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是陷阱还是机遇?

<- 分享“矿业澳洲”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3-15 矿业澳洲


【正方观点】


在全球高度重视气候变迁与节能减碳的趋势中,“投资绿能”、“绿色新政”已成为世界各国的主要经济策略及施政潮流。


【美国】98年通过“清洁能源与安全法案”,投资1,720亿美元用于发展清洁能源技术和能源效率领域,另为刺激景气推出“经济复苏和再投资法”,以300亿美元作为清洁能源发展的税赋诱因;2014年公布“全方位(All of the Above)”能源政策方向,能源部提出“2014~2018策略计划”,目标2030年达到温室气体累积削减量30亿公吨。





【南韩】97年制定“低碳绿色成长国家策略5年计划”,目标提高绿色技术与产业、适应气候变化要领、能源自立度、能源福祉等绿色竞争力;99年制定“低碳绿色成长法”,宣布再生能源产业计划,预定至2015年投资4千万韩元发展太阳能、风能和水力能等再生能源产业;2014年“第二期国家能源基本规划”(Basic National Energy Plan,2008~2030)设定2030年再生能源占初级能源11%。




【日本】2012年实施“再生能源固定价格收购制度”,涵盖太阳光电、小型风力、30MW以下小型水力、地热、生质能发电等,电力公司有义务于一定期间以固定价格全额收购再生能源电力。2014年为推广离岸风力发展,以较高的离岸风力费率吸引业者加强对离岸风力计划之投资。




【欧盟】98年提出“20-20-20”气候能源目标,提拨1,050亿欧元投入振兴绿能经济;并透过“欧盟能源复甦计划”金融手段,加速对能源部门投资;2013年提出“2030年气候和能源政策纲领”绿皮书,设定2030年前将再生能源在整体能源中的比重提升到27%,温室气体减量达到40%,所采取策略为扩大再生能源市场穿透率、推动节能措施与改善基础设施以达“无悔目标”。




【反方观点】


9大能源巨头用脚投票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


2005年,美国太阳能行业协会主席罗恩·雷施说:“埃克森美孚可能是惟一没有涉足太阳能行业的超级大公司。我觉得BP、壳牌和雪佛龙把它们自己当作能源公司,而埃克森美孚则自视为石油公司。”


以页岩气为代表的非常规油气业务曾经吸引了埃克森美孚的巨资。埃克森美孚曾在2010年大举进军北美页岩气业务,成为五大国际石油公司中非常规油气资产占比最高的公司,被外界称为“豪赌”。


在2015年5月27日举办的年度董事会上,被股东问及为何公司不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入更多资金时,埃克森美孚CEO Rex Tillerson的解释为:“因为我们不想把钱白白扔进水里(We choose not to lose money on purpose)。”他表示,针对可再生能源的补贴不会持续太久,而在没有政府补贴的情况下,可再生能源公司基本上无法盈利,甚至在获取补贴后也会面临破产的命运。


可再生能源的未来更多地取决于风险资本、技术创新和市场渗透,而不是实验室中的公社(或者埃克森美孚的断头台)。在过去,它的进步不仅过度受制于能源危机,而且也受制于炒作以及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意图。失败的革命很容易溃散。


【雪佛龙(Chevron)】


雪佛龙2015年最终确认将出售其可再生能源子公司,成为了国际石油公司退出新能源的最新事件。雪佛龙宣布,旗下能源方案公司(Chevron Energy Solutions)已经卖给了加州OpTerra Energy Services。


近八年来,雪佛龙一度将“赚钱的可再生能源”当作公司业务计划的核心内容来推广。宣传口号“为世界寻找供应能源的洁净新方式”出现在公司网站的显要位置。雪佛龙在2010年“我们同意”(We Agree)的宣传计划中称,“石油公司是时候支持再生能源的发展了。”但雪佛龙最近正在撤离清洁能源业务。


一些曾替雪佛龙可再生能源项目工作的人表示,该公司裁撤的业务包括再生能源部门。Robert Redlinger是雪佛龙前可再生和分布式能源业务部总监,他在2010年离职前说:“当核心的石油和天然气业务非常成功和赚钱时,公司很难找到充分理由投资再生能源。这需要来自公司最高层的显著决心。我任职雪佛龙期间,并未感到公司最高层有这种决心。”


雪佛龙撤离清洁能源业务并不意外。可再生能源项目即使能产生20%的回报率,还是可能被回报率达25%—35%的石油和天然气项目打败。Oppenheimer的分析师Fadel Gheit说:“对石油公司来说,可再生能源业务就像Bloomingdale’s百货公司里的咖啡店,永远不会是公司优先关注的重要业务。”


【英国石油(BP)】


英国石油中国副总裁安杰逻博士(Dr. Angelo Amorelli)在2015接受无所不能(caixinenergy)专访时称,公司在光伏领域没有竞争力,退出光伏是正确的选择。


2005年BP曾决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投资80亿美元,并在2014年初提前完成投资目标。


BP退出可再生能源之心早已有之。2011年,BP宣布全面退出太阳能领域,而其在该领域经营已达40年之久。随后,BP决定削减其规模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业务——风电。


2014年,BP宣布不会再为可再生能源发展设定新的目标,再次将战略重点转移至传统的油气业务。BP“超越石油”(Beyond Petroleum)的光环几成泡影。


但BP北美区可再生能源业务发言人Matt Hartwig强调,“(退出太阳能、风电)并不意味着BP完全退出了替代能源。”未来,生物燃料是BP主要的发展方向。BP替代能源部门首席执行官在报告中说,“2005年的财务承诺等于撒下一张大网,让我们有机会探索有自主盈利能力、并适合BP发展的项目。而生物燃料业务正好符合我们的需要。”


BP的举措并不意外,因为BP正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而在目前可再生能源利润率远不如化石能源的情况下,剥离可再生能源理所当然。


【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


荷兰皇家壳牌此前曾发表声明称,尽管全球气候变暖日渐严峻,但各国政府不会迅速采取应对行动,因而也不会损害各家油企的生意。壳牌甚至声称,其所有的石油储备都会找到买家,市场需求绝对有利可图。


风能和太阳能曾是壳牌的投资重点之一。2008年,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企业中壳牌名列前五位。壳牌还在2001年与西门子共同成立了“西门子·壳牌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世界上第四大太阳能企业。


如今可再生能源业务的盈利能力不足以支撑起壳牌的财务报表,近年来均被叫停。壳牌近年来不断缩减风能投资,并于2007年出售了大部分太阳能业务。


2009年3月,壳牌前首席执行官Jeroen van der Veer在卸任前宣布,由于风能、太阳能以及水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技术耗资巨大,壳牌将不再花费太多的新投资。壳牌也打算将更多的精力集中在传统的油气业务上,“做自己最擅长做的事情”。而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Peter Voser明确表示,风能不可靠,而且比重小,天然气将成为主要动力。


尽管壳牌称,未来会重点关注生物燃料,成为世界领先的生物燃料提供者。但从最近的表现看,壳牌的生物燃料投资也面临严重缩水——2007年第四季度的投资额曾高达76亿美元,


“更多的上游,盈利的下游”,壳牌的这个战略一直没有改变,只不过“侧重点有所不同”。利润最为丰厚的上游将成为壳牌绝对的投资重点,而在下游领域,壳牌将更多地进行区域性选择。新能源领域,他要的是能结合壳牌自身的优势,既符合发展趋势、又有可见利益。


【德国西门子(Siemens)】


西门子是全球第一大海上风电涡轮机生产商,但西门子清洁能源业务在近几年遭遇瓶颈。


从2011年起至今,西门子的风能和太阳能业务部门经历多次重大重组和大面积裁员。近期地缘政治局势的动荡对西门子能源业务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作为海上风电的领跑者,西门子近年还延迟了多个海上风电并网项目。西门子承认他们低估了海上风电项目背后的挑战。这些挑战对财务的影响在本月初的西门子财报中得到了印证。西门子表示,公司新计入1.28亿欧元(合1.71亿美元)与连接海上风电场和电网相关的支出。西门子称运输、安装以及启动涡轮组件的成本高出了预期。


面对困境,西门子所选择的并不是退出,而是知难而上。西门子海上风电事业部主任汉尼拔(Michael Hannibal)称,海上业务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成本降低40%左右。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西门子正在考虑研发更大、更高效的风力涡轮机。目前,西门子最大风力发电机的装机容量是6MW。为了赶上竞争对手阿海珐(Areva SA)和维斯塔斯(Vestas A/S),西门子也将考虑研发8MW的机组。


【通用电气(GE)】


通用电气在太阳能行业经历了辉煌的五年之后,最终决定退出太阳能电池板生产。GE负责全球战略的副总裁庄睿思(John G. Rice)在接受无所不能(caixinenergy)采访时说,“太阳能会继续发挥一个比较小的作用”。


2007年,GE通过对PrimeStar太阳能的小笔投资而进入光伏产业,四年后悉数收购PrimeStar太阳能全部股票。


2011年,GE宣布投资3亿美元在科罗拉多州Aurora建设全美最大太阳能面板制造工厂,公司在太阳能行业的投资倍增至6亿美元。当时,GE预测太阳能面板制造将成为公司规模达数十亿美元计的行业。


但是,随着2012年全球产能扩张太阳能组件的价格大跌,GE被迫停止Aurora的工厂项目建设。2013年,面对市场过剩,GE放弃了生产太阳能面板的计划,并将过去五年积累的相关技术售予美国第一太阳能公司(First Solar)。


尽管太阳能已不是GE关注的重点,但GE仍然关注新能源,并加大了风能和储能技术的投资。庄睿思表示,“风能在整个新能源中权重很高,风能占用了我们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与风能相辅相成的是GE正在投入的储能技术,利用电池技术提高风厂运营效率。


【法国阿海珐(Areva)】


法国核电巨头阿海珐尝试清洁能源多元化的道路也举步维艰,太阳能和风电业务亏损严重。


阿海珐正式进军太阳能领域是在四年之前。2010年,阿海珐斥资2.75亿美元购入澳大利亚Ausra公司的光热发电技术。随后,阿海珐的光热发电投资还逐渐渗透到了印度和美国,直到去年阿海珐还计划在印度和美国建设光热发电站。


但无论从技术还是经营上,阿海珐对这个领域都并不擅长。而且,光热电站的建设成本居高不下,产业化比传统光伏电站更难。2013年,阿海珐太阳能公司的亏损高达数千万美元,这迫使阿海珐决定2014年对可再生能源板块进行重组。


剥离太阳能光热发电业务则是最重要的扭亏举措。退出光热发电业务之后,阿海珐将视线转移到更具前景的海上风电和储能业务。2014年7月,阿海珐风电公司与西班牙风电巨头歌美飒合作组建一家海上风电公司,目标装机量2.8GW,在2020年之前欧洲市场占有率达到20%。


【美国杜邦(Dupont)】


杜邦作为光伏组件的外资生产商之一,近期决定退出这一领域。


产能过剩以及行业技术演变导致了杜邦光伏业务严重下滑。杜邦太阳能有限公司董事长Chuck Xu Chengzeng说,“薄膜太阳能组件市场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市场状况不断恶化。”


杜邦太阳能2014年4月宣布,将于年底终止其非晶硅薄膜光伏组件业务。杜邦此举意味着,其深圳的一个50兆瓦薄膜电池生产线在不到5年的时间内,就要撤出中国。杜邦在公告中称,这一决定符合杜邦公司持续检视业务组合,与着重于高增长、高利润的原则一致。


【日本夏普(Sharp)】


近期退出可再生能源业务的还有日本太阳能巨头日本夏普公司。


2014年,夏普宣布,将进一步削减在太阳能领域的投资和运作。夏普公司正寻求出售其位于美国的太阳能研发部门Recurrent Energy。


公司刚售出欧洲太阳能发电事业。因欧洲经济恶化、主要国家变更太阳能补助制度、加上太阳能电池模块市场价格下滑幅度超乎预期,夏普决定出清在欧洲从事太阳能发电业务的晶硅薄膜合资企业“ESSE (Enel Green Power & Sharp Solar Energy)"持股,撤出欧美的太阳能业务。


夏普没有就此放弃可再生能源,希望通过研发由太阳能电池板和蓄电池组成的节能系统等,努力拓宽业务领域。夏普还有位于日本大阪的一处太阳能电池工厂。今后将把经营资源集中于日本国内业务。


——摘自无所不能(caixinenergy)MiningAu新材料研究,敬请传播。




【澳洲矿产招聘信息】


澳洲矿产公司精选大批优质好矿和矿产品,高薪诚聘兼职矿业销售人员,无底薪,高提成,坐在家里打电话,五万澳元稳稳拿。是时候考验你国内人脉圈的时候了,你出人脉我出好矿,用澳洲的好矿造福中国。


诚聘澳洲采购经理。请联系公司Email简历和预约面试。不坐班,高提成,与公司共同发展腾飞。


诚聘中国销售代表。专业方向:金属矿权销售、非金属矿权销售、煤炭销售、金属矿产品销售、玉矿石销售。请注意这是个兼职职位,不需要来澳洲上班。年度业绩突出,提供来澳洲旅游机会;三年连续稳定高业绩,提供澳洲公司职位。


有意者请传简历至 : weareworkinghere@gmail.com, 或联系Tony电话 0450651088 , 微信ID:staratlas , QQ:458100177


公司地址:Unit20 / 1 Central Avenue Thornleigh NSW 2120

诚挚欢迎你的到来。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