国家发展的后续动力不足。这样的做法,确实是比较遗憾。


目前来说,配额增加最显著的是难民以及家庭团聚类。2014年联邦父母祖父母担保移民的配额是5000,自由党竞选时承诺将增加到1万,而现在公布出来的配额是2万,这是增加的幅度比较大的一个变化。另外,难民的配额增加至5.58万,根据自由党政府曾承诺到2016年2月底接收2.5万,到2016年底接收5万,这在移民配额中也占了比较大的比例。

通过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在2016年度移民配额中,难民和家庭担保类移民的数额变动比较大,经济类略有减少,留学生转移民的政策目前还在研究中,尚未宣布。但是,就目前自由党公布出来的各项政策来看,比如《C-24修订案》,以及取消结婚移民两年观察期,都可以看出自由党政府正在向放开移民政策、打开国门欢迎移民的方向走。这对于想要移民加拿大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消息。

重视家庭团聚:杜鲁多人性化的移民政策

3月8日,加拿大联邦政府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麦家廉公布新一年的移民规划,将移民总人数大幅提升至30万人的目标(预计总数在280,000至305,000之间),占加拿大2015年总人口的0.84%,这是今年来的移民总数最高水平,被认为是颇具雄心的。自由党新政府列出三个主要目标,即团聚家庭、提供人道庇护、以及保持经济可持续发展。

家庭相助更易融入社会

新一年的移民规划中,将家庭类移民指标从68,000提升到80,000人,如果按照以往2014年及以前的统计数据(通常在5万左右),此次有较大提升。其中配偶及子女的移民人数由以往统计数据的4万人左右提升到6万。

在父母和祖父母方面,政府履行了竞选期间的承诺,将申请限额从原先的5千个提升到1万个(曾经有一段时间,行政部门尚未体现这一政党竞选的主张,有些评论人士就急不可待,出来误导称政府不兑现承诺),并且将父母祖父母移民指标提升到2万。此举将减少申请的积压。

为何要增加家庭团聚的指标?我认为这反映了新政府的人性化原则:把新移民当作现实生活中的人来看待,而不仅仅是经济生活中的一个工具。

有人会说,父母祖父母年纪大了,对经济没有多少贡献,为何要批准他们来?不论在接纳叙利亚难民,还是在吸收移民的计划中,新一届政府都更加注重家庭。正如政府文告中指出:“让家庭重新团聚,将帮助移民在加拿大营造成功的生活。当家庭重聚时,将改善移民的融入过程和经济成果,并为加拿大的社会、文化和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

在现实生活中,人不是经济机器,人是会有家庭的,有家庭成员在身旁相助,新移民也有可能更加安心长久居住在加国,更有可能度过融入社会阶段所出现的各种困难。

估计也是考虑到家庭纽带的原因,麦家廉的报告中还宣布,政府计划对有兄弟姐妹在加国的申请人提供机会,在特快通道中给这些申请人加分。子女移民的限制年龄,也将从19岁提升到22岁。

救人一命,当施援手

此次移民规划,将吸收难民的指标由上一年目标的24,800提升到55,800,众所周知是为了应对叙利亚难民危机,是一次性的。叙利亚的战乱造成该国大部分人口流离失所,32万人丧生,被联合国确认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难民危机,众多人是真正的难民,是急需救助的人。在他人遭受战争劫难的时候施以援手,是加拿大的人道传统。同时,政府也提到需要依照上届政府制定的跨年度承诺,适当接收刚果等地的难民。数年前,亚洲和太平洋地区也曾是难民的最大来源地。

在提升今年难民数量的同时,政府减少了人道移民人数。


经济移民,削居家保姆,回归实际

此次规划中,经济类移民依然是移民的主体,占大多数。但由2015年目标的181,300下调为160,600(规划在151,200至162,400之间)。保守党对政府减少经济移民人数提出了批评。

实际上,笔者认为经济移民的人数并未真正减少。对比现在已有的统计数据,加国2012年吸收经济类移民16万,2013年接收14.8万,2014年接收16.5万,从2005至2014年,这个类别的平均数是154,544,因此计划中的160,600依然是在同一水平。

而上届政府的2015计划数18万执行得如何?目前没有数据可以显示。保守党在快速通道和创业投资移民计划上巧立各种名目,结果是达到标准的人数远远低于预期,犹如在千军万马之前设立一座独木桥。最后到了2015年年底,经济类是否完成了当初的目标,目前不得而知。估计2016年所定的目标,需要更加符合实际,并且修正以往的一些政策堵塞才能完成。

保守党移民事务发言人批评说,此次规划对经济类移民中“居家保姆”项目大幅削减,达8000人,并刻意强调这一数字。而实际上正是保守党在近年来将居家保姆的指标大幅提升,这个数字在2013年之前一直低于1万的水平,2015年提升到3万。

自由党政府在近期还出台政策,取消保守党制定的C-24将公民分成二等地法案内容,将入籍语言考试的年龄14-64岁修改回复到18-54岁,将入籍所需的居住时间缩短一年,为新移民入籍减少障碍。

此次报告还指出,留学生将他们的新思维和文化带到加拿大,充实加拿大教育机构的学习环境。政府为留学生移民之后入籍的居住时间提供便利,并将进一步研究为留学生减少障碍的途径,吸引更多的留学生来加。

保守党曾经把移民当作数字,随手“一刀切”扔掉30万份申请,这不是把移民当人来看待。毕竟,把每一个移民当作人,重视家庭的凝聚力和支持因素,新的移民政策更加体现以人为本的精神,也才能促使经济能够可持续、长远地发展。这是更加务实和人性化的态度。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