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片导演蔡明亮手撕盗版网站,连续发文12次终于让网站被关

<- 分享“腾讯娱乐”微信公众号到您的社交圈,让更多的人知道!

收藏文章 赞一个 已赞 2016-08-20 腾讯娱乐


腾讯娱乐专稿(文/耿飏)


对于大多数普通网友来说,蔡明亮这个名字非常陌生。就算对于影迷群体来说,其中听过这位台湾导演的名字的,和真正看过他的作品的人,也不会很多。



▲蔡明亮


从艺术成就上,蔡明亮的作品在戛纳、威尼斯、柏林这欧洲三大电影节上,以及象征华语电影最高荣誉的金马奖上都得到过肯定与殊荣。


他的作品风格非常独特,他用镜头把握时间与空间之间的微妙关系的深厚功力,都是让他成为华语电影中不可或缺的一位重要作者。


换句话说,他的作品,以长镜头闻名,且非常文艺。


是真的文艺。



李康与蔡明亮


当李康生因他执导的《郊游》获得第50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这位蔡明亮的“御用男一号”一上台,右手举着金马做定格状,许久才悠悠说出一句:“这不是电视机坏掉,这是蔡导的拍片风格。


大家都笑了,懂这个梗。


如果单单从“导演”这个身份来认识蔡明亮其人,那就太过单薄了。从他的采访中的言论不难看出,这是一位充满趣味的文化人,只是他最擅长的表达的艺术形式,是电影。


你说他的片子不好懂,会看睡着怎么破?


他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你:“看睡着了没关系,醒了可以接着看嘛。”


那么多长镜头,意义何在?



《不散》


他会给你讲一个故事,喏,我有时候也不是故意的:“拍《不散》,对着一个大的老戏院1000个观众席空拍,人去楼空的意思。本来想拍3分钟剪成1分钟。但听到机器咔咔响时,看着空座位,我好像看到外公外婆坐在那边,我全家坐在那边,奇怪的脸一张张升起来,然后消失了。我非常沮丧,不是这个戏院离开了我,是我们离开了它。我忘了喊卡,结果机器走着走着没底片了,拍了7分钟。


剪辑师看到这个镜头非常焦虑,说导演,不要这样吧,太长了。可我毫不犹豫要全部保留。必须承认,我再看是毫无感觉的,就是要折磨观众。但我非常清楚拍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我是一个作者,不是商品制造者,我需要我自己的权利,你们来看的是我的电影,不是你们想要的电影。“


作为一个文艺片导演,你就没担心过票房吗?


他不会假模假式地谈虚的,而是告诉你一点商业经验:“我的《你那边几点》,台湾的片商都不愿意发行。后来我租了一个戏院的百人厅,出一天租金2万多块,在网络上卖票。开演前一个礼拜,只有5张预售票,我说不行,我要上街去卖。



《你那边几点》


第二天我苦思,哪里会有很多知识分子呢?哦,书展,我们就带了杨贵媚、李康生一票人去书展外的马路边,还被警察赶,一个早上卖了300张票,信心就来了。后来我联络各个大专院校去演讲,免费演讲都可以,只要让我卖票。他们说好啊,平常还请不到你来。那次卖了1万多张,表示放映厅每天都满。“


有没有感受到这位文化人的机智?


采访过他的记者,也都对这位导演言谈时候的温和甚至有些时刻的古怪,印象深刻。比起侯孝贤或者李安这样出自台湾的电影大师,他的身上,也多着一股子市井气息。


不过,在面对自己作品被盗版的时候,他的态度比在自己电影中保留一个长镜头的态度,更加坚决。


从今年7月底开始,他通过@蔡明亮工作室 这个微博账号,整整写了12封《对贼念经》及其他相关文字,坚持不懈对一家名叫“蓝影网”网站,表达抗议和不满。



▲通过“蔡明亮工作室”账号,表达对盗版的抗议


他把这家网站发布过的他电影的资源下载链接一一贴出,帖表达抗议和不满,每天发表1至4条微博不等,没有一天间断过。


他和蓝影网的负责人,通过微博私信交流,义正言辞。他还对媒体透露,自己是最近才学会使用微博的。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有类似举动了。


就在去年,蔡明亮说他收到过一个盗版商的致歉信,而且这个盗版商还想与他合作。蔡明亮一连写了十九篇回信,他自嘲自己“比《大话西游》的唐僧还讨厌。”


不过,在昨天晚上,蓝影网通过微博发表了“不会重开,也不会有其他形式的复活。”,算是一次正式的声明。



▲蓝影网回应


这一次手撕盗版者的战役,蔡明亮算是获得了阶段性胜利。


当然,对于盗版网站的打击一直是知识产权保护的最重要举措之一。


在版权意识和法规最为先进的好莱坞,美国电影协会(MPAA)在这个领域算得上是“世界警察”版的存在。尽管它并没有实际执法权,但是这个机构也始终致力于在全世界范围内尽可能地维护电影工作者的合法权益。


比如,MPAA会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提供包括提供下载链接的网站、提供BT资源的网站以及P2P资源网站的列表。



美国电影协会(MPAA)


在MPAA的统计报告中,美国发达健全的版权保护机制,光是在2013年,就让整个美国的创意行业增加了550万份工作机会,以及给国民经济创造了超过1万亿美元的收入。


根据报告,目前全球线上盗版最严重的地区分别为俄罗斯、荷兰与新西兰。线下实体盗版音像制品买卖最泛滥是巴西、加拿大多伦多地区和中国。


诚然,以目前的现状,影迷们日益增长的观影需求和市场上提供的影视产品之间的主要矛盾,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这并非理由,盗版对于文化创意产业危害巨大,这是原则问题,不能妥协。


也有人问过他同样的问题:没有盗版,谁认识你蔡明亮?想看的电影看不到正版,怎么办?


你猜他怎么说——


“我一点都不想有人认识我。眼光是一根绳子,相机也是一根绳子,我希望大家在适当的环境和方式中看我的电影,喜欢不喜欢都可以。”


“一个人想电影看而看不到的时候应该怎么样呢?等呀。等环境慢慢改变,等有机会在国外看到,等努力赚点钱在巴黎的博物馆看到。这不容易,但是可以是你对未来的一个播种。”


这样的态度,很蔡明亮。


点击展开全文