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加州旅馆!

<- 分享“澳洲橡树屋”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2-11 澳洲橡树屋




2016年1月19日老鹰(Eagles)合唱团主唱格林佛莱(Glenn Frey)过世,死因被认为是长期服用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深受很多人喜爱歌曲Hotel California,从此带上一层深深的伤感!Glenn Frey一路走好!


《加州旅馆》自面世开始,歌曲中那首经典的吉他旋律、诡异莫名的歌词内容、感人心弦的悲世情怀,使得这首《加州旅馆》永远神秘下去,成为全世界人们的最爱。



 

我们先看歌词 


Hotel California 

作者Don Henley 乐队Eagles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 cool wind in my hair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 up through the air

Up ahead in the distance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

My head grew heavy and my sight grew dim

I had to stop for the night

There she stood in the doorway;

I heard the mission bell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

Then she lit up a candle and she showed me the way

There were voices down the corridor,

I thought I heard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Plenty of room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Any time of year, you can find it here

Her mind is Tiffany- twisted, she got the Mercedes bends

She got a lot of pretty, pretty boys, that she calls friends

How they dance in the courtyard, sweet summer sweat.

Some dance to remember, some dance to forget

So I called up the Captain,

“Please bring me my wine”

He said,”We haven’t had that spirit here since nineteen sixty nine”

And still those voices are calling from far away,

Wake you up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Just to hear them say...

Welcome to the Hotel California

Such a lovely place

Such a lovely face

They livin’ it up at the Hotel California

What a nice surprise, bring your alibis

Mirrors on the ceiling,

The pink champagne on ice

And she said “We are all just prisoners here, of our own device”

And in the master’s chambers,

They gathered for the feast

The stab it with their steely knives,

But they just can’t kill the beast

Last thing I remember, I was

Running for the door

I had to find the passage back

To the place I was before

“Relax,”said the night man,

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

You can checkout any 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


《加州旅馆》中文歌词


行驶在昏黑的荒漠公路上, 

凉风吹过我的头发。 

温馨的大麻香, 

弥漫在空气中。 

抬头遥望远方, 

我看到微弱的灯光。 

我的头越来越沉,视线也变得模糊。 

我不得不停下来过夜。 

她站在门口那儿招呼我 

我听到远处教堂的钟声。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里可能是天堂也可能是地狱。 


然后她点燃了蜡烛, 

给我引路。 

沿着走廊传来阵阵说话声。 

我想我听到他们在说…… 

欢迎来到加州旅馆! 

如此美丽的地方! 

多么可爱的的面容!! 

加州旅馆有充足的房间! 

一年的任何时候,你都能在这找到房间。 

她的心为珠宝所扭曲, 

她拥有豪华奔驰车。 

她有许多漂亮的小伙子。 

她称之为朋友。 

他们在庭院里翩翩起舞, 

夏日的香汗伶俐。 

有些舞是为了回忆! 

而有些舞是为了忘却! 

于是我叫来领班, 

请给我来些酒。 

他说我们这不供应烈酒 

从1969年起。 

远处仍然传来他们的话语。 

在半夜把你吵醒。 

只听到他们在说…… 

欢迎到加州旅馆来! 

如此美丽的地方! 

多么可爱的的面容! 

他们在加州旅馆尽情狂欢。 

好得令人吃惊, 

使你有来到这的借口。 

天花板上镶嵌着的镜子, 

冰镇着的粉色香槟 

她说我们都是这的囚徒 

但是是我们自愿的。 

在主人的卧房里。 

他们为宴会聚在一起。 

他们彼此间用钢刀相互砍杀。 

但他们甚至不能杀死野兽!

 

我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 

是我跑向门口。 

我必须找到来时的路, 

回到我过去的地方。 

守夜人说放宽心, 

我们只是照常接待 

你想什么时候结帐都可以。 

但你永远无法离去!


歌中描写的是现代版的聊斋志异,已经看到了希望,但是我们却无法摆脱现实,无法摆脱那永远有酗酒、放纵、毒品、凶杀的现实,因为我们永远无法离去,虽然我们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要去找到来时的路。


这种心境,在现实中呐喊、哭号,同样也在沉迷、堕落,可是脱离这一切又是多么难?


放轻松点吧,我们是天生易于被诱惑。


歌中以梦幻的手法描述了现实与理想的差距,白描手法那么浑然天成以致于遭到众多非议。这种不理解或许会持续一段时间,但终将被人们所理解,正如毕加索,正如《大话西游》。

 

一些人认为这首歌象征美国社会,这样来理解一九六九:一九六九是六十年代最后一年,说自一九六九就再没有那样的精神了,即指美国已经没有了六十年代的自由、和平、平等的精神。 

 

美国一进入七十年代,就遭遇到了中东石油危机、越战的战败、尼克松的水门事件等。就在一夜间,美国的精神面貌就从奋斗的青年们变成了庸俗与颓废的中年了。 

 

洛杉矶之说是老鹰乐队自己在人们无数次追问后的一个回答,虽然说歌曲就如同小说一样,离开了作者后要由听者来解释,堂·亨莱(Don Henley)是这样解说的:“我们是一群来自中西部州中产阶层背景的年轻人,加州旅馆是我们对洛杉矶的上流社会的理解。它可看做是对总是追求奢淫生活的美国的一个象征,而不仅仅是关于加州和毕利华山区。”(毕利华山区是洛杉矶的一个最富人区,好莱坞的影星歌星的居处) 


有文艺青年把这首歌翻译成这样,我觉得,舍去了歌词中的自然情怀,歌曲也就变了一丝丝味道:


月黑大漠路迢迢,风高凛冽客思归,

人倦眼乏昏欲睡,闻香忽见灯火碎,

但见有女娉婷立,耳畔钟声如乐起,

天堂地狱两相忘,浑然不似在人间,

秉烛引路过画廊,人声嘈杂迎客至:

加州客栈诚待客,虚位以侯游子回,

衣香鬓影佳人意,玉郎终始为君来,

放歌纵舞前廊院,香汗淋漓未尽欢:

纵使笙歌能醉月,情未忘我怎忘情?

便向校官索美酒,经年未备意阑珊,

午夜梦回旧馆舍,声声呼唤充耳闻,

倦鸟羁留深林久,此间乐哉不思飞,

宝镜倒映烛影晃,寒冰装点酒色红,

宾客齐至成盛筵,佳人美酒俱添光,

轻启朱唇惊四座,投杯停箸不能食:

钢刀银叉手中持,心魔犹在不能消,

自我羁押成囚徒,吾辈颓然尚不知。

闻言仓皇寻旧路,四顾茫茫无着处,

明朝更向何处去?更者悠然言少歇:

纵然我辈长别离,此生有命不能弃,

前路漫漫归旧旅,生此回环无尽时。


 


【世界日报:关节炎药物副作用 害死名歌手】

 

日前去世的知名老鹰(Eagles)合唱团主唱格林佛莱(Glenn Frey),15年来患有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他为治疗此病服用的药,是导致他去世的死因之一。

 

佛莱的经理艾索夫(Irving Azoff)表示,佛莱为治疗类风溼性关节炎而吃药后,死于溃疡和大肠炎造成的并发症。佛莱的大肠炎和肺炎,是吃很多药带来的副作用。艾索夫回忆关节炎使佛莱苦不堪言,今天膝盖痛、明天手痛,病会沿着关节移动。与妻子辛蒂住在纽约市的佛莱,2016年1月18日去世,享年67岁。

 

佛莱的弟弟艾伦说,佛莱去年7月最后一次与老鹰合唱团在路易斯安纳州表演后一个月,健康开始恶化。他结束表演后曾到夏威夷度假,但在10月肠道感染而被迫住进洛杉矶的医院。

 

佛莱短暂康复,甚至计划12月在华府肯尼迪中心文化成就奖的颁奖典礼上,与老鹰合唱团再度献唱。但是他被迫在11月初取消该活动,因为他需要开刀。同月,佛莱因严重肺炎而住进曼哈坦一家医院。医疗团队努力救他,一度让他进入医疗性昏迷。

 

佛莱的歌手朋友鲍勃塞格(Bob Seger)在访问中,泪流满面的说,医生尽全力想挽回佛莱的生命,他的经理用尽办法,找到八位最优秀的专科医生治疗佛莱。但是肺炎恶化,免疫系统变弱,使他原有的疾病更糟。塞格说,佛莱先染上肺炎,接着又感染更恶性的肺炎,他有时昏迷有时清醒,但无法自己呼吸。约一个月前,医生宣告无能为力。

 

艾伦说,佛莱对他最后在医院的生死之战保密到家,直到他去世才公诸于世。

 

【世界日报:控风湿药物 易致感染】

 

专家表示,用来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药物,会使病患较易得到严重感染。许多这些药有不同的副作用,包括心脏衰竭和肺结核。

 

这是因为名为“疾病调节抗风湿药物”(DMARDS)的最有效疗法,其运作方式,是抑制病人过于活跃的免疫系统,以至于病人容易感染。

 

老鹰合唱团主唱格林佛莱日前病逝,他的经理艾索夫称,佛莱染上肺炎,是他吃很多药的副作用。

 

“关节炎基金会”消费者健康主任玛西.欧昆(Marcy O’Koon)指出,艾索夫的讲法很有可能,因为服用“疾病调节抗风湿药物”,会让人容易感染,而且类风湿性关节炎,本来就会提高病人感染的可能。

 

专家表示,类风湿性关节炎病患需衡量药物带来的许多重大好处,以及严重的副作用。联邦食品药物管理局(FDA)的资料显示,以消炎药Humira为例,它可导致某些癌症、严重感染和神经系统问题的风险提高。

 

Humira和其他类似药物,都属于名为生物制剂(biologic agents)的新药,包括Remicade和Enbrel,这一类的药有类似的副作用。欧昆说,副作用可能很少出现,但是仍有风险。


请点击上图关注“澳洲橡树屋”,阅读往日精彩文章。

点击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